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特色的“精神病”诊断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一日】这里有两段发生在不同国家、前后相距三十年的对话,它们的“相似”令人震惊。

一段是前苏联精神病医生和异见人士彼得.格里戈里耶维奇.格里戈连科将军的对话。格里戈连科将军曾经参与过诺门坎、苏联卫国战争等世界知名战役,为苏联红军立下过汗马功劳且获得显赫荣誉。因为他批评苏联领导人及苏联政权,几度受到克格勃的迫害,被苏共当局“诊断”为所谓“偏执型分裂症”,关押在精神病院多年。一九七一年,他被转到专门收容精神病患者的臭名昭著的切尔尼亚霍夫斯克监狱医院进行复诊,对话就是当时复诊时的情景。

医生:“彼得.格里戈里耶维奇,您的信念改变了吗?”
格里戈连科将军:“信念和手套不同,它是不能轻易换掉的。”
医生:“那么,您还需要继续治疗。”

另一段对话发生在三十年后,对话双方分别是“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调查员与中共大陆的精神病医生。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国际上披露了大量法轮功学员被施以精神治疗手段迫害的案例,“追查国际”调查了一百多家大陆医院,证实了这些事实。下面是调查员与辽阳精神病院医生的对话:

问:你们收治过炼法轮功的吗?
答:有。
问:那如果他没有精神症状,他说还想炼呢?
答:那就是精神症状了。
问:那如果他说这是信仰问题,还要炼了?
答:这是典型的偏执性的。

这两段对话中的精神病医生使用着同样的大脑,遵循着相同的“精神病”诊断模式,那就是:只要是坚持自己的见解,就是偏执型精神病。应该指出的是,这种对话的雷同并非单一的巧合,而是普遍存在在前苏联和现在中国大陆的各家精神病院。

这一明显背离精神病诊断标准和程序,明显违背基本常识和判断的诊断,就是苏共与中共用精神病学进行政治迫害的产物。

斯大林声称:“持不同意见者则等于精神病患者。”赫鲁晓夫对这一定律的阐述更具苏联特色:“苏联境内没有不赞同苏联共产党的人,没有不赞同苏联共产主义制度的人,而只有精神病患者。”苏共领袖们的指导思想,促成了全苏联境内大面积将那些敢于对苏共表示不满的异议人士送进精神病院的行动,并在全苏联形成了一套规范的系统。中共继承了前苏联的罪恶手段,并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把它发挥到极致。

和那些异见人士不同,法轮功学员不过问政治,他们坚持真善忍的信仰,又人数众多。这使虚弱的中共惶惶不堪,预感到失去思想控制的危机,开始了疯狂的迫害。迫害之初,中共在各种铺天盖地的污蔑宣传中,有着非常重大的一环,就是想方设法把法轮功修炼者描述为精神不正常。

其实在私下里,苏共和中共人员也承认“治疗”的对象并非是真正的精神病患者。他们的“精神病”是政治问题,而非医学问题。处理格里戈连科将军案件的克格勃的上校伊凡﹒塔拉索维奇﹒希连科就曾经直截了当的对一军官说:“他从未患过什么精神病,但是他是反苏分子,他不赞成政治局的政策……把他送去接受精神病治疗。在那里,他们会使他变成疯子。”

同样的,在“追查国际”组织调查员询问大陆一百多家医院时,多数医院的医生都明确的说,他们在完成一项政治任务。明知道这些药物对人有严重的毒害作用,还要大量使用,他们不做不行,因为不愿意下岗(实为失业)。当追问法轮功学员什么时候才被容许出院时,医生们回答:“他得有认识了之后,改变认识,写体会,写悔过书。”很显然,就是医生也不认为这些学员是偏执狂,因为让精神病人签署“保证”和“悔过书”,不合逻辑和常识。它也证实了中共的罪行——利用精神病院来迫害法轮功学员。

苏共异议人士被迫接受高剂量抗精神病药物“治疗”,一些人真的精神失常了。众多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关进精神病院、戒毒所,被强迫注射、灌食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或被施以电刑及长时间捆绑等虐待,一些人因此身体功能严重受损或者变得神志不清、精神错乱,甚至死亡。

人们可以看到,中共以“精神病”实施政治迫害的手法与苏共何其相似,甚至大有后来者居上之势。不过,苏联的垮台可真是瞬间即灭啊。以此类推,中共的下场也就在不言之中,可以肯定的是,天灭中共,中共的下场只会比苏共更惨。

而那些跟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精神病医生、以及群起向法轮功学员泼墨、诬蔑信仰法轮功会得“精神病”的喉舌媒体人员,他们的下场会怎样呢?真是令人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