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6月份中共迫害法轮功案例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综合报道)五、六月份,中共为了维持其所谓十八大前的稳定,各地、各级政法委“六一零”操控公检法,玩弄与践踏法律,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继续其迫害政策,迫害的规模、殃及的地区和人群、给家庭、社会造成的灾难、所犯的罪行令人义愤。

一、形形色色有预谋的绑架事件充斥全国各地

中共政法委“六一零”机构一直试图用新的血债维系其罪恶权力,一些利欲熏心的不法之徒图谋火中取栗,讨好中共的迫害政策以捞取政治资本;甚至有的人企图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通过对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进行敲诈勒索,榨取不义之财,将中共与黑帮流氓无异的本质特征再度暴露无遗。

1、动用特务监控设备跟踪法轮功学员图谋绑架

众所周知,中共政法委“六一零”为迫害法轮功学员不惜血本,各地“六一零”除了公然派出和雇佣社会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明目张胆的跟踪盯梢监控之外,还大量使用各种监控设备。如手机监控设备,在四月份以来已经有超过一百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的吉林省延边地区,中共“六一零”一次拨给延边地区迫害法轮功机构手机监控设备四台。吉林松原市的中共警察近期再次绑架、抓捕多名法轮功学员,过程中对法轮功学员的行踪定位精准详细,行动迅速,显然是长期监控法轮功学员手机所致。

2、利用特务跟踪,绑架迫害

周永康于四月十八日到湖北省武汉后,武汉市随即发生了多起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劣事件。中共政法委六一零雇佣黑社会流氓、地痞无业人员,以及刚从学校毕业尚未找到工作的青年,把这当作一项职业,专门从事跟踪法轮功学员,偷拍或偷窥活动,发现讲真相和换真相币的即绑架。近期在武汉市汉口江滩滨江公园连续发生三起此类绑架事件。

3、什么借口都可实施绑架活动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日上午九时许,黑龙江省大庆市龙凤区法轮功学员马喜权、王宇红夫妇看到认识的法轮功学员打招呼,被龙凤分局恶警张琳和另外两名警察看见,即当场对打招呼的七人殴打、绑架,理由打招呼的几个人都炼法轮功。唐山地区六月九日至少二十九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骚扰,当地中共政法委称是为了“十八大”的顺利召开采取的“维稳”行动。

4、暴力绑架

六月十九日上午七点左右,重庆万州区公安派出的便衣发现法轮功学员张庭珍女士发真相资料,恶徒将张廷珍双手反剪踩在地上,并洋洋得意的说:“我等你们好久了,今天总算把你们抓到了,这回好交差了。”然后恶徒把张庭珍女士拖出一丈多远,胳膊被他们拖断,人已处于半昏迷状态,两个恶人还十分嚣张的说,“你还装死,上头早有交待,就是整死了也不负责任。”张庭珍女士被绑架到沙河派出所后,警察看到她右肩膀肉都全黑了,胳膊反吊在肩上,送到重庆三峡中心医院作CR检查,右侧肱骨外科颈并大结节骨折。派出所怕负责任,当晚两点多钟将张庭珍送回家监控。

5、绑架家属,敲诈钱财

五月九日晚,辽宁省朝阳县法轮功学员韩明兰的丈夫修树军(未修炼法轮功)在挂真相条幅时被中共警察绑架。次日,朝阳县国保大队长赵强亲自带队闯入韩明兰家中进行非法抄家,抢走修家的二辆私家车。公安局警察开始答应以五万元为代价释放修树军,没过多久又将价码抬到了十万。当中共恶警们发现韩明兰家又有铲车,又有轿车,又有大房子时,当晚又绑架了修树军的儿子和儿媳,并把修树军大哥家的轿车一起劫走。因打劫中注意到韩明兰的儿子房间有保险柜,第二天他们再次返回韩家,找来早已出嫁的修树军的女儿强令其打开保险柜,图谋抢走钱财。保险柜没打开,恶警们又相继绑架了韩明兰的妹妹和亲戚等十四人,进行敲诈勒索。他们还二十四小时监听韩家所有亲属的电话并不断到各家骚扰,寻找韩明兰,图谋进行绑架。

