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市法轮功学员初立文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2012年6月11日上午10点多钟,山东潍坊市峡山区(原昌邑市)太堡庄乡50多岁的初立文正在家中准备割小麦的事情,峡山区“610”操控太堡庄街道派出所七、八个恶警翻墙入室,强行将初立文绑架。

初立文生活照
初立文生活照

6月13日上午十一点左右,派出所有几名警察开一辆警车到初立文女儿家,跟她说:把你爹的小麦割了,玉米种上,昨天上面来人,把他送了山东省济南市章丘市去了,(非法)劳教一年。初立文的女儿说:为什么?其中一人说:他领人安“小锅”(卫星电视接收器)的原因,随后就走了。

初立文先生,自从修炼法轮功以后,全身的多种疾病一扫而光,身体健康了,家庭更和睦了,全家人整日被幸福包围着,就连睡觉时嘴角都挂着笑容。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在1999年7月20日发动了一场针对法轮大法与法轮功学员的史无前例的空前浩劫。初家的美满生活随即也被打碎了。

初立文二零零三年被绑架劳教迫害后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五年十八、九岁的儿子初庆华去潍北监狱看望爸爸时,被狱警绑架,后关进山东王村劳教所,不幸重伤后,肺被切去一块,又在二零零九年八月被中共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在大连市监狱受迫害。

多次被非法关押折磨

99年7月22日,几个孩子像平时一样在初家学法轮大法,中午初立文骑摩托车护送孩子们回家,途中被两辆轿车跟踪并被绑架到昌邑市饮马镇宾馆,在那里面被逼迫着看诽谤大法的录像,一直关到月底才放回家。

99年10月14日,初立文为给无辜遭诬陷的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而去北京上访,16日回家后,17日就被当地的太堡庄乡派出所恶警绑架到乡委,铐在从派出所拉去的铁椅子上,一直11天,被铐期间,被派出所指导员陈述云反复的打耳光迫害(陈现已经遭恶报,瘫痪在床)。再后来在全乡镇游街侮辱后,被绑架到昌邑市看守所奴役迫害1个月,由当地派出所恶警拉回派出所继续关押迫害1个月,期间一直让家人送饭。直到12月28日才被时任所长的高玉中放回家。

2000年2月2日(黄历十二月二十七)初立文因为与几位同修交流,被太堡庄派出所绑架,当晚送昌邑看守所,先铐在院子里的树上冻。黄历新年过后,等公安干警上班后,就立即被刑警队一李姓警察给打上背铐,后又用举凳子折磨,然后被戴大镣迫害。

就这样在看守所关押1个月后被当地派出所接回,继续关押在当地派出所里,一直关押到4月14日,这期间经常被恶警王坤长殴打。然后被送山东省昌乐劳教所劳教三年,先被关在二大队一分队。

在劳教所遭残忍迫害三年

初立文“五一”开始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被好几个人摁住强行插管灌食迫害,插管灌食的感觉令人无法忍受的难受。后被强迫干建筑活奴役;后转到三大队一分队,刚到三大队一分队时,在恶警的纵容下,被一个马姓犯人组长一脚在胸膛上跺出一个清晰的黑脚印,好长时间喘不上气来,有一种要被憋死的感觉。

2001年正月,有几天特别特别的冷,在晚上,搪瓷缸内的水都能冻得鼓起几公分高;恶警们选了特别冷的这几天,把初立文带到山顶的三楼上,扒光衣服铐在窗棂上,门窗全部打开,从晚上10点一直冻到凌晨4点,接连两天都是这样;第三天晚上未铐,冻到凌晨3点时,初立文看到监视他的恶警的被子掉到床下,走过去给恶警盖被子,恶警醒了,或许尚有一丝善念,就把他放回了监室。后调到9大队。在9大队,初立文被莱钢的王勇用钢针在满脚背子上扎,扎的满鞋里都是血;又被邪恶们摁着趴在地上,用穿着皮鞋的脚用力的搓捻两手臂。

2001年8月24日转至山东章丘劳教所(四分所,又称矾硫大院)。9月6日开始逼转化,以烟台芝罘区的赵巍为首的四人一组监视着,在一间非常潮湿的小黑屋里坐小板凳面壁,一天24小时不准睡觉,一直7天,初立文仍然不转化,被恶人用拖把杆别着盘上双腿,用撕成条的床单捆住双腿,把双手在背后捆住。就这样一直捆了好几天(除了吃饭和上厕所,就一直这样捆着),期间疼的昏过去再昏过来。还不转化,恶人就把他的两手臂伸直,铐在两张上下床的床头上,整个人就成了一个十字架形,大小便也不放下来,一直铐了8天8夜。8天8夜呀,初立文被放下来后,全身松软,立刻瘫倒在地上。

