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德州多名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自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以来,德州公检法都成了中共的打手工具。在610(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操控下,对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绑架、抄家、恐吓、殴打、勒索、关押、劳教、迫害致死等等,给每个法轮功学员及家人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和痛苦。

下面是法轮功学员韩秋燕、柳长金、王玉琴、王爱军、张玉玲、康淑风、王树林遭受中共迫害经历。

◇法轮功学员韩秋燕,女,五十多岁。二零一二年二月九日上午,韩秋燕在迎宾市场向世人发放宣传中华传统文化的神韵光盘,被剪子股派出所多名警察绑架。二月九日下午四点左右,法轮功学员柳长金(七十三岁)、王玉琴、王爱军到韩秋燕家串门被人构陷,也被德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张希坤、刘大伟等绑架到德城区剪子股派出所。

第二天,警察分头行恶,由刘大伟、王文军到王玉琴和王爱军家非法抄家,抢走护身符等。由公安分局段慧娟等警察带王玉琴、王爱军到德州十三局医院查体,身体都出现不适症状,即使这样也没放她俩回家,而是又把她俩押回派出所继续关押。后警察张希坤、刘大伟勒索其两人家人各一万元钱才放人。韩秋燕被非法关押在德州市看守所近一个月后,恶警敲诈其家人二万元钱才放人。柳长金老人正念闯出黑窝。

◇法轮功学员王爱军,女,四十多岁,九七年修炼法轮功。炼功后,严格按照“真善忍”提高自己的心性,重德行善做好人,头晕、贫血、严重失眠、腰疼等多种疾病,不翼而飞。修炼十几年来,从未向单位报销过一分钱,而且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是单位公认的好人,在家是一个孝敬婆婆的好儿媳。

自七二零邪党迫害后,单位派人监视。二人一组,四人倒班,二十四个小时看管,逼看央视电台污蔑诽谤大法的谎言,逼迫写不修炼的“保证书”等,父亲被迫停止了工作。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份,王爱军被迫流离失所。后被人诬告,由德城区铁西派出所警察五、六人开着警车来到住处,他们跳墙把门撬开入室抓人 。 一警上来就是一耳光打在王爱军的脸上,又把另一个女法轮功学员按在沙发上,用棉被盖住头用劲捂学员的嘴,使学员喘不上来气。王爱军上前制止,被两个警察强行戴上手铐送到铁西派出所。后又把她劫持到德州三刑警队,逼迫她放弃信仰,写保证书等,均遭拒绝。警察气急败坏用手铐紧紧的铐在王爱军的手腕上,疼的她大喊,警察们才肯放手,并恐吓:大半夜喊什么?王爱军又被非法投进德州市看守所。在看守所,王爱军以绝食来抗议中共警察们的非法关押,他们恐吓给她插管灌食,又欺骗说只要写个保证,就放她回家。

结果半个月后又把王爱军送进德州国泰宾馆洗脑班。王爱军意识到自己被骗就抓住楼梯栏不放,几个警察一哄而上:拽胳膊、抠手的,拽腿的,头朝下,硬把王拖上楼。在洗脑班被逼迫看邪党污蔑大法的录像等,一个月后,家人被勒索二千元钱才将她接回。

◇法轮功学员王玉琴,女,五十多岁。九七年修炼法轮功。炼功后思想净化,道德回升,对人善良宽容,无病一身轻,家庭和睦。

七月二十日,她进京为大法讨公道,被北京公安局警察绑架到丰台体育馆。逼迫众多法轮功学员在烈日下暴晒。二十二日,北京公安把她送到山东禹城一中关押一天。

德州政法委人员把王玉琴从禹城一中,非法劫持到德州国泰宾馆强行洗脑。单位厂长鹿道强、公会主席张利民等逼迫她写保证,不写在这呆一天,罚款300元。她不写,被罚600元钱后,遣回单位,又被关押一星期。从此她家失去往日的安宁,警察经常到她家骚扰。

二零零零年大年初五,王玉琴被德城区东地派出所绑架、抄家。抢走私人物品:大法书籍、收音机,身份证、做生意的商品等。把她关进派出所里一个又脏又臭的小黑屋冻了一宿。半夜寒冷,她坚持炼功,遭一警察的辱骂。

第二天,又从东地派出所把王玉琴绑架到德城区公安分局拘留二十天。在看守所关押二十三天,勒索五千八百六十元。在公安分局拘留二十天后。又把王玉琴绑架到德州市看守所二十三天。每天生活费二十元,共扣八百六十元。最后,德城区公安分局政保科武振远、张宗明敲诈家人五千元钱才把她放回。

