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丈夫被中共迫害,只因他是大法修炼者的亲属

缅怀我丈夫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五日】我是大陆大法弟子,我被中共恶人迫害,我丈夫也长期受到中共恶人的迫害,折磨出重病而过早谢世,给我们造成痛苦的家庭悲剧、造成了很大的经济损失。

我丈夫走了,他带着遗憾——未学成法轮大法走了。来祭奠他的同事们无不惋惜的说:王师真是个好人,工作上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与人为善。有事求他必帮忙,不管年龄大小,都愿意和他相处。唉!还不到六十岁啊!好人怎么不长寿呢?…… 来吊唁他的人感到他走的太突然、太可惜。我丈夫的确是一个常人中的好人,经常被评为先進工作者,为人处事口碑好。

他离开我们一年多了,我总觉的他还活在世上,他生前的音容笑貌常浮现在我的脑海中,也不由得回想起他的一些往事。

他有一个好身体。他一生诚实善良、不卑不亢、作风正派,不图名利,在各种利益诱惑下不动心。他言语不多,从不巧言令色,不议论别人长短,别人对他不公正、窃取他的利益,他也不去争辩、也不生气。他说话从不刺激人,遇到什么难事都在忍。他始终如一的踏踏实实,任劳任怨的干好本职工作。他技术求精。他乐于助人,与同事和睦相处,得到大家的一致好评和尊敬。他从小就很听话,孝敬父母亲,经常帮母亲干家务活,照看妹妹,替父母亲分担忧苦。姐姐们爱他,弟弟妹妹们尊重他。在亲戚、朋友、姊妹们的眼里,他是一个非常好的人。他从不给别人找麻烦,遇到困难尽量自己解决、痛苦自己忍受,对我也不找麻烦。他的外甥说:“我舅一辈子都在替别人着想、操心,不想自己。”

我在九六年底非常幸运得到法轮大法,我明白这是我今生要找的。我学大法前,身体很不好, 多少年来整个颈、背、腰部僵硬、脊椎骨头疼痛,关节疼痛,后又得了失眠症,浑身无力,未老先衰,身体极度虚弱,我成天泡在病痛中,三十年来一直求医吃药,还练过气功,不见效果,在痛苦中挣扎,度日如年。脾气也坏了,遇到矛盾不会处理,不能忍,不顺心就生气,找他吵。和婆家人关系搞得很紧张,还和他的一个妹妹不说话。现在想起来我那过激的言行,确实伤害了他,愧对他,深感内疚。学炼了大法后,我的身心得到了净化。没病了,身轻了,知道怎样处事做人了,经常反省自己的过去,纠正错误,引以为戒。思想观念也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我坚信法轮大法——这是宇宙最根本的真理,要一修到底。我按照大法的要求“真善忍”做人,善心待人。我丈夫看到我学大法后,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身体好了,心平气和了,矛盾化解了,大家庭也和睦了的变化,很高兴,很支持我修炼大法。我说:“这功法这么好,你看到了,你也炼吧!”他说:“现在工作忙又累,我想趁着还能干多挣点钱,过几年再炼,你给咱好好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在中国大地乌云遮天,铺天盖地。中共恶党以党魁江泽民为首,利用职权,动用媒体,构陷事件,编造欺世谎言、栽赃陷害法轮大法,在电视上反复播放,恶毒攻击、诽谤李洪志大师,攻击法轮大法,迫害修炼大法的人,毒害世人。动用警察及各单位的保卫科,把之前偷偷登记的大法弟子名单,列为黑名单,利用职务特权,照着名单,非法入室抢劫,抢走大法书、法像、及师尊讲法录音录像带,强行逼迫大法弟子去写不修炼大法的三书,不写就绑架、非法拘留,非法劳教。一时间邪恶势力一手遮天,天翻地覆,一场迫害大法的冤案开始了,中共恶党不讲理。大法弟子看到教人做好人的慈悲的师尊被诬陷;看到听信中共欺世谎言,被挑动的世人,正邪不分,仇恨大法,把自己置于邪恶之中,也跟着行恶,痛在心里。他们纷纷走出家门,走向社会、信访局、各级政府、司法部门,走向天安门广场,向世人诉说李洪志大师蒙奇冤!法轮大法蒙奇冤!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有义务维护师父尊严,维护大法声誉,在师尊蒙冤时,我有责任站出来为师尊、为大法鸣冤,说句公道话,用我修炼大法的体会告诉那些被蒙蔽的世人:法轮大法是正法!李大师慈悲,传大法是叫人“道德回升人心向善”,做好人,做更高尚的人。法轮功是修炼大法,修炼法轮功能使人心性变好,弃恶行善,人越来越善,道德高尚,对社会只有好处。修炼法轮大法不是政治,也根本没有参与政治,法轮大法没有组织,没有名册,谁来学就学,不学愿走就走,不强拉硬拽,都是个人自愿。法轮功的传出对国家、对社会、对个人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诉那些正邪不辨、善恶不分的人:各级政府人员,听信江泽民以及中共媒体欺骗谎言来镇压法轮功,仇恨、谩骂法轮功的人——你们错了。要求释放所有被抓的法轮功修炼者。

