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委可休矣(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一日】(接上文

(六)政法委活摘器官,天良丧尽

政法委在迫害法轮功中,在江氏“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新三光”政策指使下,穷凶极恶,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动用古今上百种酷刑:什么上大挂、死人床、五马分尸、老虎凳、水牢、竹签钉指甲等旧刑;还有喷气式、骑摩托车,注射精神病药物,扒光衣服电棍电,用铁丝穿女学员乳头等新酷刑。截止发稿时,据民间统计并上网的已迫害致死3583人,都是有名有姓有家庭住址可查证的。

而更为惨无人道的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血腥暴行。

由资深的记者、集中营主刀医生前妻、老军医等知道底细的人士指控证实:在中国大陆有多处象苏家屯那样残害法轮功学员的“秘密集中营”。在那里,竟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出售,残酷程度比当年的德国纳粹“集中营”的大屠杀,有过之而无不及。

今年7月12日,在法轮功7.20反迫害大集会上,多位议员及社团领袖公开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血腥暴行。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麦塔斯和十二位作者的《国家器官:移植在中国被滥用》一书正式出版,书中收入了这几年国际反对强摘器官方面的调查结果。这是揭露中共活摘器官之罪恶的系列书籍的第四本。

美国智库的中国问题专家、资深记者依森.古特曼,写有《失去新中国》一书。他采访了30多个直接或间接参与了强制摘取器官的证人,经过独立调查发现,摘取器官的罪行到2006年达到高潮,现在仍然在继续。到2008年,最少有65000名法轮功学员因为被摘取器官而死亡。

2009年“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公布了一位证人现场目击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词,他当时就在王立军手下当警察。2002年4月9日,在沈阳军区总医院15楼的一间手术室内,他亲眼看到两个军医将一个活着的30多岁的修炼法轮功的中学女教师,在没打麻药的情况下,活生生地摘取了她的器官,将她残忍的害死。

他回忆说:“一刀下去,血是喷溅出来的,而不是……当时我们一人拿一把手枪在旁边站岗,这个时候胸口已经拉开了,那个女人就嗷的大叫一声,说‘法轮大法好’。……那个医生、军医犹豫了一下,然后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们的领导一眼,领导点了一个头,他就继续割血管……先摘的是心脏,再摘的肾。当心脏的血管剪动一下,她就进行一阵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给你学下声音,反正我也学不好,撕裂的那样式的,然后就啊……啊……就一直张着大嘴,睁着两个眼睛,张着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讲下去了!”(详见:一目击者披露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经过《录音》)

活摘器官的问题,不难查证,因为涉案人员很多。从“王薄事件”中,暴露出重大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线索,薄熙来和王立军都是活摘器官最大的嫌疑犯。

(七)政法委贪赃枉法,政匪一家

中国有一成语:无党无偏。辞海解释:形容不偏私,处事公正。(党:偏私,袒护;偏:不公正。)而今中共政法委则是:有党有偏,即偏私,袒护,不公正。

因为政法委一揽“三权”,并且各级公安厅局长,最低兼任政法委副书记,这就使周永康掌控的政法委系统监督机制瘫痪。公安的权力膨胀,说整谁就整谁,想怎么“做饭”,就怎么“做”。正如韩广生所说“有罪可以变成无罪”,那么无罪业也可以变成有罪。这样,政法委和公安的官员便可肆无忌惮地贪赃枉法,为所欲为了。

“王薄事件”曝出,王立军的前任公安局副局长文强的贪腐简况:专案组8个警察花了8天时间,才将贪敛的财物分门别类登记造册,“写满了20多页的清单,拉了三大车。”在很多没开封的红包中,最大一个红包里装着2万美元。其房产多达16套,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在鱼塘淤泥里窝藏人民币2千万巨款。

而文强在被处死前对王立军说:“我贪的远不止那些钱。其余的都到哪里去了?你们要是也去那些人家里搜搜,就会觉得我那点儿赃款拿到他们家里,恐怕人家会嫌寒酸的。有些案子我要是不去收那些人的钱替他们摆平,那些人就要把钱送到我的上司那里,最后要把我摆平。不管谁放在我那个位置上都会贪污那么多的钱,玩那么多的女人,甚至更多。干部要是不贪,不色,谁敢相信你,重用你?现在的官员比国民党还坏,我不过是其中一员罢了。把我变成这个样子的是这个社会,这个制度。我死后我的子子孙孙以后再也不要从政,不要当官。”

