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呵护 神迹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一日】我是九八年九月份才正式修炼法轮大法的大法弟子,在这十几年的风风雨雨的修炼中,在师父的慈悲点悟与呵护下,坚定的走过来了。在这些年证实法的过程中,大法弟子都在师父的呵护下、点悟下、加持下发生了很多的神奇事。在此将几年来在自己身上发生的神迹挑几件写出来,与同修分享。

九八年三月份由于老伴身体不好,弟弟和妹妹来我家叫老伴修炼法轮功。第一次陪老伴到同修家看师父《广州讲法》,看完第一讲后,晚上十点多钟要睡觉时,我刚一闭眼时,看到师父穿着袈裟坐着莲花穿墙而来,我跟老伴说师父来了,他觉得不可思议。因为我当时没真正走入修炼,所以也没往心里去,可从那天起脑袋里就象多了些东西,好象观音菩萨和老寿星在自己脑袋里似的,得法后才悟到是师父点悟我要修性命双修的法轮大法。到九月份才真正的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第一次打开《转法轮》看到师父时,我跟妹妹说:我觉得好象在哪见过师父,但又觉得很遥远又记不起来在哪见过……得法后身心达到了健康,达到无病一身轻,这也是每个真修弟子都有目共睹和亲身体验到的、不争的事实,在此不多说。下面就谈谈在证实法的过程中出现的神迹。

在看守所手铐自开七次

九九年七二零风云突变,邪恶真是铺天盖地的以欺世大谎开始迫害法轮功、迫害大法弟子。当时我们悟到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该去北京证实法。在零零年一月份第二次去北京证实法的时候,被单位、派出所接回来,被非法拘留一个月。那个时候由于学法时间短,法理悟的不高,好多事不知道怎么做,对大法就凭着一个信、一个坚定的往前走,同时也体悟到都是慈悲的师父手把手的把大法弟子领着走过来了。

手铐每天都会自动开了

在看守所里,十六号那屋里非法关押有七、八个大法弟子。大家在一起早晨在院里炼功,晚上炼静功,白天在一起背法。一天早晨在院里快炼完动功时,过来一名警察说:大姨别炼了,所长要来了。我说:一会儿就炼完了。说着的时候所长就来了,他马上叫来几个人把我们按住戴上了手铐。并叫人去拿脚镣,嘴里还恶狠狠的说:别看你儿子在派出所里,我也照样铐你……后来我向内找,恶所长为什么这么说?突然发现我有爱面子的心,因为走廊里执勤的警察都认识我儿子,心想别让他们看见带的手铐,就用衣服盖住,原来是这个不好的物质在作怪。心想我要去掉这爱面子的心,顺手狠狠的把手铐卡了一下,要记住这次教训。手铐这一卡可就太紧了,这样上厕所就成了问题,没法解开裤子扣,这时我想我要绝食。同修说:不能上厕所我可以帮你。我说:我有手决不能麻烦你,这样中午我没吃饭。在晚饭前我在床上坐着,突然一个普通犯人喊:大姨你的手铐开了。我一看还真是,整个手铐全开了。同修马上说:师父叫你吃饭,你吃不吃?我说:师父让我吃我得吃。从那天开始,这手铐开过七次,但每次都有要悟的东西。

第二次,就是我们在学法,是外面的同修送進来的经文。同修在念的时候,这手铐又开了,我悟到我们有经文学,其它屋没有。我说:你们年轻人赶快背下来,把经文传给其它屋的大法弟子。

记得最后一次是:因为手铐老开,所以没带而是在手里拿着。后被执勤警察看见了说:既然它老开,那给我把它拿走吧。后来恶所长路过看到没戴手铐问怎么回事?我说:手铐老开,叫他们拿走了。恶所长说:我还不信了。叫旁边的警察去把手铐拿来,狠狠的把手铐卡的很紧。我说:你卡这么紧,怎么上厕所?他说:上厕所再叫他们开。过了一会我要上厕所喊他们打开手铐,监室的号长(普通犯人)说:大姨,怎么这样的声音?我说:怎么声音不好吗?这时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是带有怨气喊的。说着值班警察拿着钥匙来了,但怎么也打不开。没办法又找来会开锁的犯人来开,用了各种办法又开了半个多小时,还是打不开。这时我向内找,知道是刚才不祥和、不慈悲、带有怨气的,没做到忍。这时我说:不用开了,我知道打不开的原因,刚才态度不好。警察说:那怎么办?总不能带着它回家吧。我说:不会的,放心吧。这样第二天早上又都开了。

