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行才有坦荡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二日】当劳教所大门将我与外面的世界分隔开的时候,感受到非常沉重的压力和强烈的恐惧。这里的一切都散发着邪恶的气息,生活中的细节、小事都会随时成为法轮功学员的苦难。在警察的授意下,因盗窃、吸毒、打架進来的劳教人员,在这里可以监视、夹控法轮功学员的一言一行,包括严格限制睡眠、坐小板凳的姿势等等等等,还可以体罚法轮功学员,甚至直接用暴力伤害。

经常会遭到体罚、殴打、斥责、辱骂的事情,一次又一次的提醒我,中共邪党把司法场所变成了警察可以无法无天伤害生命的人间地狱。这里与外面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要想走好这段艰难的路,我必须修心补漏,而此时此地,如何才能做到坚修大法、破除迫害,又显得更为紧要。

一、修怕心破除迫害

师父讲的正法修炼的法理不断的提醒我,要放下生死反迫害,而高转化率造成的邪恶疯狂程度,也使我清醒的认识到接受迫害将是没完没了的巨关巨难,甚至会最终走到对大法犯罪的可怕境地。刚進劳教所我真的是一点信心都没有,对于警察强制性的、压迫性的命令,感到只能是除了接受还是接受,没有任何抵制的正念。

但我经常想到师父想到法,师父也一直在鼓励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不断的让我看到反迫害的希望。有普通劳教人员跟警察据理力争,警察也示软了。还有普教顶住警察电警棍的威吓,就是不服从警察错误的命令,警察还真的收敛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点化我,常人都敢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作为正法弟子决不能因为怕心而放弃自己的信仰,更不能因为恐惧不敢担当维护大法、救度众生、反迫害的使命。

在劳教所的第一次证实大法,是破除以军蹲姿势与警察谈话的规定。强迫军蹲是对人格的污辱和对人身的伤害,是违法的,但劳教所一直沿用这个规定。长时间军蹲是极其痛苦的事,目地是消磨人的意志、整垮人。如果这种迫害都不敢破除,随后而来的越来越严重的酷刑会不断强加给你。我暗下决心第一次找我谈话就必须破除“军蹲迫害”。但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连受到警察庇护的牢头都是用军蹲姿势与警察讲话的。在我连续多天扎扎实实去怕心后,警察找我谈话了。当我被带到谈话室时,我就是一边去着怕心,一边抱着一定要维护大法、破除迫害的决心站着的。出乎我意料的是,对别人非常邪恶的警察竟然很客气的对我说:“你坐沙发上。”这一场景我会永世不忘,伟大慈悲的师父在我怕心还很重的情况下,安排了一个鼓励我的机会。而这信心对于黑窝里还有怕心、没放下生死的弟子来讲是多么的重要啊。

在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大队,普教会强迫法轮功学员干最脏的活——倒马桶、洗马桶。在这里干脏活已经不是怕不怕脏的问题了,而是一种迫害手段,一是压制你,让你习惯于接受命令,不管这种命令是否正确,达到让你服管的目地,使你不敢反迫害。二是污辱你,形成恐怖氛围,不用别人说,你自己就会感到低人一等,谁都可以来管制你。几乎所有的同修都在被动的接受这种迫害,只有一位同修反迫害成功了。受他的鼓舞,我也在修掉怕心、加强正念后,向牢头提出逼迫法轮功学员干脏活是不公平的,要干也是大家轮流干。我也做好了准备,如果他们因此恼羞成怒而整我,不管什么形式,我也决不接受、决不配合、坚决反迫害。结果是牢头没有整我,而是安排其他普教干了。而且一年的时间里我只是开始几天干了这种脏活,后来一直没有要我干。我又一次体验到了佛法无边和大法的神奇。

最严重的一次是,警察命令我长时间在大厅罚站。这是警察的明确命令,如果不服从,几个身强力壮的牢头会来把你拖到大厅,甚至为了讨好警察,牢头会以违抗命令而打人。我一边去着怕心,一边坚定的不配合、不接受,坚信师父决定一切,并指出警察对我们所有形式的体罚都是违法的,即使我有错,警察也无权体罚我,何况我没错。结果是牢头既没拖我去大厅,也没打我,而是笑眯眯的跑去汇报警察了,警察也没扩大迫害,此事很简单的了结了。

由于我能认真修掉每一次推出来的怕心,所以正念越来越强,信师信法的状态越来越好,越来越坚定的反迫害,其他同修遭受的更严重的迫害一直没有发生到我身上。我更加清醒的认识到,在邪恶的环境中,只有信师信法,才能走好修炼路。只要我们修好自己,师父和大法就会归正一切不正的、纠正一切变异的,把不讲道理的地方变成邪不压正的环境,把邪恶疯狂迫害、毁灭众生的劳教所变成公正的、正常的司法场所。