文强最后还告诫王立军:“有一天你的下场也会和我一样。”果然如此,这个“唱红打黑“的英雄,在露马脚以后,化妆跑进“反华势力”的领事馆里寻求庇护。值得注意的是,这二人皆为直辖市的公安局长、副部级官员,自恃为政法委的高层执法者,可以无法无天。中国老百姓中流传的一句口头禅:“过去土匪在在深山,如今土匪在公安!”这话说得太恰如其分了。

那么,其它省市的公安又如何呢?按照文强“干部不贪,不色,谁敢重用你?”这个结论,意思是“上司手里有了下司干坏事的把柄才敢重用,自己干坏事才会放心。”由此不难想象其上司周、罗等人以及其下司处、科长,直到警员,上司大贪下司小贪,政法委无员不贪。

政匪为何一家?一是他们本身就是土匪;二是这个社会制度,他们不得不同黑社会合伙。不然就会“被摆平”。一些淫乱场所,都有公安官员的“好汉股”,定期“分红”。就连其子孙都恃权贪占。周永康曾任职四川省委书记,近日他被英国《每日邮报》评为中国“十大黑领”人物之一。周的儿子周滨、江泽民的孙子(江绵恒的儿子)江志成,在重庆、四川都有很多违法行为,倒卖土地、索取保护费、权钱交易、插手大型工程项目等而暴富。捞出了甘肃二号黑帮头目出狱,周滨被曝出涉嫌受贿2000万人民币现金,而此人涉嫌杀人,还开膛剖心。

(八)政法委“超级黑社会”,黑箱操作

人世间的事物,凡是邪的、恶的、阴的,都是见不得阳光的,只能在阴沟中干坏事。

现在的政法委就是这样,为了掩人耳目,竟背地里做坏事。名曰:“内紧外松”,实质是黑帮式的“黑箱操作”。政法委这部巨大的专政机器,可称为“超级黑社会”组织。特别是“6·10”组织,在迫害法轮功中,干了很多见不得人的勾当,就是中共的高层官员也是被蒙骗的。为何只是口头传达上头精神,连“红头文件”都不敢发?只能有一种解释:背地里行恶,又心虚害怕,不敢光明正大!据说最近又下令清理焚烧文件,以免留下被清算的证据。

人们从高智晟《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一文中,可略知政法委这个“超级黑社会”黑到何等程度。高智晟本是著名的律师,基于对胡温、对《宪法》的信任,给胡温写了公开信,为法轮功鸣冤,从而被周永康政法委绑架迫害,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呼吁释放高律师的声浪不断升高,“全球声援高智晟联合会”应运而生。然而政法委对维权律师采用了黑社会迫害手段,实属古今罕见。黑夜、黑头套、黑帮式的秘密绑架,施刑的人满嘴下流污秽的语言,都难以见诸笔墨;把人打昏了,往头上脸上撒尿,还有残害生殖器等“十二道菜”(酷刑),比土匪、黑社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里想申明的是:一个被民众誉为“中国良心”的、美国律师理事会曾授予“勇敢提倡者奖”的知名人士,动用那样残暴的酷刑,没有黑帮总头领的旨意,谁敢妄为呢?最近,在世界舆论压力下,官方透露高智晟在新疆沙雅监狱。高智晟大哥高智义,千里迢迢赶到沙雅监狱去探望,结果遭拒绝。高智义又到北京司法部请愿,要求行使与其弟会面的权利,并要求当局公开信息。但没有一个部门受理,最后被国保扔上回老家的火车。

中共的政法委就是中国的克格勃,它不但掌控各种机密情报,迫害中国民众,因为其特务性质,同时也监控内部官员。打入海内外各种组织机构,采用所有特务手段,暗杀灭口、收买出卖、贿赂行骗,什么坏事都干。

