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的烈火焚身,“待遇”为何如此不同?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三日】七月一日晚,一打开国际互联网,就看到报导说,六月三十日天津蓟县最大的商场莱德商厦发生火灾,滚滚浓烟笼罩全城,商厦内多人选择跳楼逃生,场面惨不忍睹。据现场附近的目击者爆料,因六月三十日正逢周六,商场顾客如潮,员工加顾客至少有上百人死亡。然而中共新华社报导称,初步确认十人死亡,十六人受轻伤,事故原因正在调查。

莱德商厦是座五层的老楼,其中柜台密集,空间狭小,上下层之间靠一部十二人电梯和自动扶梯联系。有知情者说:“火灾时只有商厦一层的人逃了出来,三层以上的应该很难逃生……”民众们在网上纷纷发帖怒斥说:“尸体过百,却只报告死十个。掩盖事实,目的是为县里各个领导减轻责任。他们从未为死的人想过!当官的真不是人啊,竟瞒报死伤人数!”“有关部门发假消息;有关媒体被封嘴;监管部门要逃避责任。失去亲人的人……”“我的帖子被删了四次!我愤怒至极!太敏感不能发?”“这么多人知道真相,居然还能出现这样的官方数字?!”……

其实这么多年生活在中国大陆,老百姓早已熟知了中共的恶习,但凡发生死亡、灾害事件的,一定要把伤亡人数缩小、缩小、再缩小,同时在第一次报导事件时一律称:事故原因正在调查中。把伤亡人数缩小,目的一个是所谓的维持稳定,继续保持其虚假的歌舞升平的大好形势;再一个就是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为日后减轻对责任人的追究做铺垫;而称“事故原因正在调查”,则能给中共一个充足的缓冲时间,以找到一个对其最有利的、最能够糊弄老百姓的借口。所以从十几年前的洛阳大火,到近年上海的“11·15”特别重大火灾,再到中央电视台配楼火灾,无一例外,隐瞒伤亡人数、火灾详情。

然而唯独有一场火,反而一反常态的在事发两小时后,反复播放,而且向全世界用英文播报了事件,中央台记者多角度、全方位的拍到,远景、近景、特点镜头一应俱全,把小事搞大,也没有称“事故原因正在调查”。那就是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下午发生在天安门广场上的所谓“自焚”,中共媒体在没有充份调查的情况下,一口咬定“自焚”,声称他们是“法轮功学员”。

同样是灾难、死人,为什么播报的口径、所受的“待遇”如此不同呢?理由很简单,蓟县大火也好,洛阳还是其它地方大火也好,那是因当局管治不力造成的,大厦消防设施不到位,消防安全没有保障,但在上哄下骗中,却都能消防检验合格。而“天安门自焚”的大火之所以要报,并要第一时间报,随后又是全世界、全国范围内、全方位的大报、特报、反复报,目的只有一个,那是为了抹黑法轮功,为進一步迫害制造舆论的。因为当时“江氏集团”在经过一年半的打压之后,发现不仅没把法轮功打倒,相反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对这场迫害反感并转而支持法轮功:“管那帮炼功的老头、老太太干什么?让他们炼吧!”

在蓟县大火中,多位网民亲眼看到人们从三楼、四楼跳下摔死,至少有百十来人被直接送到火葬场……在这样有众目睽睽、亲眼所见为证的情况下,当局为什么依然漫天撒谎,强称只有“十人死亡,十六人受轻伤”?(也许这个数字会有所增加,但绝不会报导真实的情况。)因为强盗的逻辑是:不管你有多少人看到,你毕竟只是少数,能直接听到你说真相的,也只是当地的少部份人;而当局控制着全部的国家宣传机器,它一句谎言,就能够覆盖全国几亿观众。你当地人不信,其它更多地方的人会信,因为他们无从了解真相。再加上“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的邪恶逻辑,它就是要这样欺骗、撒谎、强奸民意!

“天安门自焚”中又何尝不是这样呢?虽然早在“自焚”伪案发生半年后的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国际教育发展组织(IED)就已经在联合国会议上公开声明:“我们得到了一份该事件的录像片,并从中得出结论,该事件是由这个政府一手导演的。”当时在座的中共代表面对此景,哑口无言。而在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分析天安门自焚案的纪录片《伪火》,获第五十一届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节荣誉奖。在国际社会已经广泛知道“天安门自焚”“是中共一手导演的骗局”时,它为何仍然敢在国内肆无忌惮的欺骗老百姓?不也是基于同样的原因吗?国际社会再多人知道,但国内老百姓却必须得在中共的铁墙内,看中共要他们看的新闻,听中共要他们听的声音,中共不允许或不想要他们听到的声音,统统被隔绝在铁墙之外!所以说,“中国的言论自由”确切的说是“中共的言论自由”!

