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婆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由于命运的安排,二十八岁那年结婚和婆家人生活在一起。

家中有奶婆、公公、婆婆、小姑、俩个小叔,其中一个长年在医院卧床不起(工伤),需要婆婆和我丈夫替换着照顾。因家中常年有病人,家中的气氛很不好,加之婆家人门第观念很强,我很被婆家人冷遇,在这个家中我只有干活的份,唯一能让我得到一些安慰的是奶婆和丈夫对我还好。

家中的气氛时常让我感到窒息,在这种家庭环境中生活,我的精神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原本热情开朗的我变的沉默寡言,患上了肝郁气滞症和严重脑神经衰弱。

在和婆婆共同生活的八年中,我生了俩个孩子。生第一个孩子时,我远在外省的母亲来到我婆家照顾我,生第二个孩子由丈夫照顾。丈夫自然不知怎么照顾,工作、家事又忙,我就又得了严重的风湿病。满月后才开始治疗。我服用过三百多付中药也没治好。我为了治病老吃药,公、婆却不理解,总是讥笑和挖苦我。我想,在那个冷酷、没有温暖、没有关爱的家庭里我还能活下来,俩个孩子是我的精神支柱。

九五年十月初,我有幸喜得法轮大法开始修炼,在学法炼功中不知不觉的,折磨我多年苦不堪言的严重风湿病、脑神经衰弱、心脏病、气管炎等病都不翼而飞,特别是九五年因心脏病,病休近一年没上班,修炼法轮大法了,师父让我无病一身轻,是师父救了我的命,我亲身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祛病健身的奇效。师父的救命之恩我无法用文字表达,唯有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回报师父的救度之恩。

九零年我和丈夫调到一座海滨城市工作。二零零二年过年时,因公公刚去世,婆婆来我家过年。她看中了我们这个自然环境优美的小城,很喜欢这里,以后每年过年、“五一”、“十一”她都来,每年来三次,每次来都住上一个多月。大法弟子在哪里都是个好人,我按着师父的要求对她,不计前嫌,她每次来我家我都善待她。随着频繁的接触,婆婆和我有了交流和沟通,她说咱们在一起生活了八年,我不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从来没有跟你沟通过。我说现在沟通也不迟啊!她无言的笑了。

二零零三年婆婆来我家过年,跟我说了一件事。她说她把北边城市的房子换成两室的给了二小叔子的儿子将来结婚用,说她现在住女儿的房子,她要不住,女儿可以把房子出租每年会有很多的收入,所以想把和公公活着时候的存款给女儿作为补偿,问我这事她这么处理我有没有什么意见。我笑着说:“这事儿您怎么办都行,我没意见,只要您顺心就行了。”我没为这事儿动心,后来这事儿婆婆又跟我说了两次,我都是同样的回答。一次小姑子跟我说起这事儿很生她妈的气,说:“我妈太糊涂,爸要活着绝对不能这么处理。家里大小事儿都是大哥去办,为家做的贡献最大,怎么有好事儿就没大哥的份呢?她那存款还不够她自己过活的呢。爸妈也不是就生二哥一个,二哥困难是他命不好,也不是我和大哥给他弄的,怎么好事儿都砸在二哥一个人头上去了,我和大哥怕钱多咬手哇?大嫂,我知道你炼功把钱财看淡了,我大哥也不能说,我不行,我得跟妈去说道说道!”我劝小姑说:“你家条件那么好,别计较这件事儿了,别去惹妈生气了,不管她怎么办,只要她顺心就行了。”

