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蠡县李二刚在邯郸劳教所遭严重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最近,河北保定蠡县东柳青村法轮功学员李二刚的妻子第二次去邯郸劳教所探视丈夫,她吃惊地发现,李二刚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这次他人消瘦的不象样子,两眼无神,目光呆滞,无论家人说什么,他都是一脸的茫然,然后摇摇头说:不知道,整个的谈话过程就会说几句话:不知道、不转化、不签字。

李二刚是在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三日晚上八点左右被蠡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蠡县六一零及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劫持到邯郸劳教所非法劳教的。没想到短短一个月就被迫害成这样。

李二刚上有八十岁的老父亲、老母亲,下有未成家立业的孩子,夫妻二人辛辛苦苦支撑着这个家,在生意场上,他是兢兢业业、刻苦认真、聪明智慧被人们信赖的合作伙伴。在家中,他是孝顺儿子、模范丈夫和好父亲,没有一点不良嗜好,尽心尽力的赡养着老人,和妻子相敬如宾,抚养着孩子,一家人幸福安定。

这样平稳祥和的一个家庭,就因为李二刚想做一个好人,被关进了邯郸劳教所,瞬间一个幸福的家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老人每天以泪洗面,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好的儿子还被抓、被劳教。孩子郁郁寡欢,脸上失去了往日无忧无虑的笑容。

他的妻子更是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一家的重担都落在了她的肩上,上有老下有小,顾家顾不了生意,忙生意又放不下家。哭还是自己偷偷的哭,不敢让二老和孩子看到,怕他们更伤心。万般无奈李二刚的妻子东奔西走,求人托关系,花了很多钱想把李二刚救出来。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丈夫已经被迫害得语无伦次了。丈夫到底遭受了怎样的非人折磨,使他在短短的一个月,就变成这样了?

邯郸劳教所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件时有所闻,丈夫的处境让她担心。

衡水深县法轮功学员赵占忠,在邯郸劳教所不写所谓“四书”,遭恶警左涛、曾毅伟等拳打脚踢,恶徒对他的头、脸狠击,用脚踢他的全身,用电棒电、橡胶棒打。

大名县法轮功学员郭社韩常喊“法轮大法好”,邯郸劳教所恶警把他弄到一楼“警官俱乐部”(内有两间空房,专门用来折磨法轮功学员)毒打一个多小时,后他被四、五个人抬回了三楼宿舍,卧床一个多月,生活不能自理。劳教所还派专人监视,不准任何人跟他接触。

唐山法轮功学员张文亮,六十一岁,原辽宁部队导弹发射营营长,后转业到唐山食品厂当干部。张文亮被劫持到邯郸劳教所,坚持修炼,拒不“转化”,遭到恶警非人迫害。一次他被专管队恶警高金利、左涛、曾毅伟、张文山、蔺涛等人捆绑成十字形,用两根电棒从前领口塞进前胸,电前身、腋窝,又电大腿内侧、生殖器,把全身皮肤都烧焦了,没有一个好地方。

这些被曝光出来的迫害案例,使李二刚的亲友更加担心二刚的安危。李二刚到邯郸劳教所是否也因不放弃信仰而遭到酷刑折磨,他为什么只会说 “不知道,不转化,不签字”?他到底受到了什么可怕刺激?遭遇了什么样的苦难?李二刚的妻子、老母亲和其他亲友对此都焦虑万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