6、绑架替亲人奔走申冤的家属

五月二十六日晚上十点,河北省泊头市富镇周官屯村法轮功学员王晓东的妹妹王晓美在沧州和法轮功学员唐建英一起被警察绑架。今年二月底河北省泊头市富镇周官屯村的法轮功修炼者王晓东(男,四十二岁,大学文化,原小学教师),无故遭泊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留下一个七岁的孩子和七十七岁的老母。此事引起了全村人的愤怒,全村三百户各派一名代表在呼吁书上签名,要求市检察院释放王晓东。此事震惊中共高层。而当地恶警仍一意孤行追捕营救哥哥王晓东的王晓美。

7、一次劫持多人的绑架事件各地均有出现,仅举几例:

在大庆地区,四月以来中共警察无理抓捕法轮功学员二十三人次;
在江苏省徐州市,东环派出所于五月十日下午绑架了十一名法轮功学员;
在安徽亳州,亳州汤陵派出所不法警察五月十三日绑架十五名法轮功学员;
在山东蒙阴县,不法警察五月二十二日至少绑架了二十二名法轮功学员;
在河北大厂县,六月十一日和六月十五日绑架了七位法轮功学员;
在山东平度县,五月二十一日至六月十三日中共“六一零” 绑架了九名法轮功学员;
在吉林省吉林市,五月二十九日晚公安局统一行动,绑架法轮功学员,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拘留所;
在甘肃兰州市,六月十一日,警察在龚家湾洗脑班外将十二名法轮功学员绑架;
……

二、绑架、逼供、诬陷、长期非法拘禁,只为拼凑大案要案

二零一一年,中共政法委头目周永康曾到武汉,亲自指示公安部督办武汉市的两桩迫害法轮功的“大案”。所谓“七人连案”是其中之一。该案在当局炮制的伪证找不到合适的法律条款的情况下曾被多次退检。但在今年四月份,周永康再次来到湖北之后,武昌区检察院不顾法轮功学员毫无罪错的事实,于五月十九日非法强行启动开庭,武昌区法院枉法审理了这起所谓“要案”。七位法轮功学员分别是:张甦、张伟杰、冯震冯云两兄弟、熊炜明、韩淑华、夏阳,除了韩淑华和夏阳办理了取保候审,其余五位已被非法拘禁一年多,且受到不同程度的刑讯逼供和酷刑折磨。庭审前,张甦的律师已多次向各级部门递交了相关警察和法官众多违法行为的控告信,法院置若罔闻。

武昌区法院
武昌区法院

今年二月二十五日,在河北、辽宁等多地中共“六一零”的指使下,数十位不同地区的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同时被绑架、抄家、抢劫财物的恶性事件。一些地方的绑架者不顾事实与法律的规定,至今不肯释放毫无最错的法轮功学员。一些地方的恶警践踏法律,刑讯逼供,蓄意制造冤案,试图拼凑大案,向中共当局邀功。如:

中共不法警察将葫芦岛市连山区法轮功学员张志猛、刘俊华、尚蓝玲、张承杰、杨开霞被非法拘禁至今,仍不放人。石家庄法轮功学员邱立英被绑架后,中共当地警方找不到邱女士任何违法犯罪事实,决定释放并且开具了“释放证”。但到了五月四日左右,绑架单位接到所谓“上级”指令不许释放。中共警察竟然声称在邱立英家中的电脑里发现了公安机密文件,从新对邱女士录相、录供,再次将邱女士非法批捕。河北城建学校教师孙涛女士被绑架后,家中只有面临高考的相依为命的女儿,无人照顾,精神近乎崩溃,但中共当局拒不放人。据悉,石家庄的基层公检法人员面对漏洞百出的案卷材料,在给这些法轮功学员编造加重迫害的罪名时,感到困难重重,从而怨声载道。

