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情劫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一日】二零零八年,我不修炼的丈夫意外事故离世,年仅四十一岁。丈夫在世时,我除了洗衣做饭之外,家里家外大大小小的事,包括教育孩子,都归他管,可以说这个家百分之九十是他在支撑。这突如其来的巨难痛彻心肺,压得我喘息都困难。

由于平时不注意实修,不知向内找,魔难来临时,骨子里隐藏的对他浓浓的情,完全的依赖心全部翻了出来。平时对他讲真相不够,不注意自己的修炼,致使他对我救人讲真相的事极其反感、害怕,从而极力反对。面对他人已离世这残酷的现实,我又极其的痛悔,痛恨自己为什么修不好自己,不多关心他一下,把他正过来,或许灾难不会降临。

丈夫在世时,除了被他偶尔发现了我做大法的事便对我不高兴之外,我都是被他关心呵护着。过惯了这种依赖丈夫的生活,突然面对没有他的日子,而且,反过来我还要关心照顾老人,呵护教育小孩,还要独自养家糊口打理外面的生意。这一切对于没有扎实修炼基础的我来说,刹那间就象从天掉到了地上,天天在痛苦中煎熬。

很多同修都来帮助我,劝我放下情,被痛苦包围的我竟然说,“我怎么放?家里大事小事需要他,我怎能不思念他?”由于强大的情障挡住了前面的路,观念没有从根本上扭转,学法不入心,这种状态持续四年,真是苦海无边。四年中每一天我都感到有撑不住的可能。虽然三件事都在做,但感到死亡时时都在我身边,我只不过知道修炼人不能自杀,强撑着挨过一天又一天。

今年五月,慈悲的师父看我这一劫实在过不去了,安排一位从未见面的同修开导启发我。这四年情魔的干扰折磨,我满脸苦相和无望的憔悴。她得知我的情况,跟我谈了很多她的体会,很是感动我。她从法理上剖析了我与丈夫的因缘关系,使我明白了我前世欠了他的情债,他是债主。这一生是讨债来的。同修诚恳的说:姐你太苦了,可痛苦就是还业债。同修讲了,夫妻爱护在常人中是好事,可是修炼人衡量好坏是站在法的基础上。夫妻关系和睦没有错,如果被情左右不能修炼则是坏事。

同修讲的句句切中我的要害,我猛然醒悟,是呀,呵护爱护是常人追求的过眼烟云。我是修炼人怎么能追求常人的东西,我这不是在强烈的向往吗?被人呵护爱护对修炼人有益吗?一个修炼人需要这些吗?而这向往又让我在苦中难以自拔,险些丧命。我身边有两位老年同修都是因老伴突然离世,承受不了,放不下情,被情拖的死去活来,今年二位老年同修也相继离世了,其中有一位我们眼睁睁看他离世而无能为力。

通过交流,我明白了,夫妻缘往往很多是俩人几生几世的恩怨情仇堆积到今生结为夫妻,有来报恩的,有来报仇的。修炼人应理智清醒,以修炼为本,不要迷于人的表面。“遥望长天天不语 多少恩怨都是迷”(《洪吟三》〈唤醒〉)。我的观念猛然扭转过来,现在我不再向往夫妻恩爱被人呵护了,这颗心已经很淡很淡了,随着我的观念的扭转,师父把妄图置我于死地的不好物质清理了,胸中积郁了四年的压抑、闷闷的感觉也消失了。我终于从情劫中、从死亡中解脱出来,真的有死而复活的感觉。

在此真诚的感谢师尊的救度,感谢同修的帮助,我一定不辜负师父期望,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在正法的最后的时期,勇猛精進,直至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