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涛身体恶化 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仍不放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现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303监室的孙涛,二零一二年三月一日入所时体检,身体是健康的。但由于被强迫做苦工,每天14个小时。目前,孙涛感觉非常疲惫,身体无力,不想吃饭,有时肝部收缩性隐痛,睡眠不好,恶心,病情明显恶化,还撑着身体每天做苦工。看守所至今没有采取任何有效措施,也不积极办理保外就医。

每天14小时的工作,必须完成定额数量,做绢花、塑料枝、小花瓣等葬礼用品。孙涛感觉身体不适,要求体检,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相关人员无故拖延,直至律师介入提起控告后,第二看守所才连续三次给孙涛体检,一个多月后才上报裕华区法院:孙涛身体状况不适合再被关押(大意)。

孙涛的乙肝大三阳是遗传性、娘胎里带来的,一旦复发恶化非常快,病情难以控制。三次的抽血化验显示,孙涛不但病情严重,且在极强的传染期,不仅孙涛本人身体处于危机,因孙涛被非法监禁在20多人的大监室,其他在押人员的健康与生命也时时受到威胁。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的公职人员,不仅是执法犯法、徇私枉法,而且也在极力的破坏着人权,漠视生命!

石家庄市二看的所有在押人员的劳动是非人和超强度的。劳动内容是做绢花、塑料枝、小花瓣等葬礼用品,经常举行竞赛,然后不断提高工作量(一天一个人要做600、800、1000、1200、1400,不断加大工作量)每天要工作14个小时,早晨6点起床,吃完早、中饭就干,干到下午4点,5点半再接着干到晚8点。因为长期这样干没有休息,很多人手指变形、烂、骨节变形;腰、背、颈椎酸痛;长时间坐在很小的塑料圆凳子上干活,任务重很少活动,每个人的屁股都掉了几层皮,屁股发黑。累的几个女孩子不来月经,如王冬英,晓茹等,完不成任务4、5点起床干,晚上9点—9点半。

有的被监管人员由于各种原因,如身体不适等不干活时,就被“上架子”,或几个号长拉出去揍一顿。有个被监管人员叫李凤兰(音),被说装病,就“上架子”,在床上平躺戴脚镣(脚镣也固守住)、手往上铐住过头顶,翻不了身,铐了一天一夜,吃饭和排便都在床上。其他人完不成任务,就会被骂,调号子,不让洗头、洗澡,受歧视,不干完几天不给通风、闷着,不让买日用品。有病的吃完药、打完针要继续干,不让休息。

河北科技大学博士李惠云被非法关押在此,由于不顺从干活,在警员的授意和直接参与下,一直遭受虐待。经常被换监室,至少连续五个多月遭受“上架子”。经常有人听到她的喊声,用手铐砸铁窗子,因长期戴手铐,手铐卡出深槽,手铐里边用胶布缠着,太残忍了,有时听到号长扇她耳光的声音,号长有时不给她水喝,她嗓子沙哑的大喊抗议,有的号不让她吃饱,只给吃一个馒头。

这里的伙食是一天三顿馒头,早晨有粥和咸菜,有时咸菜是臭的;中午是馒头、清水加一点白肉片;晚上加点水和白菜叶。根本没有营养可言。虐待致使孙涛乙肝大三阳旧病复发,且在严重的传染期。而看守所方不积极办理保外就医、不治疗、不隔离,严重侵犯被监管人员的健康权、人身权和生命权,破坏法律的正确实施。

请求相关司法部门追究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所长刘晓和相关警员的刑事责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