唐山法轮功学员李文东,以及李云鹏、鲁建新夫妇等人,也都是“2.25”大绑架行动的受害者。中共警察为寻找迫害借口,制造大案要案,对他们刑讯逼供。李云鹏在唐山市第一看守所被迫害得尿血,脸色灰白,手无血色,出现生命危险。看守所不得不把他推给家属送到医院抢救治疗。但其妻子鲁建新仍被非法关押在唐山市第一看守所。李文东被劫持后遭到野蛮殴打,脸被打得红一块、青一块,目前也被非法关押到唐山市第一看守所,遭受蹲小号、戴手铐脚镣,为抗议迫害他绝食半个多月,被中共警察绑在床上灌食迫害。二月二十五日被保定市北市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从家里绑架的保定市法轮功学员王桂英,目前在看守所,也已被迫害的消瘦不堪,脸色苍白,虚弱的走路没有力气,嘴是歪的,律师问你怎么不说话呀?王桂英用手指嗓子和胸部,家人怀疑王桂英被酷刑逼供,致使她口腔发声器官受损。

三、非法庭审犹如荒唐闹剧,中共反法律、随意耍弄法律的流氓本性再度暴露无遗

1、阻挠公开开庭未果,法官当傀儡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下午两点钟,唐山市唐海县法轮功学员郑祥星在被中共当局非法关押三个多月后,在唐海县法院开庭审理。开始,中共法院试图不公开审理,郑祥星的律师知情后进行了据理力争,法院拿不出绕开公开审理的合适理由,勉强答应公开开庭,但又阻挠郑祥星的妻子参加旁听,律师再次力争。法院被迫答应郑祥星的妻子参加旁听,然而,开庭时,中共当局竟然抽调来大批政府官员及派出所的警察监视法轮功学员,恐吓威胁,“劝”其不要旁听,郑家大部份亲友被阻止在法庭之外;同时动用大批警察,在审判庭楼前拉起一圈警戒线,阻止老百姓参加旁听。庭审过程中,中共当局竟然违反规定,给郑祥星戴着沉重的手铐和脚镣,公诉人不仅当庭对郑祥星恶语相加,指责恐吓,法庭内一个神秘的中年男子用各种手势动作指挥操纵法官,而令人惊讶的是,法官也甘做傀儡,听其指挥。

由于律师当庭向法官出示了唐海十农场和十一农场村民写的三封保释郑祥星的联名信,以及562名村民的签名和红手印等证据证言,公诉人无言以对。法庭审理表明,中共当局强加给郑祥星的罪名不能成立,郑祥星无任何违法犯罪行为,中共警察却是在滥用职权、执法犯法,破坏法律的实施。但中共法庭视法律为儿戏,依然关押迫害郑祥星,不予释放。

2、警察抬着生命垂危的法轮功学员走“庭审”过场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八日,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郑洪琴被非法关押到榆树市看守所已七个月,被迫害瘦得皮包骨头,说话的力气都没有,生命垂危,由四个警察抬着进入法庭,她只能靠点头摇头来回答问题。郑洪琴现在被迫害成这个样子,眼看都不行了,还要非法庭审,还不放人,完了四个警察又把郑洪琴抬回去了。

3、为躲避辩护律师偷偷开庭 

法院本是正大光明、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地方,按正常法律程序走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可中共的许多法院在审理法轮功案件时,往往都是偷偷摸摸,唯恐被人知道。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九日,黑龙江绥化北林区法院刑庭法官崔有为,不通知当事人法轮功学员刘福财的辩护律师和家属,秘密开庭。剥夺律师的辩护权,剥夺刘福财的陈诉权和自我辩护权,欲冤判刘福财。很明显,法官崔有为的行为违背了正常的司法程序。

4、法院开庭,全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监控

五月二十八日上午,黑龙江双城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姜晓燕(江小燕)、骆艳杰、田晓平、葛新、岳宝庆、康长江进行非法庭审,五位正义律师为他们做无罪辩护。为阻止闻讯赶来参加旁听者的老百姓,中共双城当局出动全市警察,双城法院的周围全部戒严,街道上,商店内,小区楼道里布满了警察和便衣。另外要求双城市二十四个乡镇十几个村屯的几百个村长,看住本村的法轮功学员,不让出村,不允许去双城法院附近;开庭当日,这些村长又全被派到双城法院门前,任务是见到本村的法轮功学员一定带回,不许法轮功学员在法院附近逗留,不听的就强行绑架。

非法庭审的过程中,姜小燕妹妹及两位辩护律师被警察强行架出法庭。恶警还不让王律师取走自己的电脑,说庭审结束后还给他,可是庭审结束时却说电脑找不到了。

四、绑架迫害敢于站出来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正义律师

五月二十五日,中共哈尔滨市当局出动二十多名着装及不着装警察,骗开韦良月律师家门之后将韦律师绑架,在此之前韦律师曾遭大成派出所警察电话骚扰。韦良月家属委托谢燕益律师帮助依法寻找其下落。

