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涉县胡怀朝等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十三年来,河北邯郸的中共黑恶势力对邯郸各地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其中河北邯郸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敲诈勒索钱财、绑架、劳教、判刑法轮功学员,涉县公安局国保科长胡怀朝是其中一个主要成员。胡怀朝对本县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骚扰、敲诈钱财,而且还通过跟踪、电话监听、四处打听法轮功学员信息施以迫害,经他手被非法劳教、判刑、拘留的法轮大法修炼者有几十人次。

武程远,河北省涉县公安局铁城分局局长,自二零零零年调任局长以来,积极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他执法犯法,对法轮功学员抄家、跟踪、电话监听、勒索钱财,直接导致多位法轮功修炼者被非法劳教或判刑,多人被送各地洗脑班迫害,有的家庭妻离子散,有的法轮功学员流离失所。

下面是涉县公安局国保警察,尤其科长胡怀朝,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

一、河北邯郸涉县河南店镇法轮功学员郭花祥,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时因坚定信仰,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并被当时的公安局一科科长郭银群非法勒索两次,每次二千元。后来又多次被非法抄家,骚扰,被敲诈勒索、罚款两次,第一次五千元,第二次四千元。

二、二零零五年八月份,商贸城法轮功学员吴秀光、郑秀琴、郭文玲,被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胡怀朝为首的恶警骚扰,郑秀琴被逼跳楼,导致腰椎与脚部骨折,吴秀光被非法劳教三年,被劫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受尽折磨与精神摧残,家中大量的设备被抢劫一空,包括电脑、打印机,塑封机、复印机等;郭文玲被非法判刑一年,同时家里被敲诈勒索二千元。

三、二零零四年六月份,涉县一中的教师法轮功学员何建军,因为在网上发真相帖子,被恶人以关键词过滤追踪电脑IP,而被涉县国保大队胡怀朝为首的恶警和网管支队的恶警唐玉章劫持,后被敲诈勒索三千元,不开任何收据凭证,同时单位领导又请恶警吃喝,家属给他们送礼,后何建军被调离一中才了事。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五日,何建军又被涉县国保大队胡怀朝为首的恶警绑架,同时抄家时,抄走了两台笔记本电脑,一部手机,后被非法关押至涉县看守所,受尽精神摧残,四十天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停发了两年工资,家里人为跑关系,请客送礼耗费无数,全家受到了致命的精神伤害和打击。

四、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六日,涉县国保大队胡怀朝为首的恶警绑架了井店镇法轮功学员王风平,同时抄家时,抄走了电脑、打印机、复印机、传真机、切纸刀等印刷设备,后被非法关押至涉县看守所,受尽精神摧残,四十天后被非法劳教二年。

五、二零零九年,涉县国保科长胡怀朝非法对针织厂的法轮功学员冯彩霞抄家并绑架。胡怀朝一伙从精神上折磨迫害冯彩霞,强迫让她踩师父法像等手段进行人身攻击,诋毁大法,随之对家属进行敲诈勒索,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家属被勒索了一万元,才把人放回。随后的几年,恶警上门骚扰不断,想继续从她家勒索钱财。在二零一二年过大年之前,冯彩霞又被绑架,想从她家勒索钱财,因家中儿子娶媳妇后欠下一大笔外债,家中没有钱,家中陷入困境,胡怀朝一伙勒索不成,就把她非法劳教一年,送入石家庄劳教所,送入劳教所后,才通知家里。

六、二零零九年八月六日上午九点左右,涉县国保科长胡怀朝带四、五个人,穿便装闯入卸甲村法轮功学员张金炉家翻箱倒柜,肆意搜查,将师父像、真相资料抄走,并将年近七旬的张金炉绑架。下车时,张金炉呕吐、昏倒,胡怀朝不顾张金炉身体情况,强行将他铐上手铐,劫持到涉县看守所,因四次量血压不合格,看守所拒收人。胡怀朝又将张金炉带回安保科非法审讯。第二天接着审问,并将老人吊在门框上。

