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法弟子:拨打反迫害电话心得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一日】我之前原本是拨打RTC电话,后来,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一位同修约我去她家和几位同修一起打反迫害电话,因为我们大多都是第一次打,难免有怕心,所以都是先学各地讲法完之后再轮流拨打,我们拿着电话讲稿照着念,有经验的同修在一旁鼓励我们,为我们发正念,经过几个星期(一星期打一次)后,便问我要不要试着自己在家里打反迫害电话,我想反正都是打电话,打反迫害电话时间还比较弹性,不用像RTC要马上回拨,好吧,那就打反迫害电话。

没想到打反迫害电话遇到的这些迫害单位的人,比起打RTC电话的众生邪恶多了,不是骂人就是伪善,要不就不出声,让我最觉得无奈的是一接通便挂断或是设置忙线的那一种,有时打的电话一通都没有人接,心里面急的都流泪了,我心里想说,师父啊,他们为什么都不给自己一次听真相的机会呢,这样下去就会跟着恶党灭亡啊,他们不也都是为法而来的吗?“这就是为什么大法弟子要讲真相,目地是解除邪恶的谎言,看清共产党的真面目,清除人对神佛犯下的罪恶,从而救度世人。”(《讲真相的根本目地》)

我打过的许多电话中并没有特别值得一提的情况的,我也都是打完就删除,没有特别去记彼此的对话,若当时有感触,打过后就不再想它了,所以我没有记很多案例。因为我很少参与平台拨打,都是自己一个人找时间拨打比较多,而且也没有每天拨打,我都是几天拨打一次,有空就多打,遇到不接的或马上挂断的,我会找时间再发恶报短信或彩信过去,希望利用不同的管道让被蒙蔽的众生明白真相,所以我大多都是自己单独拨打比较多,偶尔有时间才上平台领案例拨打。

打反迫害电话一开始有怕心是难免的,但随着一次一次与同修交流,一次一次的归正自己的心态,或有空时上平台听同修交流也都会给自己意想不到的收获。最重要的是,随着学法清除自己空间场和拨打经验的累积,渐渐的怕心不见了,不过争斗心却出来了,有一阵子常常遇到骂人的电话,所以讲电话时常常有要压倒对方的气势,虽然当时有震慑邪恶的作用,但起到的效果并不好;还好,上平台听一听同修交流后也提出一些问题请教同修,之后慢慢修正自己讲话的方式和语气,虽然讲话不那么严厉了,但其实自己知道,讲的时候并没有慈悲心,还带有急躁的情绪,所以这又是自己要突破的关卡。听到平台上的同修讲话不疾不徐,慈悲祥和中又带有威严,自己怎么就没办法这么讲呢?常常讲的太快,想一股脑儿把自己知道的真相全都告诉对方,都没给对方喘息、说话的余地,深怕他会挂电话,所以总想要讲多一点讲快一点,让对方听多一点真相。随着学法和阅读新经文,慢慢修掉人的一些情后,打电话中我感觉到自己慢慢生出了慈悲心,开始放慢讲话的速度,并从内心觉得对方很可怜,一定要唤醒他们明白的一面,告诉他们赶快举报他人的罪恶,交代自己的罪行,停止迫害,给自己留后路,不要跟着共产党陪葬;只是现在如果一不注意,也还会犯这希望对方可以“照单全收”的毛病。

我记的有一次,我打到一个警察家里,是一个老太太接的,她静静的听我讲完真相后说(大意是):谢谢你给我们打电话,我也是炼法轮功的,我儿子已经不当警察了,他改行做别的事去了,他已经明白了。你们海外的同修很辛苦,很高兴接到你的电话。讲了好一下子,大意是这样,详细的我忘了;也有派出所的员警听我讲几句便说:嗯,我知道。我想,这都是平时同修们不断告知真相的结果,有的人听一次不明白或在其单位会有怕心,不敢多听,但是只要我们一次又一次的拨打,不信良知唤不回。

我若一段时间没拿起电话打迫害,还是多少会思路不清,有畏难心的,怕麻烦的心,也怕花掉自己太多时间,会出现安逸心,懒惰心,那时一拿起电话拨打,便容易出现一种常人想把一件事情赶快完成的干事心,此时会觉得自己空间场不纯净,头也会昏昏沉沉、无精打采的,这时只要突破自己的这些人心,意识到自己的状态不对,先发正念或学学法,再拿起电话,师尊还是会鼓励弟子,让这一切假相一扫而空,反而打完电话后精神就来了,一点儿也不累,思路也变的清晰起来了。

有时会觉得对方很邪恶,整个空间场很不好,就赶紧发正念,感觉邪恶被解体后再继续拨打,正念一起来,就什么都不怕了,尤其那些迫害大法弟子严重的恶人,我都会多打几通电话,直到对方不敢接才停止。对于伪善者我之前一直不太会判断和处理,通过明慧网交流的文章,也请教过有经验的同修,加上平台上同修的反馈文章,也给我很大的启发,所以现在也愈来愈知道如何对应了。

