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的信师信法战胜家族病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五日】我是一个有严重家族病史的受害者,在死亡线上挣扎了三年,要说遭了多少罪,现在我自己都不敢再去想,无法形容,真是九死一生熬到了今天。虽然这样,但我还是非常幸运的,因为是大法救了我,改变了我的人生。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写这篇文章就是想告诉大家,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师父是来救度众生的,带来的大法是超常的,只要真心承认大法好,就会得福报。

一、有缘得法没珍惜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那时我刚二十四岁,孩子不到两周岁,家里负担重,几年中也没有好好的看上一遍《转法轮》,心里知道大法好,对大法的书特别亲,每次师父的各地讲法来了,不管我有没有钱,我都得请回来一本,后来孩子大点了,我又出去做生意,就更没有时间修炼了。

一直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因为中共邪党的打压,我虽然没有向别的同修那样精進,可心中知道大法好,去哪里都愿意带上大法的真相资料,也向众生讲真相,也经常在心中念“法轮大法好”,这时生意做的也很忙,得法之后我也没接触过几个同修,所以这时就彻底的放下了。虽然我不修了,可是每年都能省出点钱给资料点。因为有时我还管人要资料,告诉人家法轮大法好。

二、在难中想起师父和大法

一直到二零一零年三月,我感觉状态不对劲,因为我家有一种家族病,叫肝腹水,我妈妈一辈的,我妈和三个姨还有我的舅舅,都是死于这种病,去世时年龄最大的四十多岁;下一辈的,我大姨家三个孩子,两个遗传了这种病,一个已经离开了人世;二姨家五个孩子,四个有这种病;三姨家,五个孩子,两个也是这种病;我家,我的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也有这种病;舅舅家里,一个妹妹还没等找对像呢,就出现了这种病症。为此,我们家已经远近闻名了,三十里五十里的都知道我家的这种病史了,连孩子找对像都没人敢要。家里经济条件不错,在当地也是数一数二的,就是这种家族病史在众人面前真是难以启齿。

我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才想起来师父和大法。这么多年来,我知道大法的威力,于是为了治这个病,又从新走進了大法的修炼。

这回我是真正的实实在在的想要修炼了。我和四位同修组成了一个学法小组,学了二十多天的时候,我的身体就更加不好了,肚子一天天的长大,看书学法也静不下来,来自家庭和思想业力,方方面面的干扰都很大,当时我也不会向内找,人的观念也多,听同修说资料点应该遍地开花,我就想是不是我也应该自己做资料。得法这么多年了尽拿别人做的资料了,为什么自己不能做呢,正法形势在快速的推進,同修们都那么忙,我也要做我该做的,我自己买了打印机、电脑,丈夫也帮助我下载、打印,我白天不敢出去送资料都是晚上往出送,怕别人看到我这模样给大法抹黑。

三、有求修炼命悬一线

我当时带着这种心态走進大法,并且又开了一朵不纯洁的小花,不但没有好病,却越来越严重了,晚上都已经不能正常睡觉了,我一米六十五的个子,正常时体重一百二十斤,而我最严重的时候都二百多斤了,肚子大的都吓人,晚上睡觉一直是坐着睡。

有一天我公公出去忘关门了,我们楼上的赵婶,开门進来了,看到我之后,她放声大哭,说,才几个月没看见你咋这样了呢,小红呀你没有钱,赵婶给你张罗……。我有气无力的急忙对赵婶说,你不用担心,我学法轮功呢,这是消业,过几天就好了,没事。可是赵婶一听更加着急,当时又要给张罗钱又要给联系医院,我和公公怎么解释也不行,后来没办法,把赵婶推出了门,把门关上了。这下楼上楼下的都知道了我病的这么严重,都认为是必死无疑了。

有一天来了一位同修,她一看到我这样,也吓了一跳。那时我丈夫和她儿子在一起打工,离家很远,她回家就把我的事情告诉了她儿子,我丈夫立马知道了,马上又给我哥哥、妹妹打电话,妹妹来到我家,看到我之后,我们姐俩抱头痛哭,哭成一团,由于当时学法不深,又听了那位同修的话,第二天我就去了哈市的医大二院,住院一个月左右,花了三万多元钱。可回来后没过几天还是不行,又去大庆二院住了八天又买了一个月的药,又花一万多,这样原本就不算富裕的家庭,现在真是雪上加霜,债台高垒,因为家里丈夫在外面打工,孩子上学,就我和公公在家,公公也是大法弟子,由于没人给打针,我又去了我爸家,我哥能给我打针,家人又四处求医,找祖传秘方,我又吃了六家的祖传偏方,还是不见好转,只有无可奈何听天由命了。

