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地看守所“开庭”见闻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七月十二日,四川古蔺法院的一个案子定于泸州纳溪法院开庭,七月十一日中午,突然又改变庭审地点为纳溪看守所。这是一桩什么样的案子,需要异地开庭,还临时改变地点?从法院这个面向公众的地方改到不可能人人都能进去的看守所,在遮掩什么?躲避什么?

一、害怕人了解真相

要想知道这个案子为什么要异地开庭,我们得首先了解这个案子的当事人是什么样的人?

舒安清:四十岁左右,毕业于成都科技大学,原在泸州电业局工作。舒安清是法轮大法修炼者,在中共江泽民对法轮功无理的迫害中,单位以开除工作要挟他放弃修炼,他本人因坚持维护自己信仰的权利,不向强权与高压妥协,被迫失去工作,失去在单位分到的住房。为向国家政府讲清法轮功真相到北京上访,大约二零零一年又被非法劳教迫害。舒安清靠帮人维修家电维持生活,瞻仰老人,抚养孩子。泸州江阳区邪恶“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长期对他监控、跟踪、伺机迫害,使他不能正常工作、生活,被逼的抛下老母与幼子长期流离失所在外。

现年七十七岁的罗正贵,是古蔺石宝镇政府退休干部。修炼法轮功仅短短一、两个月,就从病入膏肓的绝境中活了过来,三十多年的病体奇迹般的重获健康。刚修炼才几十天,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就发生了。在严峻的考验面前,罗正贵选择了法轮功,义无反顾的继续修炼,多年来屡遭迫害:曾被劫持到看守所三次,被关入洗脑班三次。二零零四年被古蔺邪党法院诬判三年半徒刑,在四川省广元监狱遭受迫害。

张自琴,现年五十七岁,罗正贵的妻子,因坚定信仰遭到当地邪党政府及“六一零”的迫害,长期被监视、跟踪、骚扰;被非法关押数次、非法判刑四年。在监狱遭受到几十种酷刑的折磨,如挂牌游乡示众、吊、铐、暴打、捆、老虎凳、灌食、打毒针、踩、拖拉等等,几经生死。从地狱般的监狱出来后,当地政府、各类邪党人员、“六一零”仍不放过她,直逼的她与丈夫流离失所、家破人亡。

酷刑演示:背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日晚,张自琴,罗正贵、舒安清分别在泸州市龙马潭区鱼塘镇被绑架,三人均被劫持到古蔺看守所非法关押。非法关押八个月期间,三人先后转到泸州纳溪看守所。

信仰是每个人的神圣权利。信仰自由是宪法赋予中国人的基本人权。信仰“真善忍”在任何国家是完全合法的。而中共这个邪恶的党派团体、及所属的政法委、“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则盗用国家政府的名义,利用司法、监狱这些国家的特殊机构对法轮功进行了空前的大迫害。法轮功学员向人民讲清法轮功真相,挽救被谎言毒害的世人,是修炼人的慈悲;揭露中共江泽民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是在依法行使公民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权利;制止这场危害国家利益民族前途、祸国殃民的迫害运动,是中国公民应尽的责任。张自琴,罗正贵、舒安清他们所坚持的、所做的没有错,他们什么罪都没有。

审判无罪的好人,这是对公理与正义的挑战,是对善良的亵渎,是对人权与法律的践踏,是共产法制国家的司法丑闻,是中国人的耻辱。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有两名正义律师将为之作堂堂正正的无罪辩护。迫害者心虚,恐慌,异地开庭,又把地点改在隐蔽的看守所,就是为了掩盖这一令人震惊的重大真相。

二、人多不敢开庭

二零一一年七月,罗正贵与张自琴将自己遭受迫害的经历公诸于世,并向有关部门提起控告。张、罗的血泪控诉触动了邪党恶人过敏的神经,于是设下圈套、布下诱饵,伺机迫害。古蔺石宝邪党人员通过罗正贵的女儿带口信,要罗正贵与张自琴回到家乡,说只要签字表态不炼法轮功了,就发给罗正贵的工资,以“保外”或“取保” 的形式让张自琴得到自由等等。发工资、给自由的许诺刚出口,古蔺邪党政府、公安、国安“六一零”及各类邪党徒就闻讯追到泸州绑架了罗正贵、张自琴,这对苦难的夫妻再陷囹圄。

张自琴、罗正贵遭遇迫害的真相在古蔺地区已为人所知,了解真相的人对他们的遭遇无不同情,对迫害者的恶行无不愤慨。如果在古蔺开庭,关注迫害的当地民众十里八乡的赶来旁听,正义的力量一定会使江氏集团操控的中共政法委、古蔺“六一零”惊慌失措,胆颤心惊,或许以为异地开庭可以躲避来自民间民众公理的审判,及民众觉醒的正义谴责。

