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次遭绑架迫害 被敲榨勒索万元

黑龙江依兰县法轮功学员莫志奎受迫害纪实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依兰县团山子乡兴安村莫志奎先生,今年55岁,一九九七年走入大法修炼后,他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7月20日,江泽民利用中共开始公开全面迫害大法以来,莫志奎由于坚持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先后七次被绑架,五次被非法关押看守所,一次被非法劳教三年,一次被迫流离失所。他还被非法关进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遭受长期折磨。恶警多次对他进行敲榨勒索,累计抢劫人民币15000元以上。

下面是莫志奎自述所遭受的部份经历:

2000年10月份团山子派出所所长张焕友、钟崇俊、赵连成等人绑架了全乡多名法轮功学员到乡政府迫害,逼迫所有法轮功学员写不炼功保证。我与王海峰坚决不写,当晚被送依兰县看守所关押迫害二十三天被勒索3000元后,才放我回家。

2001年11月我去北京上访,所长张焕友领多人把我绑架到团山子派出所。当晚将我送依兰县政保科,企图关押看守所迫害未成,然后又将我送回团山子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一夜,勒索1000元后才放我回家。

2002年1月份去亲属家串门,被恶警赵连成、姜俊等人绑架到团山子派出所关押一天,说怕我去北京上访,就强迫家人拿房照做抵押才让我回家。

2002年3月初,去本乡前浪村送资料被村恶治保主任邢立峰蹲坑抓住,后伙同警察姜俊、赵连成劫持到团山子派出所,后被非法关进依兰看守所。在八监号,恶警唆使该监号恶犯人二黑子经常对我拳打脚踢,刨背,就是把我按跪在床上用手把头按着,抬高脚,用力刨后背一连五脚,刨的我半天喘不上气来,身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而且每天还得盘腿坐很长时间,一直持续58天的非人折磨被非法向家人勒索8000元后才放回家。

2002年中共“十六大”前,团山子政府预谋把我送依兰县洗脑班迫害,我被迫流离失所多日。当时是秋收正忙之际,不但我不能秋收,还逼迫我家人领他们到亲属家寻找我,还叫嚣,找不到我所有的车、人的费用,全让我家负责,一天多则出五、六辆车,少则二、三辆,连续骚扰六、七天亲友,让我的家人和及亲朋好友整天提心吊胆,对他们造成很大伤害和经济损失。

2003年1月19日我与王海峰去本乡永合村发放真相资料,被村治保主任高凤山和四、五个恶人抓住,他们对我一直连踢带打,高凤山还用水杯粗的大棒子打我的头,把头打的肿很高,左肋骨打折一根,很多部位都打肿了,很长时间才好。团山子派出所警察赵连成等人把我俩绑架到团山子派出所,第二天送往依兰看守所继续迫害。

我绝食反迫害,遭到恶警管教王宇涛、尚德忠指使六、七个犯人把我锁在铁椅子上,用矿泉水瓶插到嘴里,捏住鼻子,往我肚子里灌水,不让喘气,一连灌两、三瓶,连肺里都呛进很多水,疼痛难忍。后来还强迫我打针等,我绝食15天后身体虚弱,皮包骨,生命垂危时才准家人保外就医回家。这次我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

当年的6月13日晚,包括依兰县国保大队队长郑军、团山子派出所所长张焕友、钟崇俊、赵连成等一群恶警突然非法闯入我家,再次非法将我劫持到依兰县看守所。不明真相的犯人三驴子等三、四个恶徒对我拳打脚踢。后来通过讲真相他们都改变了态度。三天后的 6月16日,我被非法关进哈市万家集训队14天,后被转送长林子劳教所迫害。

中午到长林子五大队下车后,恶警队长赵爽带领管教窦育新、郭万机、孙庆雨、副队长强胜国、教导员王凯等人指使恶人刘付海、王志国等人,利用各种手段对我进行迫害,拳打脚踢、电棍电、用铁丝抽、打嘴巴子等,一直持续了三个多小时。被非法关押的多数同修承受不住,剩下四个同修被带进监室罚蹲,蹲到晚上,又被双手铐在二层床的床头上,两臂分开,两手各戴一个手铐,吊铐两天两夜。在吊铐的过程中,恶警王志国对我拳打脚踢。刚放下就逼迫我去奴役劳动,干各种活,多数是挑牙签,每天每人定十几盒的,二十几盒,三十几盒的。完不成,就加班时到十一、二点,再完不成就到凌晨三点半,早五点必须起床接着干,连续就是六、七天。

2004年9月份长林子劳教所把一位法轮功学员打得骨折,法轮功学员整体绝食反迫害。我被一大队队长杨金堂作为“重点”,利用多人包夹我,不让我睡觉,三天后遭暴力野蛮灌食。恶徒明知已插到肺里还用力来回往里插,致使我几天不断咳血。接着把我关到三大队继续迫害,每天仍有几人对我进行包夹,不让和别人接触。十几天后又把我拉回一大队继续迫害。

2005年初长林子劳教所要给我抽血作化验,说是检查身体(现在看显然是为活摘器官贩卖,牟取暴利做准备)。我们不配合恶警反迫害,第一天他们没有得逞。第三天所里指使三科抽人,科长带队,十几名警察把我们几名坚决不配合的法轮功学员,六、七个人按住一个人,按到靠墙的沙发上强行抽血。在长林子劳教三年的迫害过程中,恶警们多次利用各种方式和手段,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推、掰、蹶、蹲、电棍电、拳打脚踢、上大挂、关小号、坐小板凳,不让睡觉,等等等等。还逼迫填写污蔑大法的表格,不填就打、骂、电棍电、加期。我被非法加期一个月,到2005年10月7日,才回到家中。

2009年10月26日,团山子派出所所长张焕友指使程某对我进行蹲坑、跟踪,并伙同警察赵连成等人将我绑架到公安局国保大队。张焕友伙同国保一顾姓警察逼迫我签字,按手印,我不配合,顾姓的警察就猛击我的胸部几拳,然后他们几人抓住我的手按了手印。国保大队队长郭庆吉、副队宋宇哲又对我进行非法审问,我拒绝回答,零口供。下午四、五点钟,我被送依兰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

在看守所期间我绝食反迫害。遭恶警看守所所长刘大伟、副所长张毅、警察刘××等人多次送县医院插管灌食。因戴着手铐和脚镣,行走不便,他们嫌我走的慢,就用力拧手铐,推我快走,把脚脖子磨的鲜血直流。灌食中,还不断的指使犯人推管灌食,灌食完后,插管一直不拔出来。有一次十天才给换管。还指使杀人犯打、骂我,24小时戴手铐、脚镣。我就这样被持续关押迫害二十多天。直到11月26日,再次勒索我家3000元,没给任何收据,才放我回家。

在十几年的迫害和反迫害过程中,我遭受如此残酷折磨,但我不怨恨那些参与迫害过我的人,因为我知道他们是被恶党欺骗和利用人,是真正的受害者,是最可怜的人,因为善恶必报,谁也逃脱不了。我真心希望所有被欺骗参与迫害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都能明白真相,分清善恶,远离迫害,弥补自己的罪过,为自己和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