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导演了这场戏?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日】在电影、电视的片尾,经常会穿插一些拍摄花絮,这些普通人平时难得一见的荧幕之后的故事,常常让人们忍俊不禁,倍感放松。特别是在对故事情节陷入很深时,会让人记起自己是在看戏,不必为剧中人物的悲欢离合太在意。

今天我们也来看一幕荧屏之后的故事,它不是哪部恐怖大片中的惊险场面,也不是哪位国际大导演的成名作品,更不曾获得过什么大奖。但是,根据这个场景剪接出来的画面,却曾经被灌输给很多人。

荧屏之后的故事是这样的:警察们抬着死者的尸体来到山上,他们将尸体吊在微波塔铁架上,在铁架下摆上一幅照片,敬上酒,并烧了七炷香。旁边,摄影机、照相机在忙碌的拍摄着,还有人对死者的妻子进行“专访”……

这是一九九九年五月二十三日中午,发生在吉林辽源杏林山上的真实一幕。那些警察们所抬的死者叫李友林,他于头天夜里吊死在杏林山的微波塔上。那么他是因何吊死的呢?警察们又是因何又把他的尸体抬到山上挂起来,并布置场景拍照、录像的呢?

一位和李友林做了十年邻居的正义人士于二零零一年向国外媒体明慧网披露了整个事件的过程:

李友林原是吉林省东辽县安恕镇的农民,后举家搬到辽源。李家很穷,靠李友林每天推着手推车,上市区给人修理自行车维持生计。由于没有修车执照,也没有固定的修车地点,他经常被警察赶跑。一九九九年五月二十二日,李友林所有的修车工具连同手推车一并被城管没收了。失去最后的谋生手段,使他丧失了生活的希望,于是喝了很多酒,在家人入睡后,到山上上吊自杀了。

第二天早上有人发现他吊死了,就打110报警,警察来到现场。左邻右舍的人都去看。李友林的妻子也赶到山上,哭诉丈夫的死因,还说要告城管部门,是他们害死她的丈夫。围观的人看到这场面,都很同情他们。警察们将李友林的尸体放下,运回他家中。

然而不可思议的是,中午时分,出现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警察们又把李友林的尸体抬回到他吊死的地方挂起来,并在旁边摆了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师父的照片,点了香,供了酒,录像、拍照、采访李妻。这时李妻的说法也由上午“城管害死自己的丈夫”变成了“是练了法轮功才自杀的”。

就这样,一个被中共独裁政权逼死的典型的“贫苦农民自杀案”,在警察、死者家属的共同配合下,摇身一变,成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借口之一。

我们再对比来看一下,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中共是如何在荧屏上颠倒黑白的报导这一自杀案例的。

据中共媒体反复报导:四十七岁的李友林是吉林省东辽县安恕镇成仁村农民。一九九七年李友林从单位拿回一本法轮功书籍,整天在家看书,打坐,渐渐迷上了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五月二十一日,他对妻子说:明天是师父的生日,我给烧烧香。五月二十三日他被发现在杏树林山的微波塔上吊自杀。他上吊的铁架下还放了一张法轮功师父的画像,烧了七炷香,还敬了酒。中共借李友林妻子李金风的口说:李友林平时精神正常,是个好人。他的死谁也不怨,我怨“法轮功”。还导演出李友林的一些邻居的反映:李友林精神正常,人很好,没有发现在外面有什么不正常的行为,就是因为练“法轮功”而自杀的。同时,中共媒体还配了李友林上吊的照片来佐证:一人吊死在铁架上,旁边放有李洪志师父的照片,还有酒和烧剩的香灰。

这声情并茂的表演画面、场景,确实迷惑了许多对法轮功没有任何了解的人。然而,即使抛开我们看不到的幕后,就是幕前,从画面本身,也是漏洞百出的。凡是对法轮功有一点了解的人都知道:真正炼法轮功的人,都不抽烟、不喝酒,那么这个被中共称为自一九九七年就开始炼法轮功的“老学员”,怎么还会用酒来敬李洪志师父呢?后来据内部透露,当时那些警察并不知道法轮功学员不能喝酒,而是搬照社会上通常的做法在导演这出戏,因此闹出了笑话。再则,法轮功中明确规定“炼功人不能杀生”及“自杀是有罪的”,如果他是真正的法轮功学员,怎么还会上吊自杀呢?

李友林的邻居同时还指控:官方(中共)说李友林从单位拿回一本“法轮功”的书籍。他和李友林做了十年邻居,李是农民,没有单位,也没有上过班,不可能从单位拿回“法轮功”的书。李有精神病史,且从来没有练过法轮功,这是邻居们都知道的事实。

这幕由中共执法人员一手导演的破漏的戏,不仅被中共用来在全国毒害老百姓,还被其厚颜无耻的拿到联合国人权大会,作为它迫害法轮功的理由之一。

事实上,在迫害法轮功中,类似的谎言数不胜数,如:“马建民剖腹找法轮”、“张海青练出罗锅”等等,无一例外是由中共编导的欺骗民众、抹黑法轮功的丑剧。那么有人不免要问:为什么这么拙劣的表演,居然能够曾经骗了全国甚至全世界的人呢?理由很简单。通常的,对很多人来说,评判一个人或一件事的好与坏,第一印象起着很重要的作用。在当初中共喉舌几个月不停止的把类似谎言在全国反复播放,同时与法轮功有关的所有正面报导被彻底封杀,法轮功书籍被焚毁,法轮功学员失去了发声的机会,整个社会所有的声音都成了对法轮功的负面报导时,许多从未听说过法轮功或对法轮功了解不深的人,就真的被中共一言堂的宣传给蒙蔽了,相信了中共的那一套说辞。而却不知道,那个所谓的CCTV及其它中国大陆的媒体,正在中共的控制下制造惊天的冤案!

即使在今天,在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中共的骗术被国际社会广泛揭穿之时,它还在试图炮制类似的自杀事件栽赃法轮功。不久前,明慧网报导这样一件事情,十九岁的郭宝阳,原是山东省青岛职业技术学院的学生。他在二零一零年四月在农贸市场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时,被青岛市恶警绑架,恶警们对他严刑审讯,在他的食水中偷放不明药物,并对他施放有毒气体。七天后,郭宝阳被送回家中,原本健康阳光的小伙子,此时已精神失常。

据后来了解的信息,青岛市“六一零”是在有计划的导演郭宝阳自杀、发疯的事件,并已事先邀请媒体记者。在放出郭宝阳后,他们通过永平路居委会,让郭宝阳的小学同学路文天到郭宝阳家,表面是关心,实质是企图在郭宝阳精神异常期间促使他跳楼自杀。一次路文天说带郭宝阳出去放松一下,散散步,结果下到单元楼四楼时,他推开走廊的窗,轻声的对郭宝阳说:“下去吧!”因这时发现有人,阴谋没能得逞。之后路文天又叫郭宝阳回家在插座上便溺,企图令他触电自尽。所幸最终阴谋没能得逞,郭宝阳数次被母亲救起。

十三年来,中共抹黑法轮功的仇恨宣传是绝无仅有的,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也是史无前例的,然而法轮功却顶着最邪恶的迫害传遍世界一百多个国家,上亿人修炼。在全世界法轮功弟子的同心同力下,不仅国际社会广泛认知中共在迫害法轮功中的罪恶,即使大陆的民众,也越来越清醒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宣传,是有史以来从未有过的邪恶和旷日持久的造假。愿还没有明白真相的人们,在我们一次次澄清事实、揭穿谎言时,能够静下心来、理智的去了解法轮功,认识法轮功,为自己和家人开创一个永恒的美好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