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北京讲真相救人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四日】我今年七十六岁,于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法轮大法不久,师尊将我身体上的各种疾病一扫而光。我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幸福,无法用言语报答师恩,我就默默的下定决心,一定当好师父的真修弟子。师父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学习师父的新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其中一段对我触动很大,师父说:“本来在去年应该得救的人,却永远失去机会了,因为正法是不断的往前推,一步一步,到了一层那一层的人,上边到了哪个天国,到了哪一层天体,就是哪一层的人来看,下次那个座位是别人的不是他的。你们知道失去了多少生命?!看到那场上空着的座位,你们知道我啥感受?”读到这里,我惭愧的哭了。

前年暑假,儿子让我陪孙子去北京实习半个月,当时我心里不太愿意,觉得时间太长,耽误我做三件事。转念我又想,我不想去,是不是太自私了?同时想起师父说过:“大法弟子在哪儿都是闪闪发光的,都在起着证实法的作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我就决定去。

到了北京一看那阵势,到处是警察、便衣,还有各种维护秩序的所谓“义工”那么多,人生地不熟,这是邪党的老巢啊,我的人心就出来了:怎么讲真相救人呢?还是先住在宾馆里学法、发正念吧。有时鼓起勇气走到街上,还以貌取人:这个人不象北京人,那个人外貌很老实,即使去讲了,也是三言两语讲几句,不敢讲多了,怕时间长了不安全。这次在北京呆了半个月,只劝退了十几个人。

回到家,我很自责,同时向内找。看到师父在《美国首都讲法》中说:“目前大家就是怎么样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响更大、救人更多。”我做的和师父要求的相差多远哪!就是学法不扎实,怕心占了上风,阻碍我讲真相救人。怕就是私心,表现行动上就是自我保护的心太强,把大法看轻了,把救人看淡了。师父给我安排了这么好的机会,我没有完成救众生的使命,我很遗憾。反复学习师父的讲法和经文,师父说:“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走出死关》)在讲真相救度世人的实践中,怕心在一点点去。

去年暑假孙子又要去北京学习,我高兴的心里一个劲的感谢师父又给了我机会,抢着对儿子说:“今年我还去陪读。”我决心珍惜难得的机缘,弥补去年的损失。

到北京后还是那样的环境,但我已经不受这种假相迷惑了,我知道师父已经给我铺垫好了一切,就等我迈出这一步了,我要做个堂堂正正的实修弟子。

我决定每天上午在宾馆学法、发正念,下午走出去讲真相救人。心平和了,走到外面好象气氛也不那么紧张了,感觉走到哪里都有师父给我领来的有缘人。讲一个通一个。

第一天出去给四个人讲清了真相,做了“三退”,后来越讲越顺。到后几天每天能劝退十来个了。这使我深深的体会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第一讲〉)只要用心去做,师父就给智慧。

与去年相比,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今年我给一百多个人讲了真相,其中八十多个做了“三退”,其中有退休老干部,老工人,大学生,保安人员和退伍军人等。

在北京这个特殊的环境中讲真相救人,我更加理智和智慧。我的做法是:以大法为指导,以正念为动力,因人制宜。与人见面不能先让人念“法轮大法好”,而是“见什么人说什么话”,理智的去讲。智慧、理智来源于法。我把《洪吟二》中〈正念正行〉、〈快讲〉、〈神醒〉等都背的很熟,时时刻刻都在背,特别是〈神醒〉:“众生快快醒 中原设陷阱 都是为法来 何故理不清”。讲真相前,心里对每个众生背一遍,清除他们背后的恶党邪灵的因素。当我心性不稳时,法为我壮胆,学好法,正念足,怕心少,智慧多,能自如的利用好每个机会。

例如:有一次出去,恰巧碰到一个念高中的小姑娘流鼻血了,地上流了一大片。我一看很吓人的,赶快问她怎么了?她说是隐鼻炎做手术造成的。我说:别害怕,我告你一个办法你试试,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会她擦着鼻血问我:“奶奶,你再念念第二句?”我又慢慢的念了一遍,接着我又给她讲了明慧期刊《慧声》中小同修们修炼法轮大法的故事,她听的很认真。十分钟后,她的鼻血止住了,脸上也有了笑容,很客气的说:“谢谢奶奶!”我说:“这是因为你退出了团、队组织,又念‘法轮大法好’,大法就在你身上出现神奇。你可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好啊!”她点点头,高兴的和我道别。

有一次在小花园给一位老大哥讲真相。这位大哥是邪党党员,给他讲中共的腐败,当前中国社会的混乱和道德的快速下滑,是共产邪党把中国人推到邪路上去了。接着我又讲“三退”保平安等,他很痛快的退出了邪党。

也有不顺利的时候。一次遇到一个外地来的问路人,是个中年男子,入过中共的附属组织共青团。我问你了解法轮功吗?他说,只知道不让炼,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从“4·25”中南海集体上访到“天安门自焚”伪案,又讲了大法洪传世界和“三退”大潮,他很快都接受了,还给我写了真名“三退”。为了让他了解更多真相,我就把恶党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暴利的事讲给他,他一听,就说不退了,并要回了他写给我的真名的纸条,迅速离开。

我马上反思,是哪里没做好引起他的恐惧心?我看到我有急躁心、有求结果的心,忽视了对方的接受能力。这让我深深感到多学法,认真学法,修好自己才能做好三件事。在做三件事中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呵护、加持。

还有多少不明真相的众生等着我们去救,唯有更精進,在最后的有限时间内救度更多的人。

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