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文明与人体生命之正见(九)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八日】(接上文

4. 历史上对今天的预言

当今,其实是为历史上许多预言所共同瞩目的一段时间。

中外历史上出现过许多神机妙算的预言家,他们留下来许多对其身后事的精准预言。说到预言,就又不免再次提到多维时空的概念了。其实前文提到的濒死体验,催眠,经络,人体特异功能之中的遥视和“宿命通”,等等,都向我们展示了另外时空的不可思议。我们可以举个例子来帮助大家理解,像蚂蚁的视界是平面,就是二维空间概念,所以如果有一幅名画给蚂蚁欣赏,可能就很折腾了。这只蚂蚁得有序地把画分割成无数行或无数列,然后把影像一行一行或一列一列读起来,动作可能像个电脑的扫描器般,全部读取后再用非常丰富的记忆力与想象力把它们组合起来,在它的脑子里有序地组构成一幅画,姑且不论是不是原画重现,就是距离轴也限制了蚂蚁的视野,也限制了蚂蚁的能力。可是这对三度空间的人类来说,看一幅画是件非常轻而易举的事,一眼看过去就好了,再大一点的比如敦煌的大型壁画佛像,只要调整距离,站远一些就可一览无遗,同样地也能缩短距离,靠近画仔细观赏画工的细腻,但这情况对蚂蚁而言,可能穷其一生也办不到。

同样的道理,把我们的世界当作三维空间,当一个生命进入一种四维空间的状态,看人的一生从出生到死亡,一眼看过去,一瞬间就看完了,就像三维空间看二维的画一样;当然也能选择一个特定的片段时空,仔细观察过程细节,比如濒死体验的人的意识,在四维空间看肉体被抢救的过程,不就跟在三维空间调整距离轴仔细看壁画是一样的道理吗?甚至,可以跟同样处在高维空间的生命进行沟通,这不也是理所当然的吗?从这一角度理解,这时四维的生命看人的一生,如果是七十岁,就不用七十年,而是一瞬间的事。从这里可以看得出来,差了一维空间的概念、生命状态、能力都会出现截然不同的状态!

从这个观点来看,过去的预言家是否是透过特殊的形式,他的意识能量体(灵魂)进入了一个更广的时空,看见了更大区域、更长时间人类社会活动的变化过程?他们是否去到了四维空间,然后回到当时空间,凭着记忆把自己所见的事情,以隐晦、暗谕的方式写出来,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预言”呢?若是这样,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历史上中外预言总是以影射、间接的方式表达,很明显地,预言家并不是想要改变历史,因为他明白更深远的含义,主要是想把这个内涵告诉世人!也许用个比喻更容易了解:如果前面那只蚂蚁有了人的眼睛,看懂这幅画的内容意义,它不会想去改变画的内容,而是会把看到的这一切,想办法也让其他只有二维认识的蚂蚁了解,因为思想观念、生命状态都有很大差异。这也可以合理地解释为什么真正的预言有这么高的准确性,因为它根本不是三维空间概念,一般人也就不容易认识了。

关于更加详细的探讨预言的科学性和其他相关话题,因为并不是本文的主题,此处不再详述,详情请参看正见电子书:《预言中的今天》(http://www.zhengjian.org/node/62622)。

1)人类净化更新的预言

玛雅人留下了令我们这些后世人类敬仰和震撼的文化,前面介绍的水晶头骨已经令人叹为观止,而玛雅人的精湛的天文知识和预言历法更是一绝,曾被誉为天文水平不在现代人类之下。玛雅人的一个十分重要的预言说,1992~2012年,也就是我们所处太阳纪的最后一个Unial(玛雅人的时间单位,20年),将是地球的更新净化期。走到今天,回头看,不难发现,1992年开始发生的大事,能够称得上把地球净化的,唯有1992年5月13日李洪志先生开始传出,而今未经广告式宣传,仅凭口耳相传以心传心短短20年传至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法轮大法

2)圣人出的预言

诸葛亮留下的预言《马前课》共有十四课,每一课预言一个朝代的建立和衰败,都是十分准确和细致的。然而对中共的第十一课预言之后,第十二课是这样写的:“拯患救难,是唯圣人,阳复而治,晦极生明”。