二零零零年四月下旬的一天,我一人去北京上访。走在天安门广场边上,一个穿军装的武警问我是否炼法轮功的,我说:“是!”他就打对讲机,突然间发现我周围围上来七八个年轻的便衣武警,(后来得知天安门广场布置了很多穿便衣的武警)不让我走,立即警车来了,恶警们把我推搡拉上了车,绑架到广场派出所。被绑架到派出所的大法弟子很多,我们就给警察讲:师父好!大法好!中共打压法轮功是错误的,受到恶警的斥责、打骂、体罚、关押。我先被关在广场派出所、后又转到北京某地看守所被折磨了十多天后,驻京的省公安厅警察叫来了当地警察,把我非法戴铐押回当地,把我关進了看守所。转化我做不通,我就被非法劳教一年。

第一次非法劳教到期回家后,恶警恶人不断的来骚扰,我丈夫单位的保卫科人监视我,也监视他,时不时找他谈话,给他施压,叫他看紧我,找不到我拿他是问,以收房子开除他工职相要挟,那些年,他害怕收房子,害怕开除工职,整天提心吊胆。(他亲戚和我谈话时说的)。 二零零一年二月中旬的一天下午快下班了,我在家里整理东西,突然,门打开了,我丈夫被单位两个保卫科的人押着進了我家,一人叫我丈夫坐在沙发上,不能动,对另一人说:“你看着他”。说话的这人就向我的屋子走来,推着我往门外去,把我非法押到单位保卫科看起来,非法搜身,把我家大门钥匙、我的电话卡搜走。区公安局也来人和保卫科人一起,在我家当着我丈夫的面,不让他动,洗劫了我家,抢走了大法书、《精進要旨》各一本,录音机一台,把卡通英语录像带也抢了去,硬说是大法东西,我写的揭露劳教所恶人恶警迫害我的草稿,十几张揭露“天安门自焚”是给法轮功栽赃陷害的真相资料都被抢走,又都录了像。恶警想在窃到的这些东西做文章,逼问我真相资料是哪来的,我的回答使警察很不满意,他站在我面前,恶脸恶语,举起拳头,我平静地看着他,什么都没想,然后他把手放下了。他们找不到借口,把我逼问到凌晨两点多,无果,才叫我回家。插一句:这天晚上九点多,警察们吃完了饭,来到保卫科,有个警察進了非法拘禁我的办公室,看到我说:“你就是某某?你的劳教还是我批的。”我不知道这警察是谁。

