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信师信法就没有跨不过的坎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八月得法的,也算是一个老学员了。在修炼的路上有哭过,有笑过,有无数的触及心灵的伤痛,也有无数的过关后的喜悦;在整个修炼的路上凭着对师,对法的坚定,正信,走到今天,深感无比伟大的师尊的佛恩浩荡。在魔难中、在过关中,师父一直在呵护着,带引着我们,只要信师信法就没有跨不过的坎,过不去的关。我略举一些例子,以证实师父的慈悲,大法的神奇。

(1)二零零零年八月的某一天,正值大暑季节,天气炎热,烈日当空,在三水劳教所里,恶警为逼我写保证书,保证在劳教所里不炼功,强行把我押在大球场上曝晒,同时还有两个跟班(在劳教所里如果没有被转化,就安排几个别的类型的劳教人员同吃同住,二十四小时监视)在远处的走廊里监视着你的一举一动,臀部要直接坐在热烫烫的地面上,双脚不能单盘,更不能双盘,只能交叉,不准喝水,不能走动。从早上一直晒到太阳下山。烈日下,从远处望去空荡荡的球场上的我就象坐在云层里,身体周围白茫茫的,从头到脚浑身大汗淋漓直往下掉,落到滚热的地上一下就蒸发了,汗水不断滴下,不断的蒸发。几天下来,一百六十多斤的我一下子只剩一百多斤左右,几不成人样。有一次坐着坐着觉得眼前发黑,天旋地转,感觉身心疲惫,快要撑不住的时候,突然脑海中跳出“历尽万般苦 两脚踏千魔”(《洪吟》〈大觉〉),瞬间整个人顿觉高大无比,不断的变大,变大,大到挤到宇宙的边缘,还在迅速的扩大,扩大到更大的天体。整个人溶在师尊的浩荡佛恩中,用尽人类所有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其万分之一的壮观、殊胜。

(2)二零零零年九月,我因为坚持正信,受尽了中共恶人的折磨,经常挨打受骂,当时劳教所的房间正在修建,为了迫使我转化,让我做泥工,从楼下到楼上,从楼上到楼下,每天提着一桶桶的泥土要来回跑许多次,累的要命,双脚内外双踝肿的很厉害,走路一拐一拐的痛得很是难受,上下楼梯的时候常常咬着牙,一手抓着楼梯的扶把,一手提着装有泥土的桶一步一步往上爬着,还时不时的挨打受骂。到食堂吃饭的时候更是钻心难忍,中队离食堂吃饭的地方有几百米的距离,上百个人吃饭时要排队,带队的喊着口令,一人紧跟一人,但因为脚痛的很厉害,无法跟上口令,经常被后面的人踩着伤脚,痛得泪水直流,难以忍受,咬着牙一拐一拐的慢慢跟着。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二十多天左右。最后恶警看实在没办法把我转化,怕影响其他人,就把我调到其它中队。当时我背着背包,里面装着被子、衣服、毛巾、牙刷、牙膏、口壶,走在另一个中队的路上。两个中队虽然仅相隔千米左右,但对我来说却似千里不止。双脚肿的很厉害,一拐一钻心,斜着腰,痛得汗水直往外冒。此时边走边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出来的目地是来证实大法的,是来证实大法的伟大,大法的美好。可我今天这副模样,背着包,弯着腰,走路一拐一拐的象个啥?如果到新的中队给人看到那如何是好,那不是给法抹黑吗?那不是与自己的意愿相违背吗?从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到劳教所一路走来不配合邪恶,历尽各种折磨不就是为了证实大法吗?如今却成这样,反而有辱大法,有损大法的威严、大法的神圣。假如此刻能抬起头、挺起胸,大步往前走,那该多好啊!拐着走着,不知不觉的走了一半,走到两地的中间,突然发现双脚不痛了,腰也挺着直直的,浑身觉得来劲,轻飘飘的大步流星往前走,此时此刻我再也抑制不住幸福的眼泪,心灵深处呼喊着:师尊谢谢您!今后的路我会走得更好的。

(3)在劳教所里的某一天,在车间里,一个恶警当着我的面毒打一个因吸毒被劳教的人,手持着电棍凶狠的把那个吸毒人员电得满地打滚,拼命求饶,惨叫声响彻整个车间,恶警嘴里说着看你还敢不敢偷懒?眼睛却一直朝我这边看,我知道他是冲着我来的。几天来他一直逼着我写保证书,说上面催得紧他交不了差,说今天一定要我写,不然就把我怎么怎么样。此时他看我没有任何反应,把头转向别处,就气急败坏的跑到我的面前脸色铁青的冲着我吼叫:写不写?我说不写。话音刚落,恶警手里的电棍直往我的头部电击,立刻一阵一阵焦肉味扑面而来,随即整个车间都能闻到,很多人都站起来观看,但见我一直安详坐着,面带笑容没有丝毫痛苦,和那凶神恶煞的恶警构成了一幅不和谐的画面,此时恶警在众目睽睽的注视下,自知没趣,草草收场。

(4)二零零五年三月的某一天,那天晚上下着小雨,十点多钟的时候我穿着雨衣,骑着摩托车,带着一百多份的真相小册子到一居民区,在一条巷里有一家缝衣店,里面亮着灯,有一个人在缝着衣服。我把车停在店门口转身拿着小册子走街串巷,上楼下楼,挨家挨户,一个多小时左右把真相小册子全部送完;那时雨更大了,人们都已入睡,整个小区静悄悄的,只听见落雨声还有几声狗叫声,小区没有路灯,远近依稀几家亮着灯,我穿着雨衣,认着路在找摩托车,找着找着找不着。因为天太黑路不熟,转来转去转了半个小多时,越找心越急。那个时候抢车偷车案件特别多,心想:会不会被偷了,为什么老是找不着?越急心越乱,在小区里转得都分不清东西南北方向了。此时我想:我是出来证实大法的,是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情,谁也不配来考验,车是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工具,谁也偷不了。走着想着约走了十多步一拐弯,突然眼睛一亮,那不是我的车吗!缝衣店早已关门,里面透出的灯光依稀照着我的摩托车,我激动不已,顿觉阵阵热流通透全身,忘记了浑身的湿透及疲惫,骑着摩托车轻快的回家。

在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中,还有许许多多的神奇的事迹,有许多人如:出车祸脑出血的、瘫痪的、癌症的、冠心病的、糖尿病、切掉脚趾一年多伤口一直流血水不愈合的、九十多岁的老人骨折药物无法消肿的等等,这些人通过明白真相之后,有的已三退,有的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都出现了神奇变化,有许许多多的常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大法的威力,许多人都明白大法的美好或走入大法的修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