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师父话 紧跟师父回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我是一九九五年七月中旬得法的大法弟子,十多年来,《转法轮》我读了一遍又一遍,那博大精深的法理深深的吸引着我。在慈悲师父的悉心呵护下,在佛光的沐浴下,我的身心发生着巨大的变化,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威严。

一、喜得大法 大法的神奇在身体显现

我从小身体很不好,身上疾病很多,我曾患有关节炎,气喘,鼻炎,淋巴炎等,疾病经常折磨的我痛不欲生。尤其是一九九五年夏天的一天,我右边肚子下方不停的疼痛,经医院诊断为子宫肌瘤并发急性阑尾炎,马上要动手术切除。这是个大手术,我有点恐惧,我疼痛难忍,别无选择,只好听天由命了。几天后,我妈妈陪我来到了医院。手术过程中,因为麻醉药不到位,痛得我直叫,我吃了很多苦。手术做完,几个晚上痛得不能睡觉,住了一个星期医院,我能下地走路了,我要出院,再三要求下,主任医师同意了,开了很多药让我回家吃。

经过这次大病,我感觉到做人真苦,还要经历生、老、病、死的折磨,要是不会得病,没有痛苦该多好啊!我突发奇想,神仙会得病吗?神仙肯定不会有病,怎么样才能当神仙啊?在这之后,就好象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要推我出去,不要呆在家里。这时我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就一拐一瘸的到附近公园去锻炼身体。好象冥冥之中早有定数,就碰到了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她一看见我就说:“你身体不好啊,去炼法轮功吧,这个法轮功的师父功力很高,很大,好大的本事,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了的,全世界都找不到第二个这样的人,这个功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越修炼,人越年轻,身体越健康,是修神修佛的。我也在炼,炼功点就在××路边的公园。”我眼睛一亮,我很惊喜,就说:“好,我去!”

回到家,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我母亲,她也很高兴,并且要和我一起去炼功。第二天一早,我和母亲带着十岁的女儿,三人一起到××路边公园去找炼功点,我们三人分头找,这时我女儿在那边对着我就喊,“妈妈,找到了,在这里。”我兴奋的两步并作一步,一拐一拐的跑到炼功点。法轮大法悠扬的炼功音乐把我带進了一种非常美妙,非常宁静的神境。我激动地泪花直流,心里呼唤着师父,“师父,我找到您了,我找到了。”

医院开的药全抛掉了,不要了,没有用了。从此以后我们三人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之路。

炼完功后,动手术的部位不痛了,走路也不拐不瘸了,走路很轻松。修炼不久,大法的种种神奇就在我身体上显现出来。

炼功不到一个星期,师父就帮我打开了天目。我记得很清楚,一个炎热的下午大约二点来钟,我懒洋洋的躺在床上休息,突然在我两眉之间,松果体这个位置上,“哒”一声,就象照相机拍照一样,眼前红光一片,我静静的看,越看越清楚,红光慢慢的往左边移,出现了一个大约十八岁左右的小女孩,我仔细一看,好象是年轻时的我自己,然后右边又移过来一张彩色的照片,很清楚,这张照片也是彩色的,上面一个面带笑容的女人,可能有三十多岁,长着一双大眼睛,梳了一对长辫子,穿着全白色的衣服,领子是竖起来的,扣子是布做的。然后又往左移,右边又来了一张海底生物,这张我就不太喜欢,这时,我莫名的感觉到全身都在抖动,人和床都要飘起来的感觉。我住在五楼,当时好象要从五楼飞出去的感觉,我有点害怕,心里马上呼唤师父:“师父,师父!”这些景象顿时消失。我悟到:这是师父为了增强我炼功的信心,让我看到了过去的我,看到了另外空间的景象。后来随着我功力的上升,师父关闭了我的天目。我也知道,在悟中,在迷中可以修的更快。但是我有时还会经常有一些神奇的感觉,比如,有时在似睡非睡的时候,会感觉自己全身缩小到一粒沙子那么小,身体可大可小。有时骑自行车上班,双脚,背部,两手,都好象有法轮在转,热乎乎的,非常美妙,非常舒服。