胡怀朝等人于八月二十八日早上五、六点钟,又闯入张金炉家,将张金炉反铐着带上车,并在当天就把张金炉直接送邯郸劳教所,劳教十五个月。

七、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五日中午,涉县河南店镇河一村村民王巧莲与丈夫杨喜田正在吃饭,国保大队大队长胡怀朝带领七、八个人着便装闯进家里,未出示任何证件,也未说明身份,说有人恶告王巧莲炼法轮功,强行抄家,拿走VCD和小锅盖,随后又去王巧莲儿子的房间翻箱倒柜,然后又到王巧莲公婆屋里乱翻,把粮食搬腾了一阵,缸里的粮食乱搅了一通,最后要把王巧莲两口子带走。他们被带到公安局分开审问,到了晚上,不仅不给饭吃,还铐了一夜,第二天早上,也不让吃饭,一直饿到中午。下午,把他们送进了看守所。有好心人劝公安人员:“人家有病嘞,才从医院回来,放了人家吧。”他们不负责地说:“没事,有医院。”

王巧莲在看守所每天早上六点起床,打扫卫生后,开始做奴工,包装男关押人员做出的小饰品,活堆得怎么也干不完,一干就是十四五个小时。每天早饭一碗稀汤一个馒头,中午清水煮南瓜,晚上将中午的剩饭加水煮面条,直到十月二十三日被放出,三顿饭从没改样,致使王巧莲胃痛了好长时间。

王巧莲出来后,他们告诉她本来要杨喜田非法劳教一年,但在他们的关照下只判了八个月,已于十月二十二日送邯郸了,走时还穿着夏天的衣服。其实就是判了一年,公安人员鬼话连篇。王巧莲回到家,亲戚个个埋怨,儿子没有好脸,才了解到在关押期间胡一伙恐吓敲诈其儿子,迫使他请客送礼,东借西凑花了小一万元,说是罚款,可连个白条也没有,都让他们私吞了。后来听说了王巧莲要找上级部门反映,他们才给开了一张伍千元的罚单。这小一万元对于在地里刨食的农民来说不是个小数。儿子结婚借的钱还没还清,王巧莲又因到医院急救花了不少钱。并且儿子也离婚了,孙子被儿媳带走,说是怕受牵连。他们被绑架时,才收了一点玉米,由于被绑架,大部份庄稼被别人收割了,农民就指着这点粮食生存,被涉县国保大队的人这样一折腾,秋天的收成也就完了。儿子身心受到伤害,没心思干活了,公公岁数大了,还得有人照顾,叫这一家人可怎么活呀!

八、二零零一年,涉县政保科王保义、涉县公安局副局长孔某一行六、七人到河南店法轮功学员张银所、李明月夫妇家,伙同当地居委会要抄家,他们抢走了大法书籍、师尊法像等物品,还欺骗说到派出所证明个事,一会就回来。他们鬼话连篇,结果,将李明月绑架到涉县八五看守所。为了凑材料,政保科科长郭英群、副科长王保义等人多次非法提审李明月,每次李明月都给他们讲真相。看守所的警察明白了真相,对李很友好。

十来天后,李明月突然吐血,家人心急如焚同郭英群交涉,郭表示,炼法轮功死也白死。家人强压怒火,被他们敲诈五千元,又请了他们客才把李放回家。与此同时,他们将张银所绑架到涉县看守所,对其扇耳光,不让上厕所,连续一周戴死刑犯械具〔手脚镣铐相连,只能保持窝腰姿势〕等羞辱恐吓和殴打。

张银所被迫害得面容憔悴,精神恍惚。家人四处奔波请客送礼花费五千元左右,只是由两年劳教改为一年。由于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但政保科不顾人命,仍不放人,向家人勒索四千元后,才将折磨了两个多月,奄奄一息的张银所放回。张银所夫妇在家期间,被做眼线的邻居监视,并且政保科时常来骚扰。同时遭绑架的赵善庆被敲诈五千元,常玉清七千四百元。

