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难中修炼 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我是九八年五月随母亲一同开始修炼大法的,那一年,我十二岁。记得有一天,母亲从外面回来,兴奋的对我说:赶快和我一起炼法轮功,这个功太好了。由于那时候年龄小,根本不懂得什么炼不炼功的,只知道妈妈说好的,就一定好,要听妈妈的话,我就是这样自然而然的走入了大法的修炼中。

一、成为大法小弟子,找到了返本归真的路

两岁的时候,妈妈和爸爸离婚了,妈妈带着我与姥爷生活在一起。慢慢的长大了,该上学了,由于我的性格很内向,凡是和我坐同桌的男同学都不同程度的会欺负我,可是那时候的我就懂得应该默默的承受,从来没有记恨过我的那些同桌们。

那一年正是我小学毕业的暑假,记忆里每天早上六点就出门,到附近的一个很大的公园里参加集体炼功。每天辅导员准时将录音机准备好播放,没有口令,也没有专门的人组织,只要音乐一响起,大家就都自动的整齐站好,马上進入状态,几乎每天都有新学员加入,正如师父所说:“俩俩相继而来,入道得法。”(《精進要旨》〈悟〉)

记的第一次双盘的时候,坐到二十分钟就已经疼的不行了,可看到其他同修没有一个拿下来的,我就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行,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最后坚持了四十分钟,流着眼泪一点点的把腿放下来,妈妈在一旁鼓励我,给我信心。其实我心里明白,表面上我是因为腿疼而流出了眼泪,可是在心里,我却给自己定下了更高的要求。

后来炼功点上的辅导员提出要去洪法,愿意参加的学员自愿去,我也当然不能落下,就跟着阿姨奶奶们到当地较偏的居民区去集体晨炼,提前挂出条幅,那一刻,为自己能成为一名大法小弟子而感到无比的自豪。炼完功后,很多常人上前询问,表示很想学炼,看到那么多人能够走進大法,我的心里真是说不出的高兴。

后来我加入了一个同修家建立的小同修班,大部份都是和父母同修走入大法的,平均年龄在十一、十二岁,我们早晨集体炼完五套功法后,就是一起学法,在大人同修的带动下,我们小同修比学比修,進步很快,那段每天都沐浴在大法里的时光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现在回想起来都无比庆幸与珍惜自己曾经拥有的在和平时期精進实修的一段经历。

二、中共迫害开始,曾迷失方向

九九年七二零的迫害开始了,大陆几乎所有的炼功点、学法组都被破坏了,我们失去了公开的修炼环境,妈妈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而到北京去上访,却在中途就被当地的警察扣押,后联系上我们所在地的派出所接回后,被非法拘留了十五天。妈妈回来后,又受到来自家人的压力,由于谎言与造谣铺天盖地的散播,大法书又被当地恶警抄去,那时候,我们迷茫了,没有了修炼环境,渐渐的我和母亲同修懈怠了,而心中只有坚定的一个想法:大法是最正的,师父是受到冤枉的。

后来,随着升入初中、高中,我也慢慢的长大,而人心也在慢慢的增加,没有了大法的指导,完全就是人的思想与行为,更荒唐的是小小的年纪,我却早恋了,走了很大的一段弯路,人为的滋养了情魔,平添了很多执著,那时候却不明白,其实是旧势力在往下拽我,想彻底毁了我修炼的意志,可那时候在迷中的我还以为一切都是“偶然”、“自然”的。

是师父再一次的慈悲,不愿放弃每一个大法弟子。在一次新年家庭聚会中,才知道有一位平常不常走动的远亲是同修,自此我们能每周看到《明慧周刊》,每周定期可以拿到最新的真相资料,看到了师父自中共迫害后发表的经文和讲法,一下彻底明白了这是一场邪恶的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疯狂的迫害,而世人又被邪恶造谣与毁谤所蒙骗下对大法和大法弟子产生仇视与误解,在这种情况下,大法弟子有责任讲真相讲给世人。