回到家中,三天两头公安局敲门监视居住,雇用前邻后居监听。一天晚上十点钟,十几个警察突然闯进她家。“七二零”,中共认为的敏感日,更是二十四个小时监控居住,雇用前邻后居监听,警察一天两趟到她家骚扰让签名。邪党下达黑令,不能放走一个法轮功学员上北京,单位工会妇女主任袁月芹把她强行带到厂里,监视居住三天。

二零零零年“十一”前,德城区公安分局政保科张宗明、段慧娟、单位保卫科长郭建志、工会负责人袁月芹开车闯到王玉琴家。张宗明说 “奉上头指示”,强行把她送到济南女子劳教所,因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

二零零一年三月的一天,德城区东地派出所刘勇和两名警察闯到王玉琴家,企图再次把她绑架到洗脑班,威胁王玉琴的丈夫和儿子说:如果不把人找回来,把你家整得家破人亡。她丈夫的单位中医院被迫停止了他的工作,儿子吓的也不敢在家住了,王玉琴被逼无奈离家出走,而且单位停发了她两年的工资。

◇法轮功学员柳长金(男,七十三岁)修炼前曾患有心脏病、高血压等,而且脾气暴躁很凶,在家说一不二,说掀桌子就掀,儿女们在他跟前大气都不敢喘,非常惧怕他。修炼后,柳长金不但身体健康,而且脾气也改了,变的和善了,儿女们也敢说敢笑了。因此儿女们从内心感谢大法师父,都支持柳长金修炼法轮功。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柳长金上北京天安门为大法师父鸣冤,被便衣警察强行拽上警车,关在门前派出所的一个铁笼子里一夜。第二天早晨,被绑架到德州驻京办两天。由德城区公安分局政保科长武振远、刘大伟、一司机和西南街村(北厂)主任把柳长金劫持到德城区陈庄派出所两天,而后又转押到德州市看守所十八天,家人被敲诈八千元钱后放回。

二零零一年四月份,清明节的第二天,柳长金又被绑架到德州东方宾馆洗脑班关押两天。后又被德城区公安分局武振远、刘大伟劫持到分局,并逼迫柳长金供出其他同修,赏金一万元。柳拒绝后,又被押回到洗脑班,一个叫张素芳的女人专门做转化工作,逼迫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写不修炼的保证书等。

在绑架刘长金到洗脑班抄家时,不法人员把柳长金的二女儿从娘家扣留,直到找到柳的儿子,但又把柳长金的儿子绑架到德城区盐店口派出所关押一天。这期间,村主任和政保科武振远、刘大伟等人串通一气,把柳长金家里的东西抢劫一空并没收了房子,把柳长金和老伴赶出北厂,直到现在房子还没有归还。

◇法轮功学员张玉玲,女,四十多岁,是山东德州石油化工厂的一名好职工。自一九九九年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照“真、善、忍”重德行善,做好人,身心健康。七月二十日后,张玉玲曾三次遭中共绑架、关押、勒索。

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上午,张玉玲在迎宾市场发资料时被德城区剪子股派出所警察绑架,并关进德州市看守所。上午十一点左右,由分局刘大伟、新河东路派出所三名警察到张玉玲家非法抄家,抢走教人做好人的大法书籍等。

张玉玲在看守所被关押一个月时,又被刘大伟等人强行送济南女子第一劳教所洗脑,由张的姐姐陪同。每天逼迫看污蔑诽谤大法的录像等,逼迫放弃信仰“真善忍”。威胁张玉玲如不转化,就把其准备高考的女儿抓来。张玉玲被迫洗脑后,于四月十一日回家,单位停止了她的工作。为了生活张玉玲给人打工,警察刘大伟还到打工处骚扰张玉玲。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晚,张玉玲在雅苑小区被门卫劫持并报警。德城区东地派出所警察将她绑架到派出所,并把张玉玲铐在暖气上,将空调打开,冻她到第二天清晨,冻得张玉玲几乎说不出话来。而后又把她投进德州市看守所。在看守所,公安分局警察刘大伟恐吓、威胁、逼迫张玉玲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不说就劳教或开除工作等等。张玉玲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家人被敲诈勒索一万元钱后放回。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三日,张玉玲被德城区公安分局、国安特务跟踪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德州市看守所一个月,家人被勒索七千元钱放回。

◇法轮功学员康淑风,女,五十多岁,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三日上午十一点左右,在开发区电动车市场发放真相资料时被三名巡警跟踪并绑架到德城区湖滨北路派出所。下午两点多钟,由德城区公安分局警察张红旗审问资料来源,王文军在旁恐吓不说把你儿子弄来。而后由刘大伟把康淑风劫持到公安分局拘留所。王文军和另一警察叫来开锁公司人员把康淑风的家门打开进行抄家,抄走MP3和真相挂历。 非法关押五天,于二十八日下午,公安分局叫其家人交五百元说是罚款钱和保证金八百元后,把康淑风被放回家。