隋朝天台山的步虚大师的预言诗,详细预言了清代灭亡的1911年之后的一百年间的大事,诗的最后一节第十二节写到:“世宇三分,有圣人出,玄色其冠,龙张其服”。其中“玄色其冠”是指圣人头发黑色的(不出家),“龙张其服”指圣人穿黄色的衣服(以佛家为基点传法)。

3)恐怖大王从天而降和比尼禄更坏的独裁者

法国著名预言家诺查丹玛斯的《诸世纪》是世界众多预言中一颗璀璨的明珠,在它诞生后的四百多年历史中,不断为不同时期的各种历史事件所应验:近如16世纪诺查丹玛斯在世时,当时的法兰西国王亨利二世将如何死亡,他的王后和几个子女的命运;远如21世纪发生的美国世界贸易中心的911事件以及萨达姆之死;中间如法国16世纪后的历代国王,法国大革命的发生,拿破仑和希特勒的名字,广岛的原子弹爆炸等等,其准确程度令人惊叹。

然而,整部《诸世纪》中最核心的预言则是震惊世界的关于1999年7月恐怖大王的预言,也是整部预言中唯一一个明确指出准确时间的预言,诺氏在世时也曾多次强调过这一时间将发生震动人类的大事。

之前,一度有人误认为1999年7月是世界末日,然而当我们在今天重新审视这则预言时,发现他的实际所指是多么明确。预言是这样写的:“1999年7月,为使安哥鲁亚王复活,恐怖大王将从天而落,届时前后玛尔斯将统治天下,说是为让人们获得幸福生活。”

恐怖大王指的又是什么呢?还是让我们回顾一下1999年7月世界范围内到底发生了哪些事。根据《2000世界年鉴》(The World Almanac and Book of Facts 2000),1999年7月发生的大事中和灾难、冲突、死亡有关的有以下这些事件:1)美国小肯尼迪夫妇姐妹三人空难;2)7月19日至8月1日,美东地区遭受前所未有的高温和干旱,造成至少二百人死亡;3)7月29日,美国亚特兰大一名在股票市场损失惨重的男子绝望之中射杀9人,伤13人后自杀;4)科索沃战火继续;5)印巴喀什米尔地区冲突继续造成人员伤亡,7月26日印度军方宣布巴方已撤离该地区;6)巴拉克就任以色列总理;7)塞拉里昂内战双方达成和平协定;8)伊朗学生和警方发生冲突;9)多国签订刚果和平协定;10)7月20日江泽民政治集团开始对上亿的法轮大法修炼者全面迫害;11)摩洛哥国王哈桑去世。比较一下这些事件,我们认为《诸世纪》这一段是指法轮功遭迫害,中共的谣言毒害世界。1999年7月20日,江氏调动整部国家机器,对法轮功进行全国范围的镇压。进而,又发动全国的宣传机器对法轮功进行铺天盖地的诽谤,并向全世界灌输谎言。一时之间,恶魔一样的谣言携带着罪恶遍布了世界范围。这也许才是“恐怖大王将从天而落”的真正意思。

而“届时前后玛尔斯(Mars)将统治天下,说是为让人们获得幸福生活”,这里的“玛尔斯”与火星没有关系,而是“马克思”(Marx)的异化表现,暗指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将统治世界。这种异化表现在预言中多处出现,如希特勒(HITLER)被以希斯特(HISTER)的名字隐晦出现,而关于希特勒的种种事迹直到死亡都非常准确。为什么说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将统治世界呢?共产主义不是在上个世纪已经证明失败了吗?其实那只是讲究阶级斗争、暴力革命的共产主义失败了。而当今西方国家搞的高税收社会福利和各种社会保险制度也是冠上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共产主义。多少来到欧美的中国人都感慨,好像欧美比中国更“社会主义”。(编注:《法轮大法 精進要旨二》<预言参考>对此预言有明确的解释。)

对法轮功的迫害,表面上是迫害法轮功,实质上在过程中毁掉的是人类良知,所以说真正迫害的是人心中的良知。过程中,恶人们逼着媒体造谣说谎,教唆公安关押好人,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卖力的步步高升,迫使学校对年幼的孩子灌输仇恨,甚至通过利益诱惑和外交威胁强拉西方民主国家参与迫害,迫害面积比一个中国还大。为了自己的一丁点权力而诚惶诚恐,不惜摧毁保证人类社会能够存在与繁荣的所有美德。这也许便是预言家为什么把这件事情看得这么严重的原因之一吧!