二零零一年八月下旬的一天,一位六十岁老年同修给我说 ,她小区负责人说,区“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就要办学习班(就是洗脑转化班),其中就有她,问我怎么办。她说:“我不能去洗脑班,我决定离家出走,出去讲真相,散真相资料,你去不去?”我看到她孤身一人,俩人是个伴,就说:“去。”我又没给我丈夫说,就走了。十来天后,被犹大出卖,(这个出卖我们的就是热情的给我们找地方住,拿来资料说是给别人的,却不叫我们发的那个人。其他同修说,一些同修出事跟他也有关,因为同修的活动他都知道。)我俩又被绑架,这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非法关押到区看守所里,那位同修高血压持续二百一十不减,绑架我们的那个公安局恶警头向她家人索要了几千元说是“罚金”,才叫家人接她回家。

第二次一年半的非法劳教超期了(到二零零三年三月底,超押了十八天),我被放回家后,我丈夫对我管的比较严了,听到有人给我打电话,他就不高兴,他在家我就不能出门。有一天,我找到一本《转法轮》正在抄书,他回来了,看到我抄书,很生气的过来夺了书,说:“你还抄书?你知道我的压力有多大?保卫科人经常找我谈话,给我施压,说:‘你老婆再出事,开除你工职,收回房子,你也不是这单位的人了,说到做到。你家有电脑要上交(我家没有电脑)。’我被开除了,房子收了,咱们住哪?怎么生活?”我说:“我不能没有书,你不给我书,我就碰死在你面前。”他把书还给了我。说:“大法好我知道,人家不把我逼到这份上,我根本不会管你。你被劳教,你在受苦,想到这,我眼泪就不住的往下淌,心疼,我无能救你,整天以泪洗面,吃不下饭,实在饿了,吃几口水泡馍,(还要上班)时间长了有时心口感到闷堵。我在单位,人家看我的眼神都不对,我走在路上,有人指指戳戳的。单位有人叫我和你离婚,我不能!我知道大法好,你也好,离婚我对不起咱儿子,儿子要妈我怎么向他交代,对不起你,也对不起自己。离婚了,你回来住哪?有人给我出主意,叫我上班时把你绑在暖气管上,我不能那样做,你有你的自由。我还给他们说,我老婆以前身体不好,自从炼了法轮功到现在七年来没去过医院,人越来越精神,我们一大家人很和睦,这都是法轮功带给我家的好处。……每次接见的日子到了,请假我也要去看你,叫你看到你还有这个家,我在等你。”听了他的话,我很感动,也很感激他,我知道他承受的压力太大了。

下面是我丈夫受到的迫害:

自从我被恶警恶人迫害以来,我丈夫也跟着受到迫害、经常面对恶脸,给他精神压抑,他默默地承受着,很多事不给我说。不是看到我抄书,那些话他也不会给我说。

1)二零零零年五月上旬,我被警察从北京绑架到当地关進看守所,区公安局政保科警察通知我丈夫及我娘家人,还有我单位的领导,叫他们来见我,叫我丈夫做我思想工作,写那邪三书。多次,几个警察大喊大叫,叫他劝我写那邪东西,他看看我没说话。恶警们大声喊我,叫我写那东西,我单位的领导也叫我写,我讲大法好,恶警们不听,还恶脸训斥我,我坚决的回绝:“叫我做对不起大法的事,不会写!送我回号子。”又过了一会儿,恶警们看看没進展,就叫狱警把我带走了。在拐弯处,我转头看见我丈夫默默的看着我,很无奈和痛苦的表情,心里很酸。当然他以后的日子是压抑的。

2)我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恶警来我家非法抄家,强行抢走几本大法书和一套济南讲法录音带,叫我丈夫请他们吃饭、叫送他们烟酒花了几百块。我看到了这些票据(他没有给我说)。二零零零年底非法劳教我到期放回家,我并不安生。零一年二月抄了我的家,零一年四月份的一天,区、市六一零书记,还有省女劳教所所长,丈夫单位等几个人到我住地的另一家(才从劳教所回来)家里坐定,先打电话通知我丈夫,然后又找到我叫去那家问话,他们有人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法轮功好,他们就叫我去洗脑班。当时区六一零恶人正在这个单位给这片地区上了黑名单的大法弟子办洗脑班。

3)我从同修那听到:二零零零年初冬,我还被关押在省劳教所,省劳教局组织了劳教所一些迷向的所谓转化的人到某县做毒害世人的转化报告会,当时上了黑名单的大法弟子,被恶警押着去听邪报告。会场全副武装,戒备森严,如临大敌,同修看到我丈夫被两个警察押着也去听报告。想想看,他不是个炼功人,本来就胆小,在这样恐怖,压抑的场合,不知他是怎么承受的?