谢律师和家属终日辗转奔波于哈尔滨各个执法部门,直到五月二十八日,哈尔滨市南岗区六一零办公室的人才透露,韦律师被拘禁在学习班,但不告诉具体地址,家人不能去看望,也不让家人与其联系,并说是省里让抓的人,有文件,但拒绝出示文件。直到六月二十日,被劫持到伊春洗脑班的韦律师才被释放回家。据悉,韦律师被强迫放弃今后对法轮功案件的代理辩护权。

大连律师王永航曾多次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二零零九年被中共绑架、非法判七年,关押在沈阳第一监狱。

王永航律师
王永航律师

据了解,王永航在中共沈阳监狱长期被酷刑折磨,手上有明显的手铐印,现在他又黑又瘦,身体出现肺结核、胸腹水等病症,而且腰部以下全都麻木表现出瘫痪症状。三年前恶警抓捕他时被打伤的右脚踝骨的伤口到现在还没有愈合,行走不便,虚弱的他现在连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王律师的妻子要求会见王律师的要求,一直被监狱无理拒绝。

五、各地洗脑班回光返照,再度猖獗

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实为中共非法私设的洗脑班、黑监狱),存在的时间之长,迫害的大法学员人数之多,迫害手段之阴毒,堪称为同类之最。至今一楼房间学员睡的床单上还有没洗干净的血迹,二楼所谓“转化室”的墙角还有没刷干净的血印。五月五日,武汉法轮功学员张伟杰被绑架到所谓的强制洗脑,因抵制洗脑迫害,被非法拘禁半年的期间不让理发、剃胡须,不让洗澡,长时期不让睡觉。洗脑班人员曾连续十五天不让张伟杰睡觉,并进行毒打,被摧残。

另一武汉法轮功学员张甦被绑架后,也被送到这里。因张甦抵制洗脑迫害,不法之徒拳打脚踢,在其食物中加入不明药物,使张甦身体出现高血压症状,身心受到摧残。在其血压被迫害致高达130/240和身患多种疾病的情况下,恶人不但不给治疗,反而另一身高一米九的大汉每天对他进行毒打、辱骂。

酷刑演示:强行将受害者的双腿一字劈开
酷刑演示:强行将受害者的双腿一字劈开

湖北咸宁市“咸宁天照生态农庄”是当地六一零设立的另一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地址在咸宁市市政府和咸宁市双鹤桥派出所后院鱼塘边。通城县法轮功学员雷胜利、赤壁市李玄刚、咸安区章建、温泉开发区张红萍、永安中学法轮功学员张建等人五、六月间被当地六一零绑架到此地非法关押和迫害。

最近,在黑龙江省政法委和佳木斯政法委勾结操纵下,伊春洗脑班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一位大庆的男法轮功学员在历经十年冤狱后,直接从监狱被绑架到该洗脑班,“转化”后精神恍惚,理智不清。铁力的一个三十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被“转化”后离开学校。中共不法人员对坚持信仰的佳木斯大学教师姚凯和佳木斯望江的吕老师,每天都使用惨无人道的手段进行身心迫害。他们逼迫姚凯看诋毁法轮功的录像,若不直视,就遭到打骂,逼迫她表态、逼迫她在转化书上签字;佳木斯望江的吕老师上周在洗脑班绝食,吃饭时,洗脑班人员仍然带着他去看别人吃,还阴险的恐吓说,你不吃可以,过几天,你不行的时候,就给你送医院,鼻饲之类的,不会让你死,若晚上再炼功就把床边的手铐给他铐上。目前伊春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着近十名法轮功学员。

五月十二日晚,山东威海法轮功学员齐秀春和王殿松结伴到初村镇大学城讲真相,被中共威海不法警察绑架,年近七旬的王殿松被殴打致死。齐秀春作为唯一的现场目击证人,被威海高区警方无理关押。中共不法警察在向山东省公安厅提交的报告中,竟诬陷齐秀春“涉嫌杀人”。在齐秀春被非法刑拘期满后,在没有证据、没有破案的情况下,无视受害家属四处喊冤,又将齐秀春送往淄博王村洗脑班进行迫害。