网上有篇《一个中共特务的自白》,可见一斑。其中说:“钱,给的很多,干的事情,全是猪狗不如的。出卖良心,出卖朋友,什么都能出卖。和你个人关系再怎么好也没有用,他们完成了任务,不能让他们泄密。我咬着牙,把自己的弟兄亲手杀了,我心里难受极了。我不是人哪,干的哪是人事啊!失去了人性,禽兽不如了。可是我不做,有人会处死我的。就是做了,也不知道,哪天我自己会被上司或同事干掉。被我杀掉的兄弟,家属还不知道,我每隔一段时间会给他们的家里汇些钱去,就以被杀者的名义汇去。我想,这对于我来讲,是唯一可以补过的方式吧。我们也悄悄的调查了一下领导,原来,领导已经都办好了护照,他们怕中共随时都有可能崩溃,所以准备在情况不利的时候就溜到国外去。”

(九)政法委越“维稳”越乱,民心大失

中国古代帝王,叫作天子,自认为授命于天。所以讲天理、施德政,国泰民安。例如:唐太宗体察民情,仁慈子民。贞观六年新年前(十二月)纵使390名死囚犯回家,和老幼亲人团聚9个月之久,约定贞观七年秋(九月)期满回来就刑。由于大唐天子的恩德感化,结果死囚们均出人意料地按时归狱。唐太宗有感于这些诚信忠义的死囚,又下诏将其全部赦免。白居易曾有诗赞誉:“怨女三千放出宫,死囚四百来归狱。”从而天下称颂,人心向善,出现了大唐盛世。

人们普遍知道一个简单的“力学原理”:压力多大,反作用力多大。中共的政法委与历史上专制施暴政者一样,都有一个邪恶逻辑:老百姓的安分守己,是斗出来的,压出来的,恐吓出来的。小日本统治时也讲,“王道乐土”、“大东亚共荣”,让人做俯首帖耳的“良民”。中共的政法委也同样,要安定、和谐,就得搞“红色恐怖”。

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一年就动用武警镇压人民15次,名义上是维稳。其实政法委才是祸乱的总根源,是造成巨大民怨的罪魁祸首。中国有关部门的内部统计,目前中国大陆每年近30万群体性事件,有一半和政法委管控的执法机关有关,中国约有800万“长期上访民众”,其中82%是因为公检法处理案件不公而上访。

《老子》中说:“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民众不怕死,又怎么能用死来威胁他们呢。

这次四川什邡民众抗暴,就证实了这一点。开始是10多个90后的孩子,就本地一个污染项目,在7月1日夜晚请愿市府。人们在围观中,了解到孩子们的诉求后很是感动,因为该项目本来就不得人心,于是呼朋唤友的都来支持孩子们,吸引逾万民众响应。作为一个小县级市的政法系统出动特警,驱逐,殴打,施催泪弹、震爆弹,可谓“官逼民反”,本来是和平理性的诉求,一下把民众的情绪点燃,以致后来的一发不可收拾。

继四川什邡事件后,7月28日,江苏南通启东市爆发大规模反抗政法委暴政的行动,抗议日本王子纸业向启东附近海域排污。数万愤怒的民众冲进中共市政大楼,警车被掀翻,中共启东市委书记孙建华被扒光衣服,狼狈不堪,现场来了大批警察带走市长,被抗议民众包围,民众要求官员穿上“强烈抵制王子排污”的文化衫。

法轮功是修善的又有着神奇的祛病健身的功效,人们早晨到公园锻炼锻炼身体,有什么不好?招谁惹谁了?特别是退休的、失业的、收入少没钱看病的,还有广大农村人口。这是人民安居乐业的一种景象,何乐而不为?政法委书记罗干,放着那么多贪官污吏不抓,放着黄、赌、毒泛滥不管,早就预谋迫害法轮功,非要充当马前卒,4·25时,为了宣扬造势所谓的“围攻中南海”,陪着江氏坐在防弹车里走一圈。而后硬是把上亿修善的好人,推到对立面上,使其一夜间成了×教徒,实施群体灭绝政策。把历次整人的招数全用上了:开除工职,开除学籍,不准晋级,不准升学,不准出国,不许乱说乱动,罚没缴款、严密监控,强制洗脑,绑架抄家,施用酷刑。“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制造了数千数万个家破人亡、流离失所的惨案。这些修炼的人,遍及神州城乡大地,再加上其亲朋好友,这是多大数量的民众啊?这样做能安定团结吗?强制不但改变不了人心,反而会更加大失民心!

