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7月8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八日】

  • 河南新乡市付金泉遭绑架劳教经历

  • 河北吴桥于荣珍六次被绑架迫害

  • 黑龙江龙江县冯家村孟庆振自述被迫害经历

  • 河南新乡市付金泉遭绑架劳教经历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十日上午,在河南新乡市黄河宾馆上班的法轮功学员付金泉刚刚骑车到宾馆,即遭新乡市公安局恶警徐留顺等暴力绑架。在付金泉血压高、心脏不正常的情况下,恶警徐留顺软磨硬泡,让许昌劳教所收下付金泉。在许昌劳教所,付金泉被打掉牙齿,双眼视力模糊,人瘦得皮包骨,被强迫加班加点干奴工。

    新乡市公安局恶警暴力绑架

    现年六十一 岁的付金泉,新乡市滑县人,在新乡市黄河宾馆上班,工作兢兢业业,是单位公认的好人。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十日上午十一点钟左右,付金泉骑自行车来到宾馆,车还没有扎稳,就发现面前站着一个面熟的警察,他说是新乡市公安局的。这时,站在旁边的两个便衣警察猛地向他扑来。付金泉立刻明白是来绑架的,就往外跑。恶警先有准备,早把大门关上了,付金泉没法离开。

    这时,又有几个恶人蜂拥而上。付金泉一边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边挣脱着。恶警把他身上穿的棉衣撕拧得破烂不堪。

    黄河宾馆保卫科科长朱新土喊门卫值班人帮忙抓付金泉。滑县公安局来的国保大队长徐留顺和另一恶警也跑了过来,硬把付金泉的胳膊扭成人字,恶警一手握着他的大拇指向外揹,用另一只手搬住胳膊肘向里掰。徐留顺一边掰着,一边恶狠狠地叫着:再不配合,把你的胳膊撇断。

    几十个恶警累的上气不接下气,折腾了好长时间,硬是把付金泉抬上了警车。这时有一恶警气急败坏的说:把他的双手反铐在身后面,铐紧点儿。几个人上来把他铐了起来。不一会儿,付金泉的双手被铐得黑紫、肿了起来。

    付金泉被劫持到滑县,在滑县看守所被迫害了一个月。之后,付金泉被非法劳教两年,送到许昌劳教所。

    付金泉被送到许昌劳教所时,经检查,因血压太高拒收。恶警徐留顺不甘心,送许昌第一人民医院检查,结果血压不但高,做心电图,发现本人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徐留顺等人迫害好人贼心不死,就好说歹说,许昌劳教所人员经不住徐留顺的软磨硬泡,最后终于把付金泉留下了。

    许昌劳教所恶人殴打、奴工迫害

    许昌劳教所是河南省第三劳教所,非法关押着很多男性法轮功学员。第三大队车间的东头两个小仓库里,是恶警十分残酷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

    付金泉来到这里,受尽了残酷的折磨。因他坚持不唱所谓的“劳教歌”,三大队一中队长徐水旺就指示劳教所人员张春生(长葛县和尚桥镇人,自己花钱买个班长管别人)狠狠的整治他。凶恶的张春生穿着皮鞋用脚猛跺付金泉,加上拳打脚踢,一阵毒打,付金泉好好的一嘴牙齿,就被张春生打掉了六颗。剩下的牙齿,全都松动,也都逐渐脱落了下来。疼得付金泉每天只能靠喝点稀饭和菜汤来维持生命,馒头吃不了,长时间饿得付金泉皮包骨头,骨瘦如柴,惨不忍睹。

    付金泉由于长期遭受迫害,血压一直居高不下,迫害使他的双眼模糊不清,看东西也很困难了。干活慢了,完不成的任务,为此恶警就把他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周宏一起关到二中队一个宿舍里,叫一个吸毒犯人(犯人班长)抽打他们的背部。他们的背部被打得鲜血淋淋。

    在劳教所里,很少有节假日休息,就是叫休息,必须做到先把生产和工作任务提前赶出来,有的人只好加班加点干,甚至干到深夜一两点钟。付金泉就是在这度日如年的残酷迫害中,非法两年的所谓劳教迫害。

    在此前,付金泉曾多次遭迫害,详见《河南滑县不法人员对我的迫害

    参与迫害抓捕法轮功学员付金泉的人名如下:
    原滑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徐留顺
    原新乡市黄河宾馆保卫科科长朱新土(现调兰天宾馆)
    原新乡市黄河宾馆张新文,协助恶警参与抓付金泉


    河北吴桥于荣珍六次被绑架迫害

    今年五十八岁的于荣珍是河北吴桥县原百货大楼职工,曾患有多种疾病,如心脏病、神经衰弱、慢性鼻炎,有一次心脏病发作时曾休克十多分钟。她于一九九六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法轮功后她的所有病症不翼而飞。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于荣珍曾经被绑架、拘留、劳教未遂,被迫流离失所,被无数次的骚扰,几年被邪党勒索一万六千元。

