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老太太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本文记述了几位普普通通的法轮功修炼者的故事。

被挤的黑紫的腿马上好了

二零零七年秋天的一个上午,我骑摩托车到女儿单位办事。办完事出来,走到大门口的时候,迎面進来一辆速度很快摩托车冲我而来,眼看就要撞上了。为了躲他,我急忙向边上靠,没想到一下子撞到了大门口的石柱子上了,我的腿正好挤在石柱子和摩托车之间,当时疼的我喘不上气来,一看从小腿到脚都黑紫了,也不敢走路了。

这时,我想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有师父保护不会有事。接着,我看见师父的“法身”(不是一个,是很多)给我调理被挤压的地方,大概过了十几分钟,脚和腿就不怎么疼了,我骑上摩托车走了。

心里对师父千恩万谢。如果我不是修炼法轮大法,象我这样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被挤的这么厉害,在医院住个十天半月,说不定还会落个后遗症什么的,哪能这么快就好 了?

诚实、不贪

法轮大法的师父在法中告诉弟子: “因为你们是大法造就的为他的正法正觉的生命。”(《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我们修炼真、善、忍,就是要树立起无私无我,先他后我,一心为别人的正法正觉。

在二零零一年六月的一天,我到某市湖滨储蓄所去取三千元钱。当时是三个人在办理业务。办公桌的两边一边有一位女性,顶头是一男性,经过他们三人点完钱,顺玻璃窗操作口把钱递过给我,面额都是100元一张的,应该三十张才对。我一数多一张,我正反数四遍,是多一张。第五遍,我就一张一张往柜台板上放,还是多一张。这时,我确认肯定是多给一张。

我把钱推回工作人员那面,我刚要说“你数数,好像多一张。”还没等我说完,她就不高兴了,气势汹汹的说:“我们三个人数,还能少吗?”意思是:你识不识数?可能看我岁数大吧,那年六十多岁。我乐呵呵的对她说:“你别急,查完再说。”

她正反数了两遍,小声说:“怎么多一张呢?”递给对面女的数,数了二遍说“是”。又递给顶头的男的查,小伙子查两遍,说:“确实多一张。”第一个女的不吱声了,脸也红了,赶紧说:“大娘实在对不起,我错怪你了。”那小伙子马上站起来向我道歉,看样是个头。

我说:“我都没啥,别给你们工作带来麻烦。”那小伙说:“好人哪,你拿走合情合理,现在哪有给钱不要的?”我说:“我不能拿走,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师父叫我们按真善忍做人,做凡事为他人着想的人。我要拿走了,你们今天下班都不能回家,在这对账,找不到,还得自己掏腰包补上。家里孩子吃不上晚饭,无人管,多耽误事呀!”

他们几个都说:“炼法轮功就是诚实、不贪。现在的人有几个钱给到手的还不要呢?中国人都像你老这样,真就好了。”我走时,他们再三道歉,走出柜台送我,我说:“要说谢,就谢我师父吧。”

手铐自动打开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流氓集团容不下法轮功学员的人数在中国日益增多,于是打着国家和政府的名义,和共产党相互利用疯狂迫害法轮功,恶毒攻击、诽谤大法师父,大批抓捕法轮功学员。

我是法轮功学员,是直接受益者,深知电视、报纸全是在说谎、造谣。当时我想:不行!不能让它们这样肆无忌惮的作恶,欺骗老百姓,我得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还师父清白。于是在一九九九年十月的一天,我去北京上访。

因为我是第一次来北京,不知道信访办在什么地方,就问了一个人,他说:你跟我走吧。没想到他原来是个便衣,直接把我送到我市驻京办事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

晚上,那里的警察把我铐在厕所的水管子上,边铐边说:这个手铐是自动紧的,你千万别乱动,越动越紧。说完,警察就去睡觉了。

他走后,我想看大法书,可是戴着手铐没法看,我就想手铐要能打开,就好了。这时,我感觉手铐发热,看到手铐神奇的闪光。一会儿,手铐自己开了。我惊喜万分,马上从包里拿出《洪吟》看了一宿。

第二天天一亮,警察过来一看,手铐怎么开了?我说它自己开的。他说:老太太,你怎么也没跑呢?你要跑了,我这饭碗可就丢了。

回到当地,那个警察(后来知道他是某派出所所长)到处宣传:法轮功可真了不起,某单位炼法轮功的那个老太太,手铐能自己打开,我要不是亲眼看见,谁说我也不相信, 法轮功太神奇了!

从那以后,这个所长再也不参与迫害法轮功了,上边给他施加压力,还要把他的所长撤掉。他说:我宁可做一般警员,也不迫害法轮功了。

“精品”老太太

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大法,我修炼大法,当然是修佛的。神佛摸不到看不着,可他确实存在。有人不信佛,不信不等于没有神佛。这是我的亲身的经历,仅举一例,我胃里的硬块是师父给我拿掉的。

今年的正月初二,感到身体不适,全身疲惫,没力气,后来越来越重,五脏六腑都疼,吃不下饭,每天只能喝点姜汁、稀粥。三、四天,人瘦下十几斤。女儿着急很担心,要带我去医院,我说先等等,我心想这是假相,根本不是病,心不被它带动,来恐吓我的信念,办不到。

我心里不承认它,行动上不顺从它,否定它,排斥它,解体它,我有师父管,有师在有法在,谁也动不了我,我的一切由我师父说了算,其它生命不配。我对师父说:“我还有很多众生需要我去救度,我的一切由师父安排,请师父救我。”

神奇出现了,师父给我净化身体。那是二零一二年二月一日,夜间一点十五分,当时我在仰卧躺着,突然一股力量,从头顶向脚下方向去(我一下醒了),就如同激光扫描一样,就感觉“刷!刷!刷!”顺着头一直到脚,当到脚那,就感觉到一股风似的出去了。当时胃部猛地一抖动,翻翻身,咋躺都行了。

我当时泪如雨下,师父的佛恩浩荡无以报答,只能以真善忍修好自己,助师正法多救人。

第二天,我就能吃东西了,腿也不软,也有劲了,一切恢复正常。

这个过程,我女儿完全见证事实,看在眼里,记在心中,这是用常人的理永远也解释不了的。修炼的人正念能将人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变为现实。这就是大法神迹的展现。

有一天,我女儿对我说(虽是笑话,但却是真实的):“妈,你可是精品老太太,这么大的事,一分钱没花,瞬间好了,真神哪!”她现在每天都给师父上香以表心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