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苦过蚊咬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日】热天来了,蚊子也多起来了,许多同修怕蚊子咬,尤其学法和炼功时,会影响入静,下面我交流一下自己过蚊咬关的经历。

自从得法后我就一直参加炼功点集体炼功、集体学法,热天时,炼功和学法时蚊子很多,有的同修发现有蚊子就去赶蚊子,也有的去拍打叮在自己身上的蚊子,造成干扰。以前我特别怕蚊子咬,有时被咬得心都哆嗦,不仅痒而且有的蚊子咬得钻心的疼。得法以后我自己没再用过蚊香。

自从学了师尊的有关讲法以后,明白了蚊子吸走的是业力,我就不再赶蚊子了,炼静功时有时胳膊上几乎叮满了蚊子,咬得我心里直打颤,我就想着“难忍能忍”,蚊子在我的胳膊上“尽情饱餐”,我也保持炼功的姿势不动。过不多久,虽然蚊子还咬我,但是痒的成度小了很多,我已经能够忍受了。再后来的时候,蚊子咬我已经不痒也不痛了,有时反而能感觉到凉凉的东西在被吸走,很舒服。不过再没多久,蚊子就不咬我了,有时看到蚊子在我的胳膊上爬,但不再咬我。

我住的单身宿舍里,夏天的水房里蚊子成堆,晚上其他人洗漱时都要不停跳动,否则腿上就会被蚊子咬。因为蚊子不咬我,所以楼道里只有我能在晚上的水房里光着膀子从容的洗漱,还洗衣服。

在被非法劳教期间,劳教所的卫生条件很差,很多人得了疥疮。邪恶之徒还以此来攻击大法,挨着我的人都得了疥疮了,有一天我忽然感到身上奇痒无比,我知道是那个东西要来迫害我,我一边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一边坚决不承认它。再痒,我都不去挠,连摸都不摸一下。第一次很快就过去了,第二次持续的时间稍长一些,痒的时候我还是忍着不挠,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怕在梦中把握不好,我就在睡前发一念,将自己的双手都定在大腿上,不许它们乱动。夜里我被痒醒了,我醒来一看,我的手还是在大腿上纹丝不动,没去挠,第二次就这样过去了。之后还来了第三次,过起来就轻松多了,以后一直到我出狱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我也曾与同修交流过这方面的经历,但是有的同修没能坚持下来,过这种关要一鼓作气,不可半途而废,如果半途退缩,再鼓勇气就很难。你只要不退缩,难就自然变小了,也能过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