4)上面提到的二零零一年二月中旬,他单位保卫科两个恶人非法押着他进了我家,把我非法押到单位保卫科看起来,并和区恶警非法入侵我家非法抄家,当时这单位里被非法入室抢劫的还有几家。二零一一年四月的一天和同修说起话来,同修说,二零零一年二月的那天,区警察和保卫科合伙非法入室抄家时,保卫科请警察吃饭,叫她家拿出了七百元。听后我想:能叫这位同修家拿七百元?这位同修不是这单位的职工(她未去北京)。叫没叫我丈夫拿七百元钱?我丈夫没说,现在也无法得知,那恶警是不会放过我家拿钱的,因为恶警及保卫科人对我说话都是恶狠狠的,因为我去京上访对他们有“影响”,他们对我的态度比别人凶,把我当重点打击对象,我也不是这单位的人。

5)我第二次被恶警非法劳教,未送劳教所前,先非法关押在区戒烟所不到三个月,姓董的狱警找我丈夫要了八百多元,才送的劳教所。

6)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一年九月十日----二零零三年三月底)放回后,听我弟说:省女劳教所给区六一零打电话,也给我家打电话,说我期限过了,叫接人。六一零人说,没转化就不接,要不就送洗脑班。这时我丈夫出差在外,我弟怕节外生枝,找到六一零叫接我,六一零头不愿意,说放人回来要交一万元,否则不接。我弟与六一零头磨了一上午,最后以二千元了事。他们收到钱,区六一零办公室的一人打个白条,写的是:某某某(我的名字)交来保证金两千元。(交来保证金的话是他们写的,那时我还在劳教所。)六一零恶人敲诈了钱还不想接我,我弟趁热打铁,催六一零立即去接我回家。我弟说,六一零叫写东西。我问写什么了,他说没写什么,又说没叫写。到底写没写,写的啥至今问不出。邪党徒六一零不但迫害修炼人,也害其家里人。因为我被恶人的多次迫害,我丈夫和我弟弟吓怕了,听到邪恶找我,心就不能平静。

7)零四年夏有一天下午四点多,保卫科人到我家敲门,说:“你开门,我找你核对一下。”我不给他开门,他一直敲门、叫喊,断断续续的敲了四十来分钟。下班时间到了,我丈夫回来说:“楼下有两个人,手里拿着信,是六一零人”。我估计是来对笔迹的。又有一天早上,保卫科又来人通知我,叫我不要出门,说十点钟市六一零书记找我谈话,也叫我丈夫打电话通知我。我在家发正念。快十二点了,我看无动静,下了楼转转看。这时,后面有人跑来说:“你不要走,等会市领导还找你谈话呢”。迫害我的人怕我走掉,还悄悄的布置监视人。每次恶人找我事,或找我丈夫,对我丈夫都是心灵冲击,久久不能平静,他要承受不该承受的压抑。这几年后的一天,我到我以前的同事开的店铺那(租我丈夫单位的出租房),同事说:“那天(前不久),你从我这走后,单位有人進来问我:‘她是炼法轮功的,你知道不?’我说,人家炼法轮功没做坏事。你要注意,这单位有人爱管闲事,跟踪。”

8)零四年初冬的一天早上十点多,我有事找我丈夫,电话打到他爸家,保姆接的电话,我问保姆他干啥去了?保姆说:“替你写保证去了”。他手机没拿,也联系不上。 中午十二点多,他打来电话说是去医院给他爸办医保。他回到我们家,我又问他,他还是这么说。我说:“保姆不会编这话”。以后,多次问他他都是这么说,还说:“我在保护你”。我多次给他讲真相他都不听。共产邪党徒的迫害确实吓坏了他,他不敢说共产党是邪恶。

