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呵护我全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九日】我是九九年开始修炼的。刚刚学会了炼功动作、《转法轮》刚刚看了两、三遍,迫害就开始了。由于常人心太多,对共产邪党的惧怕就放弃了修炼,但是,真、善、忍在我的心里永远扎下了根。

农忙的时候不太显,到了农闲的时候就没着没落的,总想找出大法书看看。苦熬了一年多实在熬不住了,我就把藏起来的书找出来了,丈夫看见我又捧着书看,害怕的说:“你又看书了?你看你妈家的人,又拉去办学习班,又被罚款,咱家可没钱罚。”我说:“你说啥呢,你不说谁知道我学呀!”两个孩子说:“爸,你别管我妈了,你不说我们也不说,不会有人知道的。妈,你自己也小心点儿。”

就这样我又回到大法修炼中。虽然我不争气,三件事不抓紧、懈怠,让师尊操了很多心,但我也想向师父汇报一下,和同修们切磋。

正念一出 邪恶即灭

记的三年前夏季的一个雨天,庄稼人赶上雨天等于放假,对于我们修炼人可是做三件事的好时机,家人都在睡懒觉,我捧起了《转法轮》开始学法。学了还不到一讲,困魔就上来了,靠着被就睡着了。丈夫睡醒了,见我坐着睡就扔给我一个枕头,我接过枕头合上书躺到炕上就睡。

这可叫邪恶抓住了把柄,也不知睡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雨是什么时候停的,只听到丈夫在院子里和邻居唠嗑。我想快起来不能再睡了,可是两只眼睛怎么也睁不开,身子也起不来,感觉被什么压着,四肢还能动,我用两只手摸摸胸前、腹部,没摸到什么,我想必须起来,还是起不来,我伸手把枕头推开,双手抓着炕头,两脚蹬炕用劲转圈,也不行,就左转右转还不行。我停下来想办法,我刚停下来天目看到从四面八方向我涌来很多很多灰不灰、黑不黑的小灵体。知道是它们在作祟。我笑了,我想你们来多少我都不怕,因为我有师父保护,你们是来送死的,“灭!”瞬间解体,眼睛也睁开了,翻身坐了起来。

师父时时在身边

农忙季节很累,三件事有时做不全。大概是去年秋天,农活太累,晚上一觉睡到天亮,连续几天夜间十二点正念都没发。我想这样可不行,今天前半夜学法炼功,等发完午夜十二点正念再睡。炼完静功我就倒炕上,想伸一会儿腿再发正念。这一伸腿又睡过去了,十二点快到了,就听有人叫门,我起来就往外跑,隔着大门缝向外看没有人。我忽然明白,这一定是师父叫醒我发正念,我赶紧往屋跑,开灯一看,正好十一点五十五分钟。

前几天是我家出虾的时候。买虾的、拉网的、亲戚朋友左邻右舍来了好多人帮忙。对修炼人来讲,这是讲真相的好机会,可我光顾干活却忘了自己的使命,在忙乱中,我一屁股坐在泥水中转了一个圈儿,转圈儿时两条腿迅速盘为打坐姿态。我丈夫的一个表弟笑着说:“表嫂你什么时候学的芭蕾舞,这个动作可够高难的。”在场的人们,谁能明白师尊慈悲,让我快救他们呢!干完活后我就开始讲真相。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要想有一个好的环境学法、炼功、讲真相救人,首先要把家庭环境正过来。通过我学法实修,让家人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师父的慈悲,认识到了共党的邪恶,拥护大法,支持大法,支持我修炼,还能帮助我做一些证实法的事情。这就是同修们说的平衡好家庭,圆容大法。我的家人都知道大法好,还能给人讲真相。师父说:“就是一个常人今天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师父就要保护他了,因为他喊了这句话,在邪恶中,我要不保护他都不行的”(《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师父多次救了我家人的命。