因拆迁安置问题,近日,江苏南京市新伊汽配城一千多商户堵路抗议示威,造成当地交通瘫痪数小时,当局派出几百防暴警察驱散人群,双方肢体冲突,其中一名公安局副局长被打。

安徽省政协常委汪兆钧,在致胡温的公开信中,写了政法委下属城管执法的一个场景:“本人在北京,在天子脚下,即经常看到城管执法队来到一个街区,就上演一幕我们只有在电影电视中上看到的日本兵进村的活报剧:一条热闹的街道一刹那间煞然的静,片刻,鸡飞狗跳,所有商贩以夺命的速度收起自己的商品,四散奔逃。来不及逃窜者即被城管掀锅踢盖,扣押抢夺……”

这种“皇军进村”的场面在同一地点屡屡发生,笔者也曾亲眼目睹多次。在这里不便详尽解剖!谁是民众?谁是主人?如此“和谐”几时了?!

因此说,政法委是造成祸乱的总根源,不解散政法委,中国大陆将永无宁日。

(十)政法委纳税人养不起,填不满洞

据统计显示,中国在经济持续高速发展的过去几十年里,国内“维稳”费用逐年递增。警察、武警、国安等一年的维稳经费已达到7018亿元人民币,而一年的军费开支才6703亿。在民生上的开支象社保、医疗、教育这些还不够的情况下,大量的金钱给政法委拿去所谓的维稳。

对法轮功强制性地迫害,耗费了国家大量的人、财、物力。据估算,曾动用了国民经济四分之一的财力维持迫害。仅2002年北京财政局的统计: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款额竟高达400亿元以上;

政法委“6·10”体系,权力超越法律、超越人大和国务院系统,迫害法轮功不惜财力(仅2001年2月,一次挪用40亿元购置监视设备;劳教所、“洗脑基地”大兴土木扩建(仅2002年12月,一次批用扩建费42亿元);大量投入网警,成批派往海外特务,巨额雇用“社防人员”,重金收买世界较大新闻媒体。据透露金盾工程仅前期就投入八亿美元,极力封锁互联网,目的是不让大陆网民得到任何有关民主、人权、自由,特别是法轮功的海外资讯;

政法委信奉“有钱能买鬼推磨”,如沈阳地区“6·10”规定:举报一个大法学员悬赏3000元,警察抓捕一个大法学员奖500元,打入法轮功内部者月薪7000元。

大陆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被迫害长达七年,手段令人发指。在东师古村家里封锁监控他的人员,少则七八十人,最多达几百人,层层看守至少8层。不许他外出,也不许外人访问。因为此案早就受到国际关注,包括好莱坞的电影明星在济南拍摄影片,听说陈光诚案,都很同情,带了一堆人去东师古村,就被几十个便衣看护的人打回来了。这期间被打的人甚多,包括外交官、包括民运人士、同情者、记者,说任何人不准见他。陈光诚说,当局雇用的看守一天是100元,在组长扣留10元后,受雇者一天可拿到90元。当地政法委官员向陈光诚透露,对他的维稳经费光2011年就超过6千万元人民币。然而,就在周永康政法委系统严密掌控下,盲人陈光诚却奇迹般的成功出逃,进入美国驻北京大使馆,成为国际上令人可耻可笑的一大丑闻。

广东广州市财政报告显示,该市2007年维稳费为44亿元,比当年用于社会保障就业资金35.2亿元还多,此数字一度引起部份人大代表异议;广州市39个政府部门近日公布了2010年“三公”消费的决算报告。城管系统有20人去了十个国家做所谓考察,平均每人次花费5.7万元。城管系统隶属于政法委领导,因为政法委每年的维稳经费充裕,下属的费用花不完便胡乱挥霍。而外国没有城管,那么城管去国外能干什么呢?其实就是到海外旅游。

由于各地维稳压力巨大,部份地方被迫削减其它财政支出,如湖南省津市为此要求所有行政事业单位压缩20%的开支,甚至从每名统发人员的工资中逐月扣钱。

重庆市“打黑”,市第五中级法院将打黑案中收缴的钱划归了政法委。按法律规定,国库是唯一有权接收被执行财产的主体。政法委是既非法定的政法机关,也非财政机关,有什么权利收钱?政法委本身就违法乱纪,还想指令所掌控的法院“判决”直接收缴钱财,真是填不满的无底洞。

