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尿毒症痛不欲生 修炼大法疾病全无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日】一九九七年我得了肾病综合症即尿毒症,虽然经过多方治疗,但是病情却越来越重,病魔折磨的我痛不欲生。浑身上下没有不肿的地方,腿肿的行走艰难,脚穿不了鞋,肾肿的有四、五斤重得用布吊起来,脸肿的眼睛只有一道缝,眼睛看东西模糊,不能坐着,躺着只能一个姿势,全靠吃药排泄。真是一言难尽。无处不求医问药,真乃人生旅途到了终点,生命進入尾声,说白了就是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一次我在沈阳医大救治尿毒症引起的动脉栓塞,经过医院权威专家治疗了一个月还不见好转,后经亲属介绍转到辽宁省康复中心治疗,主治医是薛专家(著名肾病专家)。治疗了几个月,整日就是吃药,七天一拿药,不吃药就不行,一个月买药需要七千元钱,为了买药花去了几万元钱,那时几万元也不是小数。但是病情却越来越重。此时我想这样下去,花钱不说,何时是个头呢?以前取药时都是孩子去的,这次我想自己去吧!也许是最后一次取药吧!我跟薛专家就开门见山、推心置腹的谈了起来,他谈的是什么我也没听见,我只记得几句话。他说:“肾病就是腰子有病,中医认为,腰子为先天之本,你想一想,地球上的中草药能打到先天之本吗?所以在学术界只是研究、探索、维持。”听了这番话,我在心里在想:人生不过如此罢了,我就有了不治的念头。

从沈阳回来时先到抚顺我的妹妹家住下了。第二天的早晨,那是九七年五月初的一天,这一天是我生命重生的一天。我的妹妹和妹夫带我出去,走不远到了一个叫“天丰商场”的广场。隐约看到有很多人,不知在干什么。此时,我只听到了一种美妙悦耳的声音,我问他们这是什么声音?怎么这么好听呢?妹夫说这是人家在炼功呢。我接着说,炼什么功我也炼,妹夫说:“都这样了还炼什么功啊?那就炼吧!”他(她)们正在炼第二套功法,于是我和他们一起炼功了,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我就一下坐在了地上,别人想拉我起来,我没让他们动。这时过来一个小伙子,对我耳边细声说:“怎么了,不舒服吗?什么事都没有,是师父给你净化身体消业呢,一会儿就好了。”这时我觉得有东西硌着我的臀部,我想站起来,结果一用力我自己就起来了(以前是不可能的)。这时,我觉得肚子很痛,想解手,我们很快回到了妹妹家,我就急忙進了厕所,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哗哗的就象倒水一样不停的排泄,连续排泄了二十多分钟,妹妹着急了,怎么没动静了?急忙敲门喊我,这时我有气无力的答应了一声说:“没事,放心吧!”过了一会儿,我慢慢的起来了,出了厕所。几分钟后我觉得全身怎么这么轻松呢!我纳闷的很,问他们我吃了什么药没有,他们回答说:“什么药你都没吃,你说你生命進入尾声了,吃什么都没用,那么多的药都被你扔掉了。”在场的人都觉得很奇怪,很神奇。同时我想起在炼功场上的两个小伙子说的话,说有个人在给我净化身体呢。我在那场上就举举手炼那么一会儿功就管用了?其实是我动了炼功(修炼法轮大法)这一念,法轮大法师父就帮助我祛病了,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这时,我感觉饿了想吃点东西,之前由于不排泄没有吃饭想法,于是我就抓起两个猪爪啃了起来,当时来看我的人对我妹夫说:“真怪了,这可真神了,都是要死的人怎么好了呢,还能吃东西了,这不是好了吗?”第二天早上,我来到了天丰广场,找到了他们,有位四十多岁的女学员告诉我说:“这是法轮功,能祛病健身,和你讲多了你也记不住,你拿《转法轮》回家看看就什么都明白了。”

于是我当天晚上到了家中,急忙看起了《转法轮》,看着看着神奇出现了,每个字都金光闪闪,象灯泡一样,还转动着,当时我惊奇的喊了起来,让别人看,可是他们都说没看见。还说我是眼睛花了,我说:“不是啊,一看就是这样的,怎么花了眼呢?”第三天我坐车又来到了天丰广场,正好他们还没走,我看到了那位女法轮功学员,我把看书的事和她们讲了,她们说:“你的缘份可真不小啊,好好的学吧,师父在管你了!”同时我让她们一定要把法轮给我下上,当时在场的有很多法轮功学员,他们都笑了,说:“我们也做不了啊,只有咱们的师父给下,法轮你不能急,老师会给你下的,回去好好的看《转法轮》什么都会有。”把炼功带也给我拿全了,法轮章也给我带上了。从这天开始,我对大法深信不疑,抓紧一切时间看《转法轮》,两天后我又学了五套功法。我真正的走入大法中修炼了,日常生活中尽量按照真、善、忍标准做,遇事替别人着想,在哪都做一个好人,我庆幸自己能得到这高德大法。

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和中共邪党执意要迫害法轮功,一言堂造谣宣传抹黑法轮大法,使很多人失去了本应该受益的机缘。

在血雨腥风的日子里,我深信大法不疑。向世人讲述着法轮大法的真相,风风雨雨的十几年过去了,我没有用过一分钱的药,身体非常的健康,精力非常旺盛。是李洪志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衷心的感谢师尊的洪泽佛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