同年七、八月份,涉县公安局在宋家庄办洗脑班,强收赵善庆、李彩兰、翠平、张会、张金魁、王雪娥每人六百元,有的没钱被迫去借。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午夜时分,张银所夫妇被一阵疯狂的砸门声惊醒,邯郸联东派出所所长刘利东等三人闯入家中,抢走大法书、录音机等物品,并将张银所绑架到派出所。与法轮功学员韩秀芳一块铐在铁笼的栏杆上整整铐了一夜随后被绑架的还有常玉清等五人。他们将法轮功学员不分男女,关在私设的牢房内,窗户破损,刺骨的寒风直接灌了进来。几天后,他们被送到洗脑班,整天被迫看、听污蔑大法的邪恶宣传,和所谓帮教的辱骂。一个多月的精神折磨使张银所出现了肝炎症状,洗脑班怕传染,将张银所撵回家。张银所回家后炼功学法,一个星期身体就恢复了。但此后涉县公安局、联东派出所、居委会、单位等部门仍骚扰不断。长期的恐吓威胁使张银所身体严重受损,不幸于二零一零年八月离世。

九、二零一二年二月四日,法轮功学员张冬青、刘秀敏等一行五人,开着私家车在涉县讲法轮功真相时,被恶人举报,遭到涉县辽城西派出所恶警的绑架。辽城派出所所长牛志斌等人象强盗一样对张冬青和刘秀敏非法搜身,将她们身上所有的钱物抢劫一空,约有一千多元现金,其它物品、法轮功学员的汽车等均被他们非法扣押。

随后涉县辽城西派出所人员伙同涉县国保大队长胡怀朝等人,将两名法轮功学员拉到医院强行体检,之后送往邯郸市第一看守所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张冬青家中留下一双儿女无人照看,刘晓敏年过八旬的老母日夜盼着女儿平安归来。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没有错,是为了救人,给人送去平安的福音。她们都是一群善良的好人,不应受到无理的迫害。

十,大约是二零零五年上半年,法轮功学员李玉爱被非法关押在涉县看守所,恶警们威逼利诱,尤其是那个叫李丽平的女看守所长变换花招胁迫李玉爱放弃修炼,最终李玉爱又被非法劳教一年。

十一,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三日,城里法轮功学员晚兰被国保大队的胡怀朝等人绑架至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的张海河将晚兰绑在椅子上用电棍电,后晚兰被非法关押在涉县看守所四十余天,六月三日被送往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准备劳教十八个月。劳教所拒收,晚兰被敲诈勒索钱财近万元。

十二,更乐镇南池村的李丽英被非法关押在涉县看守所三次,第三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她也被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的胡怀朝多次勒索过,现在还没回来。在劳教期间,被涉县法院派人到劳教所逼迫离了婚。

十三,东戌法轮功学员郭良军,生前因工伤下肢瘫痪,于一九九九年以前修炼法轮功,七二零之后,也多次被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的胡怀朝带人多次恐吓、勒索过,被抄过家,让良军交罚款。胡怀朝甚至说:“别看你腿不方便,不能走,该抓你的时候,也不会放过你。”连一个高位截瘫没有生活来源的残障人因为修炼法轮功都要横加阻挠、迫害,真是无耻到了极点。受邪恶的谎言毒害与宣传,本应享受低保的每年的补助与粮油补贴从此村委会就不再给了。

十四,南池村的法轮功学员张彩叶也被多次敲诈勒索。二零一一年六月的一天,以胡怀朝为首的恶警们又到张彩叶家骚扰,彩叶开门给他们和善地讲真相,说法轮功是教人修心向善的,教人做好人的,国家迫害法轮功是江泽民个人的嫉妒一意孤行的结果,讲天安门自焚是政府为栽赃法轮功而一手导演的。他们不听,让彩叶跟他们下楼,正在这时彩叶的丈夫回来了。她丈夫对来家的恶警据理力争:“你们又来我家干什么?几年前到我家要的二千四百块钱都喂了狗了?!我四处借帐,到现在还没还清!彩叶是我的老婆,你们找她干什么?”四五个恶警说:“让她下楼问她点儿事。”她丈夫说:“不能去!不许去!”恶警们纠缠着不想走,最后,被彩叶的丈夫骂走了。