当康淑风的儿子把母亲接回家后,开车带着工人到工地干活的途中,被德城区剪子股派出所警察拦截,查出车上有大法资料后被劫持到派出所,用手铐把康淑风儿子的双手铐在铁床上大半宿,逼问资料来源?待康的儿子说出实情后,第二天,警察才把手铐给打开并放回(车已归还)。但把车上康淑风家的私人现金近三千元、存款折、电脑笔记本一部、EVD两个、MP3一个、照相机一部、大法资料及私人证件等全部扣留,并上交公安分局。当康淑风的儿子再去要自己的东西时,警察却耍赖说有些东西他们没看见。

这还不算完,警察竟到银行私自查看康淑风的存款,污蔑说成是法轮功活动经费,并把康淑风的所有亲属都查个遍,调查每一笔现金的来龙去脉,搅的每个家庭都不得安宁。

◇法轮功学员王树林,男,四十多岁,德州振华玻璃厂的一名职工,他为人忠厚老实、善良,对人热情,是有名的大好人。十几年前,年纪轻轻的他,因工作事故,一眼失明,导致另一眼视力下降,非常痛苦。九八年经人介绍,炼起了法轮功。修炼后,是法轮大法给他带来了光明和希望,身心受益。从此,他不再忧愁,不再苦恼,对人生充满了信心。可是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王树林曾遭中共绑架、关押、劳教等迫害,身心受到严重伤害。

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下午,王树林给世人安装卫星电视接收器,被尾随在后边的警车跟踪,把和王树林在一起的一常人一同绑架到德城区建设街道派出所,并上报到德城区公安分局。第二天,王树林的母亲得知儿子被绑架后和女儿到派出所要人,大约十一点左右,看见儿子戴着手铐由三四名警察看管。王的母亲询问是谁管这事,被警察支走,他们却带着王树林从后门溜走,把王树林投进德州看守所。在看守所遭恶人殴打。确认另一男人不是炼法轮功的,逼迫其诽谤大法并在纸张上签字后放回。

十一日上午,王树林七十多岁老父亲、老母亲和姐姐到公安分局去要人。国保大队的张希坤、刘大伟说,法轮功是×教,安装卫星接收器收看新唐人电视台是参与了×教活动。王树林的家人要求拿出相关的法律依据来,他们拿不出。恶警察刘大伟凶相毕露,将王树林五十岁的姐姐连推带搡推倒在沙发上,并叫来十几名警察又录像又拍照,拉开了打人的架势。威胁要把他们送派出所,上家去搜家,更恶毒的是要开除在济南上大学的王树林女儿等等,并追问王的姐姐在哪住(也修炼法轮功,曾遭过多次绑架,关押等)。还扬言要把王树林送济南洗脑班迫害。 后经家人多次去公安分局要人,王树林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二十一天(据悉还遭过恶人殴打),于六月二十九日回家。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 ,王树林进京为大法讨公道,被北京公安抓到丰台体育场。在烈日下暴晒,无吃无喝。晚上他被送到德州驻京办事处,劫持回本地。

被押回本地后,单位振华玻璃厂受中共邪党欺骗,经常派人到他家骚扰,并停发其爱人的工资。德城区新河东路派出所片警张长江派人看管,长期跟踪监视他,剥夺人身自由。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王树林再次到北京为大法鸣冤,被北京警察抓到海淀看守所迫害一个月。

王树林在海淀看守所遭迫害一个月后,又被劫持到北京大兴县团河劳教所,对他非法劳教一年。 在劳教所里,被强制干奴工活,包筷子。从早干到晚,累了、困了坏人就用凉水浇他。吃饭、上厕所时间卡的死死的,想吃饭,就没有大小便时间。每天逼迫大法学员看诽谤大法的录像,逼迫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写所谓的“保证书”。不转化,不让睡觉,进行精神折磨。多人挤在一起,不能平躺,只能侧身,直到累的腰腿疼痛的醒来。由于长时间被迫害,导致发高烧近40度,嗓子肿的连水都咽不下去,狱医利用输液迫害大法学员,不知输的什么药物,输完痛苦难忍,导致休克,险些没命。从此,身体虚弱,头发脱落,牙齿松动,吃东西费力。即使这样,邪党们也不放过,照常逼迫干活。还经常受坏人的歧视和辱骂。 从北京劳教回家后,单位非法剥夺他的工作权利,为了生活,只能以做小买卖维生。每到中共的所谓“敏感日”,恶警就派人到家骚扰。

◇法轮功学员崔济萍,女,五十多岁,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四日上午九点多钟,德城区建设街派出所片警李涛等三名警察到崔济萍家敲门骚扰,崔拒绝开门。