但是,包装再精美的谎言终究都是谎言。记的有一句话说:“谎言可以在一段时间内欺骗所有的人,也可以在所有的时间内欺骗部份的人,但却不能够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事实的确如此。早在大约十年前,笔者在北京打出租车和一位的哥聊“天安门自焚”内幕时,笔者刚开个头,的哥就接到:“咱北京谁不知道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即使在偏僻的农村,老百姓也在口耳相传“天安门自焚是中共骗局”的真相。二零零六年,我和一堂姐讲起法轮功,堂姐说:“听说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有一次我坐货车去城里办事,货车司机跟我讲的。他说听人讲自焚是假的,还说了很多疑点呢。”

纸包不住火。当中共的谎言被人们一个个戳穿时,就是撕去它漂亮的画皮,显现出魔鬼真面目的时候,那时它必将被正义的利剑斩碎!

附:“天安门自焚”破绽分析:

破绽一、王进东:真身,还是替身?

在“天安门自焚”案中,中共说现场打坐并喊口号的那个人是“王进东”,他是“法轮功学员”。然而从央视自焚录像的慢镜头分析看,这个人既不是“王进东”,更不是法轮功学员。

上图左边是央视自焚录像中公布的王进东的一寸标准照,高鼻梁,高眉骨,大长方耳,下颌端正。右边是在同一录像中,在现场参与“自焚”的王进东,短鼻子,塌眉骨,小圆耳,下颌粗壮。同一录像中公布的同一个人,头部照片明显差异。如果说差异是因为自焚导致的变形,那为什么在头发、眉毛都完好的情况下,骨头、耳朵会被烧变形呢?

央视自焚录像中的王进东,从盘腿、打坐的姿式到呼喊的口号,都与法轮功没有任何关系,却被中共硬栽赃为是“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要求的是双盘,至少也得是单盘,而被新华社称为自一九九七年就开始练法轮功的“老学员”王进东,散盘的双腿都翘的高高的,被外界认为是中国军人标准的坐姿。法轮功要求两手结印时,两大拇指尖正对,这是法轮功中最基本的动作,而王进东则两拇指相压。这一切都说明,他根本就没练过法轮功,也不可能是法轮功学员。

破绽二、大火烧不坏的塑料汽油瓶

在央视自焚录像中,看上去烧相惨重的王进东,胸部和腿部的棉衣被烧破,露出皮肉,然而夹在他被烧烂的双腿间的两只装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却奇迹般的颜色翠绿,且完好无损。

任何的造假都经不起历史的检验,二零零二年,自焚案的唯一采访记者李玉强,在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中共设立的对法轮功学员非法进行洗脑的黑窝),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问及王进东双腿间的汽油瓶的事情,李张口结舌,不得不承认:雪碧瓶子是他们放进去的,这个镜头是“补拍”的。

破绽三、刘春玲:烧死,还是打死?

另一当场死亡的刘春玲,被央视说成是被“自焚”之火烧死,然而从慢镜头录像分析中,人们看到:刘春玲是在现场被人用重物活活打死的。

破绽四、刘思影:是真切气管,还是愚弄百姓?

中央台的自焚录像中,积水潭医院烧伤科的副主任医生李迟说,参与自焚的几个烧伤者,都伤势严重,需要马上做气管切开手术。然而令世界医学界感到震惊的是:十二岁的小女孩刘思影,在气管切开不到四天的时间内,面对记者李玉强的采访,说话底气十足,嗓音清脆,并对全国观众唱了她最喜爱的歌曲。稍有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气管切开手术的切口在声带的下方,做了这种手术,根本就不可能这么快正常说话,更不要说嗓音清脆的唱歌。不怪说,国际社会看到央视自焚录像后,都惊呼中共“创造了医学奇迹!”

破绽五、央视记者在天安门等人自焚?

天安门自焚录像中,远景、近景、特点镜头一应俱全,并可看到一身背摄像机者在现场慢慢的自由拍摄。通常突发事件,能够被拍到已属不易,能够被中央台记者“碰巧”的、多角度、全方位的拍到,如果没有事先的策划与准备,更是天方夜谭!

中共说,这场自焚录像是由安装在天安门广场上的监视摄像机拍摄的。如果真是这样,画面应该是远景、自上而下、角度固定的,然而央视自焚录像中,不仅可看到远景画面(如图六),还可以看到近景及面部特写画面(如图三),并可明显看出摄像机是移动、跟踪拍摄的。

当海外媒体质疑这些近距离及特写镜头是哪里来的时,中共称,是在现场的CNN记者拍到的。然而CNN国际部发言人称:他们的记者并没有拍摄到任何画面,因为在事件的一开始,他们的摄影师就被逮捕,摄影器材被没收。谎言再一次被戳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