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抚顺新宾县部份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省报道)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疯狂地迫害法轮功后,抚顺新宾县的不法之徒迫害、勒索和骚扰当地法轮功学员,下面是部份抚顺市新宾县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情况。

一、下夹河镇

1、魏永力被骚扰

魏永力,男,现年六十五岁,修炼法轮功十余年。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七日,当时正在家吃饭,下夹河派出所警察崔震尧、张云、张志才、王相好、付明辉几个人进屋里就翻东西,然后又到仓房,搜走讲法录像带、大法书等物品。

当时被绑架的还有孟兆霞、赵金亭。他们三人都被戴上手铐押到派出所,每人罚款三千元,就放回家了。赵金亭担心再来骚扰就离家出走了,由于在精神上受到压抑,于二零零六年因病离世。

从此崔震尧经常来骚扰,告诉魏永力不许炼,炼就抓走。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七日又来骚扰。魏永力正在家听mp3,(师父讲法)当地派出所警察崔震尧、姜宝林、张成(照相的)、司机马威几人突然闯入,进屋就翻东西。崔震尧发现一份资料上面有师父的话,崔震尧就用照相机拍下。再什么也没翻着就走了,临走时让魏永力签字,魏永力也没看写的是什么就签了字。

下夹河派出所的崔振尧挺凶的,每次来骚扰时都说不许炼,炼就抓走。

2、王岐被拘禁、罚款

王岐,男,是下夹河乡河南村的法轮功学员。2004年12月份下夹河乡派出所崔震尧和另一个不认识的警察进他家乱翻一阵,当场拿走全部大法书籍和师父的讲法带,用手铐铐住王奇的双手,押到下夹河乡派出所,罚款三千元,没给收据,后将王岐释放。

当时法轮功学员赵金婷也在派出所内,她被罚款一千元,当时她不配合邪恶,夜间走脱,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六年在迫害的精神压力下离世。在2001年当地派出所对赵金婷已经罚款了六千元钱。

3、崔凤艳被迫害

法轮功学员崔凤艳,女,是下夹河乡双台子村的人,2005年7月下夹河乡派出所崔震尧和梁文柱闯入其家,当时崔凤艳不在家。他们到处乱翻,崔震尧向崔凤艳的丈夫要大法的东西,说没有,崔震尧和梁文柱就殴打他。并强迫她丈夫签字。后来什么也没翻到,就走了。2011年10月下夹河乡派出所协警崔震尧,马威,张成开着警车到崔凤艳家,崔凤艳没在家,就逼她丈夫签字,威胁说在一个月内不准离开本市。

二、新宾镇

4、马思媛进京证实大法好遭受的拘留勒索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后,新宾县的法轮功学员马思媛履行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依法上访,讲述法轮功真相,遭到了非法拘留和勒索。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马思媛与同修们一起去北京证实大法好,在天安门被警察绑架到站前派出所,之后送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警察们开始审问姓名、住址,最后送到抚顺新宾驻京办事处,在驻京办事处警察搜身,把马思媛身上的四百多元钱全部搜走。在驻京办事处里,有新宾县公安局的柳大刚和张忠民两个警察审问马思媛,柳大刚上来不由分说就连打几个耳光,张忠民恶警逼迫站马步,马思媛不一会就汗流浃背,双脚麻木。当天晚上把抚顺地区驻京办的法轮功学员全都送上火车运到抚顺,马思媛由新宾县大四平乡派出所的警察押回新宾,送到新宾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最后,家属拿保证金5000元,罚款2000元,释放回家。

马思媛被释放之后,不断的受到单位、派出所的骚扰,逼迫签字、放弃信仰,交书等。

5、管淑梅遭受的洗脑、勒索

新宾县的法轮功学员管淑梅,五十七岁。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五日晚管淑梅到居民区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蹲坑的恶人绑架送到新宾镇派出所,同时被抄家,抄走师父的法像、大法书籍等物品。送新宾县看守所关押了十五天,然后被新宾县政法委劫持到罗台山庄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里,“助教”和“包夹”她们表面很伪善,实际很阴险,采用精神恐吓和肉体折磨来达到她们的目的“转化”(放弃修炼)。管淑梅在洗脑班里关押了十五天,家里儿子要结婚,新宾县政法委勒索家属五千元钱释放回家。

