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妻子修大法 佛光普照我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二日】妻子患风湿等疾病,那一年的中秋,卧室在三楼的妻子要上四楼天棚赏月,因风湿腿痛无法爬行,我只好背她上四楼赏月。九七年妻子修炼法轮功后,法轮功师父为她清理身体,净化心灵,所有疾病一扫而光,心境开阔,身体健康,道德升华。我们全家感谢法轮功。

在法轮功遭受诽谤,恩师受诬陷后,为法轮功讲公道话,护法,还师父清白是每一位受恩之人义不容辞的职责,我支持妻子四次上京请愿讲真相。在邪党铺天盖地打压法轮功的前两年,当地公安助纣为虐,上门绑架,骚乱法轮功学员,我休息在家时遇上公安上门骚乱或要劫持妻子去软禁,我都跟他们讲法轮功的好处,炼法轮功强身健体,做“真、善、忍”的好人,中共媒体宣传的法轮功全部是造谣,诬陷,中共打压法轮功是错的,并说历次政治运动的错和残酷事实,叫他们不要迫害法轮功,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也深感理亏,也无可辩驳回去了。

在我工作之地的“六一零”多年来数次找我工作处的领导问我妻子的情况,又地毯式的搜捕当地学员,逐个逐个问有没有与我妻子联系,又劫持妻子相熟的一学员关押几天,逼迫这学员讲《九评》和资料的来源。二零零五年的一天,该地区的“六一零”头目和几人来到我工作处找我,要到我房子谈话,我明白他们的来意是搞突然袭击搜查我房屋,我当时很镇定:因为我知道邪不胜正。進屋后几人進入我卧室坐下,我的卧室桌面放有《转法轮》,在墙上的电线塑管插着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

他们问我我妻子炼法轮功的情况时,我就问他们知道法轮功是怎样的?就开始讲法轮功做“真、善、忍”的好人,法轮功是正的,就映出中共的邪,中共没一样是正的,也不容忍正的,中共就采用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手段来嫁祸陷害法轮功,中共宣传的法轮功不好的那一套全是造谣、诽谤,希望你们不要迫害法轮功这些好人,迫害好人报应的是自己。共产党历次政治运动整人都是错的,文革时期抽调我掌管我们一地区的权,包括钱权,因为当时所有领导靠边站,红卫兵掌权。我看到当时的文斗,武斗,是互相残杀,斗倒斗臭斗垮走资派,打击一大片,是一场浩劫,是毛泽东和共产党的斗争哲学和整人的手段残忍的恶果,很同情这些受害者,所以我从不指使别人去整人,自己也没有为难人,没斗,没整人,中共整人后来说搞错了,又平反,周而复始。整死几千万人,那些斗过斗死地富反坏右的人,没有哪个不遭恶报的,参与文革时的军官被中共枪毙,凶手遭上天的报应。

我说了很多,讲了个多小时,他们每个人都无话可说,最后他们客气的执意要请我同他们一起去酒店吃饭,我问他们还打开其它房门看吗?他们说不用看了,就出门回去了。以后都不敢来我工作处骚扰了。

我虽未修炼,法轮大法炼功五套功法我有时间就炼,我拜读《转法轮》时,盘腿打坐,恭恭敬敬在看,在现实工作中,我按师父的教导去做,现我七十岁了仍在高空作业的项目岗位上,别人说我不会老。我做工精细快捷,承接的项目,认真做好,不打折扣,不偷工减料,质量第一,诚实诚信,不贪不占,在行业竞争激烈之时,厂家、企业对我信任,放心,一再挽留我继续做项目。在工友中我虽属老辈或老板,但对他(她)们亲如兄弟姐妹,对迟到或有时做错的工友我从不发火,包容他(她)们,他(她)们感谢我时,我就介绍法轮功的美好给他(她)们,说是法轮功师父教导我做好人的,好人对他人对社会都有益的。潜移默化,工友们都明白法轮功真相,都知道了中共迫害法轮功是邪恶的,迫害好人是中共的邪恶本质,工友们都做了三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护身符每人都带在身上,记在心上。

我们一家沐浴着师父的浩荡洪恩,在危难之时师父解救保平安的不知多少次了,在此仅举几例。

九八年的一天,我骑摩托车从外市回家,在国道上,为避让另一辆客车,一辆客车突然在我前面超车横过后停车落客,我来不及刹车,“砰”一声大响冲撞客车的车尾,顿时骑的摩托车失控转向疾速驶在路中间连人带车倒地,司机和旅客都下车围观,还在地上不能爬起来时,身上流的血淌在地上了,人们七嘴八舌说担心话,我慢慢爬起来,衣服破烂了,流着的血只是皮外伤,手戴的手表都不知飞到哪里去了,在现场都找不到。客车的车尾被撞進一个坑,司机自知自己有责任,也没报警。我将摩托车扶起,只是刮掉了油漆,我从出事之地继续骑着摩托车走三、四十公里的路程才回到家里,脱丢了被鲜血染红的破衣服,用药物处理一下皮外伤。全家无不感激师父的救命之恩,若不是师父相救,车毁人亡更不敢想象了。现在此车还在使用且性能良好。

二零零二年的一天晚上,儿子晚自修放学骑“贵族”牌自行车回家,在街道的转弯处被搭载几人的摩托飙车撞倒,“贵族”牌自行车的车梁是够粗的了,车梁撞的弯曲,但人没一点损伤,我们全家感激师父,危难之时是师父保护儿子,才免于伤亡事故,第二天妻子将自行车送到专卖店修理,因自行车无法整车修正,只好烧焊割断车梁上车床修理修正。妻子在车店向在场的世人讲大法真相,在场的世人都见到车损坏到这程度,人平安无事,知道大法的神奇。

九九年“七.二零”前在我家播放师父讲法(海外讲法)录像,我休息在家时泡好茶,恭迎学员们進来听法,帮学员摆放车,到现在房子还是集体学法用。妻子不在家时,女儿在家开门让学员来学法,照应学员等等。二零零三年开始儿子就帮法轮功学员买MP3,录制师父讲法和炼功音乐,教会使用,有故障就拿来帮修整,电脑问题上网等他都热情帮助。能为法轮功做点事,是我家每一个人的快乐事,因为我们全家都在法轮功中受益。

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亲朋好友,和熟人讲法轮功的美好真相已成为我生活的一部份,告诉他们诚念“法轮大法好,危难来时命能保”让更多的人象我一样在法轮功中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