一天,我象往常那样来到了公园炼功点炼功,刚一开始炼静功,就定住了,定住之后,就感觉到有一种祥和慈悲的场,然后就看见周围的地在转,到处有法轮在转,仿佛有一个大法轮在托着我的身体炼功,非常美妙,非常舒服。然后又感觉自己象孙悟空在空中翻筋斗一样,非常震撼,非常殊胜,我一时激动的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坐在地上大哭起来,静功音乐一停止,同修们都围了过来,帮我擦眼泪,一边擦一边问,你为什么哭呀?出了什么事呀?我说:我没事,我只是好象感觉法轮在托着我的身体在炼功,就象孙悟空在空中翻筋斗一样,感觉到很激动,控制不了自己,激动得哭。有的说,哇,你修得真好,根基好。其实我心里明白,修得比我好的学员千千万万,大法弟子根基都好。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在催促我勇猛精進。

炼了一段时间的功之后,过去一直折磨我的严重的关节炎,鼻炎,淋巴结也彻底痊愈了,我无病一身轻。通过学法修炼,我知道了病是业力,我也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承受了我的难,消了我生生世世的业,把我从无比肮脏的地狱捞起,洗净,给了我健康的身体,我无比的幸福,无比的感恩,我心里想我一定要好好的修,听师父的话,紧跟师父回家。

二、过好家庭关,圆容修炼环境

一九八七年,我结婚才两年,丈夫就以性格不合,合不来为理由要求与我离婚,我并不想拆散这个家,尽力挽救,无济于事。因为他心已不在我这,留他也没用。我想,既然夫妻缘份已尽,要离就离吧。我只一个要求:请法院把女儿判给我吧。因为孩子太小,还离不开妈妈,法院同意了。当时我们住的是他单位分的房子,两室一厅。法院就判我们一人住一间,共厨房,共卫生间。可我总觉得别扭,离了婚,还住在一起干什么,觉得不合适,我又不想要他的房子,我就带着女儿搬出来了。当时女儿只有二岁,我在企业单位上班,每月工资不到五十元,单位没有住房。我父母善良,见我可怜,又带着孩子,没地方去,就收留我们母女在家住。

我父母的房子是小三室一厅,当时弟弟还没有成家,一家人住在一起,还是蛮紧张的。大约半年后,经人介绍,我弟弟交了一个女朋友,又过了半年,他们就结婚了,这样家里就有六、七口人吃饭。

一大家子人住在一起,难免磕磕碰碰,会有一些矛盾,作为一个修炼人,我都能忍。可是在一九九六年之后,我在这个家的处境就越来越困难。我弟媳和弟弟经常吵架,一天几小吵,三天一大吵,几乎天天要吵架。一吵起来,弟媳就要搭上我,骂我,骂得很难听。我想到我是一个修炼人,不跟他们一般见识,我不理她,还只有忍着。后来发展到公开骂我母亲,怪我母亲收留了我,要我母亲把我赶出去。还经常当着弟弟、母亲的面搬弄是非,讥笑,侮辱我。尤其我又是一个离了婚的女儿,她更是欺软怕硬,步步紧逼。有一天,她带了几个人到家里来,要把我的东西抛出去,甚至威胁要打我。我弟弟也知道这一些,但由于懦弱,他躲起来,不敢露面。可是邻居们看不过去了,都跑出来阻挡,这样才没有酿下大祸。

一次腊月深夜十二点来钟,我女儿睡着了,这个弟媳突然掀开我女儿的被子,揪着我女儿的头发就打,我女儿被打的坐在床上哇哇大哭,打了之后,又把我的棉被从五楼抛到楼下去,掉在脏水里。受这种侮辱,我每次都不想放过她,要跟她干起来,都是师父的法在我的脑海里回荡:“所以在今后炼功中,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魔难。没有这些魔难你怎么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没有利益上的冲突,没有人心的干扰,你坐在那儿心性就提高上来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转法轮》)

我听了师父的话,顿时觉得海阔天空。

为了我,我母亲也吃了很多苦,我弟媳很不讲理,一有事就拿我们出气,母亲也跟着遭殃,她经常用脚去踹我母亲的房门,门都踹破了,嘴里骂骂咧咧,甚至逼我母亲向她下跪。有一年夏天,天气很热,我母亲穿着短衣,短裤在厨房洗菜,突然,弟媳拿着刚开的一壶水,往我妈的大腿淋下去,我妈整条腿被开水烫得通红,皮都化了,变了形,肉都露在外面,母亲当时就昏倒在地,不省人事。幸亏母亲也是炼功人,不和她计较,经过半年多的魔难,母亲的脚才好。

