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被劫持在武昌杨园洗脑班的母亲雷祖英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还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您身体很虚弱,经常下班回家累的倒头就睡,家务活干不了,还经常生病,有时在床上一躺就是好几天,也没有多余的精力管我。那个时候,为了改善您的身体状况,曾尝试过各种办法,医院看病、气功祛病,可都没有明显效果。后来我才知道,您从小体弱多病,年仅二三十岁就已患有心脏病、胃病、颈椎错位、肾结石。

可是不知从哪天起,您越来越神采奕奕,工作不累了,家务事也管得多了。原来,您开始修炼法轮功了!每天早晨我在您舒缓的炼功音乐中醒来,晚上我又在您柔和的读法声中入睡。您开始跟大人们分享您的奇迹,短短几天,摆脱了病痛的折磨,脸上的笑容也多了,在您的感染下,全家和乐融融。

渐渐的,我又发现在我不听话时,您也不再吼我,只是耐心的跟我讲道理,要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孩子,还告诉我:“我说的对,你就要听,我说的不对,你可以指出来,如果你说的对,我下次就改。”在如此的教育下,我越来越优秀,与母亲也从不曾有间隔。

然而99年7.20以后,对您,对我们全家的残酷考验就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突然有一天,您没回家,有人打电话来才知道是您拟去北京,结果被单位软禁在一个招待所里进行“思想教育”。这一关就是十天。过了几个月,您并不放弃让您重生的信仰,为了让当时的单位领导不受您的牵连,选择离开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公务员工作。这个时候,您开始教导我,“现在我们家经济条件有限,不要再随便花钱买东西了,你也不用羡慕别的孩子,你要记住,你所拥有的别人也没有,要懂事啊!”是啊,我要懂事,不让父母为我操心。那年我11岁。

还有一次,父亲在除夕那天被其单位伙同水果湖第一派出所抓去洗脑班,大过年的只剩您和我两人。可是偏偏不小心,您把钥匙锁在家里,看得出您当时的无助,于是我想出各种不靠谱的办法替您解忧,不过还是您冷静下来想出一个虽然有风险但也可行的方法进屋,从楼上的阳台翻进我家阳台。那时我就觉得,什么困难都难不倒您!

一天晚上,我还在房间里做作业,突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等我出房门时,您已经被带走了,家里站着几个大男人说他们是派出所的,不准我动,于是开始对我们家进行搜查,手机、电脑、大法书等、甚至连我学英语的录音机也全部被搜走。之后,连父亲也被带走了,就那样,我第一次一个人在家度过了一夜,泪水浸湿了枕头。父亲第二天才回来。

两个星期后,武汉市公安局的两个警察突然出现在我学校里,想要我去拘留所见您并利用我给您做“思想工作”。我同意去见您,但不会帮他们说话的,因为我要给您鼓励,让您知道我很好不需要为我操心。那天,我第一次去拘留所,整个气氛令人窒息,白墙上印着大大的红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那些警察还对我肆意恐吓,我不为所动。短暂的见面,我至今仍记忆犹新。几星期前还长发卷卷的您,现在齐耳短发,身上的衣服也全部被剪了扣子下了拉链,见面一笑,说好不哭,坚持了十几秒钟泪水还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但是不用说话,我也知道,您一定会闯过这一关的,而我也能自己照顾好自己。

又过了几个星期,您被构陷在何湾劳教所劳教一年的决定下来了,可是这时家里再次被抄,父亲再次被绑架到洗脑班,剩下我一个人,这一去就是7个月。那年我12岁。

一年后,您终于回来了,看着您原本瘦小却更衰弱的身影,还是原来那个您吗?交谈中,您仍然乐观,并且更坚定,还担心我幼小的心灵有没有受到伤害,我平静的告诉您,“我不认为这对我是个很大的魔难,因为我相信“真善忍”没有错!您知道吗,我上学期的期末成绩全班第一、全年级第十噢!我有自己照顾好自己噢!”

一家人好不容易平安的过了两年,苦难再次袭来,只是这次发生得更加荒唐。由于父亲在单位里工作突出,写的多篇经济报告及课题被国务院及省委领导批示,当时的湖北省委书记一打听,才知道创造如此佳绩的人才居然修炼法轮功,并且获知您因不放弃信仰而放弃工作的事情,就跟下属说,“先解决工作问题,再解决思想问题”。谁知这一句话,又把您推向痛苦的深渊。在湖北省610办公室的指使下,水果湖第一派出所的便衣在趁您下午回家时把您绑架至武昌杨园洗脑班,一关又是一个多月。

您从来不告诉我您在劳教所洗脑班所遭遇的残酷迫害,那种艰难是我不能体会的,但当我看到您的自白时,再一次泪流满面。“我被关在不足十平米的包房里8个多月,周围都是铁栅栏,门窗被用纸糊住,看不到外面的任何东西,听不到外面的声音,见不到阳光,吃喝拉撒睡全在里面,一天24小时由多人轮流车轮战式地洗脑,每天只能睡2个小时觉。有一次三天三夜不让合眼。在一个闷罐式的封闭环境中被混乱思维的人搅乱着思维。”(武汉市何湾劳教所)“一个盛夏晚上,双手被铐在墙上放在配电房里任由蚊虫叮咬。当我绝食抗议时,野蛮地向我灌食,6个人把我按在地上,用筷子把嘴唇撬肿,使劲捏腮帮,用橡皮条嵌在嘴里用劲往下拉灌水,差点把我灌得窒息而死。这情形把被派来陪伴转化的同事惊呆了,她因受刺激而引发了高血压。”(武昌杨园洗脑班)这是真的吗?这是真的!如此邪恶的事情居然就发生在我们身边!我可亲可敬的母亲,您到底还承受了多大的苦难?平日看见您和蔼的笑容、乐观的精神让我如何联想到这一切居然就发生在您身上?!

今年6月7日,您突如其来的被绑架再一次打破了我们原已恢复平静的生活。早晨趁您出门坐公交时,武昌区610办公室及水果湖第一派出所的人再一次将您绑架至杨园洗脑班,给出的理由居然是“6月9号湖北省要开第10次党代会,要提前清理环境”,至今仍无任何消息。想到您上次在那的遭遇,我就寝食难安,这次您又会遭到怎样的非人虐待?

反思我自己,从前,我认为自己还小,能管好我自己不让您操心就是对您最大的支持,并且我做到了。而今,在您的呵护下我已经长大,并且来到美国,这片自由的土地上,我要为您呼吁、呐喊,让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立刻释放我的母亲!”尽全力营救您早日获得自由!不止是我,关心我的朋友们无论华人还是西方人都无不心系着您的安危,您绝不是孤单的一个人,您感受到力量了吗?

6月12日摄于纽约中领馆
6月12日在纽约中领馆前

前几天,我站在自由女神的脚下,仰望着她:“什么时候您自由火炬的光辉才会照到中华大地上?”看着她坚定的望向远处目光,我相信,那一天很快就会到来,那一天就是我和您再次相聚的一天!请您一定要坚持到那一天!

您的女儿

2012年7月4日于纽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