我的丈夫在前几年开大三轮车搞运输,《九评》传出后,我拿回《九评》光盘播放,丈夫回家看了一会儿问我:这是什么?我告诉他是《九评共产党》,他高兴的说,“从来没有人敢在共产党头上动土,这回可完了,不但有人动土、还把共产党的祖坟给翻了个底儿朝天。”他每天出车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放《九评》看。我们全家都做了“三退”。

有一次春季去外地拉树苗,树苗也大,装的也多,上了高速后,车就有点晃。高速上的车开得都很快,还不准停车,急得他满头大汗,慌忙中还找不到下高速的路口了。情急之下,减慢了车速,赶紧给我打电话,问我怎么办?我急忙告诉他,快求大法师父,过了一会儿丈夫又给我来电话说:“求过大法师父车就不晃了,还有人开车把我领到下道口。”回家后他又对我说:“大法师父真好,是大法师父一路保护我回来的。谢谢大法师父,谢谢”。

我的女儿在天津做服装生意。有一次,朋友过生日,吃喝完后,自己开车回家,拐弯儿时不小心钻到停在路边大车底下,小车的前半部都扁了。人们见惨状都认为车毁人亡了。有人捡起地上的手机报了警,还按手机上的号码打电话联系上了她的朋友。朋友们到现场一看,号啕痛哭,也以为我女儿必死无疑。有一位姐妹从左边哭着绕到了右边,发现大车双排车轮和小车之间空地上躺着一个人,急忙叫人们过来看,这时交警也到了,大家一起把我那满脸是血、不省人事的女儿弄出来抬上救护车直奔医院。在车上我的女儿被几个好姐妹哭醒了。女儿问她们哭啥呀,其中一个姐妹说,你快把我们吓死了,看你满脸、头发、脖子、衣服上都是血啊!女儿前额开了个十五公分的大口子,血流不止。

到医院检查,其它部位没事,只是头上的口子需要手术缝合。上了手术台,女儿跟医生说,给我缝好点儿,我还没嫁人哪。前额缝了二十八针。手术完后,她自己走到病房,问护士几号床位是她的?之后跟小姐妹们说:“你们都回去忙吧,我睡上一大觉就好了,明天见!”说完躺下就睡了。第二天就出院了。

大家想一想,车都扁了,人是怎么出来的?手机为什么会在外面的地上,一下就被人发现了?这只能是伟大、慈悲师父的呵护。

我儿子上小学时,冬季全校师生轮流感冒,每天都有很多人请病假,有的班只有几个人上课。一个多月后,老师发现我儿子和另外两个男孩儿没有请过病假,老师问,你们三个怎么没得感冒?三个男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起告诉老师:因为我们的妈妈都炼法轮功。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有一次放暑假,孩子的暑假作业几天就做完了,剩下的时间就是玩儿。当时,孩子们都买装电池的小汽车,天天在一起,比比谁的小汽车跑得快。有一天,邻村的几个同学,带着小汽车来我家,要和我儿子的小汽车比赛,在院子里玩儿了一会儿,就上房了,小汽车在前边跑,人在后边追,追来追去,小汽车掉下房来,我儿子收不住脚也掉下房来。我收工回家,儿子对我说:“我脚踩空后,整个身子就仰面朝天横着往下掉,我想不能让脑袋和身子先着地,要双脚先落地,我就这样一想,腰一用劲就顺过来了,双脚就站在地上了。”

谁能相信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在半空中自己想把身体顺过来就顺过来,想双脚落地就双脚先落地?如果没有神佛的保护这孩子能做得到吗?!这不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的又一次见证吗?感谢师父救了我全家!

以上是我修炼路上的故事。象这样的事例还有很多很多。关过的好,师父就鼓励我;不精進或不在法上,师父用各种形式点化我。因为我们村就我一个人修大法,没有比学比修的环境。我修的不太精進。师父为我费了很多心。今后我一定抓紧实修,做好三件事,让师父少为我操劳,做一个名符其实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