要过年了,我真有点怕,最后还是母亲开了口说:你就不要在家里吃年夜饭了,你就到外面去凑合一下吧,躲躲她吧!不然的话,我们家过年也不得安宁。我答应了母亲,除夕三十晚上,家家户户温馨团圆,鞭炮阵阵一片喜庆,我却一个人在寒风中孤零零的在外面溜达,一想到自己落到这种地步,委屈的泪水止不住流了下来,觉得好悲哀,很凄凉。觉得修炼真难啊!师父说:“在这个宇宙中还有个理:你是承受了很大的痛苦了,所以你自身的业力也要得到转化。因为你付出了,承受多大,转化多大,都变成德。炼功人不就要这个德吗?你不就两得了,业力还消下去了。他要不给你制造这样一个环境,你上哪去提高心性呢?你好我也好,一团和气坐那儿就长功,哪有那个事啊?正因为他给你制造了这样一个矛盾,产生了这样一个提高心性的机会,你从中能够提高自己的心性,你这个心性不就提高上来了?三得。你是个炼功人,你心性上来你功不就上来了吗?一举四得。你怎么不应该感谢人家?你心里真得好好谢谢人家的,确实是这样的。”(《转法轮》)

一想到我是一个修炼的人,是一个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我又不觉得委屈了。

师父的法使我闯过了一关又一关,使我越过了一个又一个难,使我的思想升华了又升华。我就把这当作是帮我提高,我不认为苦了,我认为我得到了很多很多,不失不得嘛。我弟媳虽然对我这样,可是我仍然把她们作为众生来救,我照旧给她们讲真相,照样给她以及她娘家人护身符,帮她们三退。我知道,修炼人是没有敌人的。

值得欣慰的是,我一直带在身边的小女儿已经长成了二十多岁的大姑娘,而且她也由一个大法小弟子已经变成了一个精進实修的大法弟子了。她坚持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劝三退。做着师父所说的三件事。遗憾的是我母亲由于修炼中有漏,有了怕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于二零零四年六月,在看似重病的假相中去世。现在弟弟,弟媳买了房,已经搬出去住了,我带着女儿和八十三岁的老父亲住在一起,谢谢师父的慈悲安排。

三、重压志不移,精進,再精進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发动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对法轮大法的污蔑,构陷与迫害。我是亲身体验了大法的神奇,受益多多的大法弟子,我绝不能容忍人们污蔑大法,我要站出来为大法说一句公道话。我简单收拾,就踏上了進京护法的旅程。我去过北京两次,第一次很顺利。第二次结果在北京被抓,被当地派出所从北京接回来。然后,把我送往当地看守所关了一个月。

被关押期间,他们找来了我的老父亲,用常人的情来干扰我,我后悔自己当时学法不深,被邪恶钻了空子,没有过好这一关。在我父亲与片警的逼迫下,我违心的在不炼功的所谓“保证书”上签了名,还执迷不悟的在单位也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过后,我猛醒,我知道这是耻辱,是污点。我难过的哭了好几次,从看守所出来之后,我就托同修帮我上明慧网发表严正声明,声明不炼功的保证书与所签名字全部作废和在高压下被威逼所写的不算数。写了一次不放心,我连续写了三次严正声明,都是用真名写的。我不断的提醒自己:我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一切,不允许旧势力钻我的空子,我有师父管,我会在大法中归正我自己,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师父走,坚修大法到底,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从看守所一出来,二零零零开始,我就投入到救度众生的洪流中去了,一年四季,不管刮风下雨,严寒酷暑,天寒地冻,我都坚持天天上街讲真相,劝“三退”。我发放小册子,投放周报,传《九评》,送神韵光盘,贴不干胶,挂条幅,什么都做过。在路上,在公交车上,在学校门前,在商店超市,哪里都去。不知劝了多少人“三退”,也没有数,也不执著。

下面是我讲真相,救众生,劝三退,证实法的几个小例子。

劝三退我首先从我自家做起,我全家七口人在我的循循善诱下毅然全部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随后我全部亲戚共二十三人也全部三退,接着我又开始做邻居的工作,我住的这栋楼共五层,每层楼都有邻居退,共有十五人退。三十多张护身符都被邻居们拿走,看到世人都在等待着得救,盼望着得救,我开始走出了家门,向陌生人劝退。

