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恩怨救亲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一日】在这十多年来,深知自己有很多不足,与精進的同修相比相差很远,弟子一定会努力的,不负师尊所望。

放下恩怨救亲人

二零零五年,我被非法关押期满。我丈夫不但不去劳教所接我,还不让我進家,理由是他与我已经离婚了。可我根本没接到与他离婚有关的任何文件。没办法,我二哥把我接回他家。之后,我在城里租了房子暂时住下来。

二零零六年的一天,我走在街上,看见姑婆家的一个表姐,表姐告诉我:姑婆身体不太好,本来就有糖尿病,现在又得了偏瘫。我听后决定去看看姑婆,给姑婆讲法轮功真相,把法轮功的美好告诉她,让姑婆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姑婆的邻村还有一位二叔,就是公爹的弟弟,姑婆是公爹的妹妹。正好一块去看看这俩位老人。

准备动身时又有了顾虑,他们家的人能不能认为丈夫与我离婚已四、五年了也不让我進门呢?又一想,不行,我得去救他们,再说了,这是些有缘人,我们曾经是一家人,在那个家时二叔和姑婆对我挺好,为我操了不少心,现在我得到了神圣的法轮大法,我能不告诉他们吗?必须得去。自己告诫自己:去时,个人的恩怨不谈,就跟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功是被迫害的,讲法轮功的美好。想好后就求师父加持弟子的正念,第二天就去。

这时一同修因上班让我第二天帮她找个人把水管修理修理,这样,两件事就碰到同一天上了。我就问我自己,明天不该去呢?还是干扰?如果去了是为了发泄自己、表白自己就不能去,那个修理水管的人就在家等我;如果就是纯净心去救他们,那个修理水管的人就没有空去修理,我就知道应该去姑婆家。我告诉自己,就是去救他们,我个人的事一概不谈。

第二天,我就去店里找修理水管的人(已明真相),那人说今天没有空,明天吧。于是我买了些礼品,带上真相资料、真相币坐车去姑婆家。

坐车花真相币,一路上发着真相资料。因为我第一次坐车去,不知道在哪里下车,想问问开车司机。这时一个大姐与我搭话问我到哪村去?看什么人?我说到X村姑姑家,那个大姐说:就到前面路口下车,往南走不远就到了,并告诉司机在前面路口停停车。这时我真切的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时时在鼓励着我、看护着我。

到了姑婆家,我喊着:“姑姑”。接着门打开了,姑婆把我迎進家。因姑婆得了偏瘫,活动不太灵敏,我双手扶着姑婆行走。然后,我简单的和姑婆说了些家常话后就進入了主题。

我告诉姑婆,我师父传的这个法轮功是度人的。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并且也不杀生,凡事为别人着想,不是象电视上说的那样。

姑婆问我:“你不恨你妈(婆婆)、你爸(公爹)?”我说不恨,不怨他们,他们是被欺骗、被蒙蔽的;我们修炼人得修去怨恨心。我说:听表姐说您身体不太好,我就想来看看您,以前您对我那么好,为我操了很多心,今天我学了这么好的法轮功,我想把法轮功的美好告诉您,让您也一起分享分享,并把资料拿出来给姑婆看。姑婆说我也有,是他们从门缝送進来的。我一看是和我拿的资料一样。

姑婆又把话题拉到我丈夫身上,我告诉姑婆,今天我娘俩不谈那些事,好好谈谈法轮功吧。我又谈到“三退”的事,我问姑婆听说过三退保命、保平安的事吗?姑婆说:“是这样啊,我入过团,你帮我用真名退了吧。”我说好。我又告诉姑婆:“有时间就诚心诚意的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您身体的康复是有帮助的。这样,咱们也三退了,也知道法轮大法好了,那咱们就是一个有福的人了,就会得到我师父的保护了。”这时姑婆激动的说“谢谢”,就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接着,姑婆的眼圈就红了,说:“你们的师父真好啊,教出这么好的弟子来,你这就是学法轮功学的,要不你不能来看我。”(看得出来,姑婆不再对我有戒备心了)。