(十一)政法委另立山头,葬送中共

政法委为何有恃无恐,另立山头,成为第二权力中央?原来江魁首虽然退下来了,还一直想当“摄政王”。一方面是权力之欲望。86岁的老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更主要的一方面,是怕法轮功平反而遭到惩办。在未退之前就把政法委掌控在手里,不断扩大其权势。为了使武警有与军队抗衡的能力,解放军年年减员,而武警却日益膨胀。中国军队只有200多万,而警察和武警加起来达到400万(武警150万,警察250万)。所谓的“裁军50万”,是偷梁换柱由正规军改编为武警。武警机动部队达到14个师,且装备精良,机动性强,具野战能力。江氏还授予政法委调动武警的特权,使武警成为另一山头的私家军。

江氏对政法委书记一职非常看重,原来由在迫害法轮功中捞取了稻草的罗干来担任,然后由铁杆江系其侄女婿周永康继任,十八大预谋由迫害大法的“急先锋”薄熙来接替。人算不如天算,“王薄事件”不但使薄熙来落马,而且还暴露了江支持周薄夺帮权的阴谋。据说“王薄事件”一发生,江氏就紧张害怕得昏死了一次,并住进了“301医院”,成了植物人。

现在法轮功问题已成为中国政治的核心问题。原来共产邪党想打倒谁,过不了三天,而且还要“踏上一千只脚、一万只脚”。可是迫害法轮功,其劫数便走到头了。说3个月消灭法轮功,现在13年都过去了。法轮大法却洪传五大洲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全世界都说“真、善、忍”好,而中共残暴丑恶的嘴脸则暴露无余。

中共原本想用政法委来维持其统治,未成想政法委却加快结束其统治。“维稳”所带来的是难于救治的局面:血腥暴政,践踏法律,摧毁人权,酷刑洗脑,活摘器官,财政空虚,人心崩溃,四面楚歌。让我们来看看方方面面的反响和态度吧:

(1)大法弟子

在国内千百万大法弟子不辞劳苦,奔走山乡村屯,踏遍街区楼道,把福音送到百姓家门,面对面的讲清真相,把慈悲留在民众的心中。在监押酷刑虐待下不畏生死,在各种血腥迫害中始终信念不移。

国外的大法弟子在全世界各大机场、旅游景点讲真相、展酷刑,办网站、电台、电视台,大纪元报业集团已成为全球性最大的报业集团。天国乐团、神韵艺术团的演出,在国际社会中产生了重大影响。特别是在多个中国驻外使、领馆门前请愿,有的是不分昼夜,不惧严寒酷暑,不避风霜雪雨,最长的已经坚持了4000多个日日夜夜,迫害不停请愿不止!正是这些善良的人和平、理性的作为,才有着巨大撼动人心的感召力。国内外凡是有良知的人们都为之动容:法轮大法必将永世长存!

(2)外国政要

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于2006年5月,对中国的人权实况,亲自进行了为期3天的调查后说:“我在中国的时候,和任何一个人的谈话都证明,中共政权正在倒退,更加好斗,更加野蛮,更加武断,更加残忍,更加偏执。任何政府最不能做的事情就是打击信仰,中国的人权状况在倒退。”“中共政权就是一个恐怖主义的政权。我认为法轮功并不是政治运动,是一种佛家的修炼。”

加拿大总理哈珀在今年二月份的访华期间,同中国领导层提出法轮功受迫害问题,并指出法轮功学员在加拿大遵纪守法,对社会的贡献巨大。

(3)各国政府

国际社会包括美国、加拿大、欧洲、澳洲与台湾议会已数十次提案,针对中共迫害法轮功频频发出正义呼声。2010年3月16日,美国国会众议员在国会大厦以412票赞成、1票反对通过了第605号决议案。美国议员在议案中对过去十年来仅仅因为个人信仰而遭受中共持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表示同情,要求中共立即结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胁迫、监禁及酷刑折磨,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迄今全球已有40多个国家和国际机构,接受了对江魔头和政法委主要成员的起诉,立案80多起,已有多人被判处有罪。

(4)内部人士

汪兆钧《致胡温公开信》的副标题是“──对策和谐社会”。他在“公开信”中明确指出:“当今最迫切的是: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对当时决定镇压的决策者追究刑事责任”;