三、从大法小弟子成为真正的大法弟子

去年年底,母亲同修被恶人迫害,六一零协同派出所与居委会将母亲从家中绑架到看守所,家里的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等物品也被非法抄走。那一刻,对于十年来一直平稳走过来的我一下子真是有点不知所措。我从单位立刻赶回家,一路上发着正念,求师父加持,到家后找到派出所要人,却被六一零的威胁如上网曝光就会对我怎样怎样,还拿我上大学时在学校公开退团的事恐吓(大学期间公开退团被区六一零找到家里来,母亲同修给其讲真相,后不了了之而走),我义正词严的说:“对于我来说是突然少了一个母亲,对于我的家人是突然少了一个亲人,对于我妈妈的工作环境是突然少了一名员工,所以她突然消失的消息会在网上登出来,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对方当时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从派出所出来后,我就立即通知附近的同修,当时有同修提出由于我是大法弟子的身份,在邪恶那里也是明着的,所以建议暂时不要在家里住,要注意安全。说实话,当时心中产生了一丝怕,回到家中冷静下来,用正念对待面前发生的一切,首先是向内找,师父说过:“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芝加哥法会》)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既然让我遇到,就一定有我要修去的东西。

首先,我不再把自己当作在母亲呵护下的小同修了,每个人修炼的路都不同,还有就是一定要放下母女情,从小和妈妈相依为命,后来妈妈改嫁,我和继父的话很少,关系不冷也不热,妈妈就是自己的保护伞。再到后来,我们共同修炼了,也是相互的鼓励与扶持,从没有分开过。所以我清楚的知道一定不能带着母女之情去做营救同修的事情,就是坚定的信师信法,相信师父就在我们身边,那一刻,心中无比的踏实。

很快,我从同修那里请了一套师父的讲法,大法弟子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是不能没有法的,通过大量的系统学法,法理清晰了,头脑也清晰了,怕的因素也就彻底没有藏身之处了,我决定哪也不去,就在家里住,因为这是我修炼的环境,绝不允许邪恶破坏。随之,又找出自己一大堆执著心:争斗心,求安逸心,不敬师敬法,私心,怕心等,我告诉自己不管怎样,大法弟子一定要做三件事,很快调整了自己的状态,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心,安排了很多同修在我身边,经常在法理上交流提高,感到自己一下子成熟、理性起来了,真正把自己当作法粒子,身心溶入到大法中。

常人中的工作也没有因此受到影响,反而也是我提高心性的环境,有的时候,看同事说话做事很不顺眼而不喜欢,而越是不喜欢对方表现的越会明显。通过学法认识到,对方不正是自己的一面镜子么,看对方不顺眼的地方一定是自己身上的问题,再说为什么总盯着别人的缺点,一个人有缺点在,就有优点在,这也是相生相克的,再不好也要看他的优点。悟到以后,再看到同事发现对方忽然变了,表现出来的都是可爱善良的一面,与他之间的一堵墙也消失遁形了,真是感叹大法的慈悲与庄严,修炼人时刻以法来指导自己真是一件幸福的事啊。

现在,我除了每天四个整点发正念外,一有时间就加持母亲同修的正念,真切的感受到我们里外是一个整体和正念的强大作用。讲真相的方式我主要是以发真相资料和打真相语音电话为主,利用每天上下班在路上的时间来完成,上班坐车,下班走路,每次尽量选择走不同的路线,边走边打真相电话,有时不知不觉就从单位一直走到了家。

不论是哪种讲真相的方式都是修心的过程,也是吃苦的过程,冬天很冷的时候,戴着手套拨打手机不方便,就把手套摘掉,到家后经常手已经冻木了;夏天很热的时候,上下楼发真相资料,经常是汗水把衣服浸透,但是一想到我做的一切是为了救人就瞬间一点也不觉的是苦了,因为师父讲了救人是不讲条件的,有时候发真相资料从楼上下来的时候,看到世人把我刚发的资料从门上拿進屋里去后,心中说不出的高兴;拨打真相语音电话时对方同一内容听上两三遍才挂断,电话这边的我就一直发正念,让真相破除世人背后的邪灵操控,得到救度。当然过程中也有不顺的时候,我首先都是查找自己是否生出了什么执著心 ,然后以正念对待,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都能平安度过。

今生选择了修炼的路,就要完完整整的走下去,虽然对于我来说这一路磕磕绊绊,但是能够走到今天就是不容易的,也是师父的慈悲,所以没有理由不精進与懈怠。回首自己的修炼路,很多时候是不尽人意的,甚至做的很差,但是正法一天没有结束,我就一天不灰心,因为这不但是对自己负责,更是对众生负责,对的起师尊的慈悲苦度,对的起“大法弟子”这一宇宙中第一称号,不再让师父为弟子操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