另外,《诸世纪》的第9纪第17首是这样写的:“第三个排首位,做出的事比尼禄更坏,多少人的鲜血在流淌,勇敢者失去生命,他使火炉被重新建造,黄金时代,死亡,新君王,大丑闻。”

诗中“第三个”也就是第三个“反基督”,在诺查丹玛斯的眼中,这第三个的残暴程度远超了前两位,排在首位。“尼禄”,即两千年前的古罗马暴君,他曾经故意纵火焚烧罗马城,然后将罪责嫁祸给基督徒,同时鼓动其手下的一些理论家给无辜的基督徒捏造出各种罪名,用以煽动仇恨。监禁、折磨、虐杀,尼禄对这些正教信徒实施了极其残酷的迫害。诺查丹玛斯在诗的头一句就把第三个“反基督”与第一个——“尼禄”做了类比,预言这个人将“做出的事比尼禄更坏”。难道世上会真的出现一个比尼禄更加疯狂迫害人类精神信仰的邪恶暴君?然而事实与诺氏所预言的相吻合了。

江泽民在镇压法轮功中干下的坏事比尼禄绝对的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出于对法轮功的极端妒忌与仇视,发动其党控制一切舆论媒体对法轮功大肆造谣诬蔑,在他的指使下,燃起了一把“自焚”之火(天安门自焚伪案)栽赃嫁祸给法轮功,欺骗公众,煽动世人的仇恨。同时江氏不遗余力的调动整个国家机器,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实施了有史以来最邪恶、最流氓的大迫害。在其“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下,已有上千人被迫害致死,数十万人被劳教、判刑,无数人被关进精神病院和洗脑班遭受肉体与精神的残酷虐待。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在流血、在被虐杀的事实正好应了诗中第二句,其中“勇敢者”指代的是那些为坚持“真、善、忍”信仰,坚持讲真话而舍生忘死的大法徒。

4)神回来的预言

世界上不论有多少民族,相距多么遥远,交通和通信多么不发达,他们似乎在历史的开篇,都有着惊人的巧合。第一个相同之处就是泥土造人的传说,第二个相同之处就是保留着对一场大洪水的记忆。其实还有第三个相同之处,就是他们都在等待神的归来——从东方佛经中记述的弥勒佛再来,到西方《圣经》中预言的上帝来进行末日审判和救世主弥赛亚降临,从非洲的埃及法老等待神回来唤醒他们,到包括南美玛雅人对宇宙更新期的计算,从内心深处,人们似乎都在等待着这场必将发生的历史大事。

然而,现在人们发现,很可能东西方等待的是同一个神,因为东方等待的弥勒佛其实就是西方语言的救世主弥赛亚。最早得到中国民众信仰的,不是观世音菩萨,也不是阿弥陀佛,而是弥勒佛,早在汉代,有关弥勒佛的佛经,就被大量翻译成汉语。但是“弥勒”的这个汉语名字,却和梵文大不相同,唐朝的玄奘发现了“弥勒”这个读音翻译有误,只是已成习惯,就没有去改。弥勒的梵文叫做Maitreya,和梵文的maitri(慈悲,慈爱)有关,所以弥勒的意译就是“慈氏”。西方传说等待的神叫“弥赛亚”,英译文Messiah,是从希伯来文Masiah(有时写为mashiach)翻出来。弥勒和弥赛亚,除了拼写和发音十分接近外,还有许许多多共同之处,比如都有轮宝出现(弥赛亚的称为轮状物),都将广救世界各方各国之人,降世救人的最初阶段都不被人理解,等等。另外,复活节在西方叫“Easter”,字面翻译是“东方人”,那是否就是上帝在启示人们,神、救世主再临时将在“东方(East)”的国度“复活”呢?

2006年的神韵晚会中有一首歌叫《梦醒》,歌词是这样写的:“轮回转世几千年,进进出出为哪般?功名利禄不长久,世道兴衰全在天。生命本是天上仙,人生成败过眼烟。是非本是前世怨,得法破迷上青天。”

后记

人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我们到底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这样的千古一问困惑了一代又一代的人们。本文通过一些科技界发现的奇异案例,当今时代的一些大事,和一些人群的亲身体会,指出了解开这个千古难题的途径。希望能够读到这篇文章的朋友珍惜机会,抽出时间,静心读一读《转法轮》,兑现自己内心深处久远的期盼。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