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架抄家十三次 勒索钱财近三万元

四川遂宁苏德荣、张秀蓉夫妇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三日】我叫苏德荣,今年七十岁了。我老伴叫张秀蓉,六十六岁。我们是四川省遂宁市工业园区南强马宗岭村六社村民。因坚持真理,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以来,我们夫妇俩前前后后被中共绑架已有十三次,被勒索的钱财近三万元之多。仅二零一二年这前半年,就已被中共两次绑架和抄家,勒索钱财五千元。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八日上午九点过,我刚从油房街君利来商场出来,去找老伴张秀蓉。她和同修张成珍在那里等我。没想到,我刚和老伴见面,突然我俩就被警察陈利仑一把抓住;张成珍被另一个警察吴加兴拦腰抱住。他们说有人打电话举报我们三人在给人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就这样,他们非法把我们劫持到遂宁市创新工业园区派出所。

途中,我们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刚到派出所,创新工业园区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王昔富、彭明华(彭从“七二零”以来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至今)以及南强镇马宗岭村的书记陈利合、村主任杨永生等也都到了派出所。

12点左右,片警沈良贵等四名恶警和陈利仑、杨永生、村治保主任吴加兴共七人到我家非法抄家,未出示任何手续和证件就抢走了我们的大法书、神韵晚会光盘、师父教功光盘、大法音乐光盘、歌碟等。

修炼法轮功是受宪法保护的;发法轮大法的资料是合法的。可我们三人在派出所遭到了恶警的谩骂和体罚。恶警把我们的双手铐起来高挂在窗子上将近两个小时才放下来,然后单手铐在铁椅子上。直到晚上七点多,儿子来接我们才打开手铐,以所谓“罚款”的名义勒索了我们五千元(没有给任何收据)。

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上午十一点左右,我村的村主任杨永生、村治保主任吴加兴、创新工业园区派出所的恶警余世海和苏建平等共七人突然闯进我家要绑架老伴张秀蓉。杨永生骗我们说办事处的张主任要问她几句话就回来,我和老伴都说不去。杨永生和苏建平上来就抓住张秀蓉手腕强行拖走,直接送到了遂宁市北门收教所三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进行迫害。至今我老伴仍被扣押在那里遭迫害。

在同一天,他们也去绑架张成珍。张成珍拒绝开门。当地民众都来围观,大家都质问他们:“你们就是想敲诈人家的钱吗?人家拿了几千元钱给你们,你们才放人家。这才几天你们又来了!”民众很气愤,吼凶了,恶人都灰溜溜走了。

在此之前,我和老伴曾被多次迫害。

二零零零年二月九日上午九点左右,来了四辆警车停在我家门口,由本村书记曾祖兴、村主任何世发、村治保主任徐中云、驻村干部李祥等带领南强镇干部和南强镇派出所的警察共十余人闯到我家,翻箱倒柜,非法抄搜大法书籍,并且由于我和老伴张秀蓉表态要继续修炼法轮功,当场被抓走,在派出所关了两天。二月十一日,叫我们儿子把我们接回家,又对我们罚款五百元、交生活费六十元。

二零零零年三月八日,我和老伴被镇派出所警察、驻村干部李祥、村主任何世发等人绑架到南强镇在龙坪乡的洗脑班迫害。迫害我们的主要人员有:南强镇的政法委书记康加亮、武装部长陈飞、综合治理主任翟昌彪、派出所所长孙长新、驻村干部李祥、彭明发、周春红等。在洗脑班里,我们遭受到非人的虐待:十六个大法学员,每顿给的粮食不到一斤,大家吃不饱只有用凉水充饥。他们花人民的血汗钱雇社会上的地痞流氓来打我们,企图逼迫我们违心妥协。

