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去怕心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五日】

得法

我得法前患有鼻窦炎、腰椎骨质增生、妇科病等多种疾病,经常睡在床上都疼得失去知觉。我成了单位医务室的常客。一次医生对我说,你来炼炼法轮功吧,不说照顾别人,至少可以照顾自己。这样一九九七年,我走進了大法修炼。

真正走入修炼,碰到的头一大关就是丈夫不准我炼。我一炼他就打我,有一次打得我左胸疼得喘不过气来,还砸我的录音机。我就去了父母那里。这里的辅导员在法上跟我交流,她说你看过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的“失与得”了吗,师父说别人对你不好,是在给你消业、提高心性,作为修炼人就得忍。在这边真正实修了一个月,知道了怎样去人心,通过学法交流我去掉了很多怨气。我就又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有一天,我回家做饭晚了几分钟,一進门丈夫就开始骂,我心想这次我一定要过这一关,无怨无恨,他乱骂了一个多小时,我平静地对他说:“你骂了这么长时间,我没说一句话,你也骂的差不多了。”他不骂了。我就感觉腿上的业力一下子消掉了一大块,人变的轻飘飘的,象要飘起来似的。我心想,师父的话是真的。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大法后,丈夫更不准我学法炼功,我只有半夜起来去厨房炼功。有一天他发现了,抓住我的衣领把我提起来,一掌打在床上,顿时我左耳就聋了。我心里叫着师父救我,一下子又能听见声音了。半个月后,我丈夫的左耳聋了。

二零零零年,我两次被非法拘留,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半。二零零零年九月,在劳教期间,劳教所勾结臭名昭著的“马三家”的所谓“帮教团”, “转化”法轮功学员。由于我学法基础差,对师、对法多停留在感性认识上,被邪恶钻了人心执着的空子,听信了他们的邪说。邪悟后我交了大法书,还出卖过同修,使同修也遭受了迫害,对师、对法、对同修犯下了滔天大罪。

每当想起此事,都令我痛不欲生,泪流满面。是慈悲的师父不放弃我,把我从万劫不复的深渊中找了回来。

去怕心

刚回到法中时,我开始在家里学法,都是躲着学,不敢堂堂正正的学,一看书就觉的压力很大,被压的喘不过气来。与同修交流,同修说,是不是有什么心没放下?你为什么不敢在家里堂堂正正学法,为什么怕自己的丈夫?是啊,我问自己为什么怕他?我找到了执着,我怕离婚,怕失去这个环境。我对自己说,就是流落街头也要修大法。此后当丈夫又来逼我离婚时,我平静的对他说,如果因为炼法轮功,你可以去起诉;如果因为其它的事,你说出来我就离。这个心去掉了,丈夫再也不提离婚的事了。

有时我学法,他会上来撕书,我怕他对大法犯罪而毁了他,怕他撕书的心一直象恶梦一样压着我。经过学法交流,我真正把心放下,在家里就堂堂正正的拿着书看,先他还来说说,我心不动,他也就不管了。但他又说你可以在家炼,不准出去讲真相。几经魔难,我已在法理上升华,不再受他的制约,在和他的朋友们爬山的两年中,我有机会就讲真相,跟他的朋友讲,跟遇到的陌生人讲。

二零零六年,我开始外出发真相资料,丈夫非常害怕,说这些东西太危险了,谁拿给你的你送回去给谁。我说大法弟子不会把危险推给别人的,大法弟子救人,堂堂正正,怕什么。我自己心不动,他也没有什么想法,我不怕,他也不怕了。慢慢的家庭环境变了,做真相资料他也不管了。有时忙不过来,他也来帮着做,送资料等。这是何等的奇迹啊!我真正体会到我们只要无条件按师父说的去做,按照“真善忍”去严格要求自己,不断地用大法归正自己,环境自然就圆容了,大法的法理就会在我们身上展现,这就是在证实法。

