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警迫害母亲 未成年孩子被吓精神失常

黑龙江汤原县法轮功学员隋春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八日】隋春,黑龙江省汤原县黑金河乡的一名农妇,她有两个儿子,因为修炼法轮大法,一家人生活的健康、恬静。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隋春一家惨遭迫害,未成年的二儿子被吓得精神失常,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陷入了深深的苦难。下面是隋春自述遭迫害经历。

汤原公安局对我进行了非人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四日晚六点多钟,黑金河乡派出所警察与汤原县610办公室人员,共八人非法闯入我家进行搜家,最后搜到一本《明慧周刊》,国保大队的冯某说:看看有多少页,有多少页就按多少份法轮功资料给我定罪。把我强行绑架到公安局后,国保大队大队长周铁刚、警察邓建如疯狂的对我侮辱谩骂,随后又进行拳打脚踢,硬逼我说出《明慧周刊》的来源,我没有配合恶警,他们见我实在不说,就把我送到刑警队严审。

在公安局长徐长富的授权下,副局长杨金山下令说:“不管用什么刑法,只要能撬开她的嘴就行,打死算自杀,让她血溅刑警队。我就不信她能过了这一关,就是大男人这么整,到时候也得乖乖地交代。”

充当打手的刑警任长军用电警棍无数次击打我的头部及全身,穷凶极恶。刑警队长林风秋打我累得实在不行了,呼呼直喘,胳膊都累疼了,就气急败坏地叫手下人说,去到劳务市场叫两个使大板锹的打我,每人一天给他们二十元钱,还说“我就不信拍不死你。”

恶警们软硬兼施,威胁我:“你不说就撤你弟弟的职,把你的两个儿子抓来打,让你们全家坐牢。”恶警们还说:“在外面我们是警察,在这里我们就是土匪!”

大儿子被打了三十多个大耳光

恶警见我什么也不说,就把我的大儿子骗进刑警队,(次子当时不在家)不让见我,非法关押一天一夜,逼问孩子我家的法轮功资料是从哪来的,都哪些法轮功学员去了我家,孩子不说,这些恶警竟然对一个十五岁的孩子下毒手,一连打了三十多个大耳光,孩子稚嫩的小脸被打得青肿变形。孩子不畏强暴地说:“法轮大法好!早晚得还大法清白,还大法师父清白……”恶警最终没达到目的,无奈的放他回家了,事后,恶警还邪恶地对我说:你儿子真是块料。

我在刑警队被非法刑审了五天四夜,这里的恶警白天对我“文审”、夜里进行“武审”(毒打),每次审完都把我铐在暖气管上体罚,等我实在站不住了,才让我坐下。这么多天不让睡觉,折磨的我筋疲力尽,不象人样子。恶警们还多次羞辱我,把我手上的铐子铐在门把上,让我为出来进去的人开门关门,还往我脸上吐口水。副队长付恩林还邪恶的说:“怎么样?好受吧?说了吧,为别人承担不值得……”

无论邪恶怎么折磨,也没撬开我的嘴。恶警目的没有达到,不甘心的把我投进了看守所。到了号里,我脱下鞋子,用凉水洗脚,整个脚浮肿,脚底下全白了,裂了很多大血口子,这时我才感觉腿脚疼痛难忍……

正月初九,恶警让我们看天安门自焚伪案录像,还叫来了电视台的记者给我们录像,准备反面宣传,结果阴谋落空。于是就深夜逐个提审,次日早晨,将我和其他八名大法弟子送进了佳木斯市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小儿子被吓得精神失常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我的家庭每天都生活在红色恐怖中,有一次恶警到家里抓我丈夫,孩子拽着爸爸不让恶警抓走。

在一次次的威胁恐吓下,一次次失去亲人中,十多岁的孩子已无法承受这巨大的压力,最终精神失常,冬天跑到大野地里,等找到后,孩子的手已被冻掉了八个手指,手成了残疾。精神失常的孩子经常双手做着防护的姿势,可见邪恶的恐吓对孩子的心灵造成多大的伤害。

中共建政以来,发动了一次又一次运动,害死了八千万中国人,制造了数不清的人间悲剧。我愿所有的中国人,特别是那些曾经参与迫害过大法弟子的官员和警察,都能认清中共邪教的本质,退出中共党、团、队,记住法轮大法好,拥有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