    辅导员是首先被迫害的对象

    由于受她身心变化的影响,周围一些有缘人也相继走入法轮功的修炼行列,后来学炼的人自然就要和她学动作,她也就成了辅导员。自己买个录音机供大家用,法轮功的辅导员就是比别人辛苦一些、多付出一些,没有官当。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清晨一大早,全国一个令,公安部门的警察在中共指令下对大陆各地的法轮功辅导站站长、副站长、辅导员等秘密大逮捕。于荣珍就是在二十日凌晨四点被当时的政保股股长王敬东带领陆宝利、赵子忠等从家中绑架到供销宾馆的。随后周洪顺和李某又非法抄了于荣珍的家,将大法书、炼功用的录音机、磁带及师父的法像一并抢走。

    二十一日于荣珍被转到杂技宾馆,二十五日被绑架到吴桥看守所,在家人被原公安副局长付吉祥、政保股王敬东勒索一千元后,于八月二日获释。

    第二次被绑架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这一天开始,中共二十四小时铺天盖地、轮番造谣污蔑法轮功,连续广播民政部所谓“取缔”法轮大法研究会的决定及所谓“公安部六条通告”,禁止全国百姓修炼法轮功,一时间犹如黑云压城恐怖之极。老百姓和中共讲理是找不到门的,谁和它讲理它就抓谁,一心想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的法轮功学员只能用散发传单的形式向世人讲真相。

    八月二十一日吴桥县城发现大量法轮功真相传单,二十二日上午被公安政保股的陆宝利带人,把于荣珍从家中绑架到政保股,晚上又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并逼迫装火柴盒。于荣珍在家人被公安政保股股长王长桥带领陆宝利、赵子忠勒索三千元后获释。

    第三次被绑架 母亲离世

    二零零零年九月当时下岗的于荣珍回老家南徐王村做收购棉花的生意,可单位对她的监控一点也没放松,十月份单位派李丛芬、周学敏等四五个人追到南徐王,骚扰她两个小时,逼迫写所谓‘保证书’,使于荣珍的生意无法正常经营。没多长时间他们第二次到南徐王骚扰,于荣珍没理那些人,他们也就无趣的走了。

    于荣珍一次次被绑架骚扰,疼爱她的老母亲承受不住心理上的压力,于十一月份过世。

    十二月二十六日,于荣珍在家写了一份坚修大法的严正声明给周学敏让其转交局长张吉福,一小时的工夫,干警赵子忠等就驱车赶到于荣珍家,不由分说就把她绑架到公安局非法拘押,次日,把于荣珍送往看守所,期间正是邪党导演“天安门假自焚”煽动民众仇恨法轮功的时候,多数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延期,于荣珍在家人被勒索四千元、被非法关押八十三天后获释。

    被逼迫流离失所

    因执行上面的邪恶命令,原公安政保股股长王长桥又带人于二零零一年七月九日、十一日两次到于荣珍家骚扰。十六日有人敲门,于荣珍误认为是修理工便给开了门,躲在门两侧的恶人一拥而进,共有六人又要绑架于荣珍,这时于荣珍走到楼窗前吓唬恶人们说:你们只要动我,我就在这跳下去,你们别逼人太甚。这些恶人们怕闹出大事只好退去。

    于荣珍为免受迫害马上离开了家,果不其然恶人们二次又返回来抓人未遂,从此于荣珍被逼迫流离失所五个月。这就是中共造谣说“法轮功学员有工不做”的真实写照,其实是中共邪党害得百姓有家不能归。

    去北京上访第四次遭绑架

    于荣珍心想流离失所不是长久之计,抱着相信政府的态度,她依然走上了去北京上访的路,结果可想而知,邪党是不让老百姓说理的,十二月十六日于荣珍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绑架,她的胳膊被狠心的警察差点踩折,当时就肿起老高。

    于荣珍被恶警绑架到朝阳看守所。十九日被原政保股股长王长桥带领陆宝利和单位的纪彦菊接回当地,又被非法关进看守所,于荣珍绝食抗议反迫害,被逼坐铁椅子又饿又冻达三十六小时,恶人们多班倒,看着她不让睡觉,本来就是自愿的上访非要逼问是谁组织的,真是无聊。

    二零零二年元月一日,家人强烈要求给于荣珍医治胳膊,恶人要勒索两万元才能允许去医院,否则就不允许治疗。在家人无奈拿出八千元支票,才把她接到医院,公安、单位人员跟着实施二十四小时监控。

    七八天后,在医生说需要继续治疗的情况下,无法无天的警察们又把于荣珍劫持到看守所。于荣珍从北京被绑架就一直绝食抗议非法迫害,这次又被劫持回看守所她继续绝食,四天后恶人怕出生命危险,才把人释放。