大法学员因坚持真理,不放弃信仰,就被流氓恶棍打了三个多小时,打的死去活来,遍身紫黑,惨不忍睹(大法弟子杨思珍夫妻俩被迫害流离失所)。这样被迫害了十五天,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三日被放回家,对我们罚款二千五百元、交生活费三百元。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八日下午,驻村干部李祥、村书记曾祖兴、村主任何世发、派出所警察等人把我和老伴绑架到龙坪乡政府关押迫害五天,七月二十三日晚上才放我们回家,让我们交生活费二百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日,我和老伴上北京证实大法。二零零一年一月六日,本地恶人把我们从北京劫持回来,关进遂宁市吴家湾拘留所迫害。我和老伴都被非法劳教一年。老伴被送到四川省资中县楠木寺劳教所迫害;我是所外执行,被关到四月十七日,被逼交生活费一千二百元(没有给收据)后才放回家,还被遂宁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法制局勒索三千元。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九日晚上十二点,我被南强镇政法委书记康家亮、镇派出所恶警奉光国、驻村干部李祥、综合治理主任翟昌彪、武装部长陈飞等人绑架到南强镇派出所。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日上午又把我送进吴家湾拘留所迫害,直到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一日才放我回家。拘留所以“生活费”为名勒索了我三千四百五十元(没有给任何收据),遂宁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国安大队再次勒索三千元。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五日,我和老伴张秀蓉被南强镇派出所恶警奉光国、综合治理主任翟昌彪二人非法抄家并被绑架到遂宁市吴家湾拘留所关押三天,被逼交拘留所生活费一百二十元(没有出具收据)。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六日上午九点左右,南强镇派出所余世海等四恶警和村治保主任吴加兴来我家绑架我,吴加兴强盗般用梯子搭上二楼直接非法翻窗入室,其余四人把我从二楼抬进警车,还在屋里乱翻一通,抢走了两台收录机、四盒炼功带。我当天中午就被关进了灵泉寺看守所迫害。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三日才被放回家。南强镇派出所勒索我二千元、交生活费一千五百四十元。老伴张秀蓉那天不在家,才未被绑架,但也被迫流离失所在外三个多月。

二零零三年九月十八日上午,我和老伴在龙坪乡五大队发资料时被诬告,随后我们被绑架到南强镇派出所。当天下午二点左右,遂宁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恶警、南强镇派出所的恶警、翟昌彪等共六人到我家非法抄家,由于我们是手写的资料,他们没有抄到什么。当天下午四点过,我们正念从派出所走脱,流离失所,不能回家。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七日,我、老伴、同修刘仁忠在遂宁市船山区仁里镇卧龙庵村发放大法真相资料时,被当地不明真相的村民拦住,遭诬告。我们三人被绑架到仁里镇派出所,当天又被送进永兴看守所迫害。我和老伴各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刘仁忠被非法劳教一年。我和老伴因身体不合格,被劳教所拒收,就又被关进了遂宁市北门收教所非法关押了十天,腊月三十日才放我们回家。逼交生活费四百元(没有出具收据)。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下午六点左右,我和老伴又被遂宁市创新工业园派出所沈良贵等六人绑架和抄家。他们抢走了我们的《转法轮》两本、炼功用的放音机四个、收录机一个,炼功带两盘,我俩被绑架到北门洗脑班迫害。老伴被非法劳教一年,因身体不合格被劳教所拒收,回到家。但市“六一零”不死心,又将老伴绑架关进遂宁市北门洗脑班迫害两个月。老伴坚修大法,坚决不“转化”,洗脑班只好放人,交洗脑班生活费一千二百四十元(没有出具任何收据)。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二日晚上十点过,我和老伴被杨永生、吴加兴、苏建平绑架、抄家,又被他们电话通知来工业园区派出所恶警将我们绑架到派出所审问,当天晚上十二点过就把我们送到遂宁市北门收教所关押。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三日我们被送进洗脑班里。在洗脑班,我们多次遭受王昔富、吴强、彭明华等恶人的毒打,老伴被打的九死一生,昏迷十二天才醒来……,直到九月十八日才放回家。我们再次被勒索所谓“生活费”三千零六十元(没有出具任何收据)。

自大法被迫害十三年来,我和老伴前后被中共恶党徒共绑架十三次;被敲诈勒索现金多达二万七千五百七十元。

参与迫害我和张秀蓉的恶人、恶警的基本情况:(邮政编码:629000)

姓名 工作单位及职务
曾祖兴 村书记 宾江小区
何世发 村主任 已死
徐中云 二郎庙村治保主任
李祥 原来的驻村干部
康加亮 四川省遂宁市南强镇政法委书记
陈飞 四川省遂宁市南强镇武装部长
翟昌彪 四川省遂宁市南强镇综合治理主任
孙长新 四川省遂宁市南强镇派出所所长
周春红 四川省遂宁市南强镇镇政府文书

奉光国 四川省遂宁市南强镇派出所恶警
吴加兴 四川省遂宁市南强镇马宗岭村治保主任(六队)
余世海 四川省遂宁市创新工业园区派出所恶警
沈良贵 四川省遂宁市创新工业园区派出所恶警
苏建平也叫苏伟东,四川省遂宁市创新工业园区派出所恶警六队人
杨永生 南强镇马宗岭村村主任(七队)
陈利仑 四川省遂宁市南强镇马宗岭村村副主任(九队)
陈利合 四川省遂宁市南强镇马宗岭村书记(九队)
王昔富 四川省遂宁市创新工业园区工会主席
吴强 遂宁市船山区富源路办事处六一零

彭明华 四川省遂宁市船山区富源路办事处六一零
张主任 四川省遂宁市船山区富源路办事处

请大法弟子一起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对其讲清真相,使他们得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