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转千回接前缘 修炼三月感佛恩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二日】14年前,我刚大学毕业到南方某地级市政府做公务员,两位大学好友往返坐四小时大巴去找我,将《转法轮》送到我手上,说这是本好书,你看看吧,我看了一看,说你们还是带走吧。千古机缘就此错过却不自知。三年后我从政府辞职,做过外企白领,干过外贸,为了生计颠沛流离,辛劳奔波。

二零零四年多次去香港,看到天星码头的法轮功真相点,一开始不敢接真相资料,过了一年再去,发现真相点还在那里,心想这些人风雨无阻在这里讲真相,是不是真有天大的冤情呢,于是走过去把真相点展示的内容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恍然大悟,这和中共宣传的完全不一样,思想发生了很大转变。

诸多坎坷之后,我还是回到了家乡父母身边,在一家企业稳定下来,还结了婚,生活似乎平静下来,但冥冥之中似乎仍在追寻什么,而不安于这样的生活,心里总觉得这并不是我的归宿,总有一天我还会离开这里。这样过了六年,婚姻走向终结。一颗思念南方的心让我向公司申请派驻到南方子公司,并如愿以偿。

回到南方,我立刻联系上十多年未联系的大学好友。二零一二年三月,三位好友重聚,神奇的转折就此发生。其中一位朋友问我是否已退党,我说我大三入党,進机关做公务员,每周都搞组织学习,但自从辞职后已经十多年没交过党费了,早就脱离党组织了。他说你写过申请书吗?写过;对着血旗发过誓吗?发过;你可知你发的是毒誓?一想,我曾发誓要把一生献给它,的确是毒誓哦!他接着说,你一天不解除它,你身上就还有镰刀和斧头的记号,你只有解除这个毒誓,正神才会接管你。

我被邪党文化洗脑多年,当时虽然对神的概念是很模糊的,但发了毒誓一定要解除我觉得还是很有道理,于是立刻按他所说,发誓退出共产邪党。

发完誓一分钟左右,我的脖子后面突然凉飕飕的,感觉有东西从体内经过脖子这里被拉出去了。朋友跟我说,你的记号已经退走了。

四月下旬某天,走在繁华的大街上,看着两边高楼林立、马路上车水马龙,恍然觉得一切都象纸板做的,非常不真实,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问题:我是不是真实存在的啊?夜深人静半梦半醒之间,这个问题又在脑海中回荡,竟然还自问自答:这个我并不是真实存在的。

第二天,我盘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随手拿起一本佛教的书。其实从小到大我一直对生命的神秘充满追索,小时候开始就时常琢磨人生的意义。随手拿起的这本书我一口气看完了,很多问题并没有讲清楚,但还下定决心要开始修行。虽然不明白真正的修行是什么,但我暗想,即使不知道修行的目地是什么,我也要做一个与世无争、随缘清净的好人,用我这双眼睛去寻找人世间的真善美。

再次见到大学好友时,我将自己决定修行的想法告诉他,他笑着说,修行这么苦的路你已经决定了吗?我想了想,说修行不苦,无知才是苦。这么说,内心感到无比宁静和喜悦,从小到大习惯性的那种焦虑感也淡了许多。然而,片刻的宁静却被接下来的恐怖代替,晚上睡觉,梦到魔来砍我的头,砍了一晚上,十分恐怖。一闭眼睛就来找我,我怕红色他就穿着红色衣服来找我,搞得我不敢睡觉,不敢关灯。

朋友答应第二天带本书给我看,我很高兴,又很焦虑的问他今天晚上怎么过,他说再害怕就反复念“法轮大法好”。晚上,躺在床上,感到黑夜象被子一样整个压过来,有点喘不过气,赶紧默念“法轮大法好”,突然间闻到一股异香,同时一股暖流从头顶灌入,到小腹部位转了两圈消失了,这一晚安然入睡。

第二天朋友给了我一本《转法轮》,告诉我无论遇到什么阻碍一定要坚持看完。我琢磨着反正晚上害怕,我不睡觉今天也把他看完。下班一回家,什么也不做,就开始看书,一边看一边告诉自己,这本书不是人写得出来的,这是神写的啊!一直看到二点多,一口气看完了。睡觉时感到又被灌顶了一次。第二天,我跟朋友说,前生前世我不记得,但我知道,这半世人生就是为了能看到这本书啊。我终于得法了!

终于得法了!每每想起这段得法经历,我就激动不已,有时看着大街上满脸疲惫、愁眉紧锁的行人,我真想冲出去,大喊一声,你们快醒醒吧!这么好的大法已在世间洪传,你们活着不是来当人的啊!

得法三个月来,处处感到师父的呵护与加持。给我《转法轮》的同修曾说,得法不易,看书时各种阻力都会有,自身意愿坚定非常重要,就抱着一念,怎样困难我都要看完,这样师父就会加持你。刚开始看书,多年前浑身出红疹发痒的毛病出来了,一边看一边挠,我一直默念“师父,无论如何今天也要把书看完,谁也别想拦着我”。半个小时后,不痒了,平时觉得吵闹的环境突然也安静下来;接下来用半个月时间一口气看完四十本书,这样一直到看完,也很少干扰,仿佛是在另外一个空间完成的。

一次,两个好久没见的朋友从外地来找我,我想你们来就是让我救你们的,准备拿资料去赴约,回到家发现门锁卡住了,怎么也开不了,只好请开锁工上门开锁,开锁的小伙子说这种超B级防盗锁最复杂,最快也要二十分钟,然后开始拿钻头钻,钻了一下钻不动了,试了两个工具都不好使。我突然意识到这可能是干扰,立刻发了一念,说:师父,我是去救人的,谁也不能干扰我、阻挠我,您可要加持我啊。然后开始发正念。结果二分钟不到,钻头开始工作了了,五分钟之内就打开了,小伙子很诧异,说这种锁是他开过最快的一次,我笑呵呵的,心想当然啊,这可是神力相助啊。走时还给了他一盘神韵,他很高兴,说晚上回去马上看。

每每做三件事遇到什么疑问,师父就会安排同修来找我,或者碰到合适的机会与同修交流,同修无意间说的话或者针对某个问题的讨论都会解答我的疑问。举个最近的例子。近二周突然牙痛得厉害,甚至影响到学法炼功,也知道向内找,但被自己的执着挡着,一直没找到根,反而疼痛加剧,我有点顶不住,求师父能不能给点提示啊。当晚,和几个同修一起学法,看我痛得书都拿不住了,他们为我发正念驱除干扰,让我得法的同修对我说了一番话,句句如雷贯耳,敲打在我心上,那一刻突然正念回来了,意识到这两周一直为情所困,放不下去年喜欢的一个人,恰巧这两周与他接触比较多,这不是给我过关嘛,心里懊悔不已,又找回得法之初坚如磐石的正念,法理如泉涌般涌進脑中,向我展现出新的涵义。

现在有时读师父的经文还时常泪流满面,上明慧网看同修的文章也时不时热泪盈眶。千言万语也无法形容我想说的话,除了精進实修,我还能做什么,才能报答这浩荡佛恩呢?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