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为人知的北京女子劳教所罪恶奴工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二日】北京女子劳教所,英文译名“妇女培训学校”,对外宣称是一所花园般的学校:白瓦粉墙,绿草茵茵。中共谎称,那里的警察对待劳教人员,就象母亲对待孩子,教师对待学生,医生对待病人一样关怀和爱护。

事实上,这里常年关押数百名女性法轮功修炼者,她们当中大多是五、六十岁老年女性,站队时,一眼望去,白发苍苍一大片。每个大队百八十人,一、二十人是因吸毒、卖淫、赌博、盗窃等被劳教的普教,其余都是法轮功修炼者。她们当中的很多人因坚持信仰被女所的打手们施以各种酷刑。除此之外,法轮功修炼者还要被强制接受系统的所谓“转化”洗脑迫害,而奴工劳动就是这个罪恶“转化”系统上的一个重要环节,中共利用奴工制度在严酷摧残这些信仰者肉体、压榨她们的血汗同时,意在侮辱她们人格的尊严,摧毁她们坚强的意志,以期最终达到胁迫她们放弃信仰的罪恶目的。

一、系统化、制度化的奴工劳动

北京女子劳教所六大队主要在车间里做服装,年轻的法轮功学员比较多;三大队是普教队,主要在大田里干活;一、二、四、五、七、八几个大队做其他奴工,大都是老人。

1.不参与奴工就会被严厉处罚

北京女子劳教所针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制度化的。它在多年的迫害中,积累了所谓专业化、系统化的摧毁人性的理论与实践经验。所内设有管理科、教育科、劳动科等。管理科负责被迫害人员的进出所手续和日常管理,直接掌握着被迫害者的生杀大权;教育科负责所谓的文化课教务,实质则是文化洗脑和利用文化迫害,对外则构成美化包装迫害的幌子;劳动科负责非法榨取被迫害者的血汗,用于对外联系商家,对内分配劳动任务,从中谋取非法暴利。法轮功学员必须经过“劳动课”挣满工分,才能获得所谓相应“晋级”待遇,才能在这所“监狱学校”不被“留级”,无论老弱病残,不参加这种奴工,就意味着面临各种处罚,直至被延期迫害。

2.非人的奴工迫害方式

强迫做苦役做奴工是中共劳教所进一步惩罚、虐待、折磨大法修炼者身心,贯穿被迫害者漫长的迫害期的一种非人手段。

出工之前,在大厅站队,在狱警看管下列队去车间,队列中禁止说话、打招呼,认识的人彼此笑一下也会引起注意,以后严加监视。到车间门口必须先背诵“劳教人员劳动守则”后才能入内。

收工回来,还得在大厅里站好队,狱警走到每一个人面前搜身,翻遍衣兜、领子、劳教人员胸牌的后面、卷起来的衣袖和裤腿、两手的手心,手里拿的卫生纸、水杯也要检查,鞋子也得脱下来,往地上磕一磕。

出工中,除了上厕所、打开水,中间没有工休。去厕所,必须打报告,集体去,没轮上,得长时间忍着。二大队有位法轮功学员,警察故意不让她上厕所,并辱骂她,她没有办法,总憋尿,落下了尿频的毛病,憋得她肚子疼,脸都白了,使得她尿频越来越严重。

每个班(一种编制)都配有普教做包夹和监工,协从狱警监督、验收,看谁不顺眼就任意训斥、辱骂,甚至刁难、罚干重活,警察在一旁看着只是冷笑,不作声;如果有敢于反抗的,恶警就会出面给包夹撑腰,压制处罚反抗者。他们还强迫各班之间进行劳动竞赛,谁要是干得慢了、数量少了,就认为你是消极怠工,抗拒改造,就会受到重点监视、严管,或加强对你的洗脑迫害。

在劳教所里是不许知道时间的,哪都看不到钟表,时间掌握在警察手里,队长的命令就是时间。来了一批活的时候,就得起早贪黑的抢任务,经常“拉晚”(延长工时),取消休息日加班,缩短午饭午休时间甚至如厕时间。哪个班若没完成额度,就延迟吃饭,直到干完为止。有时一天要干十个小时以上,经常高强度做苦工持续半个月之久都没有缓冲。酷暑难耐的日子,近百人挤在一间屋子里干活,却不给开电扇、冷气,汗流浃背,气闷至极。

白天干活再累,收工回监室每周都会遇上“清所”(即搜监),一大搜(所里、局里)一小搜(大队里)的,床铺、桌柜里被翻个底朝天,一片狼藉,枕头芯、被里子都被揪出来了,还得支撑着疲乏的身子重新整理床铺、桌柜等所有物品;还要抢时间洗劳动服。晚饭后仍被逼着去大厅坐小板凳看新闻联播,写“晚讲评”。

二、种类繁多摧残身心的奴工品种

北京女子劳教所表面上象花园一样,景象别致,可是背后掩盖着多少法轮功学员的血泪!