姑婆又说:“你二姐(大姑姐)来说你学法轮功了,为了提高层次,亲谁就能杀谁,也不知道过日子了等话。”我问姑婆相信吗?姑婆说:“我当时相信了,现在看见你这么好,和你二姐说得不一样,我不相信了,真的不相信了。”姑婆又说:“我看你现在的心真细,知道我有糖尿病不能吃甜,就买无糖的;买的东西都是对我身体有益的,你的哥哥妹妹们就不管这些,什么奶了、点心了,买来家就行了,不管你能吃不能吃。”我告诉姑婆,慈悲的师父告诉我们遇事为别人着想,哪怕是一件小事,也要想到别人。姑婆说:“真谢谢师父了,法轮大法就是好啊。”我一看姑婆听明白真相了,明白了法轮功是受迫害的,知道了那些谎言是邪党对法轮功的栽赃和陷害。

我就对姑婆说:“大姑,我想去看看我二叔,这么多年没去了不知能不能找着门?”姑婆一听我还要去看二叔,高兴的说:“好!亏你还想着我们,你去看你二叔,他会很高兴的。”并告诉我怎么样去二叔家,跟我说的很详细。

我刚到二叔家就看见二叔正在锁街门,我说:二叔,还认识我吗?二叔说:认识、认识,你怎么来了?我说我来看看您。二叔马上开开门把我迎進屋里。

我就跟二叔说:我是来告诉您法轮功真相的,请您不要相信邪党宣传的那一套,邪党是在栽赃、陷害、镇压法轮功的。二叔说我知道法轮功好,我不反对。

我又问二叔,上学时是否入过党团队?二叔说:没有,一天书也没念,什么也没入。我说没入就好,以前入过党团队的现在还得退出来。并告诉二叔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福报的。二叔爽快的说:好,我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会儿,二婶子回来了,我先向二婶子问好,然后又给她讲真相,二婶子也不认识字,就让我把“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写在纸上,等她儿子、儿媳回来后让他们也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二叔对二婶子说:“她到现在还想着咱俩,还来看看咱俩。我是知道,她不学法轮功是不会来看咱俩的。”二叔又问我:你说我说的对不对?这就是法轮功师父叫你来看我们的?我对二叔说:是我的师父叫我来告诉你们真相的,明白了真相就能被大法救度。二叔听后说“谢谢法轮功师父”。

手铐神奇的脱下来

去年有一段时间学法少,心性守不住,怕心、干事心重,几次与一起配合的同修发生误会,出现间隔,导致被邪恶钻了空子,使我被恶警跟踪、绑架。

那天下午我外出走在路上被当地恶警绑架,抢走我的钥匙,闯進我家与同修家非法抢劫与绑架同修,我与同修被关在邪恶的洗脑班里。那时的我找到了自己没修去的执著与人心,求师父加持弟子的正念,一边不断的正念解体邪恶,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与迫害,不能因为自己没做好牵连到其他同修;一边求师父救我与同修。

晚上,恶警头头非法审问我,我不配合他。我质问恶警为什么绑架我?恶警说出一句很荒唐的话,说:“有人举报你,说你带着东西满街跑。”我就正念否定了恶警的谎话,就是不配合他们。

我和同修被关在同一间屋里,房间里有两个警察看着我们。同修很有正念,并且没有怕心。同修示意我准备往外走,那时我的怕心起来了,怕没等走出去被恶警抓回来打。在师父的加持和同修的正念鼓励下,我正念清除怕心,让警察睡觉,俩警察就睡过去了。那时我穿着高跟鞋,又戴着手铐,同修走出去后,我跟在后面,手握住手铐、心里不停的喊着:师父、师父。就跟随出去。那一瞬间,我看到同修走的很远了,我马上悟到,师父在点悟我,告诉我,不要怕,我们走的是另外空间,恶警追不上我们。邪恶的洗脑班里养了三只大、小狗,守在大门口“汪汪”叫个不停,在这种情况下,慈悲的师父呵护我们离开了邪恶的洗脑班。

为了不被恶警追上,我们先躲在一个胡同里,我想戴着手铐走不方便,就想试着把手铐脱下来,左手铐脱下来了,右手铐怎么脱也脱不下来,同修怕弄痛我的手也脱不下来,就说先别脱了,用衣服盖住手铐就行了。我说能脱下来,说完,手指往里轻轻一靠手铐就下来了。我和同修高兴的说:“太好了,谢谢师父了!”使我又一次体会到了师父就在我们身边。

这次摔了跟头后,我真切的体会到,大法弟子只有多学法,以法为师,精進实修。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