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第二劳教所对许洪宾强灌不明药物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近几年来,法轮功学员许洪宾遭山东第一、第二劳教所恶警毒打、竹签扎手指甲缝、八根电棍连续电击、火烤等酷刑折磨。二零一二年三月,许洪宾在家里被绑架到山东省第二劳教所,除了被各种酷刑折磨外,每天被恶警逼迫服用不知名的药片,他会突然眩晕、摔倒,腹泻出黑绿色液体。即使这样,恶警剥夺他的睡眠,使他困倦、头晕等等,再强迫他吃所谓治这些“病”的药。

药片灌入体内 腹泻出黑绿色液体

起初,恶警逼迫许洪宾服用一种药片时,许洪宾拒绝。恶警指使十来个犯人踩住许洪宾的四肢,捏住他的鼻子,将几片药片强行灌入。就这样,每天恶警逼迫他服用不知名的药片,不知有多少种。每次药片进入体内后,许洪宾头晕、恶心、呕吐,腹泻的都是黑绿色的液体。即使这样,恶警还不许许洪宾上厕所,不准洗澡。

在不知名药物作用下,许洪宾走路经常会突然眩晕,摔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之后,又出现许多异常反应,比如四肢无力,头晕目眩,手脚抬不起来。恶警还剥夺他的睡眠,把他折磨得困倦、头晕等等症状之后,就强迫许洪宾吃所谓治这些“病”的药。

双腿、双臂抻成大字型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抻成大字型

在劳教所里,许洪宾遭到了犯人、恶警的毒打。他绝食抗议,恶警把他的双腿、双臂抻成大字型,用手铐铐在地面四个固定环上,不能移动。

“熬鹰”

为了逼许洪宾“转化”(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恶警利用“熬鹰”手段,将他的双手倒背吊铐了五天五夜。夏天的时候,许洪宾被吊在小屋内的火炉边,用火烤。恶人关上大门,许洪宾在里面被热浪闷的喘不过气来,几次被热的昏过去。

拳打脚踢

在劳教所恶警抓着许洪宾的头发,猛搧耳光,并拳打脚踢,几次把他打的昏迷过去。他的脸被打得肿起来,眼睛打成黑眼圈。

“坐板凳”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长时间罚坐小凳

恶警强迫许洪宾坐板凳,从早晨坐到晚上十二点。恶警把他关到一间小屋里,窗户被遮得严严实实,把窗户封闭起来,在里面进行这种非人的迫害。

二零一一年九月至十二月:冷水泼身 铁棒毒打 打火机烧手心脚心

二零一一年九月,许洪宾在他的公司被恶警绑架到山东省第二劳教所(济南章丘官庄劳教所),他的公司也被吊销营业执照,恶警在他的办公室抢走大量私人物品。

在劳教所,许洪宾不配合恶警的要求,被强迫夜里在外面站到天亮,并且不让睡觉。每天又被强迫奴役劳动十几小时,制造包装纸箱和小方巾。在奴役劳动的同时,恶警利用劳动空闲时间灌输邪党的东西,对他反复洗脑。

许洪宾拒不“转化”(强迫放弃信仰),每天遭到冷水泼身,用铁棒毒打,用打火机烧手心脚心,他的手脚被严重烧伤,不能走路。一次,恶警强行叫他坐在地上,把腿伸直,让几个人站在他的腿上使劲踩,之后,用皮鞋猛踢他的小腹,他顿时痛得昏了过去。

二零一一年十月,许洪宾的朋友到章丘公安局找他,公安局说不知道在哪里。又到派出所,回答说他们不管这事。找了好几个部门,他们之间互相推诿。

在劳教所,许洪宾绝食反迫害,被捆绑在床上野蛮灌食,导致他一直呕吐,痛苦不堪。被劳教期间,恶警曾经把许洪宾送到济南一家大型医院给他做全面的体检,验血,后来许洪宾一直被关押在医院。二零一一年十二月,许洪宾摆脱监控从医院走出。

二零一零年一月至二零一一年七月:毒打、竹签扎手指甲缝、八根电棍连续电击

二零一零年一月,许洪宾被山东济南恶警绑架,劫持到山东省第一监狱迫害。在那里被非法关押的一年零七个月期间,他遭受各种各样的折磨与迫害:几个打手围着毒打四个小时;用竹签扎手指甲缝,用带钉子的木板打腿、打胳膊;八根电棍充足电后连续电击;被迫赤着脚站在雪地里,脚被严重冻伤。二零一一年七月被释放后,中共恶警的恐吓、骚扰一天也没有停止过。

在此期间,许洪宾遭迫害的详情请见:《许洪宾在山东省第一监狱惨遭毒打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