也曾遇过对方说你们再打电话来我就要加重迫害你们同修,表现的很邪恶,语气很凶狠,但我不动心,继续打继续讲,只要你接电话我就要解体你背后的邪恶,到后来有些他不骂了,有些则不敢再接电话了。

目前我打反迫害电话多会从王立军交给美国领事馆的资料讲起,因为有许多人我第一次打过去时讲时势的部份他不听,再打我讲王立军给美国领事馆的资料引起世界注意时,就有比较多人想多听一些,我会顺便告诉他们,王立军如果不是握有这些资料,他还能活到现在吗?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会尽量给他们追查国际的举报电话或传真。但是许多我拨打的电话中,对方就算没挂电话,愿意听,也大多都是不出声的,所以有互动的并不多。当然,也会遇到一直要跟你辩论的,或者一直跟你扯一些有的没的,我都会在心里发正念,严肃的告诉他,要为家人着想也要为自己留后路,只要他不挂电话,就有机会明白真相,就要跟他讲清真相。最让人惋惜的是一些手机关机,不接电话的人,心里觉得他们放弃了明白真相,被救度的机会,对他们而言,这是何等的不幸,希望他们还有机会听到其他同修跟他们讲真相,洗净恶党对他们灌输的邪恶思想。

当然,我也知道,有一些的确是不可救药,不配听真相的,相信师尊已有安排,这样一想,心里的惋惜和难过一下子就又都平复了,因为我只是一个神的使者,传递真相给师尊要救度的世人,我只能秉持着慈悲心告知对方真相,真心希望他能清醒明白,所以后来我便不再执着于对方的态度和反应,而陷于人的情中。有时我也会向内找,对方不听真相反而骂人时,我是否动心了,我是不是在证实自己?是不是不够善?没有慈悲心?是不是没有正念?是不是掺杂着人心私心在讲真相?打电话时是不是被琐事干扰分心了?一次一次的反思归正,慢慢的就不那么执着于结果了。其实“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一切都有定数,我们只能归正自己,“做”就对了,因为另外空间里,师父都安排好了,这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就象神韵一样,另外空间的场师父已经为我们铺垫好了,就只差等着我们去做。“实际上就是,都铺垫好了,就差你用正念去把这件事情做了,就没那个正念。”(《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以前曾听一位同修说过,对方如果是要敲一千次才会破的石头,我敲个几下,其他同修敲个几下,总有一天这个石头一定会被敲破的,这个生命就会得救,我想是这个道理吧。我们知道目前这段时间是师尊用巨大的承受换来的,目地是要我们多救人;面对世间局势的变化,我们只能把它作为讲清真相的材料,决不能被其带动,这一切都只是天象变化中的一环,我们随着师尊来在这十恶毒世,是要完成我们史前的誓约,返本归真,救度众生,但是我知道有些同修还执迷于常人的休闲--看电视和上网,殊不知这些魔的危害之大,炼功都会干扰入静的,之前我也曾被韩剧迷的无法自拔,有空都不想打电话,心里找借口说,新唐人也在播的节目,应该是不错的,说白了,这不还是常人的东西,对修炼人还是干扰很大的。后来看到明慧网上关于电视魔的文章后猛然惊醒,啊!这不是人心招来的鬼上门吗?一定要去掉此心,不能人为的增加这干扰魔难,就这样,把家中的电视线拔掉了,不看也就习惯了。其实,电视和网路对我们家中的小弟子或年轻弟子危害也很大,千万不要忽略这些无孔不入的邪魔干扰。借此机会提醒一下还喜欢看电视、上网的同修,虽然三件事也在做,但别忘了我们与师尊的约定。“可是常人在社会中形成的东西没有什么太好的东西,進入人体它就会左右人。人说眼睛看什么没关系,不愿看不看了就行了。不是,你看到了就進去了,因为任何东西在另外空间中它都可以分体的,看的时间越长進的越多。看电视、看电脑,反正是不管什么东西你看了就進。人脑子里、身体里装这些不好的东西装多了,你的行为就受它控制。你讲话,你的思维方式,你认识事物的态度,都会受其影响。”(《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其实我之前打电话也会受电视魔的干扰,无意间出现一些剧情干扰我拨打电话,还有发正念,炼功也会时不时的出现干扰入静,后来自己正视这个问题,并坚定的解体看电视的欲望后,才渐渐的让自己的空间场不受干扰,不过,偶尔也会出现之前看过的情节,这时一定要正念除魔,解体它!

常常提醒自己为何会来在世上,一旦想起自己史前的夙愿,人世间的一切似乎就显的非常渺小,显的那么微不足道了。师尊说:“但是作为炼功人,别人看的很大的东西,你看的就很小、很小,太小了。因为你那目标太长远了,太远大了,你将要和宇宙同龄。你再想想那东西,可有可无的,你往大了想想,那些东西都能过的去。”(《法轮功》)

以上一点心得体会跟大家报告,希望大家不吝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