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胎换骨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一日】我七十五岁了,很多人都认为我六十多岁呢。同修们鼓励我把十几年来修炼大法的历程写出来,鉴于本人文化水平低,未能下笔,今请同修代笔,本人口述,记下我在修炼过程中几次生死难关,感谢师父救度,同修帮助过关。师父深恩,非笔墨所能描写。做大法弟子太幸运了,这是万古机缘。

(一)除病魔闯过难关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老年弟子,有一天,侄儿送给我宝书《转法轮》,从此,我走上修炼大法之路。原患胆结石、胃出血症,检查后医生说必须动手术;修炼不久后,症状消失了,本体发生很多变化。

但是时间不久,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开始了,修炼环境被破坏了,很少能和同修学法、切磋,而我对法理领悟又浅,被病魔钻空子。有一天,发现大便呈黑色颗粒状,随后食欲不振,老伴知道后,告知儿女们,他们认为是胃病复发催我看医生,我说是消业,是业力被打出来了,我是修大法的,一切由师父做主。这一次一连十七天喝不下粥饭,但坚持炼功学法,这一关闯过去了。

因我很少接触到同修,在这段时间过去不久,我十分孤独寂寞。师父知道我有一颗真修的心,便安排了邻镇几位同修来我家交流。同修们的帮助,为我在以后修炼过关中能顺利解决碰到的魔难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二)再次净化身体脱胎换骨

师父说:“在最低层次上修炼的时候,有一个过程,就是把你的身体完完全全净化下来,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东西,身体周围存在的业力场和造成身体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不清理的话,带着这样一个浑浊的身体,黑乎乎的身体和一个肮脏的思想,怎么能达到往高层次上修炼呢?”(《转法轮》)。因我想真修了,师父便不断给我调整身体。这个过程,也是我们大法弟子改变常人观念,从人走向神的过程。

二零零六年的一天,我突然肚疼难忍,痛的浑身无力,吃东西也吐出来,只能吃一点流质的东西。家人见我不去医院,就请来医生开药打点滴,每次吃药片时,我都趁老伴不注意时把药放進衣袋里,然后放入垃圾桶中。旧势力见我不动心,便想用拉长时间消业来拖垮我身体。我躺在床上,有时让老伴读《转法轮》给我听,身心会好受一些。

师父见我坚定修炼,便安排二位同修来串门,同修见我时说我瘦的皮包骨头,已经脱相。同修建议我把针头拔下来,我老伴连忙阻止说:“每瓶液很多钱,应该把液输完。”同修就帮我发正念,清除空间场邪恶因素用持久式病业耗损同修身体、阻碍同修救度众生、消磨同修修炼意志的恶毒迫害。他们刚发正念,便感觉空间场黑浪滚滚气塞胸闷。

四十分钟后,我们都觉的轻松了。我要同修帮我把针头拔下来,剩下的二瓶液也不输了,然后一起学法,我也充满了正念。同修回家时还提醒我:“师父帮你过关了,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我才想起自己已经有五十多天没吃粥饭了。晚上我吃了一碗炒米粉和一个面包,觉的香喷喷的。

第二天我打电话告诉同修,我的“病”已经好了。再一次见证大法神奇威力。我又汇入助师正法的洪流。

(三)鬼门关上走一回

二零零九年五月的一天,我又一次肚子严重剧痛,呼吸都困难,在痛的不省人事的情况下,儿子背我上车送往医院急救,经医院检查说是胃癌晚期。医生说:“你们也太糊涂了,这时才送医院,华佗再世也回天无力了。”家人无语却十分心疼。第二天,我吐血便血足有半盆,随后昏迷不醒。

等我醒来时,发现两手全插针管,那种感觉十分难受,真是生不如死。但不管如何,我有一个强烈愿望,就是要回家。我要自己拔针头,却被制止。我对医生说:只要有一口气,我爬也要爬回家。等他们不注意时,我把针头拔下来了。医生对家人说:“病人不配合,实在没办法,回家准备后事吧。”

这次从医院回家,孩子们直接把我带回早已空出的老宅。我们家乡的习俗,快要死了的人就被亲人移到老宅准备做丧事。我躺在床上,想我就这样走了吗?怎对得起师父、对得起未被救度的众生及未明真相的乡邻?这样会给大法带来多大的破坏啊!我泪流满面,都怪自己学法不深,刚开始时不能用正念清除旧势力安排的肚子里的硬块的病业表现,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造成生命危险。

想到众生还在等着得救,我不能倒下去,我挣扎着想坐起来,求师父加持。但浑身无力,坐不起来。而儿女们正在忙于给我准备上路寿衣、准备后事。我不能喝水,每天只用绵签浸水擦嘴唇,气息越来越微弱。

过了几天,一对同修夫妇到我家来,我拉着他们的手向他们告别,说要先走了。女同修说:“你不能这样走,师父定能救你过关的。”她拿来杯温开水,扶着我喝下去,我顿时感到一股暖流在体内回旋,同修又给我背《洪吟》,我沐浴在佛法洪恩中,渐渐有了生机。

此后每天都有同修来看我,给我读法、发正念,鼓励我喝水吃东西。我又一次从鬼门关回来了,再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感谢师尊再造之恩,我的生命是师父给的,今后我要更加精進实修完成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

(四)抓紧机缘救众生返本归真随师还

修炼大法后,我经常在家乡洪法。九九年迫害初期,我和老伴买来纸张,用手写体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标语,一写几百份,一贴几百份。字体虽不十分漂亮,但带有大法的威力。每次贴上都请师父加持:让有缘人明真相得救。现在有电脑做出来的真相不干胶更醒目,我经常带着几百份到几十里路外的邻镇去贴。

记得我在住院几天里,我告诉医生护士:“法轮大法是佛法,是度人的,请你们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福报的。”医生明真相后说:“谢谢您!您老人家生命垂危还为别人着想,真不简单啊!”在病房里,我给病人讲真相,病人都十分感动。现在我身上经常带有护身符和真相资料,不论走到哪里,碰到的都是有缘人,送上一份真相资料,并给他们祝福,一般都十分高兴的接受了。有几次家里来了打错的电话,我认识到那也是有缘人,也抓住机会给那边的人讲真相。

十几年来,我牢记师父教诲,以救度众生为己任。从《九评》问世到三退大潮,我和老伴多次破除邪党人员干扰,为本乡大半邪党党员办了三退。现在儿女们都十分明真相,经常买水果来敬师父。

再次感谢师父救度之恩!我要抓紧做好三件事,完成史前誓约,跟师父回家。不当之处,请同修包涵,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