在北京,五月份有数名非法劳教到期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北京房山区良乡安庄洗脑班”洗脑迫害。五月四日深夜,被绑架到该洗脑班的石楼镇双柳村女法轮功学员国世荣现年已七十二岁,中共当局竟毫无恻隐之心,依然残酷迫害。

在山东潍坊寒亭区洗脑班,法轮功学员、潍北监狱退休警察李熙云,四月十三日与亲戚去单位潍北监狱要求退还被长期无辜扣发的工资,被单位密谋构陷、勾结潍北派出所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到该洗脑班已四十多天,身体非常虚弱,几乎不能进食。寒亭区公安六一零仍不放人。

广东湛江邹雪梅被湛江市强化洗脑班迫害十五天后成皮包骨,恶人要邹雪梅学中共邪教,洗脑,开喇叭宣传中共邪教的东西。邹雪梅绝食抗议反迫害,就有四、五个恶人压住邹雪梅的手脚,用强硬的手段插管灌食、灌药等迫害。

六、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等机构恶警持续摧残迫害法轮功学员,新增很多致残、致病危、致死案例

在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看守所等迫害机构,中共不法警察十几年持续不断地试图以各种手段改变法轮功学员的信仰,大量使用各种肉体与精神迫害手段,已被曝光的令人发指的酷刑折磨手段竟达数十种之多。由于中共惨无人道的没有任何底线的折磨虐待,好端端的法轮功学员被折磨致残、致病危甚至致死亡的恶性案件几乎每月都发生多起,甚至十多起,桩桩件件血淋淋的死亡案例不断曝光,但灭绝人性的中共当局竟依然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

酷刑演示:抻床(也叫“死人床”,呈“大”字型绑在抻床上)
酷刑演示:抻床(也叫“死人床”,呈“大”字型绑在抻床上)

1、酷刑折磨,生命垂危不予释放、不许就医

吉林法轮功学员宋彦群、项丽杰在在吉林省女子监狱(即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遭严重迫害,目前情况不明。宋彦群坚持“真善忍”的信仰,被非法关押近十年来不写“五书”,被监狱采取罚站殴打等种种形式残酷迫害,现已发展到下肢浮肿,小便不正常等,当年风华正茂健康年轻的她在迫害中已瘦的皮包骨。项丽杰因抵制转化,在吉林省女子监狱(即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被吊在床上,四肢吊起,身体悬空,手臂被抻断残废,至今没有任何接骨治疗,仍然被非法关押在监狱。

黑龙江伊春市法轮功学员关素明,曾被中共监狱的恶人殴打几近昏死。目前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迫害出血压高、心脏病,经常抽搐,被医院诊断为高危病人,随时有生命危险。狱方竟因关素明拒绝放弃“真善忍”信仰,不许她保外就医。

法轮功学员张普贺已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监狱达九年之久,目前已被迫害的生命垂危,但狱警与张普贺亲属签订“保外就医”协议后,却以种种借口至今拒不放人。

黑龙江绥化法轮功学员刘福财今年五月被劫持到呼兰监狱,入狱五天后医生就下了“病危通知”,但狱警不放人,并称周永康有话:宁可关死也不放人。

四川眉山市法轮功学员邓建刚被乐山五马坪监狱关押迫害,目前吐血、无法吃东西,中共警察却将其四肢强行绑在医院床上,惨不忍睹,说邓建刚不“转化”,不属于保外范围。

原上海交通大学计算机系青年教师郭小军,被非法关押到提篮桥监狱前遭警察刑讯逼供,眼睛因遭聚光灯强射,造成“视网膜动脉痉挛”,出现失明状况,家属要求尽快放人治疗,但中共狱警故意推诿,且阻拦律师与郭小军见面。

邯郸市涉县高老庄法轮功学员李丽英,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被毒打,晚上回到监舍脱了衣服,大家都看到了她全身没有一块好肉,都是黑青烂紫的,李丽英绝食抗议迫害,恶警反而加剧迫害。