9)二零一一年一月的一天,我到我丈夫的一个好朋友家,其妻说:“你关在看守所时,我想看你,他(她丈夫)说, 家属院大门口贴有你是炼法轮功的告示,不叫我去,别人也不敢与你家人来往,怕受牵连。”告示具体内容她也没说。

10)今年正月上旬,我去他另一朋友家拜年,说起话来,那朋友说:“王师是个好人,心地善良,爱帮助人,还帮我忙。我和他说到你炼法轮功的事,你当时还被劳教,他说那是你个人的信仰,不能干涉。他对我说,单位保卫科叫他写什么保证。”

11)二零零九年冬,领导叫他出差到外省送东西,一听说押车的是经常找事的那个保卫科人,他对我说:一见面就问我你炼不炼功的事,我不想见他。恰巧,东西多,车小,就从派了辆大车,不让他去了。可见保卫科人对他的精神压力有多大,否则,按他的人品是不会说不想见他的。

二零零九年下半年,他感到腹部疼,有一天重一天轻,也没去检查身体,到二零一零年二月下旬,他感到腹部太疼了,他妹妹们都劝他去医院看看,住進医院,做了磁共振,医生看片后说是胰腺癌晚期。他妹妹们对他瞒了病情,去找专家咨询,专家建议叫动手术,说动了手术可以多活三四年,不动手术半年不到。(结果是:手术后只维持了半年。)我对他说:“你不要动手术,咱在家里听师父讲法,你把有病的心、治病的心放下,你诚心诚意的相信大法,学法炼功,不知不觉中就好了,有很多例子,多少得了癌病的人修炼大法都好了,寿命延长了,你就试一试吧!”他选择了他妹妹们的建议,决定去动手术。在动手术前,我让他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他勉强听完了七讲。到动手术的这天,我在手术室门前不远,一直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四个多小时后,他从手术室被推了出来,这时麻药劲散了,那个疼痛使他无法忍受。术后两星期了不能吃东西,一吃东西就吐、打嗝,一直打点滴。这次手术时,有关医生提前招呼过,在术前,先给请来做手术的医生二千元的红包,还要给助手及打杂人员一千元的请吃饭钱,这三千元叫我们自己出。住了二十多天医院,临出院前医生叫他做化疗,我听说化疗人很痛苦,好细胞也要受伤害,我说不化疗,他妹妹们只听大夫的。我只好把心放下,不想化不化疗的事了,第二天早上,医生查房说:“不化疗了,准备出院。”这次手术后他吃饭不行了,为了解决吃饭问题,重找了一家中医医院住院了两次,七月七日第三次又住进了这家中医医院。这次住院他吐的不行,医生才对我说,几次检查,胰腺部位好着,六月拍的钡餐透视片上看到,胃部下端不光滑,僵硬,已没了弹性。我问医生怎么能治,医生说的我记不住,只记得再做胃手术后还能多活几年。我把医生说手术的话传给他,他说再不做手术了。后来说起话来,我弟弟说:“姐夫对我说,‘我原本想,动了手术就好了,没想到成这样了。’”

在这次住院期间,有一天,我又问他保姆说的写保证的事。(我多次问他是把事情搞明白,该上网声明的,及早声明来洗刷污点,清除毒瘤,因为这可不是小事。)他说:是区六一零人叫他去的。之前,六一零多次打电话叫他,他都借口躲了,这次找到他,是叫他替我写三书,他说他不会写,六一零人就找来一份叫他抄,他被逼迫的照着抄了。他说:“六一零人要我签上你的名字,他们看后高兴的说:‘这下可交差了,不找你了。’”我是被我弟接回家的,六一零人叫我弟写不写什么东西,我不知道,邪恶的六一零人对我丈夫的迫害从不放手。这些六一零恶人,他交差了,他却害了一个好人。