中共沈阳市委宣传部联络部长张凯臣,2010年1月1日下午,在纽约法拉盛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开宣布退出中共。他表示,中共的本质是邪教暴政,一党专制是危害中华过去、现在和将来的万恶之源。没有共产党,才有强中国;法轮功的人心眼儿特别好,对法轮功的灭绝迫害比纳粹更为邪恶。法轮功是不可战胜的。如何看待法轮功问题,这是衡量人的一个道德标尺。”

(5)维权律师

多名律师敢于站出来,为法轮大法弟子作无罪辩护。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辩得公诉人、法官理屈词穷。在场的听众,甚至站岗的警察都称赞。虽然最后的判决,法官不得不昧着良心,听命于政法委“6·10”的幕后指挥。但是律师们的“无罪辩护”,却讲清了真相,伸张了正义,开庭成了对政法委的审判,唤醒了被欺骗的人们。到后来,政法委监控的法院,不在允许外地律师辩护,开庭也限制民众进入,甚至不敢开庭直接判决。“人民法庭”也变成了“黑箱作业”。

(6)国内民众

退出党、团、队的人数已超过一亿二千一百万了。每天还以约六万的人数递增,历史的潮流不可阻挡。作孽多端,必遭天惩,谁也不想当中共的陪葬品。这可是一亿二千多万颗人心所向啊;

民众觉醒善恶分明,出现了多起顶着高压、集体按手印声援法轮大法之事。黑龙江伊春23岁女孩秦荣倩的父亲被哈尔滨监狱虐杀,母亲和妹妹为了申冤却被劳教。而黑龙江高级法院立案后,却不开庭审理。秦荣倩一家人的遭遇,得到了15,000位家乡父老的同情,纷纷签名按手印支持秦荣倩申冤。秦荣倩甚至还给中共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发出了公开信,诉说她一家人悲惨遭遇,敦请他们关注此事件。

(7)中共高层

中共前人大委员长万里说:“镇压法轮功不是新鲜事,活摘器官就不一样,要是美国敢宣布中国真发生了活摘的事,那全世界都得起来反对,不但要求国际法庭宣判江死刑,我估计西方选民会给自己的政府施压,要求与中共断交!”那将意味中共的垮台;

最新一期《争鸣》报导称,中共元老李瑞环近日提出,为体现国情,倡议共产党改为人民党或社会党。有评论认为,中共高层倡议共产党改名,说明中共自身已清楚意识到解体的命运;

据传温家宝曾说:“摘活人器官,还拿去赚钱,这不是人干的事,这种事情存在了十几年,要退休了,还没解决……,无法向历史交代。”他还对身边的人说:“离任前我豁出老命也要把这些祸害清除!”他有些哽咽,“否则我良心不安,死不瞑目……”

(8)周永康之流

周永康曾协助薄熙来从德国购买最先进的窃听设备,对九常委的很多交谈进行监听,包括胡锦涛的电话内容。抓住把柄,留有后手。人们分析认为,为何至今未动周永康?其原因就是中共高层怕周永康象王立军一样“狗咬狗”,咬乱套了;

前些时候,有这样一条报道:周永康带领政法委成员和全国的公安厅局长,上井冈山,重新入党宣誓。这个第二权力中央的头领如此之作为,怎么解读呢?为何“重新宣誓”?是因为有了新的山头、新的效命,要有新的誓约;为何“上井冈山”?就要另立山头、重新开张,犹如土匪们喝鸡血酒盟誓一样,以备东山再起夺帮权。而今,忍气吞声,只是“韬晦之计”!

政法委从政治到经济上绑架了中共,造成了风雨飘摇的衰亡败象。什么异地交流公安官员、政法委书记不进常委等措施,都是小打小闹;决定整党,整谁呀?上梁不正下梁歪。重庆先前公安局副局长文强提到的“这个社会,这个制度”如果不改变,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摆在中共高层面前有三条路:一是,放纵政法委,对法轮功继续残酷迫害、草菅人命,那么中共将被政法委加快葬送,决策者的黑锅一背到底;二是,停止迫害法轮功,解散政法委,法办罪魁祸首;三是,上应天意、下顺民心,平反法轮功,解散政法委同时解散中共,此乃上策。相关人等,则理智地为自己选择了未来。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