十五,天铁集团的法轮功学员徐志欣二零零五年八月带着女儿去天津看望她的爷爷,人还没回来,家已被抄,救人用的真相资料等物品大约几千元被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胡怀朝带人抢走。他们还多次传唤徐志欣,最终阴谋没有得逞。二零零八年四月,法轮功学员徐志欣和郑桂琴在涉县城讲真相,被国保大队的便衣绑架,又被非法关押在涉县看守所一个月,家人不敢说花了多少钱,就说:一辆汽车没有了。那位姓郑的法轮功学员也是如此。两辆汽车至少十万元。再加上被非法关押期间单位克扣的工资等超过了十万元。

十六,天铁集团的法轮功学员宋晓霞,宋利芹二零零五年九月被铁城分局政保科的王振营从工作岗位以问话为由,强行骗到铁城分局,又被送到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妹妹宋利芹被非法劳教一年。姐妹两人因身体原因石家庄女子劳教所拒绝接收,铁城分局和涉县公安局又把她们送到邯郸洗脑班迫害(男子劳教所外院)。一直到二零零五年十二月才返回家中。此时,天铁集团又开除了姐妹二人的工职,至今已近八年。妹妹宋利芹孤身一人,只能靠打工为生。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宋晓霞和法轮功学员崔燕芹在天铁游泳池附近讲真相,被恶人构陷,被天铁的协警绑架非法关押在铁城分局看守所七天才返回家中,崔燕芹被非法关押了十一天才被家人接回。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宋晓霞和法轮功学员崔燕芹,郑桂琴在涉县偏城讲真相,被恶警绑架,他们报告了涉县公安局胡怀朝,胡怀朝等捏造罪名,敲诈勒索宋的家人一万元,郑的家人一万元,崔的家人几千元,才把她们三人交给她们的家人。

十七,天铁集团的法轮功学员崔燕芹,二零一一年五月,一天上午,她回河南店看望母亲,走到涉县城里的时候,给一名老者讲真相,被国保大队的便衣绑架到涉县公安局,下午几个国保大队的警察协警强行把她送到医院体检,她正念抵制,绝不配合,最后家人得知跑到医院和恶警们据理力争把她要回。她包里的大法书,mp5,几百元钱被抢走,家又被抄,十三岁的儿子被吓的学习成绩直线下降。崔燕芹连着到公安局国保大队要了几次,只要回了六百元钱。

从一九九七年修炼以来,崔燕芹受到多次迫害,家人孩子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为避免孩子受干扰,家人狠心把十三岁的小儿子送到远方上学。家人痛苦的号啕大哭,无法自抑。邪恶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让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与崔燕芹一同到涉县公安局讲真相的李丽英在二零一一年六月又被恶警们绑架,非法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迫害,李丽英的丈夫承受不了一次又一次的打击最终离婚。又一个家庭在邪恶中共的淫威下破碎了,家人不敢说这一切是共产党造成的,只知道埋怨李丽英。

十八,梁红颜,原天铁医院职工一九九九年之前修炼法轮功,她在药房工作的时候,有病人拿药钱不够,她都多次帮忙垫付。二零零一年底,她上明慧网,被网警跟踪绑架、判刑四年,把她非法关押在天津女子监狱,期间她被多次体罚殴打,她申请上诉无人帮忙代理,狱警指使普通犯人多次无故的凌辱殴打她,使她精神受到极大摧残,经常恍惚迷糊。

二零零五年底,回到天铁集团后,又被单位开除工职,无以为生。四年里,她的丈夫和儿子承受了灾难性的打击,把她接了回来。没多久,她离了婚。因为没有工作,失去生活来源,

二零零六年秋末冬初她到涉县城里找工作,因为讲真相说自己因修炼法轮功坚守信仰失去工作,被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涉县看守所,后又被非法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精神更加恍惚。

