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是正念就无所不能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五日】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三年,在邪恶最猖狂的日子里,我和一个同修除了上班时间,几乎每个黑夜白天都要出去发传单讲真相,风雨无阻,一步步突破了怕心,增长了智慧,法理也越来越成熟。

只要是正念就无所不能

一个夏日的上午,我们吃完饭出发,没走多远,阴沉的天空突然下起了雨,而且越下越大,我有点沉不住气,不好意思的说:“老吴,咱们先回吧。”他笑笑说:“迟不下,早不下,你想这能是偶然的吗?”其实从法上我也明白,对自己的能力还不太相信,就是对法的信的成度还不够。我说:“那肯定是干扰。”我们俩一齐立掌清除。

我求师父加持,想自己是一个顶天独尊伟大的神,一切干扰讲清真相救众生的邪恶安排我都不承认,让掌管风雨的神明白真相,同化大法,不要对我们出行形成干扰,对不听劝阻执意、干扰的乱神一律清除。

十分钟后奇迹发生了,雨渐渐停了,云层也淡化退去。这样我俩一路背着法,洒洒脱脱转了六个山村,在电线杆、墙上贴上真相标语,在树上挂上条幅、真相资料,在小卖部、豆腐坊、十字路口,使许多众生明白了真相,有的要留我们吃饭,有的握着我的手说谢谢。在以后的出行讲真相中也遇到过这种干扰都被我们正念清除了。我更加坚信只要符合法,只要是正念就无所不能。

其实在修炼中的神奇事太多了。二零零三年除夕夜,我们四个同修拿着喷漆、真相条幅、传单去二十多里外的一个山川,一入峪口,寒风忽然大起来,吹的我们睁不开眼,一个同修说:“这股风好邪恶。”我们一齐立掌清除这种干扰,我用意念告诉他们,山石田土风、一草一木都要同化大法,一切都要协助我们,敢于干扰讲真相救众生的任何邪恶生命都要清除。我心中升起一种对万物的慈悲感觉,感觉整个大山都笼罩在我们的慈悲之中。大法的神奇又一次展现给我们,大风忽然停了,我们边做边走,不但没风了,那种寒意也消失了,我们都感觉暖乎乎的。这二十多里的山谷,平整的石头上、山崖上都喷上了大法的真相,一路挂上鲜艳的条幅,在好的景点和人们停留的地方放上真相资料包,我们共同发出一念让所有过路的人都能善待真相明白真相,不许任何人破坏。从山谷出来我们又做了一个村。

回到家,各路讲真相的同修也陆陆续续的回来了,三点多,我们还没有睡意,没有一丝疲劳,各自谈着经历,凌晨一齐给师父拜年,沐浴在大法洪恩的幸福中。

去北京讲真相、救度众生的故事

二零零三年春,有朋友让我和他一起到北京打工,我想修炼人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这也许是师父的安排。北京是邪恶的中心,那里的同修承受的压力很大,我应该去那里近距离清除邪恶,救度众生。

上北京困难很多,因我是上了邪党黑名单的所谓重点人物,还在邪恶的监督中。但我有了这一念,师父就给我安排了一切。

我准备了一大行李兜的不干胶和真相包,带上大法书籍,和他们一起坐上小面包车连夜出发了,天亮顺利的到达工地。我们的活是修五环路,名义是北京武警总队,活不累,生活也是部队待遇,住的是帐篷,一个帐篷十六个人。我们这一段共有三十多人,有河南、甘肃、内蒙、安徽等地的人。刚开始我以第三者的身份讲真相,在工作中人事关系中,处处严格要求自己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没几天就赢得了每一个人的尊敬和信任,我开始直接讲真相救众生,并且在帐篷里公开学法。有许多人问我:你怎么和我们了解的炼法轮功的人不一样哪?我给他们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和邪党如何抹黑大法和大法修炼者,给他们详细讲述了什么是法轮功和大法对修炼者的要求,还翻开书让他们看,他们都感到震惊。

周围环境开创出来后,我开始在晚饭后在卢沟桥、晓月潭一带的公路、小区公园等处贴大法真相,送大法真相包。后来和我同来的一个明白真相的小伙子也要和我一同去做。这样每天除了学法、炼功、发正念,我们每天晚上出去方圆十几里几乎都做了。真相资料几乎都被人们悄悄拿走了,面对面给的都笑笑点点头,拒绝的很少。

我们工地紧挨着派出所,还有甲方武警部队,他们看到电杆上、标志牌上的漂亮的不干胶真相树上挂的画有莲花的真相包,多数人都是新奇的围观,真相包每天都被从树上摘走,不干胶直到褪色发白 ,也没有人撕毁。

后来我炼功的事情传到了经理办公室。经理把安徽的小队长叫到办公室训话,让他找我,明白真相的队长回绝了,说:“我只负责干活,不操心别人的信仰,我不知道谁炼法轮功!”后来副经理告诉了经理和董事。下午,总经理把我叫到办公室,给我结帐,让我回家,说:“现在非典期间,正在抓你们,我也是为你好,我劝你不要坐车回家,建议你走回去,和骑自行车回去。我知道(法轮功)好,你也别讲了。”

当时我发愁了,八、九百里路我又没走过,那要走到啥时候?冷静了一会,我想这是对我的一种迫害,这绝不是师父的安排,我求师父加持我,一定要堂堂正正的坐车回家,走师父安排的路。正念一出,大法的神奇又出现了,工地车队队长说送我去车站,没事的。我收拾好行李,从北京南西站顺利坐上了火车。车厢里就我一个人,卖饭的服务员说:“今天是第一趟被批准运行的火车,你看这节车里就你一人。”就这样我宽宽敞敞的到站下车,检查完身体,到了汽车站,就有售票员叫客说:“今天是刚解除戒严第一趟回某县的车,快来坐啊。”由于人们都不知道,车上就坐了我们五个人,这样我一路平安回了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