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七岁小弟子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我叫宇清,今年七岁半,刚刚从大陆来澳洲两个多月,妈妈告诉我,我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就跟着妈妈学法炼功,听师父讲法和大法的音乐了。开始学说话时,姥姥就教我背《洪吟》

在我四岁的时候,我就开始学读《转法轮》了,姥姥就一个字一个字的教我,我读得很慢很慢,每次读到不认识的字,姥姥就告诉我怎么念。有一次和姥爷读法,他怎么教我,我就是不会,我哭了,我真的很用心的在记每个字的样子,怎么就不认识了呢,我走到师父法像前,看着师父说:师父,我想学法,我要学法,我还要和叔叔阿姨们一起读法。后来我读法时,遇到不认识的字,就感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我知道是师父,师父就在我身边。我和姥姥、姥爷每天坚持学法,不到一年时间我就会读了,虽然比较慢,但也可以参加集体学法了。

记得四岁时,有一次和姥爷去商场买东西,我看见卖货的阿姨很善良,我就从姥爷的包里拿出个护身符,递到那个阿姨面前,说:“阿姨,我给你个护身符,保你平安!”阿姨接过护身符说:“谢谢小朋友,你把这么好的东西给了我,你还有吗?”这时姥爷对卖货阿姨说:“她还有,你收下吧,这是孩子的心,她想让阿姨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走时阿姨看着我,眼睛里都有泪水。这是我第一次做救人的事,心里高兴的不得了。

每次我身体不舒服时,我都知道是师父在给我消业,我就坚持听师父讲法、坚持打坐,第二天就好。我从小到大都没去过医院,也从没打过针吃过药。记得我五岁的时候,我过了很大一关,连续几天的发高烧,吃什么吐什么,这几天我一直在听师父讲法,到第五天的时候,爸爸妈妈看我还是在发高烧,动了人心,怕我烧出毛病,说要把我送到医院里打一针,我一听打针,就急着哭了,“我不打针,师父摸摸我的头,我明天就好了。”夜里,我实在难受,就叫醒睡在身边的姥姥、姥爷,坐起来帮我发正念,可我还是难受,于是我也爬起来一起发正念,发着发着我就睡着了,第六天早上,我身上就不再热了,吃东西也不吐了,我知道我闯过了这一关,谢谢师父!

随着长大,我经常和家人做证实大法的事,打印小册子,刻录真相光盘,给神韵光盘装盒等等,我还和妞妞,她比我小一岁,一起去外面救人,我们背着小包,装着神韵光盘和姥姥、姥爷在街上讲真相,我们拉着手在街上派发光盘,姥姥在后面跟着劝三退,姥爷给我们发正念,我们没有怕心,我们派发出去的神韵光盘人们都会要,当时我们只派发给年轻的哥哥姐姐,只派给长得好看的。后来在学法中师父告诉我们,“度人就是度人,挑选不是慈悲。”(《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后来我们就不挑人了,救度更多的人才是师父要的,我要听师父的话。

我七岁了,要上小学了,但是我很怕上学,因为经常听说,邪党的学校不好,有些小同修就被污染了,变得不太好了,那时我就不想上学,想去明慧学校。爸爸给我在附近的小学报了名,我一连哭了三天。后来我明白了,我是大法小弟子,是修炼人,就要在最复杂的环境下修炼,才修得最扎实,在哪里都要做好,这才是师父要的。

有一次,班上有几个同学拿我的铅笔,都挑好看的拿,拿了连谢谢都不说,而且也不还给我,我心里难受,晚上回到家,跟妈妈说同学拿我铅笔了,都两天了也不还给我。妈妈摸着我的头说,“你看你的心还是放不下,拿就拿嘛,也没什么。”我不高兴,我就把好看的笔都藏起来,剩下些难看的笔。第二天上学,没有一个同学跟我玩,他们还骂我是傻子。我回家把这个事妈妈说,妈妈叫我去学法,就自然知道该怎么做了,我翻开书,还没等看呢,突然间想起了师父在讲法中提到的关于要饭碗的事,后来,我明白了这就是我的执著,修炼人要放弃对世间一切东西的执著,何况几支笔呢,我能把对铅笔的执著带到天上去吗?再说,天上要什么有什么,伸手即来,想着想着,我就没那么难过了,我悟到我有很不好的私心,于是我跟妈妈讲,妈妈夸奖我,说我学会了向内找。第二天,我又把好看的铅笔放進铅笔盒,当没事发生一样,结果,拿我笔的同学都把笔还给了我,他们还象以前一样跟我玩。

一个学期过去了,我还是不想上学,这时妞妞已经和她妈妈去了澳洲,听妞妞说那里没有邪党的学校,而且还可以自由的炼功,我很想去,我就跟姥姥、姥爷说我不想在这里上学了,我想去澳洲和妞妞一起在外面炼功,姥爷说我们家还被邪党监控着,几年的迫害使家里的经济条件也不好,去澳洲几乎没有什么希望,这时我想起了师父,我求师父帮我,我要离开邪党学校去澳洲,结果两个月后,妈妈告诉我,我们去澳洲的签证批下来了,我哭着跑到师父法像前,跪在地上,给师父磕了九个头,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是师父慈悲,不想让邪党学校毁了小弟子,师父就在我身边,谢谢师父。于是我和妈妈在四月二十五日坐上飞往澳洲悉尼的飞机。

到了悉尼,我在现场看到了神韵晚会,神韵是救人的,我看到台上的哥哥姐姐那么辛苦,一场一场的演出在救人,真的很佩服他们,我也要向他们学习,救更多的人!

到墨尔本后,我见到了妞妞,我们在一起开心的笑。在这里,我参加了5·13法轮大法日的集体炼功,这是我第一次和这么多人一起在外面炼功,感觉真好!

我有时和妈妈去景点炼功、讲真相,看见一车车的中国人来旅游,可是我给他们小册子,他们都不拿,看着他们就这样离开,我很难过,可是我又不知道怎样跟他们讲,妈妈说,“你就在那儿炼功,就是在告诉他们真相!”于是,我每次去景点,都跟着一起炼功,炼完功后,就站在旁边发真相资料。

有一天晚上,我跟妈妈说,我今晚要把第三讲后面的全部读完才去睡觉,可是刚读了四五页,我就困得不行,好想睡觉,我跟妈妈说,“我先睡觉吧,明天再把今天没读完的读完”,妈妈没吱声,我跑到床上,准备睡觉,可是翻来翻去就是睡不着,我哭着问妈妈,“我好困,可是怎么睡不着啊?”妈妈还是没吱声。我哭了一会儿,后来我下床把书拿起来了,把没读完的都读完了,然后上床睡觉,没过多久,我就睡着了。第二天,我跟妈妈讲,我悟到了当时是有困魔在干扰我,不让我学法,后来我通过读法,战胜了困魔。再说,是我自己说的要读完第三讲,我是修炼人,说的必须都要是真话,必须说到做到,做到是修!

当然我还有很多没修好的地方,比如说:我对肉很执著,每餐饭都想能吃到肉;我炼功有时会偷懒,我喜欢打坐,不喜欢抱轮,因为抱轮两个手太累了;我还有“爱听好听的”的那颗心……这些,都要在以后的修炼中,把他们去掉。

我要在澳洲更好的修炼自己,听师父的话,勇猛精進,无论有多少困难,我都要跟师父回家!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