同修们听说他住了医院,相继来了十来个同修给他讲大法的威德,大法的神奇,净化身体的神效,叫他树立起战胜病魔的信心、坚定正念。我叫他听师父讲法,他也同意了,我就给他放师父在大连讲法录像看,提醒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疼痛轻了就念。我对他说:“大师洪传法轮大法是来救人的,真正学大法的人,严格按照真善忍标准做的人,都会病好,还会延长生命,学不学大法,对大法的态度,是从新摆放自己的位置,希望你能当个大法弟子,跟师父回家。”他说:“我也要当大法弟子。”我说:“《转法轮》书中有师父的照片,你对着师父的像发愿你要当大法弟子。”我把书放到高处,我俩都跪在床上,对着师父法像,他忏悔自己做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六一零逼他抄人家写的三书,声明作废,要学大法,要当大法弟子。他在病中拿不起笔,我就代笔替他写了“郑重声明”,念给他听了,他同意,他签上自己的名字,上明慧网发表了。有一天他对我说:“我好羡慕你,学炼大法有个好身体,十几年来不去医院,不吃药。”儿子来看他,他说:“我没事,你早点回家吧,我跟你妈学炼法轮功。”他学了几个动作后,疼的他做不下去了,我叫他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八月中旬的一天凌晨,他静静的走了,很安详。我赶紧提醒他不断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叫他叫李洪志大师救他。

他临终前终于明白了大法,要当大法弟子,在这几个月前也上网声明退出了他入的邪党团队,把该要做的事也做了,我这颗心也得到了安慰。几个月后,我梦见他,他二十岁左右模样,不胖不瘦,皮肤干净细腻白嫩透点红。

找一找原因:

我修炼大法,做宇宙中最神圣的事,被恶党党徒--恶警恶人迫害,我丈夫也受到了这么多的迫害。我不放弃修炼大法,恶人不但迫害我也迫害他,也迫害我弟弟及家里人。原本身体和心性很好的他得了这种病,我怎么都想不通。我认为:被共产邪灵附体的恶人为了个人的利益迫害他,压制他,十年来,他的身心长期泡在压抑的、恐惧的、担心的环境中,承受着惊怕,默默的承受了太大的压力,心不舒展所致。(还有以前给他家定的高成份,从小就看人的横眉白眼。)六一零恶人逼迫叫我丈夫抄邪三书,他为了“保护”我,不及时说出,没有得到及早的声明作废邪三书,没有及时清除这个毒瘤。所以我说,我丈夫是被中共邪教魔党及邪党徒害死的!

假如说:中共恶党在大陆不搞阶级斗争、整人的一套,不怂恿邪恶者迫害善良者,叫人信仰自由,相信神,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人们不做坏事,社会平静、祥和、自然,人人都是心平气和、彬彬有礼、遇事忍让,心情愉悦、气血通畅,无忧无虑的生活,人人都会长寿,能得病吗?

假如说:中共恶党没有迫害法轮功,没有对我丈夫做过任何迫害,没有对他施压、对他恐吓,没有逼他替我写邪三书,凭着他那不与人争斗、不诳语、不邪淫、不嗔恨,平和的好心性,他心情舒畅,能得这个病吗?

假如说:中共不迫害法轮功,法轮大法在中国大地一直弘传,退一步说:就算我丈夫得了这个病,他有机会修炼大法,沐浴在佛光普照下,学法炼功,没有思想压力,他病会好的,也会得到生命的延续。实践已证明:中国大陆大法弘传时,很多癌病人、很多疑难杂症者修炼了大法,病都好了,有的生命延长了。

