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市两位七旬老太太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佳木斯市两位七旬老太太郝萍、胡云珍,她们二人同龄,同住在佳木斯市东风区五彩社区,同修“真善忍”大法,并结伴一起去北京证实大法,被中共当局迫害的情形也有相同之处。

十三年来,郝萍和胡云珍两位老人就因为修炼法轮大法,祛病健身,做一个按真、善、忍要求自己的好人,却被无端的迫害,弄的家不象家,亲人不亲,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和精神摧残,二零一二年五月七日郝萍含冤离世。

就在郝萍老太太去世的十天前,还有中共社区王主任﹙女﹚和警察七、八个人,一辆警车,其中有一人扛着摄像机,来郝萍家敲门骚扰,僵持好长时间,看实在不给开门才走了。

郝萍老人,73岁,原是佳木斯第一塑料厂工人。一九九五年六月修炼法轮功前有多种疾病:高血压、冠心病,胃病特别严重,晚上一点都不敢多吃,浑身无力腿发软,拿一点东西都上不了楼,活得太难了。而73岁的胡云珍老人,原是佳木斯粮油加工厂工人,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日修炼法轮功之前有多种疾病,每天都得用药来维持,特别是肠狭窄,共有六处狭窄,手术拿掉三处,留下后遗症,不能吃东西,吃了就吐,每天生不如死,活的非常艰难。她们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但能吃饭了,干活也有劲了,心情非常舒畅,她们二人逢人就说:是师父给了她们第二次生命。

这么好的大法,却被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污蔑为×教﹙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郝萍和胡云珍只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却屡次遭受迫害。

进京上访遭绑架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二日,郝萍和胡云珍到北京去证实法轮大法好。她们早晨六点多钟,拿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来到天安门广场升旗的地方,还没来得及打开横幅就被早已在广场上巡视的警察给绑架了。她们被推进一辆大汽车里,车里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恶警把她们拉到北京某公安分局,关在一个大铁笼子里。她们不报姓名,不配合警察的审问、照像、按手印等无理要求。随后,把她们分散到各派出所。

郝萍被拉往大兴派出所,非法审问后,又被劫持到北京大兴监狱。郝萍被分到第四监区,吃的是窝窝头,喝的是清白菜汤。有一天郝萍坐在床上,一个警察猛地上来照她左脸就是两个大耳光,打的她当时脑袋、耳朵嗡嗡响,以后总是嗡嗡响,象刮风似的。被非法关押一个星期后,又把她送到佳木斯驻京办事处,到那后,有人上来就搜身,没翻到钱。又被关押一星期后,单位派宗子夫和建国路派出所警察把她接回来,又被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关押十八天,家属找到东风公安分局陈局长,被他们勒索四千元钱,才把她放回家。

胡云珍被拉到另外一个地方,说是派出所,但是他们都没着装,全穿便衣;屋里地上还有一只大狗,很凶;还有一大堆铁器,有铁椅子、铁夹子等,显得阴森恐怖。屋里放着污蔑大法的电视,他们一个劲的逼问她是哪来的,还威胁胡云珍要给她带手铐子,并说要把她送监狱。在这期间,有一个小警察很善良,屋里就她们俩个人的时候,胡云珍问他那堆铁器是什么?他说:“大姨呀,那是刑具呀,你们不配合时,他们就给上刑,可狠了!我都看不下去眼,我都哭过,他们真是比土匪还狠。”后来胡云珍也被拉往大兴监狱。被关押一个星期后,又把她送到佳木斯驻京办事处,办事处的人把胡云珍的路费七百六十元钱抢走了。十二天后,单位领导孙春和一年轻保卫科人员把胡云珍接回来,直接交给了前进公安分局,分局审问后,又被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在看守所又被继续关押十八天,前进分局勒索家人一千元,看守所要了四百三十元,才放胡云珍回家。

屡遭迫害、骚扰不断

二零零零年六月初,郝萍和胡云珍在四丰山与同修交流修炼心得,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公安和武警将参加法会的全部大法弟子团团围住,并逐个登记,两人当天被放回家。几天后,建国路派出所警察找郝萍和胡云珍去派出所进行审问,问此次法会是谁组织的,谁通知去的等,二人拒绝回答。一省公安厅的警察瞪个大眼珠子,骂骂咧咧的,说一些污蔑大法的话,逼迫写保证、按手印,并要求她们两个天天去派出所报到。

二零零零年秋天,在一同修家相聚,郝萍和胡云珍又被双双绑架到东风公安分局,非法审问、照像、按手印等,警察们还轮番污蔑大法,一直折腾到天黑才放人。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日上午,六、七个警察来胡云珍家砸门,他们在门外边砸边骂,胡云珍始终没给开门,十五分钟后他们才走。这时看到楼下的警车还在,他们又去郝萍家抓人去了。四名警察闯进郝萍家强行抄家,抢走法轮功书籍,并把郝萍强行绑架到建国路派出所。逼她签字,她不从,一个警察猛的上来打她左脸两个大耳光,左耳两次受伤害,从此失聪。

当天又把郝萍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看守所人多的一个挤一个,睡觉得侧卧着,偶尔上趟厕所回来就没地方睡觉了。吃的是窝窝头,喝的清菜汤,还被传染了一身疥。四十天后,家人被恐吓说郝萍要被判劳教,家人赶紧托人找到市六一零办公室主管陈万友,被勒索六千元钱,把她拉回建国路派出所,派出所又勒索二千元,才把她放回家。

每到所谓的敏感日,诸如新年、元旦等节假日和奥运会、大冬会等,包片警察小田等都必到郝萍和胡云珍家骚扰砸门,建国路派出所的警察们还经常开着警车鸣着笛来骚扰,弄得楼上楼下人心惶惶,四邻不安,有好心的邻居担心的劝郝萍和胡云珍离开家。

家人更是担惊受怕,提心吊胆过日子,郝萍家孩子受谎言宣传毒害不理解她,给她造成更大的心理压力。一年前,郝萍感觉身体不舒服,吃不下饭,浑身无力,行走困难,一直未见好转,于二零一二年五月七日含冤离世。

希望世人都能明真相,辨是非,站在正义一边,共同结束这场迫害。奉劝还在助纣为虐的人快醒醒吧,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