记得一次在本地中级法院近距离发完正念回来,一上公共汽车,看到满车是人,非常拥挤,我动了慈悲心,我想他们多可怜啊!他们都眼巴巴的在等着我们去救度呢。于是就想劝三退,可是,又看见满车这么多人,有点犹豫,吓得又不敢说,这时师父的话打進我的脑海里,我鼓起勇气,就与旁边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士讲起来,我对她说:“您好,你知道三退吗?”她说,“什么三退,没听说过。”我说,“退党,退团,退队,”我继续说:“中共执政以来祸国殃民,害死我同胞八千多万,比希特勒还要恶,天要灭它,你入党,入团,入队的时候,你额头,手上就被打入了它的印记,就是它的一份子,就要受牵连,跟它一起灭亡,如果你退出了它的组织,神就会保护你,逃过灾难。”她说:“怎么退呀,我党、团、队都入过。”我说:“我给你起个化名退出去吧。”我告诉了她的化名,她点头同意,一个生命得救了,旁边还有四个人,我同样这样跟他们讲,他们都入过队,入过团,也退了。一共五个生命得救了。我说话的声音很大,全车的人都听得到,奇怪,那天人特别多,整个车上静悄悄的,好象都是来听我讲真相的。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没有一点怕心,车到站了,我下了车。

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我承担了面对面发送神韵光盘的项目,我每天穿梭在大街小巷或农贸市场,不管是男女老少,见人就发,一次可以少则几十盘,多则一百多盘,我是这样做的:您好,我给你送福来了,送一样好东西给你,这是一盘全球新年晚会。是经典的文娱节目,是我们中华民族五千年的神传文化,各个朝代的演出都有,老人家喜欢看,小朋友也喜欢看,适合各种年龄段的人看,有人看了还想看,有福的人才能得到看到呢,希望你要珍惜,请把平安幸福带回家吧!这样一说,对方马上高兴的就接过去,说:谢谢,有的拿一盘还不满足,还有拿二、三盘的,说是给亲朋好友看。

记得在一个农贸市场,一个卖肉的老板,大约四十岁左右,他自己拿了一盘,剩下的十几盘他全拿走,我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多,他说:“这是好东西,我帮你发,买我肉的人,来一个,我发一盘,可以吧。”我说:“可以可以,谢谢你,你会得福报的。”我很感动。我想正法到了这一步,众生都在觉醒,邪恶快完蛋了。

二零零七年夏天一个晚上,我出去救人,发大法资料小册子,刚发完一栋楼,准备出来时,脚滑了一下,摔了一跤,正好倒在一家门前,惊动了住户,就听见里面一个男的大声说:“谁呀,是小偷吧,抓贼呀!”冲出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举着一根木棍对着我的头就要打。我一点准备都没有,但我马上反应过来。我说:“你别动,师父快救我。”就这一念,我就看见那个人举着一个木棍,手下不来,我拔腿就跑,跑出一段距离,在黑夜中我回头一看,他还拿着一根木棍站在那里,我才想起来说,“解”,他才進屋去了。真象师父所说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还有一次,下午五点钟我出去贴“法轮大法好”等不干胶,走進一栋八层楼的居民楼,我就从一楼开始往上走,上到四楼,楼道很黑,没有灯,看不清路,一不小心把一辆自行车绊倒了,这一倒不要紧,整个一排自行车全倒,“轰”的一声,声音很响,震动很大。我当时吓懵了,怕人们发现我,更怕别人指责我说是我贴的。我赶快发正念,求师父正念加持弟子,保护弟子。一发正念,一想到师父,一背师父的法,一股热流涌上头顶,是师父保护了我。当时家家都有人,然而却象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没有任何动静,没有人上下楼,我继续上八楼,才返回,就象入无人之境。有师父法身的保护,真顺利呀。

还有一次下午两点多钟,我也是去一个居民楼贴不干胶,刚贴到三楼一个侧面的墙上,因为墙上有灰,贴粘不牢,掉到地上了,这时被一个下楼的五十多岁的妇女看见了,她可凶了,对我说:“你在这里贴什么呀?我举报你!把你关起来。”我心不动,我心里想,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就没理她。我一边上楼一边发正念,清除她背后操纵她对大法犯罪,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因素,然后我看见她把小册子拿在手上,翻来翻去的看,小册子的封面是救命的几个字,我继续对她发正念:“下楼去吧,快下楼。”并且不停的念师父的正法口诀,她果真下楼去了,等我从楼上下来,到达门口时,她还在离我十几米远的地方,站在那里不动,眼睛温情的看着我,马上转身往外走,不举报我了。我知道,她背后的邪恶因素解体了,表面人的一面清醒了。

