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营救同修中提高、修炼上来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我于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作为当时的辅导员,我承担起当地的协调工作。今年初,一个资料点的同修A遭到迫害,资料点曾一度停滞。同修被迫害,我首先找自己。师尊说:“心性多高功多高。”(《转法轮》)可我发现自己在帮助同修建立资料点的过程中,没有着重在心性的提高方面和同修交流,不是和同修一起在理性上升华上来,而是认为同修A文化水平高、素质好,可以担当重任。这不是人的观念吗?

师尊说:“掌握了全人类的知识还是个常人。”(《精進要旨》〈何为智〉)而修炼是严肃的。该同修是上班族,导致学法少,结果出了问题,被邪恶钻了空子。这么一找,我着实吓了一大跳,同修被迫害,主要责任在于我。知错必纠,以法为师,归正自己。我多次与同修A交流,在法上归正彼此的一思一念,在法上认识法;只有学好法,修好自己,才能做好三件事。同修A提高很快,祥和的解决了来自家庭的阻力,使丈夫对她的修炼由怕变为理解,進而支持。而且,在和丈夫前妻的女儿的关系上,同修A体现了大法弟子的宽容、大度,尽显真、善、忍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其前夫的女儿欣然接过同修A送给的《转法轮》。最近,同修A的家庭资料点开始筹备,将要重新绽放。

二零一一年七月的一天,我们地区有三名同修在面对面讲真相救人时被绑架,关押在派出所。同修的家人得到通知,马上到派出所向警察讲真相要人。邪恶的“六一零”在幕后操作,拒不放人,并在当晚偷偷将三名同修转到看守所。得到消息后,我心急如焚,当务之急,要赶快营救同修出来。可三位同修分别承担着协调工作,当时又时值深夜,怎么办?一筹莫展。情急之下,人心上来了,开始找三位同修的毛病,谁如何,谁又如何,等等,我在埋怨同修的稀里糊涂中睡着了。

一觉醒来三点半,炼完五套功法后猛然清醒,立刻意识到,遇事埋怨同修,指责同修乃协调之大忌,是帮邪恶的忙,是给同修加不好的物质。我问自己:难道被关押的同修现在需要你这样做吗?难道师尊此时希望你这样做吗?我惊出一身冷汗,向内找出自己的许多人心:埋怨心、指责心、平时看到同修的不足而不好意思指出的爱面子心,等等。我在心里对师尊说:“师尊,我错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早晨,第一件事就马上通知同修分头告知大家发正念,解体邪恶,营救同修。同修交流切磋后,分头去落实各项任务,年轻的同修们,有的守候在派出所从白天到深夜;有的出入公安局、“六一零”、有的与警察家人见面,处处讲真相,时时不忘救人,并对举报人以棒喝,以示挽救。那种慈悲威严、那种堂堂正正、那种无所畏惧、可谓气贯长虹。

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与同修的儿女们多次交流切磋,他们谨记师尊的教诲,把营救自己的家人当作讲真相、救众生的修炼过程。其中一位被绑架的同修的儿子给派出所长讲真相,并要求放人。其所长说,你能担保你妈妈以后不出去发(真相)传单,不出去讲(真相),我就放人。同修的儿子说:“我不能担保!我妈妈不可能不出去救人,她是大法弟子。”话语铿锵,掷地有声。所长和警察们愕然看着他。

师尊利用这次邪恶的迫害,给弟子提供了一次提高升华的机会。同修们没有辜负师尊的苦心,我们所有参与营救的同修,学法、发正念、讲真相、把真相胶贴做到派出所长居住的小区内,极大的震慑了邪恶。

而三位被绑架的同修,在非法关押期间,非常坚定,她们向内找,归正自己,除了背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救人,其它一律不配合。其中一同修主动找看守所长讲真相,告诫他要善待大法弟子,并从法律的角度证实大法弟子是无罪的,关押大法弟子是犯法的。三同修做得堂堂正正、不卑不亢。

在大法布下的强大的阵势下,邪恶仓皇败下阵去。第三天下午,“六一零”方面主动打来电话,通知三同修的家人:明天放人。

回忆整个营救同修的过程,同修们深深感悟到,一切尽在师尊掌控之中,就象师尊说的那样:“什么都铺垫好了,就差你去做”(《大法弟子必须学法》)。大家迈出了那一步,看到的是柳暗花明,得到的是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感谢师尊为弟子们操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