但是,这些“假如说”都不成立,谁都知道,中共恶党毕竟做了迫害法轮功的事;做了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做了株连大法弟子家人受迫害的事。在大陆,因炼法轮功家人受到恶警恶人迫害的家庭非常多,已是事实。多少修炼法轮功的好人被中共恶党指使的各级政府及恶警、恶人绑架、酷刑折磨、残害整死,遭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有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流离失所,无处伸冤。在中国大陆,直到现在中共恶党还在污蔑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现在各级邪政府、街道办还在不断的下命令,叫人见到法轮功修炼者给人讲真相,就叫诬告来抓人;给各个社区布置,叫专人监管大法弟子的行动,要写材料汇报。专管人员,有的就去找修炼者骚扰,有的就自己编一套写上交差,不知写的什么,但都不会说大法好,否则,交不上差、保不住自己工作。还有,去年下半年省级的文化教育出版社,还把诬陷法轮功的谎言印在五年级思想品德课本里,还在毒害小学生。这就是共产邪党指挥着世人对大法犯罪。恶党邪灵的阴魂还没散尽。中共恶党对法轮大法,对大法修炼者及家人的迫害罄竹难书,他们根本不听真相,就是要当恶人要做坏事。中共恶党恶警恶人欠的债一定要偿还!

中共恶党历来标榜自己伟大光荣正确,把自己比做母亲,可是它却是扶持邪恶,打击善良,不择手段的害人害己的恶魔。现在社会风气一路下滑,都是共产恶党的邪教文化造成的。共产党妈妈培养教育出的邪党子孙们---中共各级党书记、政府官员、六一零人员、公安警察,嗜血、嗜暴,喜欢杀人、喜欢整人、喜欢挑起仇恨、看人斗人,喜欢看它迫害善良人受痛苦的血腥场面,从不心慈手软。问一问中共及党徒:你们用暴力迫害、残害死那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善良民众,造成人家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悲惨凄凉的景象,你的良心不受谴责吗?你们数着沾满行凶、血腥、出卖良心的工资、奖金,你手不发抖吗?你不怕作恶得恶报吗?说中共是恶魔、邪党徒是恶人不对吗?你们会说,共产党员里有好人做好事。告诉你:那不是共产党教育的,是这些人先天本性骨子里带来的善,是中华几千年传统文化的熏陶形成的,只不过是你叫他们加入了党组织,戴了顶共产党员的帽子而已。现在中共做和谐表面秀,那是粉饰太平,里面充满了险恶与不公。对于弱势群体,比如说:农民工打工拿不到应得的报酬;社区内残疾人做残联事业的岗位工资,低于社区其它工作岗位最低的工资,他们提出,工资能否涨到与社区最低的岗位工资持平,街道办、区政府部门不理睬。因为他们是残疾人,没有能力维权的人。中共的伟大在哪里?中共的正确在哪里?中共党妈妈的温柔在哪里?中国人都知道:中共恶党建立邪党政权以来,运动不断,斗争不断,唯成份论,制造冤假错案,多少好人被冤枉、被判刑、被管制,被杀害,把人整怕了,好人也学坏了,所以很多人倒向恶党随着邪说、邪做来保全自己,不伸张正义,就象没了灵魂。大家评评理:教唆恶警、坏人来迫害好人、整死好人的中共能是好党吗?叫它恶党不对吗?害人的中共就是魔党邪教!法轮功真相资料这些年来都报道过:凡是恶毒攻击、谩骂法轮功的人,迫害法轮功修炼人的那些恶警、恶人、诬告者,很多已经遭恶报了。但是邪党、恶警恶人不吸取教训,恶党的妖言惑众还在中毒很深的一些人身上体现,还在维持邪恶、还在迫害好人。

我丈夫离世的当天,他的一位徒弟给他办后事,把我家人叫到一边,他说,单位领导给他说:王师走了,没人管她了,把她家当成法轮功的集会点,发现了就要收房子。我弟弟把话传给我又说:“有一天,我去医院看姐夫, 姐夫对我说:‘我最不放心的是,我走了,单位发现你姐还做法轮功的事,就要收房子。’他病成这样了还在替你操心。果然,今天单位领导说话了。”听了我弟弟说的话,我很感慨,心酸,直想流泪。你有话,憋在心里不说,自己一人承担痛苦,真叫人心疼!

