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日】我是一名医务工作者,今年50岁,从事急救工作,1995年偶然的机会有缘接触了法轮大法,从此走上了修炼路,明白了许多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也明白了人为什么有病和造成人有病的根本原因,十几年的修炼过程中,师尊时刻看护着弟子,我和家中的亲人身上发生了许多神奇事。

结缘得法

由于职业的原因,我不相信医学以外的治病方法,听到有人讲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我不以为然,更不相信,我之所以修大法,是因为听人讲炼法轮功不生气,才走進来的。因我婚后夫妻关系不好,家里争吵不断,又看到许多病人的疾病由于没有好的治疗办法,最后都痛苦的离去,更不知疾病的原因,想到人世间的多种苦难,不知道人生的目地是什么,也甚至多次想离开人世,看到年幼的孩子和善良的双亲又不忍离去,活着就是忍受痛苦。学了师尊的宝书《转法轮》,知道了一切魔难的根源是业力所致,“所以在今后炼功中,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魔难。没有这些魔难你怎么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没有利益上的冲突,没有人心的干扰,你坐在那儿心性就提高上来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我们已经给你消下去无数无数份了。只剩下那么一点儿分在各个层次之中,为提高你的心性,设的一些魔炼人心、去各种执著心的魔难。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转法轮》)从此我开始改变自己,多学法,时时想到我是修炼人,每一次提高的机会都不放过,我知道,“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我不再和先生争吵了,家里一切都变了,夫妻关系和睦了,婆媳关系和谐了,先生从反对到支持,我还利用各种机会向家里亲人弘法,我家里多人也走進了大法修炼。

讲真相破干扰

99年7.20邪恶的迫害开始了,面对铺天盖地的谎言,我始终坚信大法是正法,开始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也走了一段弯路,违心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之后心里一直不好受,有愧于师尊的慈悲救度,同年九月又向公安部门和院领导写了坚决修炼的悔过书,先后遭到政府的洗脑迫害、经济迫害,被单位撤职,开除威胁,最后还因心性有漏,被迫害進监狱40天,凭着对大法的正信,没有配合邪恶,都闯过来了,回家后我反复学习师尊的讲法,《精進要旨》十遍,学习”道法”经文,我利用各种机会和院里各级领导讲大法真相,我为什么炼法轮功,我炼功后的家庭变化和大法的神奇健身功效,讲迫害的邪恶,并在工作中严格要求自己,时时事事修心性,谨遵师尊教诲:“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单位同事和领导明晓真相后,每次610去单位干扰,都被单位领导以各种理由支走保护我,不久,我的职务也恢复了,工作中年年被评为先進工作者。由于工作环境宽松了,我可以在我的岗位上,利用我工作上的优势,告诉人们大法真相,诚念救命的九字吉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2001年以后再也没被邪恶干扰,稳步走在正法路上。

婆婆和老父亲的真实故事

我的婆婆今年84岁。70岁时因腹痛被发现患有子宫颈癌,发现时已是晚期,无法手术,只能靠化疗、放疗和对症治疗,加之常年吸烟喝酒,又养育了九个儿女,多年劳累,落下一身疾病,脑梗塞,脑动脉硬化,颈椎病,腰椎增生,慢支,肺气肿,慢性肝炎,慢性胃炎,风湿关节炎,全身不时疼痛难忍,时常痛苦呻吟。癌症治疗两年后又开始尿血,十几天一次,西医,中医,偏方,大仙,道家气功师,又信耶稣,也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因不专一,所有的方法都无好的疗效,几次去医院也没有疗效,家里已为老人做了寿衣,只等办后事了。

八年后的一天血块排不出去,小腹疼痛难忍,不得已只能准备用膀胱镜取血块,告诉老人后,老人害怕,情急之下老人真心背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奇迹发生了,血块排出去了,老人激动的说:还是大法好啊。于是我告诉她现在只有学炼大法才能活命,老人自此为了不做手术,也为了活命,开始动心学法了,老人不认字就听讲法。奇迹再次发生,二十天后八年的血尿好了,半年后开始教她静功,一年后教他一套动功,三套动功,(现在也学不会第四套动功,第二套功法只能站十余分钟),就这样不觉老人一身病也痊愈了,告别了药,渐渐老人戒了酒和烟,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感觉,看到老人的变化,他的儿女及多个亲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数十人明了真相,也有多人走入了大法修炼。

我家先生患蛛网膜下腔出血,手术后半月即去上班,没有一点后遗症,连手术医院的护士长都惊讶的说好的太快了。

还有我的老父亲84岁时患了急性心肌梗塞,溶栓药医院不给用,80岁后是禁忌症,二小时后冠脉造影准备下支架时发现血栓融化了,一个八十高龄的老人,血液高粘心血管形成血栓,怎么可能又自己消失呢,当医生告诉我时,我马上想到了是师尊救了我的父亲,问过我父亲后知道,父亲在胸痛难忍时在嫂子同修的提示下,一直在背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是慈悲的师尊再一次救了我的家人,正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

我自己的故事

我修炼后也经历了神奇事,我的母亲同修在71岁时,在情和利的考验中没有达到大法的标准,没有打破旧势力的迫害,以病业的方式被夺走了生命。在母亲病重时,我找多名同修帮发正念,帮学法还要护理,还要找时间学法炼功,找同修从法理上切磋,明白了母亲没有做到真正信师信法,把旧势力的迫害当作了病,走進了医院,没有闯过生死关。在母亲三期那天,旧势力又对我下手了。我患有先天甲状舌管囊肿,24岁时做了手术,摘除了。可这时只一天的时间,我的脖子肿的很粗,看起来都吓人,连水都不能喝,发烧体温38.5度,头晕,无力,脖子表皮充血,脓肿所具有的红,肿,热,痛特点都有了,可我一点都没有害怕,没有在心里认为是病,照常上班,做家务,我知道这是旧势力的迫害,我就听师尊的,有师在有法在,什么也不怕。科室的同事都害怕了,不知是啥病,就建议做B超,抗炎治疗,怕我的脖子皮肤破溃,我照常学法,发正念,绝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去留师尊说了算,坚持发正念,清除迫害我的黑手烂鬼及一切邪恶因素。

我是闭着修的,第二天我真切感到,一把1厘米长2毫米宽的冰刀一左一右在割我的脖子,每一次都感到很轻松,我照镜子没有看到刀子,我马上明白了是慈悲的师尊在给弟子做手术呢,心里充满了对师尊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更坚定了我战胜魔难的信心。第二天下午我就可以吃饭了,六天后我痊愈了。全科的同事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十几年的修炼历程,使我明白每一关都必须真正做到信师信法就能闯过去,才能更好证实大法,一点体会还需努力,精進多学法,做好三件事,不被形势所干扰,一切就听师尊的安排,早日随师回家。

由于层次有限,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批评指正。

感谢师尊,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