二、讲真相开创环境

劳教所严禁讲真相,警察还用加分为奖励,得分多可减刑期提前出所,以此来诱惑普教发现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立即报告警察。这样的情况下,我感到了讲真相的难度,尤其是面对不明真相而仇视法轮功的普教,如果是五大三粗、膀大腰圆、暴力倾向很重的人,难度更大。我明白这是因为我有怕心、有人心、没修到放下自我的境界造成的,也是我必须闯的关。

面对那么多的人,我想不能因为邪恶压制我就不救这些人了,他们中一定有我要救的。但当时我正念还很不足,所以我默默请师父帮我,让我先碰到有缘人。我注意修怕心加强正念后再讲真相,根据大家的接受能力讲,讲真相效果越来越好,在严管队期间一直没有警察出面干涉。

其实我们平时做任何事,都能想到自己是修炼人,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也会改变常人对我们的看法,也是在讲真相。包括反迫害时一身正气的状态也都会改变别人对我们的印象。

一次甲牢头用逼迫法轮功学员抽烟的手法来吓唬我,而且要连续抽一整包香烟。我没有被他吓住,反过来对他讲真相,结果他变化很大,还很尊重我,平时喊我“法轮功”。这在劳教所是绝对不允许的,但他就敢这么叫。有一天,牢头甲不知什么原因拿来一碗蒸鸡蛋,一边喊着“法轮功,法轮功”,一边把蒸鸡蛋端给了我。满满一碗既厚实、油又多的蒸鸡蛋,对于在严管队处于饥饿状态的我来讲,真是个很大的诱惑。但我想到这是师父在帮我,我做好了才能开创一个好的环境,救度更多的众生。我看到号房里其他人因饥饿而渴望的眼神,对他们说我们大家分着吃吧。这是他们没有想到的,他们都非常高兴,大部份人看到了法轮功学员的善心,并因此与我的关系更近了,后来我被转到其它队后,他们遇见我时还不顾警察的训斥,高兴的与我打招呼。我深感到法轮功学员平时的言行在讲真相中起到多么重要的作用啊,更有师父为我们提供的巧妙的安排。

在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大队,经常会布置所谓的书面作业,警察会提一些问题要我们回答。有时会有很多问题,并要求每个问题必须多少字,最多的会让你写到第二天凌晨两三点钟。这是一种迫害,我不能配合。但这里的警察也确实需要听真相,所以在书面作业的问题上,我既要反迫害,又要讲真相。

开始时有些干扰,因为有些所谓作业的题目有攻击大法的内容,我就连题目都不抄。一次一牢头气势汹汹的逼我必须抄题目,我表示拒绝,并告诉他们,如果规定必须写多少千字,那么我就一个字不写。这种干扰出现两三次就再也没发生过,我用书面讲真相的环境开创出来了:所有的书面作业我都是用来讲真相,讲大法是真正的佛法,电视台对大法的攻击是造谣,讲大法洪传的现状,讲全世界如何支持大法,讲香港二十三条引发的香港故事及顺从中共压制法轮功的香港特首董建华的提前下台,讲大陆高智晟等正义人士维护法轮功的事实,等等等等,也有普教人员看了真相稿,有的人很佩服我们能这么做,其实一些不明真相的警察也是想看到这些被邪党封锁的资讯的。一年来,没有任何警察来干扰我书面讲真相,更有警察对其他法轮功学员说我写的好。这说明书面讲真相起到了作用。

因为劳教所规定牢头和犯人夹控法轮功学员,不允许我们讲真相,所以当警察找我或到号房时,我直接对警察面对面讲真相也是一个需要闯的关。结果,当我能面对警察讲真相时,警察并不阻止,而眼明手快的牢头一看警察不管,他也拿凳子坐边上听真相了。这样讲真相的环境一下子就变得更加宽松了。

加上师父的保护,我在对被劳教犯人讲真相过程中,从未有警察干涉,每次都是讲完了,警察才路过门口。也没有人报告警察,所以警察都说我不愿讲话,其实我讲了很多很多。而且我们号房还不断有人调進调出。

因为我拒绝“转化”而受到购物限制,无法购买加餐菜,只能吃牢饭,每月也只允许购买几十元的东西,这其中包括日常用品。我尽量购买实惠的食品,就这样还是时常饥饿。在这种情况下,我坚持分食品给无钱购物的同修,也给无钱的普教。有时超限额买东西还考虑到为其它号房的同修买内衣,普教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不知不觉被我们的无私、善念而感化。当我们伟大、无私的内涵修出来的时候,是会放射出真理之光的,无形之中去掉了人对大法的误解,人会自然而然的尊重你。