在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的二零零三年,崔济萍得到《转法轮》这本天书。在通读的过程中,大法师父就给她净化了身体。患有心脏早搏的病症消失了,上下楼腿膝盖疼,无力的感觉没有了,走路生风,骑自行车象有人推一样的轻快。更重要的是从中懂得了人生的真谛,明白了原来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领悟了佛法博大精深的内涵。从而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思想道德的提升使她从各个方面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与人为善,替他人着想,孝敬父母、婆婆,善待子女,使家庭从原来的争争吵吵变为和睦、和谐。她每天都沐浴在大法的洪恩之中,内心充满幸福和欢乐。

在二零零五年九月十日上午,德城区建设街派出所的几名警察李涛、刘小东、王强等五、六人突然闯入她家,非法抢走她家的电脑主机、炼功磁带、大法书籍,将她送至德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失去人身自由,每天做奴工扎纸花,要完成规定的数量,必须从早上一直到晚饭后才能完成,就这样,她被非法的无偿的被看守所的人剥削着。吃的是黑面馒头,没有油水的菜汤,菜汤里有没洗净的虫子、草、泥沙、苍蝇等等,连咸菜也不给。买一份带肉的菜十元一份,肉是臭的。日常用品卫生纸五元一卷,洗衣粉(400克)五元一袋,其它的比市场价高出许多倍,高价出售。家人为了她早出来,托关系,和被勒索近二万元。

◇法轮功学员李俊兰,女,五十多岁,曾身患心脏病、腰腿痛、胃病等,96年修炼法轮功后,疾病全无。

二零一二年四月中旬,村干部和某到法轮功学员李俊兰的哥哥家找李。当时李没在家。问李是否还修炼法轮功,并叫李的哥哥签字。

二零零九年十六日,在德州嘉诚小区被德城区公安分局警察、刘大伟、段惠娟等七、八个警察绑架到新河东路派出所并抄家,抢走大法书籍,现金三千元,手机2部、上网卡等,后又送进看守所。刘大卫提审,威胁恐吓,不交代情况,就劳教。在看守所关押48天后,把李俊兰和陈志华用手铐铐在一起,由段惠娟等四人送济南劳教一年半,经查体拒收。

二零零二年,陵县公安局警察四、五人从家中把李俊兰绑架到公安局,在陵县看守所关押十天,而后又绑架到德州市国泰宾馆洗脑班半个月。

七二零到北京上访,被北京警察抓到丰台体育场,在太阳底下暴晒一整天。二十三日被劫持到山东陵县公安局,强行洗脑十天。

◇法轮功学员刘大珍,女,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九日晚,刘大珍被德城区建设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抢走私人物品MP3等。

◇法轮功学员孔祥梅,九五年,喜得大法。在她的介绍下使很多人走上修炼之路,在大法中受益。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一日,被骚扰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一日,公安局警察打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孔祥梅的丈夫,询问孔是否在家。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铺天盖地造谣诽谤诬陷打压法轮功,孔祥梅被中共视为重点人物。二十二日这天,孔祥梅在路中被三辆警车多名警察劫持到德城区新河东路派出所非法关押半个月。

单位宏升公司书记霍丽娃和总公司经理刘长林、副书记王卫星,孔祥梅丈夫单位—德州宏泰公司(原钢窗厂)书记赵胜利,德城区书记姓王,十几人闯到她家,强行把孔祥梅带到德州党校非法关押三天。没吃没喝,气温热,蚊子咬,不转化就扣押。单位、派出所派人专门看管,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真善忍”不转化就送劳教。孔祥梅回家后,派出所强迫每天到所里报到。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孔祥梅在家中被单位霍丽娃强行带到德州新湖饭店洗脑班非法软禁一个月,无人身自由。被逼无奈流离失所八年

二零零一年黄历八月二十,单位谎称送医疗保险,在楼下等孔祥梅,骗她下去拿,企图绑架,未得逞。中午出去买菜,公安警察盯着,想绑架,在拐弯处孔把他们甩掉。晚上楼下有五六人蹲坑,孔见势走脱。孔祥梅只因做个好人,中共邪党却派人到处张贴捉拿她的“通缉令”,因此孔祥梅被逼无奈,有家不能回,一个女人孤苦伶仃和家人失去联系,在外流离失所八年。单位受中共谎言毒害把孔祥梅除名并停发工资。

零八年奥运期间,德州政法委人员欺骗其忠厚老实丈夫到租房处找到孔祥梅,从此,她才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但是每到中共认为的敏感日,孔祥梅和家人都要受到不同程度的干扰。

◇法轮功学员马玉环,男,六十多岁,德州八中学校职工,二零一二年四月初遭单位领导骚扰。马玉环曾于二零零零年年底进京上访,被北京警察抓到驻京办,后被遣回本地。二零零一年正月,马玉环被绑架到德州纺织宾馆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一年三月份,被德城区公安分局警察劫持到山东济南劳教三年,工资停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