湖北黄石市法轮功学员骆文已被中共当局非法关押在黄石第一看守所逾十个月。五月二十一日,律师去探视发现骆文已被迫害的不能走路,头部耷拉着,背部身体弯着呈九十度,奄奄一息,危在旦夕。律师立即在骆文妻子的陪同下,驱车赴黄石市西塞山区法院递交保释候审的相关材料,但法院人员置若罔闻,漠视生命,百般推诿。

2、挑动和利用无知打手进行迫害

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中共狱警以减期为诱饵,鼓动因打架斗殴被劳教的十九岁女孩张琪殴打法轮功学员,扇耳光、掐脖子,又踢又打,五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王淑莲被她打的脸上三天两头有伤,尤其眼睛周围青一块紫一块的。法轮功学员齐俊玲绝食抗议加期迫害,每次灌食都有张琪。张琪的家人通过关系花钱保她出去,各个关节都疏通好了,就因为她太“能干”,劳教所竟然拖着不放人。

3、中共警察在劳教所、看守所、派出所等地将法轮功学员折磨致死

江西省九江市法轮功学员殷进美女士,在江西女子劳教所多次遭强行施用不明药物,从劳教所回家后,身体一直非常虚弱,经常身体虚脱、气喘、厌饮食、无法入睡,在死亡线上挣扎,二零一二年五月九日毒性发作离世。

河南三门峡市法轮功学员李贵珍在陕县看守所被迫害致生命垂危,送到三门峡市医院后于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七日含冤去世,年仅四十八岁。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晚,五十刚出头的法轮功学员于学忠被吉林市高新区派出所绑架,五月三十日被迫害致死。

河南省三门峡市法轮功学员李贵珍在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八日被三门峡市国保大队绑架,并被非法关押在陕县看守所三个月,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后被送到三门峡市医院,于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七日含冤去世,年仅四十八岁。

五月十二日,山东威海的法轮功学员王殿松老人与齐秀春女士在初村镇威海职业学院附近挂条幅,被中共警察发现追赶,三辆警车呈三角形把二位妇女围在中间,王殿松“锁骨骨折,后脑和面部有伤痕,嘴唇被打肿,鼻腔等多处出血”,法医判断系钝物击打死亡,年仅六十八岁。

王殿松老人生前遗照
王殿松老人生前遗照

四川省蓬溪县法轮功学员罗庆友,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长期遭到中共不法警察的骚扰和迫害,身体遭到严重损害,后期出现脑血栓、糖尿病和心肌梗塞等症状,于二零一二年五月三日含冤离世。

湖南郴州市四十七岁的女法轮功学员许郴生,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上午,被郴州市人民西路派出所警察当街绑架,在派出所被强行背铐坐在“审讯椅”上讯问了十二个多小时。期间不给喝水,不给吃饭,不给上厕所。之后又被三个警察押走,其中有个警察说:“送你上西天,送你上西天极乐世界去。”审讯十二小时后,二十三点十五分,许郴生被送到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验证人已死亡。

山东文登市七旬法轮功学员于秀香,二零一二年五月二日被国保警察绑架、勒索、恐吓,并被强迫按手印、照相、抄家,警察并勒索五千元钱,才于下午放她回家。这是于秀香老人第五次被绑架、第四次被勒索,日前在家中孤独离世。

4、发生在中共监狱里面的虐杀案例

现年四十八岁的原陕西省咸阳市七零四厂药剂师高寿海,在渭南监狱惨遭摧残近四年后,于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五日被迫害致死。

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临河区法轮功学员王霞,多次被非法关押,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七年,在被关押在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期间,曾因历经中共狱警的毒打、电击、性折磨、将大头针钉入指甲中、用火烧、精神病院摧残等,被迫害成了一具活着的骨架。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再次被当地610人员闯入家中绑架,于六月十五日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八岁。

受迫害前的王霞
受迫害前的王霞
二零零四年王霞被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迫害得瘦骨嶙峋,奄奄一息。
二零零四年王霞被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迫害得瘦骨嶙峋,奄奄一息。

辽宁沈阳四十八岁左右的法轮功学员王杰女士,因搜集法轮功学员们被迫害得伤残、家破人亡证据,电话被中共警察监听,二零零二年十月被绑架后吊在墙上两天两夜,后被非法判刑七年,在中共监狱里经七年非法关押迫害,致身体极度虚弱,患上膀胱癌,最终于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一日离世。