1.最日常的奴工品种

搓棉签。就是把棉签一排排装进塑料包装袋。棉签发黄发旧发霉,没有卫生标准,没有商标,不经消毒,地上桌上哪都搓,看不见的细棉絮往鼻孔里钻。这是女所不知与哪个厂家的长期合同。

2.最累的活儿

装绿豆最累,大多数人都是站着干活,一站就是一整天。有称份量的,有装袋子的,有搬运打包的。由于绿豆很重,总是重复一个姿势,最后胳膊都抬不起来了,腰酸背痛,体力消耗很大。一批活儿来了,就得抢出来,一连干上好几天,有时长达近半个月。

3.最脏的活儿

装茶叶最脏,也很累,与装绿豆类似,但茶叶很脏,粉尘很大,先要把几大纸箱的茶叶倒在案子上,尘土夹着茶叶细末往衣服、皮肤、眼、耳、口、肺里钻,很呛人,整个车间都弥漫着粉尘,呼吸都困难,迷眼睛。劳教所只每人发一顶小白帽、一个口罩,衣帽才穿戴过一两次,洗出来却变成了黄绿色。

绿茶、红茶,一来活儿,就得干一、二周,严重的损害着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健康。

4.最耗体力的活儿

类似华容道的木制玩具,还有一种加厚质量图书画册(好象是学生课外辅导教材)。要先从大货车上卸下来,连扛带抬的搬到车间里去,把它们装入袋子或盒子,打包装箱,码垛,一条龙,再从车间一箱一箱的运出来,搬到车上去,一群五六十岁的老年妇女干的是装卸工的重体力活,真是惨无人道。

5.有毒有害产品

女所还有一种活儿,类似电话卡的外套,将纸壳折起来后,用胶粘住几个边,那种胶气味刺鼻,刺得眼睛酸涩流泪,肯定是毒性很大很有害的物质,在外面没人肯干,拿到劳教所里强迫大家干。劳教所向我们隐瞒实情,干了好长时间,也是没有任何劳动保护措施。

6.“奥运政治”奴工

零八年奥运公交车票纪念册,就是把印有不同奥运场馆的公交车票、光盘插到一本纪念册中。劳教所把这当成为恶党争光的政治任务,限定时间要求抢出来。并蛊惑人心说,“你们虽不能在外面参加奥运,以这种方式也是在为奥运增砖添瓦。”那几天劳动强度非常大,一边干着,一边就有外面的人和货车进来,将成箱的成品运走。强迫各班组竞赛,到收工时间了,还迟迟不收工,完不成当天的进度,就不能回去吃饭。

7.野外奴役

挖菜窖。在劳教所房子的后面有一大片地,有好几垅菜窖,用来储存冬天吃的蔬菜,都是以法轮功学员为主力挖的。需要挖很深很宽的沟,有半人多深。在多名警察的监工下,半天就得挖完。

翻地、种花生。开春后种地,多是种花生。先要开荒,遍地是杂草,草很深很粗很长,盘根错节,都是强制法轮功学员用双手、小锄拔出来的,有些地方还有瓦砾、石头,手套都磨破了。然后是深耕,除了铁锹和铁镐,没有任何犁地的工具,还不如最原始、贫困的山区农村,数十亩地全凭法轮功学员一镐一镐、一锨一锨的深翻一遍。后面的下种、施肥、拔草,直至收获、晒场,也都是法轮功学员做的。

8.另类虐待

拔草、捡树叶。这活儿听起来好似轻松,可却是劳教所最日常、最繁重的苦活,几乎全年都要干,没有歇的时候,指望不到头。而且不仅要干劳教所大院内的,劳教所为了应付各种检查、参观、评先进,所外周围的环境也是强迫法轮功学员出苦力清理出来的。

春天和雨季草长得很快,每天都要起很早,不吃早饭就下地拔草、运草,鞋袜、衣裤都被露水、雨水打湿了。湿鞋子不让晒,都捂出毛来了,第二天还得穿上湿乎乎的泥鞋下地。

捡树叶从秋到冬,恨不得劳教所院内的每片落在地上的树叶都得让我们捡起来,也不给扫帚等任何工具,树叶不停的落,这活儿就没完没了,直到树上的叶子全都落光,劳动量非常的大。还得把树叶抱到一处,堆成一个个小丘似的,再用编织袋装上运走。树叶和着地上的尘土、泥沙,非常脏、非常呛人,有时干一次这种活儿,衣服就洗不出来了,可见有多脏。

这种活很荒唐,和翻地一样,故意不给工具,象原始人一样全凭人力和双手,实质是变相的惩罚和虐待,是对人性的摧残,对人格的侮辱。

9.其它奴工产品

外贸出口产品。一种女性用的卫生巾包装塑料袋,用竹签或金属签在封口处穿入系袋子的绳子。上面全是外文,好象还不是英文,象是法文之类的,没有一点中文,据说是外贸出口产品。

中秋节等节日礼品。每到逢年过节,劳教所的活儿反倒更多更重。零八年,中秋节前装月饼盒,一共有七、八种月饼,一个班只装一、二种,流水作业,最后由一个大组把各种月饼组装在一个大礼品盒里。因为是流水作业,不能停下来,警察和包夹监工不停的催,哪个班稍微慢了,就会挨大声呵斥、辱骂。

女所还装过蘑菇等几样农产品的礼品盒、礼品袋,也是这种流水作业的方式。

综上所述,北京女子劳教所的奴工劳动不仅制度严密,种类繁多,而且手段残酷,方式野蛮,是针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酷刑迫害的一种延伸,目的险恶,所干所做的一切都是最见不得人的。

整个生产方式不仅违法,而且严重侵犯人权,其产品的兜售对广大不知情的消费者无疑是最典型的犯罪欺骗行为。而这种正在发生着的迫害行为是只有中共才能制造出来的,这一切更加佐证中共才是人类最大的邪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