今年是大法弘传二十周年。邪党迫害大法也已十三年了,大法弟子按照真善忍标准做事,怀着慈悲善念的一颗心,助师正法,向世人讲真相,拨开迷蒙在世人眼前的层层迷雾,给他们指出光明大道,看清眼前的路,走正道。明白了真相的人,纷纷从邪党的污泥潭里跳了出来,用本性善的一面来洗刷自己。退出邪党党团队,抹兽记,保平安。有人常念大法好,真善忍好,身体好了,家庭平安了,知道是大法带给他们的福。有人要学炼大法,在大法修炼中净化自己,做个实实在在的好人,更高尚的人。可是那些还在不同岗位的掌权人,给他讲真相,他就是不听,为了个人的私利,跟着邪党,还在攻击、诽谤大法,迫害大法弟子。这些恶人,师父一再给他们改过自新的机会,他们还一意孤行干坏事。那些还在诬陷法轮功,下命令迫害大法弟子的恶官;那些(去年春,政府内有的人员)还在用电信给世人手机发短信,诽谤法轮功,叫世人诬告大法弟子,叫世人接到真相资料不看、不听、销毁,来对抗救人的法轮大法和讲真相的大法弟子。毒害世人的恶人;那些逼迫世人对大法行恶的教唆犯——这些邪党徒,我们不能看着它在那害人,无视不管。

在此,奉劝那些还在行恶者:天网恢恢,善恶分明;欠债要还,善恶有报,这是天理。向恶党讨要公道!向教唆世人对大法行恶的恶人讨要公道!对于教唆世人对大法行恶者,不能姑息养奸、迁就,一定要追究这些人的犯罪责任,也是平衡着这一层的理。谁作恶谁承担。不追究这些人的责任,那对他们逼迫世人做坏事的恶报算在被逼迫的世人身上就太不公平,恶人行恶也得不到惩罚。不是邪党及邪党徒的逼迫,被逼迫的这些世人不会对大法这样做,不会对大法犯罪。违心作为,不是他的本意,所以这个恶报 应该叫逼迫世人行恶的恶人承受才公平。我个人认为,慈悲待人是有限度的。大法弟子善心对待每一个人,也不计较恶人对自己行过恶,这没有错。叫教唆世人作恶的恶报返到其教唆者承担,这也没有错,这是平静的、公平的,要不然,怎么伸张正义?怎么主持公道?但是具体问题还得具体对待。

尾声:

我丈夫因受迫害已故,在此,我代表他把要说的话说出来,因为这里有牵扯到我的清白:我没有在区610那写过邪三书,也没有给他们交过保证金2000元,是610人逼迫我丈夫和我弟弟做的。用此声明来清洗他所有的污点,还他的清白。我丈夫以前已做了声明,但不全面,我把声明再补充全面、具体一点。

在此我替我丈夫再次提出(补充)郑重声明:

声明 :我丈夫以前所说、所写、所做, 对师尊、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他相信法轮大法好! 支持法轮大法。 弥补过错。

声明:1)区610人逼迫我丈夫替我写的邪三书——叫我丈夫签上我的名字的那邪三书,声明作废。单位保卫科人叫我丈夫写的什么保证,声明作废。

2)谁逼着叫我丈夫抄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的邪恶三书——这个对大法犯罪的恶业,叫其恶人承受。我不承受,我丈夫不承受!他是被迫的,他不反对大法,他支持我修炼大法。

3) 我丈夫生前去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看我,还有单位保卫科人找他施压,假如他说了、写了、做了符合恶警恶人教他说的邪话全部作废!这都不是他的本意,是邪恶者逼他做的。

王:你在另外空间能看到我替你向师尊忏悔,替你谢罪,你应该心安了。你为我承受了很多痛苦,还有些要说的话,现在你无法诉说,我替你说出了。希望你在另外空间学炼大法,心永远在大法上,最终跟师尊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