舒安清是一个口碑很好的人,给人修炼电器不仅技术精湛、服务负责,而且收费合理,满意的客户往往一个介绍一个。舒安清被绑架、关押长达八个月,家中老小没有生活来源,母亲欲哭无泪,孩子思念父亲,知道真情的人都很同情。古蔺有一普通人接到开庭的邀请函,得知舒安清家的境况,带上省吃俭用的二百元钱准备捐助给舒安清的儿子补贴学费。赶往纳溪法院不知地点改到了什么地方,人地生疏,就带着遗憾回去了。纳溪法院审判好人,天理难容,所以一定会有善良的民众积极关注。

迫害者以为异地开庭、庭审在看守所秘密进行,就可以摆脱人们的旁听,逃避人民的追究,但就是临时把地点,冒着大雨前去参加旁听的人也多达二百人,舒安清的亲朋好友就去了二十多个。古蔺法庭以“来人太多”为借口,七月十二日在看守所内对法轮功学员的公开庭审未成。民众很不理解:开庭本身就是公开的、正常的司法活动,还怕人多?怕人多不敢开庭,是不是害怕司法制造冤案的过程被人识破?违法犯罪的伎俩被人看穿?其实,古蔺法院躲躲闪闪的异地开庭,又把应在法院公开进行的庭审改在人人难进的看守所,就是在掩盖迫害法轮功的违法犯罪的事实,与违法犯罪的性质。如更多的民众了解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中共邪教的邪恶本性就会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中共必然垮台、解体、灭亡的结局就会来的更快。

三、震撼的呼声

七月十二日早上,许多接到开庭邀请函的人络绎不绝来到纳溪看守所,有的不知改了地点从纳溪法院赶过来。张自琴的老母亲及亲人们也从法院赶过来。

九点过,古蔺法院的杨庭长(女)与北京来的两名律师交涉,杨说地方太窄,一家只进去三人旁听。有群众对她说,这里不是法庭,在这里开庭是私设公堂,我们亲朋好友都不答应。有人说:只准三人进,这是开黑庭吗?后来杨姓庭长又说一家可进去十五个。众人要求:来这么多人一家应进去三十个。律师也说,里面的警察可少进去一些,让群众进去的多一点,反正都是带了身份证的。有人提出到大的会议室,有人要求就在门厅外的平台上开,说大家站在坝子里,都听得到。

有群众对杨庭长说,今天审判的这几个人没有哪一个人犯罪,他们都是好人,把他们放了吧。杨庭长说,我没有这个权力。我要有这个权利我今天就不当这个审判长了。哪个愿意干这个工作?你以为我愿意来?这么远的地方。

杨庭长进了监狱的大铁门。律师与上百群众冒雨等在外面。舒安清、张自琴的母亲都是七、八十岁的高龄老人,她们在雨中焦急徘徊。

一两个小时过去了,没有开庭的动静。律师打电话与各个相关部门联系。舒安清的老母亲着急的见人便问:是不是已在里面私自开庭了?私自开庭是不算数的,来参加开庭的家人一个也没进去。先说在法庭开,一会儿又改在看守所。约定的九点开,现在十一点了还不开。舒母激动对众人与武警讲,法轮功好的很!“真善忍”没的错!我儿子是好人!

十一点过了,等待的人群不知邪党操控的法庭在搞什么鬼,这时在场的法轮功学员高声喊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朗诵大法诗,背《论语》,洪亮整齐的声音直冲阴霾的上空,强大的能量震天撼地。河对岸的法轮功学员也隔河声援,正义的呼声此起彼伏,遥相呼应。

四、慈悲救度

等待开庭的过程中,开来一对武警把守大门,满满一大巴车司法人员顿在车里。以纳溪国安老牌“六一零”特务邓松、张华为首的一些中共恶党人员肆无忌惮的对前来参加开庭的人拍照、摄像,公开进行侵犯公民人权的违法活动。便衣特务穿梭在人群中(有江阳区的),有的使用特殊照相器材、有的使用电脑本、手掌机等拍照摄像,有的打手机作伪装录音、拍照。大客车上也有对外拍照、摄像的。张华近距对着人摄像,还动手把人掰过身来想照个清楚。

群众抵制不法份子的违法行为,大喊:侵犯人的肖像权,不准照!律师前去制止一个人的违法行为,那人说,我想照谁就照谁。律师就举起相机,说:那我也照你。那人便惊惶离开。有奉命前来助恶开庭的人见群众举起相机对准了自己,惊恐的说,我没照你,你怎么照我……