四、观念转变

在二零一零年十月一日,我女儿放假去看我,给我拿去几本明慧周刊,我当时看周刊时,同修写的文章好象都跟我有关,越看越觉的同修就在和我交流,我一气看完,使我从法中真正明白了大法弟子不应该吃药的道理,同修说的对呀。我是修炼人,入了修炼的门就是半神,人怎么能给神看病呢?再说神也不会有病的。从此我下决心再也不吃药了。我什么药也不吃了,家里人谁也不理我。就连我的爸爸每天都不跟我说一句话,自从回到娘家,一大帮的亲人整天围着我、买吃的、买喝的,陪着聊天的,问寒问暖,心里都明白说我吃一口、得一口了,活一天就让我高兴一天吧,每天都是这样。可是从我不吃药了,我要炼功了,这帮人都一反常态,我怎么跟他们说他们也不相信,爸爸说你要信那个能好病,我给你买一口猪杀。我说爸你这可是许愿呢。这回不管大家怎么做我的工作,我也决不动摇了,我就开始炼功,在一次炼功抱轮时,我一下子就静下来了,不知怎么就是想哭,哭了很长时间,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哭,现在悟到可能是生命的那一面看到了师父为弟子地狱除名承受罪业的过程吧。

后来在二零一零年黄历十月二十三日我就回到我自己的家了。回来时,娘家人都很难过,特别是爸爸和叔叔婶子,把我丈夫叫到外面,千叮咛万嘱咐的告诉,回家就把衣服给买了,该用的都准备齐了,别等到时候我们去了看见啥也没穿上,也跟你过这么多年了。后来听说我走后她们在我爸爸家大哭一场,才各自回家。

在她最艰难的时候没有留下照片,因为当时她的肚子大的非常吓人,好象一碰就要爆炸了,那时,谁也没想到她真的能走过来。她凭着这样的脚每天照样走在救人的路上。

五、大法改变了家族病

到家后,家里的几位同修就一直跟我在一起学法发正念,经常是五、六个同修,一直坚持了几个月,没有间断过。在学法中,引导我学会了向内找,修自己,有时候也是反反复复的,特别有一天我自己感觉真是不行了,晚上喝了口水就呛着了,一直咳嗽了四个小时,口吐白沫,就觉得心和肺都掉下来了,贴在后背上呼达呼达的,别人在后面都能看出来。并且喘的我都不能说话了。那时吃、喝、拉、尿、睡都是那一个姿势,连欠一下臀部都得仰着脖子喘上一小时,肚子大的带不动,在腿上放个枕头托着,这时我就不想这个病好不好的了,就想这么好的大法,以前也没有重视,在有生之日多学点吧!就每天大量的学法、炼功、发正念,向内找,查自己,找到那些不该有的心就去掉它。尽管我站不住,我就靠在家具上炼动功,靠在床边上炼静功。不管怎么难受,从不间断,我一直就在床边上坐着,两条腿放在地上到现在已经三年了,没有正式躺下睡过觉,就在床边放一个吃饭用的桌子,困了、累了就往桌子上一趴,就算睡觉了。

有一天晚上,我趴在那做了一个梦,说我在一个大铁笼子里,里面装了三个人,一个很高很高的,一个很矮很矮的,还有一个是我,不知道怎么那个门就开了,我们三个人都跑出来了,我是第二个出来的。醒来后我悟到那是师父救了我。

在二零一一年八月份左右,说大魔头死了,大家都买鞭炮、放鞭炮,我也参加了,是丈夫骑着车子带我出去的。下楼时是丈夫把我扶下来的,放完鞭炮回家时是我自己上的楼。从此以后我的肚子一点点的就消下去了,到十一月份那些水都往下走,一点点的从腿上脚上往出淌,现在我的肚子已经恢复正常了,就剩下脚还往下淌水,一晚上能淌出二斤多水。睡觉时腿还不能放在床上,

六、获新生、了洪愿

在这一年多,娘家人也经常来看我,这回他们大家都看到了大法的神奇,他们都做了三退,也当上了活传媒。那一天爸爸又来了,我想起来爸爸曾经许的愿,爸爸说:行!回家我就买猪去。我说,爸你还是别买猪了,你女儿是修炼人,修炼人不能杀生,你把买猪的钱留着救人吧。爸爸说你要多少,我说一百就行,爸爸当时拿出一百元钱给了我们资料点了。

现在去外面讲真相我的脚还有些不适合,一天我去外面散发传单,贴粘贴,一个小时左右,回来时整个拖鞋都是湿的,走路都带不动。

我要用我亲身的经历,去证实大法是超常的。凡是知道我的人他们都感到真是个奇迹。

请师父放心,弟子的命是师父给的,我一定要牢记自己的使命,跟上正法進程,助师正法,做好三件事,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不负众生的期盼,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