就在这间非常潮湿的小黑屋里,一直被关押了半年。在这难忘的半年里,经历了正常人无法想象的酷刑:长时间坐小板凳不准动、拳打脚踢、用马扎子砍小腿骨、打破左耳膜、牙齿被打坏、山东茌平的犹大孙保江用硬塑料拖鞋底立起来砍头顶,一开始头顶被砍的摸着软软的,头皮没破,里面被砍坏了,满是血;后来就把头皮砍破了,鲜血淋漓,满头是血。以上的酷刑,在这半年里是家常便饭,每天都要经受。

即使这样,邪恶也不能使初立文放弃大法、向邪恶转化。恶警没办法,就开始用奴役劳动迫害,经常干活到夜里12点,每天工作时间长达18、9个小时。

这次劳教,应该是2003年3月14日到期,因适逢中共的两会期间,一直被超期关押至2003年4月2日。

被非法判刑五年:皮管子抽打、电击全身

2003年4月3日初立文回到家,在家住了4个半月,身体刚刚得到恢复。2003年8月18日,初立文又一次被山东昌邑市610伙同昌邑市太堡庄派出所恶警无故绑架。首先被关押在太堡庄派出所的一个大铁笼子里,铐在铁椅子上严刑拷打一番,然后转至昌邑市看守所的2号监室。在这里被恶警蒲松岭用皮管子抽打、被戴大镣和手捧子,双手双脚铐在一起,白天黑夜不放开,然后毒打、被灌食和打吊瓶。在看守所的几个月里被折磨的生不如死后,被非法判刑5年。

2003年12月24日初立文被关入山东省潍北监狱。在入监队,被恶警赵兵4、5天就用当时监狱里最新式的极达式电棍电击全身一次,这种电棍特别厉害,电压特别高,不仅仅烧伤皮肤,还能打击肉体深处,给人造成难以愈合的内伤,使人受到的痛苦更大。在监狱洗脑班里被教育科孙姓科长和赵姓书记连续电击、被犹大杨玉军毒打、掐住脖子至窒息昏迷后方才放手。2004年3月12日下放六监区劳动。

4月14日初立文被恶警教育科长张克军、队长卜××、教导员蒋××、管教股长王××、小队长王××等人扒光衣服,反铐在管教股门前的树上,同时用5根电棍电击全身,直至电棍没电。这次电击造成面部毁容、全身电烂。当时遭电击的滋味,尤其是多根电棍同时电击全身各部位的滋味,无法用人类的语言形容到底有多么难受、多么痛苦。

2004年8月18日被关小号。恶警指使犯人经常往小号里泼水,小号的地上老是半泥半水。在小号里吃不饱、喝凉水,只能站着,不能睡觉。初立文被扒光衣服,仅穿一个小裤头在小号里喂蚊子。潍北监狱的蚊子特别大、特别多,初立文稍一不留神,蚊子就会落满他的身体,被蚊子咬得痒痒的钻心。到后来他的身体被蚊子咬烂了,地上落满了撑死的蚊子。

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恶警教育科长张克军、管教股的徐明云、李茂林等三日两头的到小号里用电棍电击初立文。有一次,恶警张克军让犯人把初立文摁趴在小号里的墙角,张克军用两根高压电棍电击初立文的脖子后面,直到电棍没电了为止。电完后脖子上的皮都熟了。在此小号内被一直关到10月20日。

2004年10月20日,从六分监区小号绑架到一分监区小号。早上被反铐在管教股的连椅上,教导员王××等恶警用至少4根极达式电棍电遍全身。用这种电棍一触及人体,就立即痛遍全身。4根这种电棍一齐电击,身体立刻蹦起来。在电击过程中,身体不由自主的上来下去直蹦。电击完后,从嘴里淌到地上一片血水。抬回小号后,一直到晚上才苏醒过来。

在这个小号里,以社会刑事犯青州的张亮、东北的聂无存等5人组成迫害小组,白天让穿着小裤头坐在床板上;晚上9:30犯人睡觉后,把床板抽掉,屁股坐在3×3cm的三角铁床程子上,双手双脚同时绑在高出床面约40cm床头的三角铁上,然后用茶缸从头顶浇凉水,直到身体不再发抖;接着再用热水浇。就这样反反复复浇凉水、浇热水直到明天。连续这样几天后未能使法轮功学员初立文屈服。这时,刑事犯张亮又使毒计,仍让初立文坐在那个角铁程上,双手、脚都同时绑在高出床面40cm床头的三角铁上,体重200多斤的张亮站在初立文的两小腿上用力向下跺了多次,最后把两小腿的肌肉全踩烂了,两脚肿起老高,一直流血不止。同时用止血钳夹住注射用针头,密密麻麻的猛扎大腿。造成双腿不能行走。在这种情况下被抬回六分监区。