张华无视自己的违法行为,表现积极,处于执迷不悟的愚蠢的状态。为了制止张华的违法行为,有人直呼其名曰:这人是张华。有人前去拍着张华的肩,善意的对他说:你不要照,侵犯肖像权违法。有人主动上前对张华说,大哥,你看你脚都是瘸的,听说是你迫害法轮功遭报应了。你不要迫害法轮功了,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嘛,对你真正有好处,试试吧。旁边的警察听见这慈悲的劝善,不由得笑了。

邓松是纳溪区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骨干,长期的、卖力的追随迫害,亲自把多名法轮功学员投进监狱非法拘留、非法判刑、非法劳教迫害等等,已经是罪业满身。法轮功学员见邓松此刻又出现在迫害的现场,仍然慈悲的挽救他,唤醒他,对他说:你知道吗,法轮功是好人,没干坏事;邓松,我愿你得救!

有一个年轻小伙躲在柱子后拍照,法轮功学员告诉他,你不要照了,做了这样的违法事对你不好。小伙子向大法弟子合十点头。

古蔺法院的杨庭长一到场,就有法轮功学员对她说:这个事情你要把握好,这个案子本身就是冤枉的。没有哪条法律定法轮功犯法犯罪。希望你按照法律依法办案,公正处理这个案子,不要冤枉好人,不要制造出冤、假、错案来。冤枉了法轮功,等运动一结束,可就脱不了干系。

法轮功学员对助恶非法开庭的所有在场人员慈悲的劝善,讲真相,有的说,今天被庭审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他们被迫害的好惨啊。谁家没有妻儿老小?把舒安清关起,家里小的十来岁,老的七十岁,无生活来源,把这家人弄得这么惨。要是你们遇到这样的事,你们怎么想啊?……苏母对孙子说,你告诉叔叔吧,爸爸是好人,没有犯法,想爸爸。苏安清的儿子流着眼泪对武警说了这番话,旁边的人流下了眼泪。有人当场拿出两百元钱给他,务必要他收下补贴学费用。

在大铁门旁武警站了一圈;有人看见有掂电棍的警察,有亮出枪支的警察,坝子一旁还有满满一大车警力没露面;照相的、摄像的制造恐怖,扰乱与威胁着在场的人。但在场的群众、法轮功学员包括一些七、八十岁的老太太们个个神态怡然,没有一丝畏惧。有的还对在场的武警说:你们为这事在这里站着,其实你们也是被迫害的。王、薄都倒台了,你们还被迫参与维持迫害。看这连绵的大雨就是神佛的泪,善恶有报是天理,迫害好人天理不容啊!还是为自己留条后路吧……从依维柯下来一个提摄像机的人,法轮功学员为了不让他沾染迫害的罪恶,劝告他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一个人要多做好事,勿做坏事。那人提着相机把机子背在身后,一直没照,善恶间做了选择。

法轮功学员说,看到这些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真可怜。我们告诉他真相,慈悲他,没有恨,没有怨,呼唤他们的正念、善念,做了我们应该做的,不留下遗憾。

五、尾声

快到中午十二点了,古蔺的杨姓法官以旁听者“来人太多”为由对律师说休庭,延迟审判,时间三天后。律师说:你们把开庭一会儿定在法院,一会儿定在看守所。昨天我反复告诉你们要协调好,你说协调好了的,今天却又开不成。我们是按书面约定准时来的,我们来回的机票你们报销吗?杨姓法官说,这个我们没有办法。

群众纷纷问杨庭长,为什么不开庭,这是儿戏吗?杨答:来人多,影响不好。民众不解,说:害怕好人多?什么影响不好?你审判大法弟子,大家都想来看看大法弟子犯了啥子罪,明白是非真伪,有什么不好。杨不语。一辆依维柯下来十来个警察,列队保护杨离开,簇拥着杨的警察制止杨向群众解释,对杨说,不要说,不要说,便护着杨上了依维柯。

法官撤离,不开庭了,群众白白等了半天。十一点五十五分左右,看守所负责人用话筒通知大家:审判长都走了,今天不开庭了,请大家自行离开。群众议论纷纷问道:那么大的雨,等了那么久,说不开就不开,是儿戏啊?舒安清的一位亲戚流着泪说,说话不算话,还有正义,还有公道吗?

法庭不敢开庭,就连张自琴的老母亲也看出来了:他(邪党法庭)害怕,他没得理。有人对看守所负责人说,不敢开庭就说明当事人没有罪,那你们就放人,我们今天就是来接人的。

看守所的负责人表示,开庭是法院的事,在看守所开就不行。以后这些事不答应了。得知今天非法审判未成的原因之一是看守所不同意在那里开庭。对于看守所拒绝法官在那里庭审法轮功学员,律师说:这是一个胜利的回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