只要正念足 大法就显神威

还记得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第七次去北京证实法,在师父的慈悲点悟与呵护下,也是自己回的家。我们一行四人是利用修理印资料的机器时去北京的。火车票刚买好,一位同修说:咱们不去吧,这家机器坏了,再找另外一家,我说:火车票都买好了,还是去吧,三、五天就回来了。就这纯真的一念,这次还真是从去北京到回来刚好五天。十四号上午我们到了天安门广场,我们四人同时拉开了横幅,又同时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那洪大的声音,在天空中回荡着。这时一个便衣警察一个高窜上来把我的横幅抢走,我也被拖倒在地。其他同修的横幅也被抢走,他们又把我们送到了天安门广场分局后院,那里仍然关押着好多天南海北来上访的大法弟子,大家齐背《论语》,那场面可够壮观了。到了下午,警察把我们分到各地,我们一起来的四个人,其他三人被送到北京海淀区看守所,后来知道他们吃了很多苦。我被送到平谷县看守所,警察用伪善引诱的办法说:谁报名,关两天就可以回家。当时我只是想早点回来作大法工作,所以还是报了名。这次可没那么幸运,这次真的上当了。但从中也悟到了每次路都不同,照以前的路走是不行的。因为“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转法轮》),不同层次又有不同的要求,不能用同样的方式对待。

第三天,本地驻京办的警察把我带到驻京办,一路上我跟他们讲真相。刚一到北京,警察在打公用电话时,我是可以走掉的,但我想还是叫他放我走,这样对他有好处。我跟警察说了我的想法。他说:大姨不行,我要把你放走了,我就不用干这行了。这一说不要紧,他看的更紧了。到了晚上睡觉时,他问我还跑不跑了。我:跑,修炼人一念就跑了。这下他们可吓坏了,晚上睡觉把被子铺到了地面上,叫我在地上睡觉,并说要用手铐把我铐在桌子腿上。我说:你以为手铐能铐住我吗?在当地看守所里这个手铐开了七次。他说:真的?我说:你要是不信就打个电话回去问他们。后来警察又叫来宾馆服务员,我笑了:你想叫服务员认识认识我,我要跑了服务员再去通知你,真是小能小术。这时警察也笑了说:大姨,你今晚跑不跑,我说不跑,好几天没吃饭也没睡好觉,我今晚想睡会儿。后来警察说:大姨,你到床上睡吧,今晚就不铐你了。我说:既然被子都铺到地上了,在哪里睡都一样。我就开始炼静功,炼完功后,我便睡觉了。晚上做了个清晰的梦,是师尊点悟我:说单位叫我去佳木斯出差……。第二天早上,我和被抓的同修说了这个梦,不知是啥意思。她说:是不是与你回家有关系?实际上是师父看我不明白,借她的嘴点悟我。我就自言自语的说:佳木斯,佳木斯……念着念着就念成了“家没事”,哦,我明白了,我回家去没事,那么怎么回家才能没事呢?就得自己走,要叫他们一级一级的接回去那就有事,因为公安早就放话,再抓到就得判劳教。我现在知道该怎么做了,只有等待时机了。吃完早饭,警察在床上坐着看电视,我对另一个同修说:咱们背法吧,先背《论语》。她说:不会背。我说:我背你听吧。这样背完一遍,同修要求再背一遍,当我背第二遍时,背着背着那警察就睡着了,我知道背法把他背睡了。我一边继续背法,一边把我的外衣和包从里面拿出来,又看见门口站着一位服务员,心想她在那站着也不行啊,一会儿服务员就走开了,我马上穿上外套背起包就往楼下走,刚巧头一天晚上我在门口,听到两个人的谈话:你怎么从这上来了,这是我们家上楼又快又近的路。于是,我就从他们这个又快又近的楼梯走下去了,到了一楼,服务台里有两位服务员在说话,我朝她们笑了笑,就快步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因为在北京不认识路,就朝着一个方向一直走,当走到前面是盖房子的工地没路了,这时我看到一民房前坐着两位老人,便上前问路:大爷,请问去火车站怎么走?就看两位老人连看都没看我一眼,其中一位老人说:看样是去前门的(天安门),另一个说:不对,我看是从前门回来了。然后,抬起头来看着我说:你先找到大道,就有汽车拉你到火车站了。我当时就觉得这两位老人不是一般人……,我边找大道边想:不能去北京火车站,说不定驻京办的人发现我走了,就会去北京火车站找,还是到天津火车站。当我找到了大道时,看见一对青年走过来,我问他们去天津怎么走?他们说了一遍我也没记住,后来小伙子又给我写在纸上:先找到东单坐几路车、再到八王坟,如没有过路车再到九龙。我谢过他们,找到了东单上了公交车,一上车一小伙子就问我到哪,我觉得这也不是偶然的。我把那张纸条给他看,他说他也到那站下车,并告诉我可能那个临时站点已取消了,不行的话我带你到九龙。到站刚下车不到一分钟,小伙子看到了北京到天津的车,主动招手帮我搭车,就这样很顺利的到达了天津火车站,买火车票时一看就有一趟车,从佳木斯到某地的路过天津站的车。师父真是把车都安排好了,这一路走来所遇到的事都是很神奇的,一切都在师父的安排之中。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到了我们本地火车站后,心里开始不稳了,心想毕竟是自己跑回来的,马上又想到:师父告诉“家没事”,那一定是没事。我顺利到家后,儿子问我:你怎么回来的?北京来电话说你跑了,如果回家了,公安局要找你,你赶快回老家吧。当时还是有点怕心,还是回了老家,并给同修打去电话。在老家胃一直不舒服,我悟到:没听师父的话,不该回老家了。第二天,同修就来电话说家里很忙,叫我回去。到了同修家,刚好师父新经文《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来了。我想要回自己家,同修原打算帮我在外租房住,我说不行,师父点悟我家没事,那肯定是没事,再说也不能耽误同修看新经文,这样我就回自己家了。第二天一早,就把师父的讲法都发到了同修手里。在师父慈悲的点悟下一切顺利,真的是“家没事”。

