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目不识丁到识字通读《转法轮》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五日】自从一九九二年五月,法轮大法在中国传出,学者过亿,其中不乏中共高级官员、科学家、教授、工程师、商人及各业人士,修炼法轮大法者的学历也从博士、硕士、学士,到目不识丁的百姓。他们在法轮大法的实修中,许多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真实的发生在他们身上,都体验到了法轮大法是超常的科学。

就说,一些开始修炼大法的目不识丁的老年妇女,她们的真心得到了大法的护佑,短时间就能够通读三百多页的《转法轮》。就像一位亲属对年近八十岁的法轮功修炼者的子女心悦诚服的说:“就凭你妈从一字不识,到能读通这么复杂的一本《转法轮》,我就相信法轮功是真的。”于是,他也走上了修炼大法之路。

由于这样的例子非常多,这里仅举几位,或许你可以从这些没上过学的老人身上,看到法轮大法修炼为他们开智的共通之处。(第一人称的故事为当事人口述,同修代笔)

故事一:连自己名字都不写的我能认字了

我今年六十二岁,小时候,父母家中有三个弟弟和两个妹妹,我排行最大。我到上学的年龄,正是吃邪党搞的“大锅饭”的年代,我只去学堂念了几天书,不得不下地干活,帮父母多挣几分工(去地里干活,中共的大队人员就给记上一份工,有“工”,才有饭吃),回到家,还要照看弟弟、妹妹;我就象机器一样,正常人的童年时光完全被剥夺了,只知道拼命干活,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我真羡慕背着书包上学的同龄伙伴。

一九九八年春天,听女儿的朋友说炼法轮功能治病,我心情很激动,因为丈夫得了糖尿病及糖尿病带来的并发症,整日躺在床上,总想一死了之。我急忙帮他找来了一本《转法轮》,丈夫认真的读起了这本宝书。一个月后,丈夫奇迹般的恢复了健康,脸色红润,还可以骑着自行车去赶集了。

丈夫的变化,深深的触动了我的心灵,这么好的书,我也要学。可是这个念头一发出,我又懵住了,大字不认识一个,怎么学呀?我整日唠叨:“你们认识字的真有福,我不识字,我小时候光知道干活了,现在到用字的时候了,我不会,真是后悔没上学呀。”

女儿看我急成这样,就想了一个办法,拿着书对着录音机一个字一个字念,录下来,然后,让我拿着书听着录音一个字一个字跟着念,女儿大概录了三十页《转法轮》,我就天天听着录音学念。

很快,我竟然不用听录音,三百三十二页的《转法轮》我自己就能全部念下来了,我现在还能自己读师父的新经文、《明慧周刊》等。

弟弟、妹妹们来我家走亲,看到我手捧宝书,都奇怪的笑我:“捧着书干什么呀?你认识吗?”于是,我就给他们念一段,他们惊奇的瞪大眼睛:“嘿,你是不是都背过了?你又没上过学,这半路怎么又认识字了?!”我解释道:我还没有背过呢,大法就这么大的威力,象我这个岁数的人,要不修法轮大法,怎么会认识字呢?只有忘事的份,哪还能记事呀!

他们摇着头,觉得不可思议。二妹妹自言自语道:“哎呀,真没想到,这没上过学的,怎么就认识字了?怎么认识字了?……”大家无不感到大法的神奇。

故事二:从文盲到得法识字

我出身山区,九岁时母亲去世,和父亲过着贫困的生活。从记事起,我每天的活计就是上山砍柴、担水、拾粪、推磨。砍柴是最危险的,一次差点被大风刮到万丈深的山崖下,想起来都后怕。现在才明白,我没掉下沟里摔死,就是等着得师父的大法哩!

小时,看到别人家的孩子上学,我就默默的流泪。长大了,我找婆家,男人比我大九岁,家庭贫困。从来到这个家,里里外外的活我全包了,长年累月拼命干活,落了一身病,咳嗽就大吐血,每次例假二十多天,因流血过多,又得贫血病。上吐血,下流血,脸是蜡黄,还有头疼病,人家说黄连苦,我比黄连还苦三分,在人生的道路上,就这样煎熬着。

一九九七年,村里开始有人炼法轮功,我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走進了大法修炼的门。

我在大法中的神奇事太多了。得法后,遇到的第一个难题是,没上过学,不识字,学不了法。在炼功点上,同修念《转法轮》,可我一字不识,我拿着书着急,回家抱着师父的书就哭,心想:这么好的书,我一定要认下来,于是就让同修教,见了识字的孩子就问。