    从家中被绑架 送劳教未遂

    二零零二年元月二十八日王长桥、赵子忠带人无缘无故的又把于荣珍从家中绑架,直接送唐山开平劳教所,因检查有心脏病被劳教所拒收。回来后单位派纪彦菊、武书清和上属商务局的郑红芬三人住到于荣珍的家里实施二十四小时监控,看管软禁着她,就是亲戚来电话也得他们接,直到大年初一他们才撤走。

    第六次被绑架致使身受重伤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九日上午,于荣珍在吴桥东兴商厦路北巧遇来吴桥城里看父亲的东光县法轮功学员孙凤琴,俩人说话时被跟踪而至的吴桥国保中队长崔景海等五、六个恶警一同绑架到公安局三楼,把她们分别关在两个屋子里。在晚饭时,干警梁永刚强迫给于荣珍上铐,因为于荣珍拒绝被梁永刚推推搡搡的打了一拳,结果梁永刚把于荣珍吊铐在书柜上。

    于荣珍为了摆脱迫害,挣脱手铐从三楼顺着电线向下滑去,没想到电线到了二楼就没了,身体正巧摔在架着的暖气管子上,又把她弹到地下造成其盆骨、小腿骨粉碎性骨折。

    于荣珍被送到医院治疗,因为恶人们的无辜迫害差点出了人命大事,这时才看不见警察们的踪影。人们看到于荣珍的伤势都说:这下人得残废了。可她五六天就出院回家了,通过不断的学法炼功,八十天,于荣珍就基本康复了,邻居们吃惊的看着她,暗暗的称赞法轮功的神奇。


    黑龙江龙江县冯家村孟庆振自述被迫害经历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修炼前,我身体患有多种疾病:如偏头痛、失眠、咽喉炎、胃溃疡、风湿病、肾病、我是吃完中药吃西药,被病痛折磨的痛苦不堪,修炼大法半年后,这些病症不翼而飞。身体健康了,家庭和睦了,浑身轻松,看到这些变化后,我妻子赵玉华和两个孩子也走进法轮大法修炼中。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无理智的疯狂迫害大法,电视、广播、报纸,长篇累牍的污蔑大法,造谣媒体二十四小时不停的向全国人民、全世界人民灌毒。

    龙江县中共邪党派老干部局副局长陶万斌、主任郭某闯到我村里恐吓法轮功学员,无理索要大法书籍,郭某还对女法轮功学员动手动脚。黑岗乡派出所所长张果、警察赵宏友多次绑架、骚扰法轮功学员,派出所警察还雇用我后院邻居孙成录监视我。

    二零零零年十月,我和几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天安门打真相横幅,被警察绑架,两名恶警拿警棍猛砸我,把我拖上恶警车绑架到站前邪恶派出所,后又将我绑架到黑龙江驻京办事处。我和几名法轮功学员被龙江县公安局恶警冯礁绑架回龙江县,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龙江县邪恶公安局搬家,恶警强迫我们许多法轮功学员为邪恶搬家十几天,把我们当“犯人”使。在我和赵玉华被非法关押时,中共黑岗乡邪恶乡党委头目:王权、派出所恶警张果、中共邪党冯家村书记孙成义,到我家非法抢走近七千斤黄豆,并勒索我父亲三百元钱做罚款。二零零零年重新上任的中共邪党冯家村书记:高保民在我们夫妻双双受迫害期间,私自强卖我家十亩责任田作为罚款,(卖给了本队周三)。

    在看守所迫害期间,恶警给我们吃的都是发霉带土的玉米窝头,白菜汤上漂着苍蝇、小虫、小咬,盆底尽是泥沙。看守所所长张义在家人看我时,还勒索三百元钱伙食费。县公安局恶警桂军带政保科一恶警来看守所,问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法轮功的动作怎么炼,我们当时没有多想,就一人演示几个动作给恶警看,恶警拿照相机照下来,后来作为所谓证据,将我们非法劳教。

    在富裕劳教所,我和杨进宝、王利华、王利强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恶警强迫法轮功学员每天看污蔑大法的录像。强迫我们做奴工为他们挣钱,而我们吃的都是发霉变质的米面。二零零一年新年,恶警放假,为省事,十几天不给我们水洗脸、洗手。脸和手都是花的,上厕所后不让洗手直接吃饭,恶警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人却在一起吃、喝、玩、乐。为所欲为。恶警大队长贾维军(已遭报死亡)经常谩骂侮辱大法及法轮功学员。每次法轮功学员回家时,恶警王喜都勒索法轮功学员的钱,我回时,我的钱被恶警张某全部侵吞。

    二零零一年七月,我出狱回家。妻子赵玉华被黑岗乡邪恶派出所、华民乡邪恶派出所、富区兴隆邪恶派出所联合围堵,抄家。恶警抢走大法书、几百元钱。我和妻子(赵玉华)步行几十公里,才走出恶警的围堵圈,被迫流离失所至今。

    在流离失所期间,女儿孟幻由于想念父母,心脏病突发,猝然离世。恶警居然在我家蹲守几天几夜,妄图迫害我们夫妻二人,这是中共邪党对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炼人公然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