二零零六年婆婆来我家过年,我劝她退党(婆婆有三十多年党龄是个无神论者)给她放《九评》光盘看,她很生气跟她儿子告我的状,丈夫跟我吵了一架。有一天婆婆跟我说:“你能不能不炼法轮功,跟我儿子好好过日子?”我心平气和的跟她说:“妈,以前我一身的病,炼法轮功都好了,无病一身轻,您每年都能在我家住上几个月,要是以前一身病的我,能伺候得了您吗?您知道吗?法轮功不是一般的功法,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法轮大法是佛法,我是在佛法中修炼,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修心向善,遇事先想到别人。妈,您儿子对我什么样您不也看到了吗?他已经跟我说过,他那个身体已经不是我丈夫了,他是为了他的名誉才不跟我离婚的。他话的意思意味着什么您不知道吗?在钱上他跟我是各花各的。我没有被他的言行所动,我对他不离不弃,善待他、善待您、善待您家的所有亲属。我这要不学大法,我能这样对待你们和您对您的财产分配的事儿吗?”她听了我的话没出声,沉默一会说法轮功好你就炼吧。

二零零九年,丈夫的表妹、妹夫来我家,闲聊时表妹对我说:“大嫂,我舅妈在四姨家(四姑婆)夸你,说这些年她上你家,你对她可好了,这些年尽穿你给她买的衣服了,说想吃啥,她一说你就给她买回来了,说你为人处事儿大度、心眼儿好、花钱不计较、不烦老人。”

表妹说:“大嫂,在咱们亲属中你的口碑是最好的。”我说:“不是我怎么好!是法轮大法好!我在大法中修炼,是大法和师父教我真诚、宽容、善良,遇事儿替别人着想善待他人的。”

丈夫家的亲属凡是我能接触的都已经做了三退,就连中邪党毒最深的四姑婆,经过多次书信讲真相,明白后也做了三退并得了福报。

二零一零年,婆婆来我家过年不慎跌倒,大腿股骨头摔断了,住院做换股骨头手术。术后丈夫和小姑日夜轮班护理,我负责买菜、做饭、送饭。婆婆很配合治疗并心里不断的默念“法轮大法好”,身体恢复的很快,十来天就出院了。婆婆出院后,丈夫上班了,小姑回家了,照顾婆婆的任务自然就落到了我身上,买菜、做饭、护理,我一个人包了。每天精心给婆婆调剂用餐,让婆婆吃得好,心情高兴,有时间就给婆婆播放师父的讲法录像和讲法录音,婆婆都很认真的听和看,并且默念着“法轮大法好”。眼见婆婆的身体一天比一天硬实,腿部功能锻炼的效果也越来越好(婆婆很坚强也很努力的去锻炼),后来可以拄着手杖到户外活动了。常人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可我的婆婆八十四岁的高龄,从手术到痊愈还不到两个半月。邻居们看到我婆婆能出来活动了,都高兴的说,八十多岁老人手术恢复的这么快,真是太神奇了,都对我说:是你炼法轮功你婆婆受益了。

二零一零的十月,婆婆决定在我家定居安度晚年。今年过年,初一上午婆婆因她二儿子一直没来电话给她拜年而不高兴,因为大年三十儿晚上其他亲属都来电话给她拜年了。她跟我说:“快九点了还不来电话给我拜年,给哥嫂拜年,他心里没有我这个妈了。我住院做手术他不来看我,也不问问手术钱够不够用,真是没长心哪!我把房产给了他,我住在你家养老,真是偏疼儿女不得济呀!我心里不平衡啊!你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我还拖累你。妈亏欠你的,妈不糊涂。你是炼了法轮功了,你什么也不跟我争,要不你做不到哇!”我说:“妈,快别生气了,可能二弟家有事儿,一会儿电话就来了,二弟不会忘了您的。妈,咱娘俩有缘份,以后别说亏欠不亏欠的了。我修大法了,不看重钱财,只要您从内心认同大法好我就高兴了。

有个和我为邻十几年的邻居大姐,人心很正,早在三年前就明白了大法的真相,全家人都做了三退。一天,她看到我说:“听说你婆婆长住在你家养老。这些年我看到了你对你婆婆的照顾。从你的所作所为我看到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这么好,我能为法轮功做点什么呢?”我笑着对她说,告诉所有你认识的人、接触的人:“法轮大法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