6、佟秀英被迫害经历

佟秀英,女,五十六岁,是新宾县法轮功学员。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半年后,身轻如燕,精神饱满。以前的病症,如:心脏病、神经衰弱,整夜睡不着觉,偏头疼、还有从小就有气管炎等疾病不翼而飞了。在活生生事实面前,她的亲朋好友也相继走入法轮功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在街心公园刚炼完功,县公安局就抓走五名辅导员,佟秀英及其他法轮功学员陆续地来到县政府门前,要求无条件地释放五名辅导员,并向领导讲大法真相。当天夜晚十一、二点钟左右,新宾公安局、派出所等来了很多警察,还开来一辆大客车,把和平请愿的法轮功学员连推带拽地弄上车,开到朝小院里,逐一登记后,才释放。

此后不长时间,一名在外地的法轮功学员给佟秀英打电话,被公安监听。三四天后,学员佟秀英被哄骗到新宾县公安局,当时有一名北京口音的警察非法提审她:“你把接到电话的内容说出来?”佟秀英回答:“我们之间只是谈要合伙做买卖,如果你想让我再说点什么,那就是让我撒谎了。”一名当地警察威胁着:“现在看守所里就关押着一名法轮功学员。”佟秀英义正辞严道:“那我也不能编出来你们想要知道的东西说呀?”警察无话已对,只能将其释放。

后来,佟秀英进京护法,在北京住了一个月。一天晚上,新宾驻京办事处柳大纲等人突然闯进学员住处,将新宾法轮功学员佟秀英、霍秀兰、马恩芝、张聪等绑架,后被劫回新宾县看守所。将佟秀英非法拘留十四天,并勒索三千元,没收一块进口手表后,才放她回家。过后,佟秀英上政法委要回三千元,手表没要回来。

有一次,新宾政法委要办所谓“学习班”,预谋要佟秀英去,被佟秀英断然拒绝。

三、红庙子乡镇

7、尹宝琴遭受的迫害

辽宁省新宾县红庙子乡法轮功学员尹宝琴,五十一岁。九五年得了中风病,身心遭受痛苦,也不见好转,也给家庭生活带来诸多不便。经亲戚介绍学炼法轮功后,困扰尹宝琴的疾病一扫而光,无病一身轻。从此以后尹宝琴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重德行善修心性,遇事先考虑别人,做一个好人

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尹宝琴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向人们讲述法轮功真相,遭到了当地公安、六一零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的冬天,为了让世人明白法轮功真相,澄清大法是被冤枉的,尹宝琴与两位同修把大法真相送到了乡政府,当时的乡长是耿中柱,三位同修把真相送给了副乡长周国清,周国清说:你们还敢往我这送!他就给举报了派出所。

过了几天,红庙子乡派出所的警察让尹宝琴到派出所去一趟,让尹宝琴写保证书、放弃信仰,尹宝琴不配合,晚上红庙子乡派出所的警察就把三位学员送到新宾县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关押了二十多天,恶警们还强迫尹宝琴签字放弃修炼,尹宝琴坚持不放弃。新宾县政法委又把她送到抚顺教养院。

在教养院里,恶警们强制转化(放弃修炼)。不转化就用各种手段折磨,尹宝琴不转化,他们就让她飞着,恶警吴伟还用脚踹尹宝琴,在教养院关押了二十多天,尹宝琴因承受不住精神和肉体的折磨,违心的转化。

从教养院回来新宾县政法委还勒索了三千元钱。之后政法委的、乡政府的、派出所又到尹宝琴家骚扰几次。

四、木奇镇

8、周文萍遭受的高额勒索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新宾县公安局非法抓捕当地四名法轮功辅导员,各乡镇法轮功学员为营救同修,还法轮功清白,从四面八方来到县政府门前的街心公园静坐请愿。木奇镇法轮功学员周文萍也在其中。半夜,公安局、派出所警察开来大客车、警车,将围观的群众清除场外,把法轮功学员连推带拽弄上车,拉到朝小院里登记。当晚木奇镇周文萍等法轮功学员被木奇镇派出所所长张国仁,带领张威等几个警察开着面包警车拉回本地。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法轮功学员周文萍和妹妹周茂兰进京护法,到天安门广场刚要打横幅,就被广场的警察、便衣连扯带拽地推进警车,劫持到崇文派出所非法关了一天,又给劫持到崇文拘留所,因体检不合格被拒收。崇文派出所不死心,又把周文萍拉到医院重新检查,周文萍身体出现严重的心脏病症状,派出所怕担责任将其释放。

周文萍回家后,木奇派出所就到她家骚扰。年后木奇派出所将其绑架到新宾看守所非法拘留五天,政法委向周文萍的家人勒索一万元,并恐吓说:“不拿钱就劳教。”周文萍的儿子怕母亲受迫害,就交钱了。

二零零一年,木奇政府王秀梅上周文萍家的砖场强迫其交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