恶人光张嘴而说不出话来

记得一次回老家送大法资料给家乡的同修,一上汽车就觉得头痛,怎么回事?我下意识的抬头向上看,发现行李架上贴有诽谤大法的小粘贴。我立即起来拿钥匙一边划一边说:我说你这车上为什么乘客这么少?原来你贴了这些不好的东西。我问售票员有没有刀给它刮下来。售票员说:没办法,这是汽车总站给贴的,说不贴不行。你把它划了就行了,我回去自己再刮下来。我借此给他们讲真相,每人发一份真相材料,因车上人不多,有十几个人吧。这时在司机旁边的座位上坐的一个人,回过头来恶狠狠的说:还反了你了,把她送到某某地方。这时我就开始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因我背了一大包大法资料,不能落入坏人手里……一会到了我下车的地方,司机说:大姨你到站了。这时那个恶人向后一转头,但我看到他光张嘴却说不出话来。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这时我也快速的下了车,转另一汽车,安全顺利的回到了老家。

隔壁有人“自杀”了

一天晚上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我从家里一出门,看到好多人都向隔壁邻居家看。我问怎么回事?有人说:你隔壁有人自杀了。我当时想:如果我没出门,在我家可能就能看到……后来和同修交流,不知师父点悟什么呢?都也没悟好。第三天早上在床上整理被子时,我透过北窗户,突然看到我们楼北面那所学校院里挂着一块大白布:崇尚科学反对某教,看到有好多学生在签字……我一下明白师父点悟我做的这个梦是啥意思了,这不就是“自杀”吗?我立即联系同修看怎么办?但同修暂时都不能来……

这时我想:既然发生在我身边的事,那就是应该我去做了,更何况师父昨晚就用梦来点悟我。于是我把家里仅有的真相资料整理了一下,还好,样样数数的还挺全的。我用一个黑色塑料袋装好,准备发给学生们。这时我想到儿子上学时曾说过,他们有什么事,中午同学们在一起讲,一会就被老师知道了。所以我想等中午送真相资料给学生们看,一会儿老师就能看到,老师知道后一会儿就能传到学校领导那里,这样就可以尽快制止这场对众生的迫害,停止签名。

到了中午我下楼时,心想:得绕开我们楼梯口从别的地方到学校操场。当我一出楼梯口看到,正巧一辆大客车停在那里,正好挡住我们楼梯口,这样操场的学生不知我从何而来,大道上行走的人又看不见我给学生们发真相资料。当时我想师父安排的真周到,谢谢师父的巧安排。

这样我绕过大客车直接来到了学校操场,看到有一个学生在那看签名,我就招手叫他过来。我问他签名了没有?他说签了,我告诉他签名对你们不好,你把这些真相资料拿回教室给同学们看看就明白了。当时因为操场上有好多学生在打球、在玩的。他站在那里犹豫一会儿,才拿着真相资料,一边看看我,又一边看看操场的同学,慢慢的走着,到了楼梯口就开始快步上楼了……这样在下午三点左右,大白布就拿走了。

为了让学校领导更明白真相,我想还得给学校领导写封劝善信。同修说:一定要注意安全。第二天上午,我把写好的劝善信送到传达室,我说:给学校领导一封信,刚把信放在窗台上,值班人正巧低头捡东西,这时我也快步离开了。

从此事我悟到:在证实法的过程中,只要我们是为了维护大法,为众生负责,只要我们想做,师父一切都给我们安排的好好的,只要按照师父安排的做,一切都是最安全的。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不断推進,大法弟子的层次也在不断的提高,作为弟子也真正的体悟到师父的辛苦、是多么的不易!为了弟子能走好证实法的修炼路,时时的呵护着、加持着弟子。只要我们正念正行,现在基本是想什么、成什么。比方出去贴真相粘贴,一般情况要贴在明显的地方,象宣传栏、广告牌、黑板上,我住的这个地方是市场,来往人很多。我就想:前面的人快走,后面的人别过来,这时就真的没人来往,那就很顺利的贴好。象这样的事例很多,但每次出现神迹也都有我们提高的因素。也真正体现了只有在师父的呵护下,才有大法弟子的神迹,也就是宇宙大法在人间显神威。

在师父正法的最后最后的时刻,还要多学法、学好法、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兑现我们的誓约,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