江西省南昌市麻纺厂退休职工罗来阳,二零零七年因散发法轮功的真相资料而被非法判刑九年,在非法关押期间,罗来阳被迫害出现病状时,狱方以他不写“悔过书”为借口,拒绝其“保外就医”,于二零一二年四月六日被迫害致死于江西省监狱医院,终年七十三岁。

吉林省长春法轮功学员孙秀霞女士,坚修大法“真善忍”,抵制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所谓的“转化”,生前多次被中共狱警送进监狱五楼的小黑屋迫害得奄奄一息,惨不忍睹,最后用担架抬着送往医院“抢救”,于二零一二年四月三十日被迫害致死。

黑龙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区法轮功学员付桂春曾被中共警察绑架被强制堕胎,后被非法判刑八年,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遭受迫害,多次被上大挂,吊昏过去,八年来被迫害出现糖尿病等多种病,二零零九年回家时身心都受到严重的伤害,于二零一二年五月一日凌晨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多岁。

吉林市七十四岁的马占芳老人,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晚被中共警察绑架,非法判刑六年半,劫持到吉林省公主岭市新生监狱,于二零一二年五月七日被迫害致死。

新疆乌鲁木齐八一钢铁有限公司(简称八钢)法轮功学员谢正功,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长期被中共邪党迫害,八年冤狱致使这位擅长绘画的年轻才子头发胡须斑白,于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四日离开人世,年仅四十二岁。

吉林省吉林市五十刚出头的法轮功学员于学忠被吉林市高新区派出所迫害致死,有关单位已通知了于学忠的家人。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晚,吉林市公安局统一行动,疯狂绑架法轮功学员,并非法抄家,抢夺法轮功学员的私人钱财。于学忠是在同修李文军家被非法闯入的高新派出所警察绑架的,据悉,于学忠不说姓名,第二天(五月三十日)被迫害致死。详细情况还在调查中。

后记

中共当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依然疯狂而邪恶,但不仅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没有被吓倒,而是历经苦难的锤炼愈加坚定;而且,越来越多认清中共邪恶本质的普通民众正义觉醒,公开站到法轮功学员一边,对中共迫害说“不”。

河北唐海县乡亲联名要求公安机关释放郑祥星
河北唐海县乡亲联名要求公安机关释放郑祥星

黑龙江省有超过一万五千民众为素不相识的法轮功学员挺身而出,在替父鸣冤的秦荣倩的《喊冤昭雪书》上签名并按上大红手印
黑龙江省有超过一万五千民众为素不相识的法轮功学员挺身而出,在替父鸣冤的秦荣倩的《喊冤昭雪书》上签名并按上大红手印

中国河北省泊头市富镇周官屯村三百多户村民联名按手印、加盖公章要求释放法轮功学员王晓东,震动中共中央政治局。
中国河北省泊头市富镇周官屯村三百多户村民联名按手印、加盖公章要求释放法轮功学员王晓东,震动中共中央政治局。

在今年的二月二十五日,河北省沧州地区泊头市富镇周官屯村发生了全村三百户农民,各派一名代表签名上书呼吁中共当局,立即释放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王晓东的事件,此联合签名按手印的请愿书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引起震动与震惊。

随后,又在河北唐海县发生五百六十二位村民按手印,要求释放被无辜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郑祥星。在黑龙江伊春市,更发生了一万五千名素不相识的民众为法轮功学员挺身而出,在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的女儿替父鸣冤的《喊冤昭雪书》上签名并按上大红手印的事件。

在河北正定县,因六月四日至六日中共国家副主席习近平邀美国某州长来西平乐镇大宅村参观,中共正定当局借机大肆骚扰、监视甚至绑架当地法轮功学员。六月一日,四辆警车三十多名警察闯入西平乐乡东安丰村法轮功学员李兰奎家进行非法抄家,在绑架李兰奎时,闻讯赶来的乡邻围住不法警察讲理,村民们拦阻中共警察施暴,纷纷谴责他们无法无天的绑架行为,民众的正义呼声使恶警最终没有得逞……

中共对法轮功灭绝人性的迫害已经彻底失败,继续迫害徒然增加他们的罪恶,事实早已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