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青岛青年郭宝阳遭药物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年轻的郭宝阳,二零一零年时是青岛职业技术学院大一学生。这年四月二日至四月十月,十九岁的他被当地警察以修炼法轮功为由绑架、关押七天,期间遭到强行抽血,被在食水、食物中下药。七天后,这个生龙活虎的小伙子被摧残的一度精神失常。

据了解,这是山东青岛市政法委、六一零、国保大队、水清沟派出所、永平路居委会等单位的中共不法人员,企图制造的一起诬陷法轮功的阴谋,但最终没有得逞。

郭宝阳
郭宝阳

以下是郭宝阳遭药物迫害的经历: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日下午四时许,郭宝阳在青岛市水清沟农贸市场向商贩讲真相时,青岛市四方分局水清沟派出所警察王群先是对他进行盯梢,然后走到郭宝阳的跟前,故意推搡郭宝阳,引诱他说:“你把你刚才说的再向大家说一说。”郭宝阳说:“我只想给民众传达大法福音,告诉法轮功在中国蒙冤。”王群将郭宝阳的话用录音笔偷偷录了下来,并用对讲机调来附近的警察,紧接着周边的警察蜂拥而至,在光天化日之下将郭宝阳绑架至附近的水清沟派出所。

青岛市水清沟集市,郭宝阳在这被青岛市水清沟派出所王群、李健等绑架,箭头方向是郭宝阳被警察绑架的方向。
青岛市水清沟集市,郭宝阳在这被青岛市水清沟派出所王群、李健等绑架,箭头方向是郭宝阳被警察绑架的方向。

青岛市水清沟派出所。郭宝阳被关入派出所的一个黑牢笼中,不见光日。
青岛市水清沟派出所。郭宝阳被关入派出所的一个黑牢笼中,不见光日。

在青岛水清沟派出所,警察对郭宝阳刑讯逼供,逼他签字画押,指导员鲍金波、王群、李健、姜涛四个恶警将郭宝阳逼到墙角,将郭宝阳群殴至昏迷。

过了一会儿,国保大队、六一零头目张忠民到派出所,假惺惺的安慰郭宝阳,郭宝阳告诉他天安门自焚是伪案,中共军警秘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等,郭宝阳对他说:“天安门自焚是央视造假,了解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气管切开还能唱歌吗?”张忠民竟阴险的盯着郭宝阳的气管说:“那是没切对位置。”

开始在水清沟派出所遭药物迫害

张忠民给了郭宝阳一瓶矿泉水喝。后得知,为了进行诱供,张忠民在水中放了不明药物,郭宝阳在喝完水后身体状况出现异样。指导员鲍金波将郭宝阳绑到派出所中的牢笼,拘禁郭宝阳长达三十多小时,不给吃喝,不让大小便,不能睡觉,派四个人两两轮流监控郭宝阳,摄像头二十四小时非法监控。

二零一零年四月三日上午九时许,水清沟派出所警察非法抄郭宝阳的家,抢郭宝阳家东西(大法真相挂历)、改动、删改郭宝阳的电脑资料,还对郭宝阳的家人谎话连篇,不让家属知道郭宝阳正被非法关押在水清沟派出所。

二零一零年四月三日晚上八时左右,水清沟派出所警察强行给郭宝阳照相,郭宝阳不配合他们,警察就命令几个打手强扯着郭宝阳拍照,殴打,其中一人恶狠的踢郭宝阳下体,砸郭宝阳的手,威胁郭宝阳进行画押、签字。

国保大队头目张忠民再次在矿泉水中给郭宝阳下放了不明药物,再次对郭宝阳进行诱供。

晚上十时左右,警察将郭宝阳带到一家医院(医院的名字不让郭宝阳知道),命令医生给郭宝阳抽血化验,郭宝阳反抗不配合,他们就对郭宝阳辱骂、殴打、勒手铐,将郭宝阳的手勒出深深的血痕,一女医生用大针管强行给郭宝阳扎针抽血,当时扎的鲜血飞溅。

继而在大山看守所遭警察持续下药

当晚,恶警将郭宝阳绑架至青岛市大山看守所,此时郭宝阳已经神志不清、重度昏迷。

在青岛市大山看守所,警察强迫郭宝阳看电视,进行强行洗脑,还命令犯人辱骂、殴打郭宝阳。

同时,警察继续在郭宝阳的饮水和食物中下放不明药物,还对他释放不明刺鼻气体、噪音和刺眼的亮光,一次一狱警见郭宝阳闻到奇怪气味后,阴笑说:“闻闻是什么味,好闻吗。”

青岛市公安、六一零于四月十日释放郭宝阳后,马上就派人并勾结居委人员监视他。郭宝阳一回到家,药物效应就开始在他身体显现,出现精神失常,有时大小便失禁。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五日曾报道,当时郭宝阳被药物迫害后,神智不清,头痛,出现撞墙、跳楼的行为,每天发作数次,其母悲痛欲绝,寸步不离守在儿子身边。

据现已了解到的信息,青岛市“六一零”警察是有计划的导演郭宝阳自杀、发疯的事件,并已事先邀请媒体记者,但最终阴谋没能得逞。郭宝阳数次被母亲救起。

郭宝阳回家后,部份邻居受警察、居委会指使,监控郭宝阳一举一动,参与迫害郭宝阳。如警察通过永平路居委会,让郭宝阳的一个小学同学L到郭宝阳家打探情报,表面是关心,实质是企图在郭宝阳精神异常期间促使他跳楼自杀。郭宝阳的母亲开始时没在意,后有所觉察。一次L说带郭宝阳出去放松一下,散散步,结果下到单元楼四楼时,他推开走廊的窗,轻声的对郭宝阳说:“下去吧!”因这时发现有人,阴谋没能得逞。之后L又叫郭宝阳回家在插座上便溺,企图令他触电自尽。

据郭宝阳在恢复神志后的回忆,大山看守所好象一个人体试验室,他们给被关押者做试验,下药、释放不明气体等,然后观察受害者的反应。药力发作时,受害者会感觉受到一种无法摆脱的指令的控制。

郭宝阳在水清沟被恶警绑架之前,是一个健康、阳光的小伙子,而被中共警察非法拘留七天后,精神就出现了异常。青岛市国保大队、大山看守所、水清沟派出所等机构不法人员对此负有绝对无法推卸的罪责。

参与对郭宝阳迫害的机构及人员:

张忠民,六一零头目、国保大队成员,
鲍金波,青岛市水清沟派出所指导员,13608979722
王群、李健,青岛市水清沟派出所警察,参与绑架郭宝阳。
周宗瑜,青岛市永平路一号院居委会副主任,在郭宝阳被释放后,两次给其不明药物。
402邻居,水清沟派出所警察,监控郭宝阳,指使居委会、邻居参与迫害郭宝阳。
路文天,郭宝阳小学同学,受六一零指使,监控郭宝阳出行,并教唆自杀。
冯丽华,301邻居,是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帮凶,唆使家人将郭宝阳送精神病院。
刘金美,603邻居,其子是永安路派出所警察,他们长期监控郭宝阳出行。
王几美,101邻居,受六一零指使,长期监控、干扰郭宝阳母子。
王文文,702邻居,与其母受警察指使,监控迫害郭宝阳,曾唆使郭宝阳自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