不要泄露自己和同修不必要泄漏的个人信息

认清邪恶收集信息的伎俩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三日】同修好!以往,在注意修口方面,很多同修只注重对一些比较显著的事情的保密,比如:同修正在做的证实大法的事情、资料点的地址、同修的姓名等等。直到后来,甲同修被绑架到黑窝,亲身经历邪恶对于大法弟子整体以及个人信息大肆收集的过程,才知道事情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

在邪恶的劳教所、监狱,恶人对于这些信息的收集达到几近疯狂的程度。

比如说:他们会调用全大队所有刑事人员的积极性,来挖掘某个大法弟子所知道的一些信息。有些信息,我们自己觉得无关紧要的,可以堂堂正正的公开的,但他们觉得都很重要。

他们会建立一些信息库,把大法弟子从進入黑窝开始讲的几乎每一句话,每一方面的信息,都收集起来,然后综合起来分析。

比如,了解大法弟子的知识结构,包括曾经看过的每一本书的名字;了解大法弟子所有曾去过的地方,以分析所谓“案情”。

其手段有一些隐蔽性,比如利用各种可以接近同修的人,通过聊天和侧面提问,来套取信息。特别是利用大法弟子讲真相的热心,来套取一些相关信息。因为很多是私下间、生活中的谈话,有的同修可能会不注意。

比如,有些刑事犯会假装对大法有正念,或者有意识的帮助同修以取得一部份信任,再利用同修洪法的热情,套取信息。如故意说:“大法弟子中从事高知识、高技术行业的可能不多”。同修就会有所解释,说到某某行业、某某职称、某某年龄的大法弟子的侧面情况。这样说看起来不要紧,但邪党人员很可能利用这些信息能确定出具体人员,一方面可能无意中泄漏了同修的情况,另一方面泄漏了同修间认识及联系的程度。同时,也可能通过同修的语气来判断出所诉说对象在同修心目中的威信。

比如问到大法弟子中,通过炼功达到治愈绝症的奇迹,叫你举例说明。当然这些信息是公开的,同修可能觉得说说无所谓,但是可能泄露出一些侧面的情况。这些情况,他们也会拿去分析。有时为了了解一个问题,他们可能陆续从很多侧面问,叫不同的人来假装聊天,以了解到整个问题的全貌。

比如,故意说“‘7.20 ’以后得法的不多”。同修在解释中,为增强可信性,同样可能泄漏出一些侧面的信息。

比如,他们还会重点了解同修在修炼前以及修炼后的各种错误和污点,以达到查找同修心理弱点,以及为诋毁大法准备素材的目地。

他们还会很积极的了解同修对于社会上、历史上各种事情的态度,在法理上对各方面事物的认识。几乎是无微不至、无孔不入。

其目地之一是,从各种信息来综合分析大法弟子所做过的一些证实法的事情,为国安、公安提供情报。

其目地之二,了解同修的各方面知识、技能、能力和潜在能力。以及了解同修的弱点,寻找突破口。

还有就是,各种各样的信息收集多了,便于详细了解同修整体的各方面情况。

特别是有的同修在被迫害中,有些神智不清;再加上讲真相中不够理智;加上有一部份同修社会经验不足,而面对的对象又是有丰富社会经验、作案经验、以及反侦查能力的刑事犯罪人员;这些因素,促使邪恶在这些方面有所“收获”,从而更加大了获取这些信息的力度。

建议在对居委会、街道办、派出所的人员聊天时,也要注意这方面,不要泄露自己和同修不必要泄漏的信息;在和社会上其他人员接触时,个人觉得,也要注意这方面。如果一旦给邪恶提供了所谓迫害的线索,而带来损失,其后果可能难以弥补。不修口,不顾及自己和他人的安全,讲话不理智,也是修炼中的一个大漏。大法弟子既要正念正行,又要理智成熟。

以上仅为个人所见,不足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