在不同环境中,师父创造了各种机会,让普教或警察了解到我们有比较广的知识面和得法后拥有的正见,改变了人们对法轮功学员“除了炼功什么也不是”的错误认识,从而变得对我们比较尊重,甚至是很尊重了。我从不敢讲真相到广泛讲真相,周围的犯人由不理解、仇视法轮功学员到尊重法轮功学员,劳教所对坚持修炼法轮功学员的种种限制基本上被破除了,特别是警察、普教对我们态度的变化这是最重要的,有警察明确表示了对法轮功的正面认识,也有的逐步清醒了。几乎所有的牢头和很多普教在那位同地区同修和我的劝说下退出了党团队。

当然这一切都缘于师父的慈悲呵护,我们所做的只是修心,而大法为我们开创出来的是非常之多,师父为我们所做的一切真是无法言表。

三、观念转 正己正人

1 、警察可以无法无天吗

受邪党文化的影响,大陆民众一直有一种认识,就是有权管人、抓人的警察可以无法无天,这种错误认识和现象在劳教所更是发展到极致,任意践踏劳教人员,甚至打死劳教人员而不负任何责任。其实人间的法律应该是,真犯了罪的犯人也有基本人权,管犯人的警察也必须遵守法律,不得打人、骂人。然而邪恶为了达到迫害大法、“转化”毁灭法轮功学员的目地,一直控制邪党政权五、六十年时间内也不对司法界存在的黑暗面進行有效的纠正。纵容警察可以无法无天的现象,造成犯人在警察面前必须低头、服管,无条件接受警察的一切命令,包括叫你放弃信仰,你也必须照办。常人被毒害了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严重的是法轮功学员也受党文化的影响,加上怕心,接受了种种惨无人道的邪恶迫害。这一切都是变异的,是偏离宇宙真正法理的,目地就是要毁灭今天的大法弟子,从而达到毁灭众生。

用法归正自己就会有正见,修掉怕心就会正念足,作为大法弟子就是要纠正这一切变异,让警察不敢无法无天乱来,让劳教所变成讲道理、体现司法公正和光明的场所。当我们理直气壮的质问警察“是否存在普教经常殴打法轮功学员,警察是否存在违规使用电警棍伤害劳教人员的现象”时,警察是心慌胆怯的,并表示那是以前的事,现在已改正了。其实只要大法弟子正念足,敢于放下生死反迫害,警察是有很多顾虑的,正面的效果也会明显而持久的。

2 、法律是维护政权的吗

在劳教所警察常用法律来压制法轮功学员,并灌输法律是维护政权的,法律这根高压线是不能碰的。通过修炼大法,破除人的观念后,能清楚的看到当今世界特别是中国大陆的法律存在非常严重的变异,甚至是完全颠倒了。我得到的正见是,法律不能是维护政权的。如果是维护政权的,当某政权变得邪恶时,法律不就是在维护邪恶吗。法律是维护道德的,是道德的底线,但遵纪守法仅仅是没有犯罪的人,而不是好人。道德高尚的人才是好人,才是好公民。如果一些法律是剥夺人民应有权益的,不是维护道德、甚至是破坏道德的,这样的法律是错误的,甚至是恶法。遵守恶法的人,是不敢维护正义的人,是为私的人,决不是好人。敢于冲破恶法的人虽然“犯法”了,却是真正的好人。

拥有正见的大法弟子面前,警察用法律问题与我们的每一次交锋,都是以失败而告终,而且内心佩服我们因修大法而得到的正见,那是他们在任何环境都听不到的。

3、撒谎可以过关吗

当警察讯问我们发过几次真相资料,资料是谁给的,有的同修会用谎言蒙骗警察。当人类很相信神的时期,一个普通的人都不会撒谎的。撒谎这个问题牵扯太多的观念和人心,其中包括不坚信师父在保护弟子,不坚信师父安排着这一切,不坚信师父是主考官能决定一切,相信谎言能起作用,把警察的讯问当成是人对人的迫害,而没有认识到坚定不语这是同化大法的过程、修成坚如磐石的机会、维护大法弟子形像的荣耀。种种观念加上怕心造成撒谎可以蒙骗警察的观念和假相,有时撒谎好象能起一点作用,但最终是必受其害。

认真修心,坚持不讲不该说的,决不撒谎,才是真正有力量的,警察也会发自内心的尊敬你,因为那神圣伟大的境界修出来了,人必须尊敬你。如果每个大法弟子都能严格的修自己,得救的生命会更多更多。

一年的时间很快就到了,在师父的呵护下,走过了这一段不寻常的路,正念闯出劳教所,而且是提前几天出所并顺利回家,这也与外面的同修正念加持有直接关系。

记的当劳教所大门缓缓打开的时候,我是浑身是胆、一身正念,丝毫没有逃出邪恶黑窝的感觉,更没有一年前走進劳教所时的那种恐惧,反而觉的这是我牵挂的地方,因为我牵挂这里的警察能否更多的得救。此时我真切的理解了“相由心生”的内涵、什么是“真念化开满天晴”(《感慨》)的境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