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修炼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一日】没修炼之前,我多病缠身,如骨质增生、肾炎、气管炎、关节炎、肩周炎、胃溃疡、贫血、神经衰弱、过敏体质等,由于身体的多病,精神的痛苦,想尽了多种方法祛病,如:西医看不好了看中医,中医看不好了寻偏方,再不行了就学气功,如太极拳等等,气功书买的更多,有那么一摞,甚至还去了离家十几里外的气功师那儿看病,花了不少钱,看了几个疗程也没好(在《转法轮》中,师父也谈到了气功师看病的问题)。

九五年七月九日这天,我胆结石病犯了,老伴用自行车推着我去住院(厂里的职工医院),路上遇到我厂的女同事,她看我难受的那个样就说:你不如炼炼法轮功试试。我因为本来就对气功有好感,所以当时就答应了以后炼。住上医院后,大夫检查后在B超上看到九块大小不等的石头,除了吃药、打针外,还联系了市里大医院的大夫,说好了星期日上午做手术取石头,到了星期六,医院来电话说那个大夫有事不来啦,手术要推到下个星期再做,我一听就办了出院手续出院了。其实师父已经在管我了,可我并不知道的。

七月十四日我就去了那位女同事家,当时她家有三个人正在炼功,我就借了本《法轮功》回家看去了,也没炼功。从这以后,胆再没痛过,也就没去医院做手术了。

到了十二月三日,西北师范大学(下面简称师大)贴出告示:教炼法轮功。有一个同事告诉了我。我当天就参加了,每天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并教功,办了十天的班,我请了《转法轮》,回厂后我厂也办了班。

以上两件事看似偶然,其实并不是,是师父通过她们引导我入了修炼的门,是师父的救度。这是以后经过了多次学法才悟到的。

在“师大”办班的第四天,我开始消业了,象得了重感冒似的全身到处痛,而我在看《法轮功》之前就是想通过气功治病的,这一执著心必定要去。)

学了大法,明白自己是在消业,所以也没吃药、打针和各种治疗,没想到三天后症状就消失了,这次好的这么快,连家人都觉得神奇。

有一次借了同修的录音带(师父在广州讲法),还没听完就“消业”了,接连三天无法睡觉,腰痛的没办法(好象是骨质增生,肾炎的症状同时犯了),一躺下就痛,无法入睡,坐着也痛,那就趴下吧,又压的喘不上气来,折腾了三个晚上也无法入睡。到了第四天晚上,我自己确实无法了,就求师父帮一下忙,结果奇迹出现了,我一躺下就象迷糊了,但意识清楚。就觉得自己飘了起来,还看到离床有一尺多高,象魔术师变的那样,上下没有支撑就停在空中,这样我的背不压在床上,就睡着了。大约睡了三个小时才醒来,发现腰痛也轻了,头也不痛了,以后的日子里,腰再没痛过,这次我悟到了是师父在帮我消业,助我过关,不是我自己过的。

在我厂办班时,学习了《转法轮》和卷二,听了李老师在广州的讲法录音,在家里自己学法时,我都把书念出声音来,师父说:“你不信有的人得病,当然我不愿说得病,其实那个病、那个细菌和那个病毒等这种微生物,都是业力在我们这个空间身体上的体现。所以念我的书就能够消它,念书的时候打出来的都是功,打出来的都是法,就可以起到消业的作用。”(《法轮大法义解》〈在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上的建议 〉)就这样,我学法炼功半年后,身体上的那些病业,全部消失了,从此感到无病一身轻的幸福。那时走路生风轻飘飘的,原先上个三楼都要休息一会儿,现在上六楼连续走了三个回来也不累。有一次上同修家送资料,因为弄错了单元,结果上了三个六层。

以前过敏体质,好多东西不能吃,有一次吃了一把花生米就休克了,抢救了八个小时,现在随便吃。胃溃疡吃饭要定时,真是冷了不行,热了不行,多了不行,少了不行,硬了也不行,现在没有时间限制了,吃什么都行,有好多次学法忘了吃午饭,直到肚子咕咕叫了才想起来没吃饭。走到外面有人竟说我和我老伴相差二十岁(其实我们俩是同岁)。炼功人显年轻,在《转法轮》中师父有论述。

以前人的身体不好,看病花钱又多,整天愁眉苦脸,动不动就发火,脾气很坏。自从修炼了法轮大法,改观很大,改变了入门时的为治病而来的观点,去掉了执著,坚持用“真、善、忍”宇宙特性严格要求自己,思想境界升华了,心胸变得宽阔了,心理承受能力变强了,脾气变好了,甚至思维能力、表达能力也变化很大,在修炼过程中,心性层次提高了,连人生观、世界观都发生了变化,所以说法轮大法不只是净化人的身体,更重要的是能净化人的心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