一天,我在看《转法轮》时,几小时不吃不喝,不感到饿,不知道渴,尿把我憋的肚子疼,也舍不得放下书。看着看着,心生一念,请师父帮帮我吧。这时,我看见《转法轮》的每个字出现了颜色,有红的、有绿的、有黄的,都还在转着,尤其那个“修”字还闪着跳,转的可好看了!我越看越想看,有时,看到深夜,也不觉的瞌睡。

看到不认识的字,在脑子里就出现声音念啥,再问问孙子,就知道念对了。就这样,师父帮着我,《转法轮》这本书,我全会念了。到现在,师父各地讲法和《洪吟》、《洪吟二》、真相资料,大部份都能念下来。

人们根本没有想到,我这个老太婆能识字了,连家人都很惊奇,要是不修炼大法,常人根本办不到。

得法初,我就能看见法轮,我走哪儿,法轮就跟到哪儿。晚上,从外面学完法回家,進屋不点灯,因为法轮能照见床上。是师父看护着我,为我清理身体中不好的东西,使我更纯净。

现在,我从一个文盲到能识字,是因为我幸运的修炼了大法,大法是超常的。大法师父还给我一个好身体,让我尝到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故事三:母亲能和大家通读《转法轮》

我的母亲今年八十五岁,修炼法轮大法也有五年多了。

二零零六年时,母亲已经是八十岁,原本体弱多病的身体又添了个头痛的毛病。他催我和妹妹领上医院去检查,做脑部CT。我俩抽空领母亲去检查看病。说来也奇怪,去了两次医院,不是停电,就是其它原因,也没看成。

妹妹对我说:是不是师父让母亲同我们一起修炼呀?我恍然大悟,是呀,让母亲与我们一起修炼不就全解决了吗?我俩同母亲一说:我们一起炼功、学法,病就好了,也就不用再天天吃药了。她一听能治好病,就不用吃药了。于是,就同我们一起开始了炼功学法。

开始学法时,母亲看书学法很费劲,母亲没上过几天学,识字很少。但她相信师父讲的法,觉的师父讲的法有道理。因此,母亲学法很用心,每遇到不认识的字就问,告诉一遍,母亲很快就忘记了。她就还是不厌其烦问。

逐渐的由读法很吃力、很慢,变的渐渐的流畅了。母亲认识、记住了很多以前不认识的字,能和我们一样读法看书了。对师父讲的法也能理解了,她就更加相信师父讲的让人做好人,做一个真正的修炼的人。

由于年龄大,学习炼功动作有时记不住,身体、胳膊、腿脚都僵硬,动作也不标准,但她仍然坚持每天早晨一小时静功,白天一小时动功。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身体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胳膊腿不僵硬了,动作也准了。

很神奇,八十多岁的老母亲竟也来了一点例假,身体与以前完全不同了。脸白白的,嘴唇象涂了口红。

现在,母亲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身体很好,经常同大家说:“我要是不炼功,老命早就没了,邻居亲戚(某某)他们早就走了(去世的意思)。现在就剩我一个了。”

老人也有想不明白的事,也有精神不振的时候,同修们一起切磋明白后,她总是说:“这(修炼)可不是开玩笑,今后就一心学这个法,不能三心二意,尽想没用的事, 一定好好学法炼功,别让师父操心”。

故事四:母亲识字的过程

母亲今年七十八岁了。从小家境贫苦,无钱读书,目不识丁,从八岁开始搓棉花,后来织布,一九五八年,下放农村务农,一生劳苦,满身是病:低血压、严重血小板减少等,使她常年吃药不断,尤其是胃病长期折磨着她,有时痛得死去活来,靠打吗啡止痛。

一九九八年十月,母亲有幸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从此,每天坚持和法轮功学员们一起学法炼功,并严格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短短几个月,所有疾病一扫而光。更不可思议的是,修炼仅三个月,目不识丁的母亲就能通读三百多页的宝书《转法轮》,甚至不戴老花镜,也能读法。

母亲识字的过程还真神奇。母亲走入修炼后,看着别人看书学法,自己不识字,心里很着急,于是,她对着师父法像虔诚的说:“师父啊,别人都能看书学法,我不识字,怎么办呢?请您帮帮我吧!”

此后,母亲炼功打坐时,《转法轮》中的字就一排排的出现在她的眼前。不知不觉中,就能把三百多页的宝书《转法轮》的字认下来了,参加学法小组,就能和法轮功学员们一起通读大法了。现在,她能通读师父的所有大法书籍和《明慧周刊》。

母亲得法后的神奇经历见证着法轮大法的超常与美好,使亲友和邻居有八人先后走進了大法修炼。特别是身为邪党党员、生产队长、并深受电视毒害、原先反对大法的姨爷,也不得不心悦诚服的说:“就凭你妈从一字不识,到能读通这么复杂的一本《转法轮》,我就相信法轮功是真的。”他也走上了修炼大法之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