我丈夫一遇到什么事,就来怪我,怪我炼法轮功,连累了他。有一次,他在电视上看到什么信息,说警察又要来害他女儿了,象得精神病一样。第二天早晨我起来炼功时,突然明白旧势力在对大法弟子的家人進行精神迫害,操控他们对大法和大法弟子進行干扰和迫害。我发正念,全盘否定对大法弟子的家人精神迫害。这下他不骂了。

善解冤缘

在女儿半岁时,我前夫就和我离婚了。当时前夫的哥哥也唆使他和我离婚,我不同意,他们就打我;我父亲和我妹妹来劝说,又打伤了我父亲和我妹妹,两家结下了很深的恩怨。一九九二年,前夫去世时,要来认女儿,我不同意。因为伤害太深,每当提起此事都会忿忿不平。有一次,同修听到后说我争斗心太强,修炼大法了,不应该和常人去争。但我心里就是过不去。

师父在《法正人间预》中说:“正法行于世间,神佛大显,乱世冤缘皆得善解。”学了师父的法,我心里很惭愧,我是大法弟子,就应该按师父说的去做,放下自我,善解与我有恩怨的一切生命。我就找到前夫的姐姐和姐夫,他们看到我,非常高兴,说你终于回来了,你还是惦记着这个家的。我说我是炼了法轮功才这样的,我修了“真善忍”才认你们,否则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们,也不会认你们的。前夫的姐姐和姐夫激动的哭起来,前夫的姐姐说感谢法轮功,感谢你们师父。二零零八年女儿结婚,前夫的姐姐带着全家来参加了婚礼。在婚礼上,前夫的姐姐带着全家主动向我父母及家人敬酒;我妹妹也不计前嫌,向他们全家敬酒,那场面祥和、美好,难以言表,我激动地流下了眼泪。几天后,前夫的姐姐打电话来说全家二、三十口人都很高兴,你和琳琳(我女儿)做了件大好事。这个过程,让我看到了师父讲的“大法圆容着众生,众生也在圆容着大法。”(《精進要旨》〈道法〉)

层层去怕心

在公共场合面对面讲真相,我也经历了一个去怕心的过程。二零零四年,一次在公交车上,我给一老人让座,他谢了又谢,心想是不是要听真相的,但又顾虑人多,怕有点什么事走都走不脱,转念又想人多不正是讲真相的好机会吗?一会人念,一会神念。最后我放下一切心,开始和他聊起来了,先讲到中共历史,历次运动迫害好人;又讲到社会环境的变化,人的道德下滑;再讲到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中共在迫害好人。慢慢把所有的心都放下了,我感觉到每个人都在静静地听,没有人用奇异的眼光看你,甚至没有人回头看你,每个人有什么念头我都能感觉得到,没有任何抵触,没有任何不好的念头,我完全能控制那个场。我真正体会到你只要把心放在法上,师父就会给你智慧。

二零零六年师父的《彻底解体邪恶》经文发表后,我们开始到邪恶的黑窝近距离发正念。每次发正念,都会天阴、刮起呼啸的北风,凄厉阴惨,或下大雨。有一次发正念时,看见象玻璃幕一样的墙上,有血流下,这也许就是师父说的“烂鬼已灭绝 黑手化脓血”(《洪吟二》〈法正人间时〉)。我们悟到到黑窝近距离发正念非常有必要。

二零零七,年我去拿资料,一拿就是一大箱《九评》,平时拿少一点还行,这回拿多了就有点怕,但因要面子,就拿走了。一路上我想了很多,如果你怕,那不是你,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在迫害你;大法弟子都怕,主和王都怕,对应的天体众生岂不是更怕,那谁去救他们呢,一下子怕心就没有了。转身再看那些资料,又觉的太少了。觉的自己升华了,对师父讲的救人用正念不用人心有了更深的理解,明白了什么是正念。

回顾这十多年风风雨雨的修炼正法路,觉的真是太不容易了,要是没有师父一路的慈悲呵护,真是走不过来。我为自己今天还在法中修炼感到万分的庆幸。师父正法已近尾声,我当精進不停,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完成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