(附初立文恢复4年后腿伤的照片,摄于2009-1-11)
(附初立文恢复4年后腿伤的照片,摄于2009-1-11)

05年秋,管教股长王××、蒋教导员,10月2日晚把初立文铐在树上,用四五根电棍电昏后抬入小号,第二天上午又铐在树上,管教股长王××、教导员蒋××、恶警王起祥等先用电手套电,后一齐用极达式电棍电击,直电得初立文身体直蹦、全身抖动不止,最后不省人事昏过去才罢手。

06年2月底(正月初八)新成立4大队,恶警徐明云任大队长,用石竹子小竹竿(没有空心的那种竹竿)没头没脸的打初立文,又把左耳膜打破,听不见任何声音,说话时耳朵里嗡嗡的。八月份转回二大队。

06年12月19日恶警队长张海明、教导员王军、恶警李××让孙习磊等三名犯人抓住初,三恶警共同电击,电完后立即关入小号,那几天非常寒冷,在小号中初立文经常被冻得昏迷不醒,于是,他在小号中绝食抗议。被恶警徐明云指使犯人给他强行灌食生面。

持续的迫害

2008年8月17日,5年刑期到期。这天上午,潍坊市峡山区(原昌邑市)太堡庄社区司法所姚××、社区派出所恶警数人把初立文从潍北监狱绑架到潍坊市洗脑班,铐在暖气管子上拳打脚踢了一顿。晚上拉回了太堡庄社区派出所铐在铁椅子上。第二天绑架到太堡庄中学的家长学校教室内(此时正值学生放假),以姚××为首的6人日夜监视,逼写“三书”;后又转关在一个村委办公室内,在这里遭到司法所姚××的“上绳”迫害,小绳子勒进肉里,多日后两胳膊上仍然留有很明显的黑色绳印。后来又被铐在派出所的铁椅子上被蒙头群殴,当时派出所所长魏庆斌在现场指挥(附:魏庆斌电话:13953655556)。

2008年9月5日,在5年监狱期满、有家未能回的情况下,又被绑架到山东省第二劳教所劳教一年迫害。20天后,由于身体出现严重病状,9月25日,初立文被保外就医。

从2008年9月底到现在,太堡庄社区派出所的恶警以及峡山区国保、610的恶警三番五次的到初立文家骚扰、抄家,使他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中。

山东昌邑市的公安、国保在昌邑市北海路北头豢养的一批邪悟者专门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在2011年的一天,这一伙中的毕升家、毕武清、李永恩、马占修等4人,到初立文家骚扰初立文。初立文不为所动,心中依然坚修大法。2、3天后的傍晚,他们4人骑2辆摩托车,捎着两根1米左右长、专门打人的棍子来到初立文家,当初立文骑着电动三轮车刚一进大门口,还没等从三轮车上下来,就被4人打得眼前发黑,被拖下车来。然后把初立文摁在地上,用棍子专门朝着头猛打起来,直打到初立文仅剩一丝气息,奄奄一息时,4人才扬长而去。初立文在自家院子里一动不动的躺了整整一个晚上。

第二天,因为大门一直敞着,邻居见到初立文时,发现他的头肿的大了一倍,吓得尖叫了一声。在邻居的帮助下,初立文立即报了警,并告诉了警察4个人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现在住在哪里。但是,接警的太堡庄派出所好象早就知道似的,搪塞道:等他们再来时你就打电话,我们就去抓。

明眼人一听就知道,这肯定是中共的国保、公安们安排的!

2011年12月15日初立文被峡山区610绑架,被送到潍坊看守所迫害了5天,于2011年12月20日回家

2012年4月27日上午七点多钟,有太堡庄派出所的恶警开警车在初立文门前徘徊,骚扰初立文。

2012年6月11日上午10点多钟,当时初立文正在家中准备割小麦的事情。峡山区太堡庄街道派出所伙同峡山“610”七、八个恶警翻墙强行将初立文绑架。12日被送往济南章丘劳教所劳教一年。

现在初立文正在济南市章丘劳教所遭受迫害。现在遭受到了什么样的迫害,还不知道;但是,我们相信,不久就会有良知尚存、善念尚在、还希望不遭恶报的警察透露出真相的。

同时呼吁国内外的正义之士,尽自己的能力,伸出援助之手,制止这场邪恶、非法的迫害,营救这些做好人的善良法轮功学员。同时也为自己选择一个无比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