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打开了手铐,从容的走了出来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九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底得法的大法弟子,经历了十多年的修炼历程,在正念中,大法的超常不时的在我身上显现,下面将大法在我身上展现的神迹最突出的一例写出来证实大法,与同修分享。

那是二零零二年三月的一天,经本地同修联系,出车给外地同修拉运《转法轮》书等资料。我们先到本市周边的一个县城取书,然后回本市装纸,最后送往外地某市,当我们走到中途时就被十几个便衣特务们截住了,在车上他们发现有《转法轮》书,就将我俩绑架,把同修和我戴上手铐,将我俩拉回本市,后来才知道他们是一路跟踪。進了一幢楼,将我俩推進不同的房间,進了房间,摘掉蒙眼布,过来俩个人对我们進行搜身,抢走了钱和手机等物品,拳打脚踢,我的左耳被他们打成了耳膜穿孔,他们打累了才肯放手。我心里想着:我不能被困在这里,这不是我待的地方,我要出去,将邪恶曝光,就默默的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

这时我猛然间看到了桌子上有一个牙签,就想用牙签把手铐打开,就这么一想手铐还真就打开了。趁警察不注意把牙签拿过来对着受铐的铐眼一对,手铐就开了,于是将牙签收好备用。

快到半夜时来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专门负责看着我,我就想谁也看不住我,我今天一定得出去,就不断的发正念,清除控制看管我的人的一切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与因素,让他睡觉,不一会他就睡着了,我求师父加持,打开了手铐,心里有点紧张,用布把手铐盖住,轻轻的打开门,就向外走,门还是发出了点声,将那人惊醒,刚出门外,就被那人喊了回来,我和他面对面站着,迅速進屋趁他不注意把手铐又从新戴上。

我调整了一下心态,开始找自己还有哪些执著没放下,没有成功走脱。是正念不强,因为还有放不下生死之念。师父说:“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就在我双手抱头的时候,天目中突然出现个法轮,这是天目第一次看见东西,是师父在鼓励我,同时我也找到了许多执著,怕心,利益心等。我坚定正念,天亮前一定闯出魔窟。

凌晨二点左右,又来了两个人,好象是六一零的,其中一人过来问我,我不回答,也不听,目光直视他,发着正念,这时师父的法出现在我的脑海“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把他吓得后退好几步,坐在床上,嘴里嘟囔着低着头好象找啥,过了一会另一个人也过来了,中等个,一脸凶相,上来就打,用手打疼了就用鞋打,我就跟他讲善恶有报的天理,打了几分钟,另一个人喊他,让他小声,别打了,他才停手,我没有感觉疼,知道是师父替我承受了,我心里很难受,他们又给我加了副手铐,锁在椅子上,说明天再收拾我。我心里想,你们说了不算,到不了明天我就走人了。

大约凌晨三、四点钟时,我突然被憋醒了,喘不上气,是师父点化我不能睡了,不知啥时睡着了,咳嗽声把看我的人给惊醒了,我发正念让他再睡,一会他就睡着了,我调整一下心态,心想就是面对死我也要出去。当时感觉真的是放下了生死,求师父加持,我再次打开了手铐,从容的走了出来,迅速的下楼走到外面,看见了我的车,心里遗憾不能带走这些珍贵的书籍,无奈的走向大门。我翻墙出去,天黑不知往哪跑,正犹豫时,过来一道灯光是一辆汽车路过这,我想就跟着车跑吧,心里谢着师父,就这样闯出了魔窟。

这一夜感觉很漫长,经历了许多考验,也修去了很多心,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为弟子付出和承受,无时无刻不在呵护弟子,弟子无法回报,唯有在修炼的道路上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苦度和期盼。

事情过去几年了,今天才把它写出来,因为感到我修的与师父要求的差的太远,与同修们相比差距也很大。

我在外地工作快五年了,不能看到每期的周刊,写出这些是受同修文章的启发,现在也悟到不能再让师父付出,而我还在一味的索取,所以我不能再沉默了,我要把大法在我身上展现的超常让世人知道,知道这万古不遇的宇宙大法在人世间救度着世人,包括你我他,让世间一切有缘人都珍惜“真善忍”,珍惜大法师父洪大慈悲的救度,让每个生命都能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