还有一次,在我发神韵光盘的时候,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大爷看见了我对我说:“妹子,注意一点,不要再发了。”我说:“谢谢你对我的关心,我没事。”第二天,我到别的地方去发的时候,碰到一位七十多岁的大爷也跟我说:“妹子,你回家吧,不要在这里呆太久了,要注意安全。”我非常感激的对他说:“我没有事,我有师父管。”看来众生都有善念了。有时也会碰到不怀好意的人,说:“你是法轮功吧,我举报你。”我说:“你别发火,回家仔细看一下,了解一下,就象吃水果一样,你没有尝它的味道,你怎知道它是甜的呢?”他听得觉得有道理,边走边说:“回家了解一下,了解一下。”这样的事例真是很多很多,每天都会遇见。

四、清除人的观念 信师信法,走出人

我出生就伴有严重的支气管炎,肺病,因为我的外祖母,外祖父,母亲,舅舅,姨娘都有气管炎,我就一直认为这是先天带来的遗传病,家族病,是不治之症。发作的时候,人非常难受,气喘,气逼,就好象气管堵塞了,伴有咳痰,很多很多的痰,而且喉咙都有肿块。当咳痰爆发的时候,人什么事都做不了,人活得很累,很苦。常常想自己是一个可怜的人,不幸的人,埋怨母亲把她家的遗传病传给我。

虽然走入大法之后,我脱胎换骨,身体全好了,但有时消业的时候,过病业关的时候,我却仍然用人的观念,去衡量这一切,认为它是遗传病,不治之症,肯定好不了。这样就等于承认了它,加强了它。最近对这个问题,我有了全新的认识。师父说:“我们作为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应该在很高层次上看问题,不能用常人的观点去看问题。你认为是有病的时候,那可能说不定就导致有病了。因为你一认为它有病的时候,你的心性就跟常人一般高了。炼功和真正修炼的,特别是这种状态,它不会导致有病的。大家知道真正得病的,是七分精神三分病。往往是人的精神先垮了,先不行了,负担很重,就使病情急剧的变化,往往都是这样的。(《转法轮》)对照师父的法,我觉得很惭愧,修炼这么久,我还是用人心思考问题,我发现我的一思一念都没有在法上,没有达到法的标准,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不治之症,修炼人是没有病的,修炼人身体出的都是功,都是很强烈的东西在你身体里动来动去的,有病是出不了功的。这说明自己学法有漏,不够精進,还有很强的人心,很强的人的变异观念,心不纯净。而且在过病业关的时候,也没有慈悲心,也没有做到无怨无悔,没有达到去留由师父安排的境界。当我心性得到提高的时候,对母亲的埋怨就烟消云散了。

中国人几千年来的传统观念根深蒂固,离了婚的女儿更是矮人一头,在家弟媳欺负我,在外人们也指指点点。当然热心的红娘也很多,帮我介绍对象,有些条件也的确不错。作为常人,我也许早就把自己嫁出去了,但是就是因为我是修炼人,所以我一直不动心。

二零零五年夏天,在一个朋友家聚会,在席间,认识了一位开公司的老板,他也是离异。他很喜欢我,要跟我交朋友,我没答应他。他竟然未经我同意,就冒昧的到我家来,手里大包小包,提了很多礼物。一進门,见到我父亲,就叫一声“爸爸”,捧得我父亲很开心。当着我父亲的面,他对我说:“嫁给我好吗?你愿意的话,我带你去外地,到国外去,我的生意在那里。”我根本就没有考虑,就当着父亲的面说:“我不想结婚,我现在过得很好。”

我也知道一个单身女人生活十分艰难,要是一个常人,这的确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但是我是个修炼人,我跟常人不一样,我并不追求常人的享乐,人间的男女之情。我追求的是放下名,利,情,返本归真,最后圆满,是一种更高的境界。我意识到,这对我又是一个考验,又是一个必须要过的关。我想:我们这个功法是在常人中修,的确是要符合常人状态,结婚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可我现在一个人不是更好吗?不仅不受色的干扰,还可以把欲望也放弃,常人夫妻还得用强大的正念去制约对方不动色念,我为什么还去自找这种执著心呢?不是都要修去的吗?所以我选择不再结婚是正确的。

虽然修炼了十几年,离师父的要求还差得很远,很远。我向内找,我发现自己还有很多的不好的人心。我要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多救人,圆容师父所要的,完成救人的历史使命。要感谢师父的太多太多,没有别的可以报答师父,唯有精進,再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