二零零八年夏天,梁红颜又被绑架非法关押在涉县看守所,这一次,她说她不修炼法轮功了,她是给法轮功做“转化”的,可是她没有钱给涉县公安局,所以涉县公安局仍然把她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劳教她一年。

这样一个孤苦伶仃的弱女子,在邪恶中共的独裁暴行下,在涉县公安局的贪赃枉法中就这样一次一次的被送进人间地狱,饱受摧残和折磨。她的父母不定时的来陪伴照顾她,他们已经七十岁了,他们不敢提这些事,走路不抬头,见人不说话,怕不知哪天飞来横祸,提心吊胆的过着余生。

十九,刘超风,男,天铁集团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之前他因工伤后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五年九月被非法关押在涉县看守所受到体罚殴打,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关押在河北省邯郸男子劳教所。

二十,田志刚,男,天铁集团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底因修炼法轮功被原铁城分局局长武程远非法拘留半个月。二零零一年年底因传播法轮功真相救人,被铁城分局非法判刑非法关押在天津市男子监狱,几年后才被放回。

二十一,夏红梅,天铁医院职工。二零零一年底因制作传播法轮功真相救人被铁城分局非法判刑四年,非法关押在天津市女子监狱,提前半年出狱。

二十二,娄丽芳,天铁医院职工,肖红卫,天铁集团焦化厂职工。她们在二零零零年十一来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向世人宣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功是被冤枉的,还大法清白,还我们师父的清白!被非法劳教非法关押在天津市女子劳教所迫害了一年。娄丽芳五岁的儿子只能让七十多岁的公公婆婆照顾,没有人知道老人流了多少眼泪:那么知书达礼,孝顺懂事的儿媳妇啊,这么可爱的小孙子啊妈妈不能在身边照料。

二十三,王彬,男,天铁集团空分厂职工,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因制作传播法轮功真相救人,被涉县公安局,铁城分局绑架,非法关押、劳教,家中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塑封机上万元的物品被抢劫一空。回来后,又被集团公司开除工职,失去工作,养家糊口成了大问题,被迫远走他乡,打工谋生。年迈的母亲不能赡养,年幼的儿子不能教管,伤心的妻子承担起生活的重担,经受着巨大的苦难。

二十四、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九日,涉县三中老师法轮功学员李水廷,因印发真相资料被涉县三中校长——恶人赵云平举报,并逼迫十多个不明真相的学校大小领导帮助恶警查找法轮功学员李水廷的下落,他们利用公安局提供的手机定位系统将身在三百里外的成安县城的法轮功学员李水廷强行推上汽车押回。

涉县国保大队恶警胡怀朝,在家中无人时,就带七八个恶警翻墙撬锁,闯进李水廷家中,抢走家中电脑、电脑桌、打印机、切纸机、手机、U盘、移动硬盘、VCD,及纸张墨水、电动车、电视机、随身现金以及大法真相资料、书籍、光盘等。后又罚文教局款一万元、三中五千元、本人五千元。李水廷被非法关押在涉县看守所,被迫做高强度劳动和精神摧残。三十八天后,被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停薪停职,积效工资全部扣发,家人为跑关系请客送礼一万多元。因李水廷被绑架,其年迈的母亲因受惊吓突然摔倒发疾病住进医院,一年后,当李水廷劳教出来时,母亲已不省人事。因李水廷被绑架,其兄妹皆被恐吓和勒索,四妹被勒索三千元。三中老师与李水廷关系密切的也遭受不同程度的恐吓。

二十五,被勒索的法轮功学员还有:法轮功学员徐华太曾被涉县国保勒索一千元;法轮功学员王翠平曾被涉县国保勒索五千五百元;法轮功学员范土成曾被涉县国保勒索五千五百元;法轮功学员李学花曾被涉县国保勒索三千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